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世界賭場何其多(二)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穹宇涉獵》世界賭場何其多(二)
2020-07-26 07:00:00
A+
A
A-

 

德國巴頓賭場豪華內景。(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今天,在賭博泛濫成災的環境中,旅遊時稍有不慎就有墮入圈套的險境。我和妻子就曾在旅途中兩次巧遇「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驚險經歷。

 

一次是在維也納,我們選擇音樂之都,目的就是去領略充滿文藝氣息的音樂氛圍。其中曾去參觀位在我們下榻的酒店對面的歷代王朝陵寢,結束參觀後,徒步前往有百年歷史的莎赫咖啡館 (Sacher Cafe),偶一抬頭,出現在眼簾的竟然是「維也納賭場」 (Vien Casino),我和妻子相互目視了一番,對這個出現在音樂之都的賭場感覺到不可思議。

 

我們好奇地在門首佇足片刻,穿著燕尾服的服務人員立即走上前來,用帶著濃厚德語口吻的英語,臉上露著非常親切的神情,並顯耀地向我們介紹這座音樂之都的賭場,而且還主動地給我們每人發了二十歐元價值的籌碼。

 

帶著好奇探秘的心情,我們進入了賭場,第一感覺是場地很小而顯得擁擠。我們抱著一試好運的心情,分別在兩個老虎機前開始下注。那時候的傳統老虎機還是要用籌碼一個一個地往機器裡下注。

 

約莫十來分鐘後,突然聽到我下注的老虎機裡叮叮噹噹地響個不停,而且從老虎機的下方像母雞生蛋似地掉下一堆籌碼,我取出後整理一下,一共是四百歐元。

 

就在此時,只聽到妻子在隔壁老虎機前大叫了一聲,原來她的視屏上出現了幾個大紅的數字7,下來的籌碼一共是一千三百歐元。兩人在短短的十多分鐘內贏了一千七百歐元。

 

我立即同妻子說,凡事「見好就收」,現在可以去午餐了,我們到兌換現金的櫃檯,拿到現金後即走出了賭場。那位原先接待我們的服務員,滿以為我們會好好地玩個半天,豈知前後只不過一刻鐘,我們就「逃之夭夭」了。

 

維也納賭場門首。(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在這之前我們就只聽一些到賭場的友人講起,進入賭場後,必須要具備贏了就走的決心。因為老虎機一開始都會給玩家一點甜頭,到後來就是輸得血本無歸,這裡面摻有很多的心理因素。所以在我們的老虎機下了大蛋後,我們也就執行了「見好就收」的決心。

 

在附近的一家義大利餐廳裡,我們享受了一頓豐盛的午餐。我玩笑地說,這次到維也納的幾天旅遊,都是市長給我們結了帳。

 

另一次的奇遇發生在美國內華達沙漠中的小城內諾 (Reno) ,那是我們在經營旅遊行業時,賭城的旅遊機構邀請我們前往該城作實地考察,目的是要我們組織客源到賭城「一遊」。

 

內諾的整體沒有拉斯維加斯那麼堂皇,規模很小,而且賭城裡可供旅客消閒的設施也屈指可數,所以對我們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興致。

 

在搭乘晚上航班回溫哥華前,我們見到機場候機樓裡到處是老虎機,就連公共衛生間裡都擺設了好幾台,似乎旅客到這裡就會對賭博變得「如醉如癡」。這時候離起飛還有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妻子一時興起,就在旁邊的一台老虎機前下注。

 

也許是鴻運高照,妻子的老虎機居然連續出現籌碼一大堆一大堆地往下瀉。這時候機場的保安見情不免起了疑竇而神經緊繃,而且立刻將他的主管請來了解實情。

 

經過一番檢查,他確定一切正常,就讓負責看管老虎機的工作人員,在每次妻子中了大注後即刻將籌碼兌換成現金。

 

這時候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催促我們登機,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的纏戰,妻子居然贏了一萬五千美元。在我們向老虎機管理人員道別時,他臉上佈滿了難以抑制的笑容,因為他也沒有料到,在快下班的半夜時分,居然還賺了一筆可觀的小費。

 

兩次「天上掉下的餡兒餅」,除了是「無心插柳」的奇蹟外,關鍵是我們強勁的自控力,給生活中增添了一些奇遇性的趣聞,僅此而已。而經歷了賭場「誘惑性」的巨大動力,成為我們往後在計畫旅遊時一個不可或缺的警惕性。

