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山》特倫托會議和天主教的反宗教改革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周陽山》特倫托會議和天主教的反宗教改革
2019-08-29 08:58:00
A+
A
A-

特倫托火車站前的但丁廣場,背景是阿爾卑斯山東麓。(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2012年5月18日,我從瑞士搭火車經奧地利,從因斯布魯克轉向南下,穿越了巍峨的阿爾卑斯山,一路下行,經過了奧-義邊界的布倫那山口,來到義大利北部名城特倫托(Trento)。

 

我們走過火車站前的但丁廣場,看到了一個清麗典雅的老城。特倫托有11萬人口,是一個充滿活力和朝氣的中型城市。一次大戰前該地歸奧匈帝國所有,是提洛省的一部份,在戰後劃歸義大利。但與北邊德語人口眾多的博札諾不同,本地人口是義大利裔為主,近年來又移入很多的羅馬尼亞人和阿爾巴尼亞人。

 

1998年起,在歐盟的推動下,將奧地利的提洛省(Tyrol)丶義大利的南提洛省(South Tyrol),以及特倫托自治省(Trentino)三者加以整合,推動三地的旅遊丶交通丶基礎建設丶環境治理和大學間的合作,藉此消弭國界的囿限和民族的畛域,保護阿爾卑斯山區的自然生態,並推動歷史上提洛地區的一體化建設。目前三地總人口約175萬人,其中德語人口佔六成,義語人口佔三成五,土地面積26,255平方公里。

 

5月20日清晨,在睡夢中,被附近波隆那地區一場6.1級的地震搖醒。心想:繞了大半個地球,原來義大利和台灣一樣都是地震頻發。天涯海角,大地反撲,想躲也躲不掉!稍後在旅館早餐時,緊張丶驚悸又多話的義大利人一下子可熱鬧了,嘰嘰喳喳不停,話題始終圍繞著地震轉。過了幾天後才知道,這次地震威力不小,損失十分慘重,後來的餘震也帶來嚴重的傷亡,有塔樓倒塌,一共造成27人不幸罹難。

 

在義大利各城市中,特倫托的生活品質排名前茅,同時也是最富裕丶最具競爭力的城市之一。這裡是北義大利的文化丶教育丶製造丶食品丶農業和科技研發的中心。特倫托大學目前有學生16,000人,該校於1962年成立,在義大利的中型大學中排名第二,在全球大學中排名則在200名左右。該校以社會學、國際研究、法律丶電腦丶系統生物學和應用科技馳名,並設有英文授課的博士學位。該校的土木工程學院也與上海同濟大學合作,授予雙聯學位。

 

走在特倫托的中世紀街巷裡,歷史的滄桑和當代的繁華交融於一,文藝復興時代留下的建築讓旅人感覺優雅丶溫馨而愜意,城中央的大教堂廣場尤其引人入勝,彩繪溼畫的古牆,訴說著一個個悠久綿長的故事。

 

特倫托會議起源

 

這裡正是天主教會史上重要的特倫托會議(Council of Trento)所在地。1545年至1563年之間,天主教會在此地召開了一系列的大公會議,這是針對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Reformation)而發起的「反宗教改革」(Counter Reformation)會議,從此以後,天主教(Catholicism)和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 )分道揚鏣。

 

1517年10月31日,馬丁·路德在德國維滕貝格發表《九十五條論綱》,開啓了宗教改革的序幕。天主教會領導階層面對此一巨大衝擊,特別在此地聚會研商,調整自身結構,並採取了針對基督新教的決定性回應。

 

這一系列的大公會議從1545年12月13日至1563年12月4日,前後歷經了18年,其中在特倫托開了25次會議,另外,1547年也在南邊的波隆那開過9至11次的會議。特倫托會議前後共召開過三輪,最初會議的召集人是教皇保祿三世,他主持了頭8次會議;第12至16次會議是由教皇儒略三世主持,最後17至25次的會議則是由庇護四世主持。初期出席會議者僅義大利、西班牙、德意志與法蘭西等四個地區的教士,英國卻沒有派人參加。其中義大利所派的人數比其他三個地方的總人數還多。

 

我原先搞不清楚為什麼羅馬教會要開這麼長的會議呢?後來才知道,這是因為十六世紀初在羅馬教會內部,有許多天主教徒對教會的迷信與教士的腐化墮落十分不滿,轉而對馬丁.路德倡議的新教改革表示同情。基於此,在這一系列的會議中,天主教會一方面固然要針對新教所提出的宗教改革表示譴責,但另一方面,也對天主教會的教義丶儀式和實踐,多方溝通、整合異見,作出了重要的澄清和修正。

