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安奈斯古丶李帕第與羅馬尼亞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陽山縱論歐亞》安奈斯古丶李帕第與羅馬尼亞
2020-03-19 07:00:00
A+
A
A-

1930年代的安奈斯古。(圖/翻攝自Wikimedia)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布加勒斯特是羅馬尼亞的首都,人口近兩百萬,是一座昔日壯闊美麗丶而今蕭條衰頹的大都會。過去它曾被譽為「東歐的巴黎」,這不僅是因爲街道寬敞丶建築宏偉,而且還有高聳壯盛的凱旋門和豐富多樣的博物館,以及四通八達的城市廣場,景觀確實堪比巴黎。

 

2018年夏天,我在這裡住了10天,看到這個昔日的「小巴黎」,在經歷了30年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歷程後,面對貧困丶貪腐丶政爭的煎熬,依然破敗傾圯丶陰鬱消沈,仍不復當年的風采。

 

羅馬尼亞人是古代羅馬軍團的後裔,屬拉丁語系,和法語丶義大利語丶西班牙語丶葡萄牙語相當接近。由於語言文化的便利,地處東歐一隅的羅馬尼亞和這些拉丁語系國家來往十分密切,許多羅馬尼亞人移民到中南歐地區,其中尤以法國丶義大利為最,近代羅馬尼亞也一直深受法國文化的影響。

 

在布加勒斯特諸多宏偉的博物館中,有一棟十分特殊的紀念館,這就是位於市中心勝利大道141號的安奈斯古(George Enescu,1881-1955)博物館,此處原係羅馬尼亞總理丶布加勒市長肯塔庫茲諾(Gheorghe Grigore Cantacuzino 1833-1913,為希臘裔)的舊居,建於廿世紀初,是一座精緻的巴洛克/新藝術形式的宮殿建築。1955年安奈斯古在巴黎過世後,為了紀念這位近代羅馬尼亞最偉大的音樂家,特別在此設立紀念博物館,展示他演奏用的小提琴丶創作的樂譜,以及其他生前遺物。

 

安奈斯古是與匈牙利柯達伊(Kodaly Zoltan,1882-1967)和巴托克(Bartok Bela,1881-1945)同一代的音樂家,同樣也以民族風格的創作聞名於世,但彼此的人生際遇卻完全不同。

 

年輕時的安奈斯古。(圖/翻攝自Wikimedia)

安奈斯古從小就是有名的音樂神童,不但演奏小提琴和鋼琴,五歲以後就開始作曲。1888年他才七歲,就破例進入維也納音樂學院就讀(該校成立於1817年,現改名「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成為該校最年幼的學生。而該校原先的規定是,必須年滿14歲才可入學。

 

10歲時,安奈斯古到維也納的宮廷表演,為奧匈帝國皇帝約瑟夫獻奏。11歲時,他從維也納音樂學院畢業,接下來轉往巴黎音樂學院,繼續學習作曲丶和聲與小提琴。1898年他16歲,就在巴黎首演第一部成熟的作品《羅馬尼亞詩篇》。

 

安奈斯古博物館。(圖/作者周陽山攝)

在安奈斯古博物館裡,我買到許多他早年演出的錄音CD,包括小提琴丶鋼琴演奏,以及最著名的作品《羅馬尼亞狂想曲》第一號和第二號。這些老錄音的聲音比較模糊粗糙,音域受限制,但仍可聽出來他傑出的演奏技巧和不凡的創作功力。

 

安奈斯古的作品深受民族樂派的影響,率多以羅馬尼亞民謠為題材,洋溢著濃厚的民族特色,有時低沈陰鬱丶帶着懷舊與感傷,有時則熱情奔放丶意韻悠久而深長。但實際上他自幼離家學藝,長期覊旅西歐,尤其是巴黎等地,自然也受到歐洲音樂文化的廣泛影響。這與羅馬尼亞人長期接受法國文化的薰陶,自然也脫不了關係。

 

安奈斯古博物館展品。(圖/作者周陽山攝)

安奈斯古最受後世稱道的是非凡的天分和超絕的記憶力,豐富的音樂知識和深刻的文化涵養,再加上精通多國語言,展現了全方位的才華。著名的法國作曲家丹第(Vincent d’indy,1851-1931,以《法國山歌交響曲》名世)就曾經說過,如果貝多芬的作品被毀掉了,安奈斯古憑着記憶就可把它們全部找回來!