 

在我們的交往中,不論是親朋好友在涉足賭場後,沒有不折翼而歸的。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城,因賭博而傾家蕩產,導致「跳樓」、「舉槍自盡」等種種悲劇層出不窮。

 

然而在國際旅遊事業發展過程中,賭場早已被視為是吸引遊客最得力的工具。素有一聽賭博就不能自己的中國人,自然而然地成了世界各地開設賭場吸引的主力。

 

在環球旅程中,我和妻子驚奇地發現,賭場已經成為遍地開花的旅遊產品。東南亞的柬埔寨、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緬甸等國家,已經有大約七十家賭場。泰國多年來一直為開設賭場與否不斷出現正反兩面意見的糾纏;馬來西亞雖然有奢華賭場的開設,卻遭到穆斯林宗教人士的反對,為避免當地人士進入,外國賭客就只能憑護照進入。

 

越南的賭場規模宏大,而且是不遺餘力地發展。在諸多的賭場中,距離海防約25公里的郊區塗山半島,原本是當地的避暑勝地。為了賺取外匯,當地的一棟法國式建築,就是名聞遐邇的「塗山賭場」。

 

中國東北地區的北朝鮮也響起了向時尚賭博行業迎頭趕上的步伐。首都大同江上的羊角島,是一個四面環河的小島,澳門投資的「羊角飯店」,就建造在那裡,飯店裡有一個「平壤娛樂場」就是「賭場」的代名詞,將下榻在該酒店的外國旅客當成目標不言而喻。

 

無獨有偶,在中朝邊界吉林延邊州的羅先市,有一座「英皇娛樂酒店」,和羊角飯店的「平壤娛樂場」隔河遙遙相望。

 

韓國在這方面也不甘示弱,先後在首爾、仁川、釜山及濟州島等地開設了賭場,而且規模相當。韓國早在1960年代,就已經開始發展賭博業了。那是在朝鮮戰爭後,韓國經濟百業待舉,乃出此動機來激發經濟。

 

自2008年後,在推動國際旅遊的趨勢下,開始發展專為外國遊客設立的賭場,先後開設了16、7個賭場,單濟州島一地就佔了全國賭場的一半。

 

其中「七樂娛樂中心」 (Seven Luck Casino) 、「百樂達斯華克山莊」 (Paradise Walker Hill) 都是韓國人引以為榮的賭場。

 

我和妻子在歐洲旅遊時,見識了維也納的「維也納賭場」,也瀏覽了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哈瓦那公主賭場」 (Havana Princess Casino)。

 

羅馬尼亞賭場內景。(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但這些在其本土揚威的賭場,和德國西南角的一座賭場相比就顯寒酸氣了。德國烏藤堡州 (Wuttemberg) 黑森林附近有一座小城市巴頓 (Baden-Baden) 是溫泉豐富的避暑勝地。早在十九世紀就有一間名叫「克爾豪斯」 (The Kurhaus) 的農村宴會廳,於1809年改裝為賭場。裡面金碧輝煌,豪華奢靡,是一座巴洛克造型宮殿式的賭場。

 

為了展示其氣勢的非凡,男士們在進入賭場時必須穿西服、繫領帶,極其嚴格,否則就無法登門而入。

 

但德國的巴頓賭場,在摩納哥蒙地卡羅賭場 (Casino de Monte-Carlo) 的奢靡豪華前就只有望塵莫及的分。 它早在1858年開業,到1910年從新設計後,建造了如今仍然被視為豪華的劇場和賭場。

 

我在1960年代曾駕車在法國等地旅遊,途經摩納哥,本想進入賭場一窺究竟,由於時值炎夏,旅途中沒有攜帶正裝,就只能和這座奢華的賭場「緣慳一面」了。

 

賭場的經營如同太空的衛星,密佈在每一個角落。北半球的蜂擁而上,令到南半球的澳大利亞也不甘落後,從禁止賭博到遍地開花,成為澳大利亞旅遊業中的主要外匯收入。

 