 

特倫托會議的改革影響

 

特倫托會議決議對天主教會進行廣泛的改革,其中包括:廢止售賣贖罪券丶取消權力過大的會吏長(即總執事)一職丶建立培養神職人員的修道院、提高神職人員的教育訓練丶在教會中神父必須向會眾講解聖經及救贖之道丶教士必須在駐在地仼專職,而不得兼任數職。

 

另外,在教會的儀典丶聖經的版本等方面,也都做出了明確的規範,重新肯定武加大譯本為聖經的權威版本,制定統一的教會禮儀。另外也規定,羅馬教會的所有神職人員,包括主教及總主教,都必須以基督之清靜生活做為自身奉行的道德標準。

 

另外,針對馬丁·路德的新教主張,特倫托會議也做出了重要的快定:首先,羅馬教會的一切教會聖傳,與《聖經》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其次,所有基督徒必須承認教宗的權威地位,肯定教宗的最高權柄。再者,宣布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主張(因信仰而獲贖罪)為異端。

 

換言之,特倫托會議一方面針對馬丁·路德的各種「宗教改革」措施提出了批判,但另一方面,卻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羅馬教會自身的改革,回應來自新教的挑戰。特倫托大公會議可說是讓天主教會在往後四個世紀的發展有了明確的立場。

 

此次會議也確立天主教與基督新教之間的基本分歧:

  • 承認在聖經以外聖傳的權威,即確認羅馬教會的特殊地位。當聖傳與聖經發生衝突時,則應由至高無上的教宗來決定。而解釋聖經的唯一權威在教會,所有的個人意見均應臣服於教會之下。

 

  • 在過去基督教的七項聖事中,新教只保留了兩項:洗禮與聖餐,特稱之為「聖禮」。但特倫托會議確定了天主教的七項「聖事」,也就是:聖洗、聖體(聖餐)、堅振、告解(懺悔)、傅油(膏油)、聖秩(按立)和婚配。

 

  • 該會議對於「信徒皆司祭」的觀念的看法,也與基督新教不同。天主教會確定只有主教和神父代表教會,且有能力宣布那一個人得到了赦免。

 

特倫托會議於1563年12月4日閉幕,前後18年,共召開過25場討論會。一共有四位教宗、三位宗主教、25位總主教、129位主教參加。有一位樞機主教曾這樣描述:「在教會史上,沒有任何大會決定過這麼多問題,確立過這麼多教義,或者制定過這麼多法規。」

 

但是對於我來說,特倫托卻是一趟難得的「反宗教改革」的宗教之旅!

特倫托火車站前的但丁廣場,背景是阿爾卑斯山東麓。(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2012年5月18日,我從瑞士搭火車經奧地利,從因斯布魯克轉向南下,穿越了巍峨的阿爾卑斯山,一路下行,經過了奧-義邊界的布倫那山口,來到義大利北部名城特倫托(Trento)。

 

我們走過火車站前的但丁廣場,看到了一個清麗典雅的老城。特倫托有11萬人口,是一個充滿活力和朝氣的中型城市。一次大戰前該地歸奧匈帝國所有,是提洛省的一部份,在戰後劃歸義大利。但與北邊德語人口眾多的博札諾不同,本地人口是義大利裔為主,近年來又移入很多的羅馬尼亞人和阿爾巴尼亞人。

 

1998年起,在歐盟的推動下,將奧地利的提洛省(Tyrol)丶義大利的南提洛省(South Tyrol),以及特倫托自治省(Trentino)三者加以整合,推動三地的旅遊丶交通丶基礎建設丶環境治理和大學間的合作,藉此消弭國界的囿限和民族的畛域,保護阿爾卑斯山區的自然生態,並推動歷史上提洛地區的一體化建設。目前三地總人口約175萬人,其中德語人口佔六成,義語人口佔三成五,土地面積26,255平方公里。

 

5月20日清晨,在睡夢中,被附近波隆那地區一場6.1級的地震搖醒。心想:繞了大半個地球,原來義大利和台灣一樣都是地震頻發。天涯海角,大地反撲,想躲也躲不掉!稍後在旅館早餐時,緊張丶驚悸又多話的義大利人一下子可熱鬧了,嘰嘰喳喳不停,話題始終圍繞著地震轉。過了幾天後才知道,這次地震威力不小,損失十分慘重,後來的餘震也帶來嚴重的傷亡,有塔樓倒塌,一共造成27人不幸罹難。