 

另外,安奈斯古雖然是以小提琴演奏為主,兼通鋼琴,但以演奏蕭邦和舒曼著稱的鋼琴家科爾托(Alfred Denis Corcot1877-1962)卻說過,安奈斯古的鋼琴技巧比他還要好!而大提琴家卡薩爾斯(Pablo Casals,1876-1973)則認為他是「自莫札特以來最偉大的音樂家」。這是否過譽之辭,還有待後人評說,但卻也反映出同時代的音樂家對他的真實評價。

 

安奈斯古培養了許多傑出的學生,其中最有名的是美國出生的英籍小提琴家曼紐因(Yehudi Menuhin,1916-1999)丶比利時小提琴家葛羅米歐(Arthur Grumiaux,1921-1986,他本人也兼通鋼琴)丶法國小提琴家費拉斯(Christian Ferras,1933-1982),以及以色列小提琴家基特里斯(Ivey Gitlis,1922-)。曼紐因對他老師的評價是:安奈斯古是舉世難得的奇葩,他的根深植在土壤裡,他的貴族精神源自他的國家,一個無可匹敵的美麗國家!

 

 李帕第故居。(圖/作者周陽山攝)

我從安奈斯古博物館走出來,艷陽高照,不遠的對面街角轉彎處就是天才鋼琴家李帕第(Dino Lipatti,1917-1950)的故居,外牆上掛著許多他的照片,而安奈斯古正是他的教父。

 

李帕第故居外牆照片。(圖/作者周陽山攝)

李帕第年僅5歲時就公開演奏巴哈的作品。安奈斯古在他8歲時為他安排學習作曲,並且在布加勒斯特音樂學院學鋼琴。13歲時,他演奏挪威作曲家葛利格(Edward Hagerup Grieg,1843-1907)的鋼琴協奏曲,大獲好評。後來他到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院進修,繼續學習鋼琴丶作曲和指揮,他的演奏技巧嚴謹精確丶以純浄的音樂詮釋而聞名於世。我經常聆聽他早期的錄音作品。

 

二戰期間,李帕第離開了羅馬尼亞,移居瑞士日內瓦,擔任音樂學院教授。1947年他被確診罹患霍奇金氏淋巴瘤,1950年9月16日,他最後一次登台演出,三個月後,就在日內瓦與世長辭了,年僅33歲。

 

李帕第故居外牆照片。(圖/作者周陽山攝)

而五年之後,安奈斯古也在巴黎辭世,享年74歲。

 

這兩位不世出的音樂天才,布加勒斯特的故居近在咫尺,而學藝的道途也很相似,最後都是從羅馬尼亞出發,走向法國丶走向西方!但卻因羅馬尼亞長年面臨的戰亂丶衰頹和政爭,最後卻都沒有回到原鄕,而是安葬在寓居的土地上。

 

70年後,故居仍在,斯人卻不復返!撫今追昔,這究竟是時代的錯誤,還是天才的無奈?    

1930年代的安奈斯古。(圖/翻攝自Wikimedia)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布加勒斯特是羅馬尼亞的首都,人口近兩百萬,是一座昔日壯闊美麗丶而今蕭條衰頹的大都會。過去它曾被譽為「東歐的巴黎」,這不僅是因爲街道寬敞丶建築宏偉,而且還有高聳壯盛的凱旋門和豐富多樣的博物館,以及四通八達的城市廣場,景觀確實堪比巴黎。

 

2018年夏天,我在這裡住了10天,看到這個昔日的「小巴黎」,在經歷了30年的民主化和自由化歷程後,面對貧困丶貪腐丶政爭的煎熬,依然破敗傾圯丶陰鬱消沈,仍不復當年的風采。

 

羅馬尼亞人是古代羅馬軍團的後裔,屬拉丁語系,和法語丶義大利語丶西班牙語丶葡萄牙語相當接近。由於語言文化的便利,地處東歐一隅的羅馬尼亞和這些拉丁語系國家來往十分密切,許多羅馬尼亞人移民到中南歐地區,其中尤以法國丶義大利為最,近代羅馬尼亞也一直深受法國文化的影響。

 

在布加勒斯特諸多宏偉的博物館中,有一棟十分特殊的紀念館,這就是位於市中心勝利大道141號的安奈斯古(George Enescu,1881-1955)博物館,此處原係羅馬尼亞總理丶布加勒市長肯塔庫茲諾(Gheorghe Grigore Cantacuzino 1833-1913,為希臘裔)的舊居,建於廿世紀初,是一座精緻的巴洛克/新藝術形式的宮殿建築。1955年安奈斯古在巴黎過世後,為了紀念這位近代羅馬尼亞最偉大的音樂家,特別在此設立紀念博物館,展示他演奏用的小提琴丶創作的樂譜,以及其他生前遺物。

 

安奈斯古是與匈牙利柯達伊(Kodaly Zoltan,1882-1967)和巴托克(Bartok Bela,1881-1945)同一代的音樂家,同樣也以民族風格的創作聞名於世,但彼此的人生際遇卻完全不同。

 

年輕時的安奈斯古。(圖/翻攝自Wikimedia)

安奈斯古從小就是有名的音樂神童,不但演奏小提琴和鋼琴,五歲以後就開始作曲。1888年他才七歲,就破例進入維也納音樂學院就讀(該校成立於1817年,現改名「維也納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成為該校最年幼的學生。而該校原先的規定是,必須年滿14歲才可入學。