位在雪梨寸土寸金的中心區匹爾蒙特 (Pyrmong) 的星城賭場 (The Star City Casino) 在1995年開業後,已成為來自中國遊客必然光臨的一道風景線。而位在北極冰天雪地的格陵蘭(Greenland),因為人口稀少,交通不便,乾脆設立了更為先進的網上賭博。五湖四海的賭徒,不必有車舟的勞頓,只要具備一台小電腦穩坐家中,就能沉緬於享樂之中。

 

格陵蘭的居民區。(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我和妻子生活了五十多年的溫哥華,如今整座城市賭場的分布也如雨後春筍。開設賭場的地點,幾乎都是原住民的保護區。法令中列明,賭場盈利中的一半,必須用來作為公益事務的經費。至於如何支配這些公益的經費,也根本沒有人去細心過問。

 

加拿大原來最大的賭場開設在多倫多附近的尼加拉瀑布遊覽區。自二十多年前,溫哥華距離國際機場不遠處開設了「河石賭場」 (River Rock Casino) , 其規模之大足以和東海岸的尼加拉賭場分庭抗禮。

 

它應該是全球唯一不准吸菸的賭場,進入後沒有嗆鼻子的感覺,所以深得賭徒喜愛。如細心觀察,可以發現在眾多的玩家中,不乏年長者和坐輪椅者,其中又以東方臉孔居多。經了解,這些年長者幾乎將每個月的退休金,給賭場做了貢獻。如再加觀察,這些年長者在離開賭場時,臉上幾乎都帶著一個模子裡塑出的「失落」神態。

 

在全球的賭業中接待賭客時,不外是分三個層次,一是出於好奇或是不經心隨遇而安玩票式的客人,他們的賭注一般都是小打小鬧。他們來去自由,沒有人對其表示特殊的關注;另一層次是較有水平的賭客,他們幾乎是有備而來,一博好運;賭場最熱切期待的就是動輒賭注小至數十萬,大到百萬之數不等的「貴賓」,他們幾乎都是用專機接送,行蹤神秘,賭場中都是安排在隱蔽的場所,一般人均不得隨意進入。

 

航行於全球大洋中的國際郵輪上,賭場是必備的娛樂項目。郵輪上的賭場經營和郵輪沒有切身的利益關係,而是獨立的經營運作。不論在郵輪上或者是在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應該都是國際上的財團所擁有。    

(待續)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德國巴頓賭場豪華內景。(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今天,在賭博泛濫成災的環境中,旅遊時稍有不慎就有墮入圈套的險境。我和妻子就曾在旅途中兩次巧遇「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驚險經歷。

 

一次是在維也納,我們選擇音樂之都,目的就是去領略充滿文藝氣息的音樂氛圍。其中曾去參觀位在我們下榻的酒店對面的歷代王朝陵寢,結束參觀後,徒步前往有百年歷史的莎赫咖啡館 (Sacher Cafe),偶一抬頭,出現在眼簾的竟然是「維也納賭場」 (Vien Casino),我和妻子相互目視了一番,對這個出現在音樂之都的賭場感覺到不可思議。

 

我們好奇地在門首佇足片刻,穿著燕尾服的服務人員立即走上前來,用帶著濃厚德語口吻的英語,臉上露著非常親切的神情,並顯耀地向我們介紹這座音樂之都的賭場,而且還主動地給我們每人發了二十歐元價值的籌碼。

 

帶著好奇探秘的心情,我們進入了賭場,第一感覺是場地很小而顯得擁擠。我們抱著一試好運的心情,分別在兩個老虎機前開始下注。那時候的傳統老虎機還是要用籌碼一個一個地往機器裡下注。

 

約莫十來分鐘後,突然聽到我下注的老虎機裡叮叮噹噹地響個不停,而且從老虎機的下方像母雞生蛋似地掉下一堆籌碼,我取出後整理一下,一共是四百歐元。

 

就在此時,只聽到妻子在隔壁老虎機前大叫了一聲,原來她的視屏上出現了幾個大紅的數字7,下來的籌碼一共是一千三百歐元。兩人在短短的十多分鐘內贏了一千七百歐元。

 

我立即同妻子說,凡事「見好就收」,現在可以去午餐了,我們到兌換現金的櫃檯,拿到現金後即走出了賭場。那位原先接待我們的服務員,滿以為我們會好好地玩個半天,豈知前後只不過一刻鐘,我們就「逃之夭夭」了。

 

