山中驚聲》封殺Tiktok 華盛頓揭示世界回到野蠻叢林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封殺Tiktok 華盛頓揭示世界回到野蠻叢林
2020-08-04 09:00:00
A+
A
A-

 

人權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已聲言,川普想要封殺TikTok的做法,對言論自由是一種威脅。  (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張陌

 

美國不安全感升高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峰,因為連一款短影音的應用軟體、來自中國的TikTok,於它都備感威脅。事實是,就如同華為的5G,只要是攀登到世界頂峰的中國企業,美國都感到芒刺在背。

 

在今年上半年全球下載的應用軟體中,Tiktok被下載了六億餘次,全球第一。WhatsApp和Zoom,居二、三位,以前最當紅的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已經落居第4、5、6位。

 

現在美國提出的理由還是國家安全,懷疑Tiktok在背後蒐集美國人的個人數據,形成安全上的莫大隱患。但富比士雜誌日前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認為或許這只是川普的玻璃心造成的。原因是6月20日川普要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塔爾薩市造勢,川普看到很多人購票,就吹噓有超過百萬人想要參加造勢大會,競選團隊還準備讓他連講兩場。

 

但他被放了鴿子,許多Tiktok 的用戶串謀集體買票但集體缺席,當天只來了六千餘人,場地空蕩蕩,讓川普十分難堪。而那件事情之後兩個禮拜,國務卿就開始談論禁用Tiktok的問題,時間序也似乎印證了這一點。

 

但就算這個揣測是真的,也只能算是個導火線,真正的原因還是Tiktok的驚人成就再度讓美國生出那個日漸強烈的感覺:即它正走在盛極而衰的路上,一個可怕的競爭對手已經虎視耽耽地要將它從王座上拉下來。

 

上周末冒出了一個收購者,也就是這些年相對於蘋果、谷歌、臉書與亞馬遜沈寂許多的微軟。川普現在的策略是,准許微軟花45天的期限去完成Tiktok美國板塊的併購談判。然而,如果這個交易無法完成,川普有無能力真的關掉Tiktok呢?從選票上看,這是一個走鋼索的冒險行為,他若禁了Tiktok,可能反而正好敲響了他自己的喪鐘,因為所有的Tiktok愛好者,會以選票懲罰他。

 

Tiktok不像華為,它不是靠無人匹敵的科技而擄獲人心,而是因為它給予了每一個平凡的個人最簡單、直接的快樂來源,也給所有人在一個短暫的瞬間表現自己的途徑與平台,它將底層、中產到上流社會所有不同階級的人,都綁進了一個卸除自我的空間裡,一切都回到了人最為真摯、純潔的初衷與面貌。

 

而這與美國自我標榜的價值是深度吻合的,亦即所謂的言論自由、個人主義,所有自我表現的形式,從舞藝、競技、飛行、繪畫,到嬉鬧、捉弄、動員與快閃,一切姿態都在一個短暫的影音視頻中綻放。這是一個能將所有渺小的個人,都裝進來的容器,但每一個人卻都成了英雄。

 

因此禁絕Tiktok,並不是禁止一家外國企業在美國運營,而是取消所有施展自我的舞台;它觸怒的不是另一個國家的政府或人民,而是自己的選民,特別是年輕的族群。

 

它可能與佛洛依德事件一樣,又成為了一個人權議題,人權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已聲言,川普想要封殺TikTok的做法,對言論自由是一種威脅。

 

然而Tiktok事件所展示給世人的,還不是所謂人權被侵害與否,或是像川普這般的政客真的能靠這個伎倆連任的問題,而是一個赤裸的真相。亦即過去所有的西方的話語,所有的文化包裝,所有的帶著甜味的空氣,都是假的、虛構的。真實而赤裸的真相是,這個世界是關於誰統治誰,是關於誰的力量更為巨大而強韌,而不是被化妝過後的那一套道德與權利論述。

 

在關於誰統治誰的議題上,所有的假面都被卸除,所有的妝底都被拭淨,直接露出猙獰的臉孔。這裡沒有模稜兩可的空間,就是力量的直接對壘。就像毛澤東敘述革命那樣的說法,這不是請客吃飯,它是暴動,是一個國家要顛覆另一個國家的暴烈的行動。

 

美國以及西方必須維持其統治地位,這涉及整個世界的資源與財富由誰支配的問題,如果這個世界的中心從西方重回東方,這個世界不再由現代的羅馬帝國統治,而是由新興的漢唐皇朝支配,以美國為中心的西方將陷入極度的惶恐,甚至沮喪。

 

Tiktok與華為都在指涉著那個由東方支配的紀元的降臨,對於已經睥睨一切成了內在基因的美國而言,是超級敏感甚而恐懼的暗示,它所激起的這個內在焦慮,慫恿著即令只是唯選票是圖的美國政客都要採取行動,必須封鎖一切都可能被超越的現象與可能,而封殺或懲戒華為與字節跳動,只是一個開始。

 

不過,這已經足夠向全球揭示,世界是一座野蠻的叢林,過去掩人耳目的所有教化,那些所謂的權利公約、行為準則、協定與條約,所有的國際政治的道德與規範,都是一帖安慰劑,讓世人誤以為我們生活在宮殿裡頭,是文明的物種。如今,華盛頓已經正式貼出公告:迷霧已經散去,此刻起,歡迎回到真實的叢林。   