 

10歲時,安奈斯古到維也納的宮廷表演,為奧匈帝國皇帝約瑟夫獻奏。11歲時,他從維也納音樂學院畢業,接下來轉往巴黎音樂學院,繼續學習作曲丶和聲與小提琴。1898年他16歲,就在巴黎首演第一部成熟的作品《羅馬尼亞詩篇》。

 

安奈斯古博物館。(圖/作者周陽山攝)

在安奈斯古博物館裡,我買到許多他早年演出的錄音CD,包括小提琴丶鋼琴演奏,以及最著名的作品《羅馬尼亞狂想曲》第一號和第二號。這些老錄音的聲音比較模糊粗糙,音域受限制,但仍可聽出來他傑出的演奏技巧和不凡的創作功力。

 

安奈斯古的作品深受民族樂派的影響,率多以羅馬尼亞民謠為題材,洋溢著濃厚的民族特色,有時低沈陰鬱丶帶着懷舊與感傷,有時則熱情奔放丶意韻悠久而深長。但實際上他自幼離家學藝,長期覊旅西歐,尤其是巴黎等地,自然也受到歐洲音樂文化的廣泛影響。這與羅馬尼亞人長期接受法國文化的薰陶,自然也脫不了關係。

 

安奈斯古博物館展品。(圖/作者周陽山攝)

安奈斯古最受後世稱道的是非凡的天分和超絕的記憶力,豐富的音樂知識和深刻的文化涵養,再加上精通多國語言,展現了全方位的才華。著名的法國作曲家丹第(Vincent d’indy,1851-1931,以《法國山歌交響曲》名世)就曾經說過,如果貝多芬的作品被毀掉了,安奈斯古憑着記憶就可把它們全部找回來!

 

另外,安奈斯古雖然是以小提琴演奏為主,兼通鋼琴,但以演奏蕭邦和舒曼著稱的鋼琴家科爾托(Alfred Denis Corcot1877-1962)卻說過,安奈斯古的鋼琴技巧比他還要好!而大提琴家卡薩爾斯(Pablo Casals,1876-1973)則認為他是「自莫札特以來最偉大的音樂家」。這是否過譽之辭,還有待後人評說,但卻也反映出同時代的音樂家對他的真實評價。

 

安奈斯古培養了許多傑出的學生,其中最有名的是美國出生的英籍小提琴家曼紐因(Yehudi Menuhin,1916-1999)丶比利時小提琴家葛羅米歐(Arthur Grumiaux,1921-1986,他本人也兼通鋼琴)丶法國小提琴家費拉斯(Christian Ferras,1933-1982),以及以色列小提琴家基特里斯(Ivey Gitlis,1922-)。曼紐因對他老師的評價是:安奈斯古是舉世難得的奇葩,他的根深植在土壤裡,他的貴族精神源自他的國家,一個無可匹敵的美麗國家!

 

 李帕第故居。(圖/作者周陽山攝)

我從安奈斯古博物館走出來,艷陽高照,不遠的對面街角轉彎處就是天才鋼琴家李帕第(Dino Lipatti,1917-1950)的故居,外牆上掛著許多他的照片,而安奈斯古正是他的教父。

 

李帕第故居外牆照片。(圖/作者周陽山攝)

李帕第年僅5歲時就公開演奏巴哈的作品。安奈斯古在他8歲時為他安排學習作曲,並且在布加勒斯特音樂學院學鋼琴。13歲時,他演奏挪威作曲家葛利格(Edward Hagerup Grieg,1843-1907)的鋼琴協奏曲,大獲好評。後來他到巴黎高等音樂師範學院進修,繼續學習鋼琴丶作曲和指揮,他的演奏技巧嚴謹精確丶以純浄的音樂詮釋而聞名於世。我經常聆聽他早期的錄音作品。

 

二戰期間,李帕第離開了羅馬尼亞,移居瑞士日內瓦,擔任音樂學院教授。1947年他被確診罹患霍奇金氏淋巴瘤,1950年9月16日,他最後一次登台演出,三個月後,就在日內瓦與世長辭了,年僅33歲。

 

李帕第故居外牆照片。(圖/作者周陽山攝)

而五年之後,安奈斯古也在巴黎辭世,享年74歲。

 

這兩位不世出的音樂天才,布加勒斯特的故居近在咫尺,而學藝的道途也很相似,最後都是從羅馬尼亞出發,走向法國丶走向西方!但卻因羅馬尼亞長年面臨的戰亂丶衰頹和政爭,最後卻都沒有回到原鄕,而是安葬在寓居的土地上。

 

70年後,故居仍在,斯人卻不復返!撫今追昔,這究竟是時代的錯誤,還是天才的無奈?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