維也納賭場門首。(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在這之前我們就只聽一些到賭場的友人講起,進入賭場後,必須要具備贏了就走的決心。因為老虎機一開始都會給玩家一點甜頭,到後來就是輸得血本無歸,這裡面摻有很多的心理因素。所以在我們的老虎機下了大蛋後,我們也就執行了「見好就收」的決心。

 

在附近的一家義大利餐廳裡,我們享受了一頓豐盛的午餐。我玩笑地說,這次到維也納的幾天旅遊,都是市長給我們結了帳。

 

另一次的奇遇發生在美國內華達沙漠中的小城內諾 (Reno) ,那是我們在經營旅遊行業時,賭城的旅遊機構邀請我們前往該城作實地考察,目的是要我們組織客源到賭城「一遊」。

 

內諾的整體沒有拉斯維加斯那麼堂皇,規模很小,而且賭城裡可供旅客消閒的設施也屈指可數,所以對我們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興致。

 

在搭乘晚上航班回溫哥華前,我們見到機場候機樓裡到處是老虎機,就連公共衛生間裡都擺設了好幾台,似乎旅客到這裡就會對賭博變得「如醉如癡」。這時候離起飛還有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妻子一時興起,就在旁邊的一台老虎機前下注。

 

也許是鴻運高照,妻子的老虎機居然連續出現籌碼一大堆一大堆地往下瀉。這時候機場的保安見情不免起了疑竇而神經緊繃,而且立刻將他的主管請來了解實情。

 

經過一番檢查,他確定一切正常,就讓負責看管老虎機的工作人員,在每次妻子中了大注後即刻將籌碼兌換成現金。

 

這時候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員催促我們登機,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的纏戰,妻子居然贏了一萬五千美元。在我們向老虎機管理人員道別時,他臉上佈滿了難以抑制的笑容,因為他也沒有料到,在快下班的半夜時分,居然還賺了一筆可觀的小費。

 

兩次「天上掉下的餡兒餅」,除了是「無心插柳」的奇蹟外,關鍵是我們強勁的自控力,給生活中增添了一些奇遇性的趣聞,僅此而已。而經歷了賭場「誘惑性」的巨大動力,成為我們往後在計畫旅遊時一個不可或缺的警惕性。

 

在我們的交往中,不論是親朋好友在涉足賭場後,沒有不折翼而歸的。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城,因賭博而傾家蕩產,導致「跳樓」、「舉槍自盡」等種種悲劇層出不窮。

 

然而在國際旅遊事業發展過程中,賭場早已被視為是吸引遊客最得力的工具。素有一聽賭博就不能自己的中國人,自然而然地成了世界各地開設賭場吸引的主力。

 

在環球旅程中,我和妻子驚奇地發現,賭場已經成為遍地開花的旅遊產品。東南亞的柬埔寨、馬來西亞、越南、菲律賓、緬甸等國家,已經有大約七十家賭場。泰國多年來一直為開設賭場與否不斷出現正反兩面意見的糾纏;馬來西亞雖然有奢華賭場的開設,卻遭到穆斯林宗教人士的反對,為避免當地人士進入,外國賭客就只能憑護照進入。

 

越南的賭場規模宏大,而且是不遺餘力地發展。在諸多的賭場中,距離海防約25公里的郊區塗山半島,原本是當地的避暑勝地。為了賺取外匯,當地的一棟法國式建築,就是名聞遐邇的「塗山賭場」。

 

中國東北地區的北朝鮮也響起了向時尚賭博行業迎頭趕上的步伐。首都大同江上的羊角島,是一個四面環河的小島,澳門投資的「羊角飯店」,就建造在那裡,飯店裡有一個「平壤娛樂場」就是「賭場」的代名詞,將下榻在該酒店的外國旅客當成目標不言而喻。

 

無獨有偶,在中朝邊界吉林延邊州的羅先市,有一座「英皇娛樂酒店」,和羊角飯店的「平壤娛樂場」隔河遙遙相望。

 

韓國在這方面也不甘示弱,先後在首爾、仁川、釜山及濟州島等地開設了賭場,而且規模相當。韓國早在1960年代,就已經開始發展賭博業了。那是在朝鮮戰爭後,韓國經濟百業待舉,乃出此動機來激發經濟。

 