 

人權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已聲言,川普想要封殺TikTok的做法,對言論自由是一種威脅。  (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張陌

 

美國不安全感升高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峰,因為連一款短影音的應用軟體、來自中國的TikTok,於它都備感威脅。事實是,就如同華為的5G,只要是攀登到世界頂峰的中國企業,美國都感到芒刺在背。

 

在今年上半年全球下載的應用軟體中,Tiktok被下載了六億餘次,全球第一。WhatsApp和Zoom,居二、三位,以前最當紅的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已經落居第4、5、6位。

 

現在美國提出的理由還是國家安全,懷疑Tiktok在背後蒐集美國人的個人數據,形成安全上的莫大隱患。但富比士雜誌日前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認為或許這只是川普的玻璃心造成的。原因是6月20日川普要在奧克拉荷馬州的塔爾薩市造勢,川普看到很多人購票,就吹噓有超過百萬人想要參加造勢大會,競選團隊還準備讓他連講兩場。

 

但他被放了鴿子,許多Tiktok 的用戶串謀集體買票但集體缺席,當天只來了六千餘人,場地空蕩蕩,讓川普十分難堪。而那件事情之後兩個禮拜,國務卿就開始談論禁用Tiktok的問題,時間序也似乎印證了這一點。

 

但就算這個揣測是真的,也只能算是個導火線,真正的原因還是Tiktok的驚人成就再度讓美國生出那個日漸強烈的感覺:即它正走在盛極而衰的路上,一個可怕的競爭對手已經虎視耽耽地要將它從王座上拉下來。

 

上周末冒出了一個收購者,也就是這些年相對於蘋果、谷歌、臉書與亞馬遜沈寂許多的微軟。川普現在的策略是,准許微軟花45天的期限去完成Tiktok美國板塊的併購談判。然而,如果這個交易無法完成,川普有無能力真的關掉Tiktok呢?從選票上看,這是一個走鋼索的冒險行為,他若禁了Tiktok,可能反而正好敲響了他自己的喪鐘,因為所有的Tiktok愛好者,會以選票懲罰他。

 

Tiktok不像華為,它不是靠無人匹敵的科技而擄獲人心,而是因為它給予了每一個平凡的個人最簡單、直接的快樂來源,也給所有人在一個短暫的瞬間表現自己的途徑與平台,它將底層、中產到上流社會所有不同階級的人,都綁進了一個卸除自我的空間裡,一切都回到了人最為真摯、純潔的初衷與面貌。

 

而這與美國自我標榜的價值是深度吻合的,亦即所謂的言論自由、個人主義,所有自我表現的形式,從舞藝、競技、飛行、繪畫,到嬉鬧、捉弄、動員與快閃,一切姿態都在一個短暫的影音視頻中綻放。這是一個能將所有渺小的個人,都裝進來的容器,但每一個人卻都成了英雄。

 

因此禁絕Tiktok,並不是禁止一家外國企業在美國運營,而是取消所有施展自我的舞台;它觸怒的不是另一個國家的政府或人民,而是自己的選民,特別是年輕的族群。

 

它可能與佛洛依德事件一樣,又成為了一個人權議題,人權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已聲言,川普想要封殺TikTok的做法,對言論自由是一種威脅。

 

然而Tiktok事件所展示給世人的,還不是所謂人權被侵害與否,或是像川普這般的政客真的能靠這個伎倆連任的問題,而是一個赤裸的真相。亦即過去所有的西方的話語,所有的文化包裝,所有的帶著甜味的空氣,都是假的、虛構的。真實而赤裸的真相是,這個世界是關於誰統治誰,是關於誰的力量更為巨大而強韌,而不是被化妝過後的那一套道德與權利論述。

 

在關於誰統治誰的議題上,所有的假面都被卸除,所有的妝底都被拭淨,直接露出猙獰的臉孔。這裡沒有模稜兩可的空間,就是力量的直接對壘。就像毛澤東敘述革命那樣的說法,這不是請客吃飯,它是暴動,是一個國家要顛覆另一個國家的暴烈的行動。

 

美國以及西方必須維持其統治地位,這涉及整個世界的資源與財富由誰支配的問題,如果這個世界的中心從西方重回東方,這個世界不再由現代的羅馬帝國統治,而是由新興的漢唐皇朝支配,以美國為中心的西方將陷入極度的惶恐,甚至沮喪。

 

Tiktok與華為都在指涉著那個由東方支配的紀元的降臨,對於已經睥睨一切成了內在基因的美國而言,是超級敏感甚而恐懼的暗示,它所激起的這個內在焦慮,慫恿著即令只是唯選票是圖的美國政客都要採取行動,必須封鎖一切都可能被超越的現象與可能,而封殺或懲戒華為與字節跳動,只是一個開始。

 

不過,這已經足夠向全球揭示,世界是一座野蠻的叢林,過去掩人耳目的所有教化,那些所謂的權利公約、行為準則、協定與條約,所有的國際政治的道德與規範,都是一帖安慰劑,讓世人誤以為我們生活在宮殿裡頭,是文明的物種。如今,華盛頓已經正式貼出公告:迷霧已經散去,此刻起,歡迎回到真實的叢林。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