自2008年後,在推動國際旅遊的趨勢下,開始發展專為外國遊客設立的賭場,先後開設了16、7個賭場,單濟州島一地就佔了全國賭場的一半。

 

其中「七樂娛樂中心」 (Seven Luck Casino) 、「百樂達斯華克山莊」 (Paradise Walker Hill) 都是韓國人引以為榮的賭場。

 

我和妻子在歐洲旅遊時,見識了維也納的「維也納賭場」,也瀏覽了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哈瓦那公主賭場」 (Havana Princess Casino)。

 

羅馬尼亞賭場內景。(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但這些在其本土揚威的賭場,和德國西南角的一座賭場相比就顯寒酸氣了。德國烏藤堡州 (Wuttemberg) 黑森林附近有一座小城市巴頓 (Baden-Baden) 是溫泉豐富的避暑勝地。早在十九世紀就有一間名叫「克爾豪斯」 (The Kurhaus) 的農村宴會廳,於1809年改裝為賭場。裡面金碧輝煌,豪華奢靡,是一座巴洛克造型宮殿式的賭場。

 

為了展示其氣勢的非凡,男士們在進入賭場時必須穿西服、繫領帶,極其嚴格,否則就無法登門而入。

 

但德國的巴頓賭場,在摩納哥蒙地卡羅賭場 (Casino de Monte-Carlo) 的奢靡豪華前就只有望塵莫及的分。 它早在1858年開業,到1910年從新設計後,建造了如今仍然被視為豪華的劇場和賭場。

 

我在1960年代曾駕車在法國等地旅遊,途經摩納哥,本想進入賭場一窺究竟,由於時值炎夏,旅途中沒有攜帶正裝,就只能和這座奢華的賭場「緣慳一面」了。

 

賭場的經營如同太空的衛星,密佈在每一個角落。北半球的蜂擁而上,令到南半球的澳大利亞也不甘落後,從禁止賭博到遍地開花,成為澳大利亞旅遊業中的主要外匯收入。

 

位在雪梨寸土寸金的中心區匹爾蒙特 (Pyrmong) 的星城賭場 (The Star City Casino) 在1995年開業後,已成為來自中國遊客必然光臨的一道風景線。而位在北極冰天雪地的格陵蘭(Greenland),因為人口稀少,交通不便,乾脆設立了更為先進的網上賭博。五湖四海的賭徒,不必有車舟的勞頓,只要具備一台小電腦穩坐家中,就能沉緬於享樂之中。

 

格陵蘭的居民區。(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我和妻子生活了五十多年的溫哥華,如今整座城市賭場的分布也如雨後春筍。開設賭場的地點,幾乎都是原住民的保護區。法令中列明,賭場盈利中的一半,必須用來作為公益事務的經費。至於如何支配這些公益的經費,也根本沒有人去細心過問。

 

加拿大原來最大的賭場開設在多倫多附近的尼加拉瀑布遊覽區。自二十多年前,溫哥華距離國際機場不遠處開設了「河石賭場」 (River Rock Casino) , 其規模之大足以和東海岸的尼加拉賭場分庭抗禮。

 

它應該是全球唯一不准吸菸的賭場,進入後沒有嗆鼻子的感覺,所以深得賭徒喜愛。如細心觀察,可以發現在眾多的玩家中,不乏年長者和坐輪椅者,其中又以東方臉孔居多。經了解,這些年長者幾乎將每個月的退休金,給賭場做了貢獻。如再加觀察,這些年長者在離開賭場時,臉上幾乎都帶著一個模子裡塑出的「失落」神態。

 

在全球的賭業中接待賭客時,不外是分三個層次,一是出於好奇或是不經心隨遇而安玩票式的客人,他們的賭注一般都是小打小鬧。他們來去自由,沒有人對其表示特殊的關注;另一層次是較有水平的賭客,他們幾乎是有備而來,一博好運;賭場最熱切期待的就是動輒賭注小至數十萬,大到百萬之數不等的「貴賓」,他們幾乎都是用專機接送,行蹤神秘,賭場中都是安排在隱蔽的場所,一般人均不得隨意進入。

 

航行於全球大洋中的國際郵輪上,賭場是必備的娛樂項目。郵輪上的賭場經營和郵輪沒有切身的利益關係,而是獨立的經營運作。不論在郵輪上或者是在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應該都是國際上的財團所擁有。    

(待續)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