 

在義大利各城市中,特倫托的生活品質排名前茅,同時也是最富裕丶最具競爭力的城市之一。這裡是北義大利的文化丶教育丶製造丶食品丶農業和科技研發的中心。特倫托大學目前有學生16,000人,該校於1962年成立,在義大利的中型大學中排名第二,在全球大學中排名則在200名左右。該校以社會學、國際研究、法律丶電腦丶系統生物學和應用科技馳名,並設有英文授課的博士學位。該校的土木工程學院也與上海同濟大學合作,授予雙聯學位。

 

走在特倫托的中世紀街巷裡,歷史的滄桑和當代的繁華交融於一,文藝復興時代留下的建築讓旅人感覺優雅丶溫馨而愜意,城中央的大教堂廣場尤其引人入勝,彩繪溼畫的古牆,訴說著一個個悠久綿長的故事。

 

特倫托會議起源

 

這裡正是天主教會史上重要的特倫托會議(Council of Trento)所在地。1545年至1563年之間,天主教會在此地召開了一系列的大公會議,這是針對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Reformation)而發起的「反宗教改革」(Counter Reformation)會議,從此以後,天主教(Catholicism)和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 )分道揚鏣。

 

1517年10月31日,馬丁·路德在德國維滕貝格發表《九十五條論綱》,開啓了宗教改革的序幕。天主教會領導階層面對此一巨大衝擊,特別在此地聚會研商,調整自身結構,並採取了針對基督新教的決定性回應。

 

這一系列的大公會議從1545年12月13日至1563年12月4日,前後歷經了18年,其中在特倫托開了25次會議,另外,1547年也在南邊的波隆那開過9至11次的會議。特倫托會議前後共召開過三輪,最初會議的召集人是教皇保祿三世,他主持了頭8次會議;第12至16次會議是由教皇儒略三世主持,最後17至25次的會議則是由庇護四世主持。初期出席會議者僅義大利、西班牙、德意志與法蘭西等四個地區的教士,英國卻沒有派人參加。其中義大利所派的人數比其他三個地方的總人數還多。

 

我原先搞不清楚為什麼羅馬教會要開這麼長的會議呢?後來才知道,這是因為十六世紀初在羅馬教會內部,有許多天主教徒對教會的迷信與教士的腐化墮落十分不滿,轉而對馬丁.路德倡議的新教改革表示同情。基於此,在這一系列的會議中,天主教會一方面固然要針對新教所提出的宗教改革表示譴責,但另一方面,也對天主教會的教義丶儀式和實踐,多方溝通、整合異見,作出了重要的澄清和修正。

 

特倫托會議的改革影響

 

特倫托會議決議對天主教會進行廣泛的改革,其中包括:廢止售賣贖罪券丶取消權力過大的會吏長(即總執事)一職丶建立培養神職人員的修道院、提高神職人員的教育訓練丶在教會中神父必須向會眾講解聖經及救贖之道丶教士必須在駐在地仼專職,而不得兼任數職。

 

另外,在教會的儀典丶聖經的版本等方面,也都做出了明確的規範,重新肯定武加大譯本為聖經的權威版本,制定統一的教會禮儀。另外也規定,羅馬教會的所有神職人員,包括主教及總主教,都必須以基督之清靜生活做為自身奉行的道德標準。

 

另外,針對馬丁·路德的新教主張,特倫托會議也做出了重要的快定:首先,羅馬教會的一切教會聖傳,與《聖經》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其次,所有基督徒必須承認教宗的權威地位,肯定教宗的最高權柄。再者,宣布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主張(因信仰而獲贖罪)為異端。

 

換言之,特倫托會議一方面針對馬丁·路德的各種「宗教改革」措施提出了批判,但另一方面,卻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羅馬教會自身的改革,回應來自新教的挑戰。特倫托大公會議可說是讓天主教會在往後四個世紀的發展有了明確的立場。

 

此次會議也確立天主教與基督新教之間的基本分歧:

  • 承認在聖經以外聖傳的權威,即確認羅馬教會的特殊地位。當聖傳與聖經發生衝突時,則應由至高無上的教宗來決定。而解釋聖經的唯一權威在教會,所有的個人意見均應臣服於教會之下。

 

  • 在過去基督教的七項聖事中,新教只保留了兩項:洗禮與聖餐,特稱之為「聖禮」。但特倫托會議確定了天主教的七項「聖事」,也就是:聖洗、聖體(聖餐)、堅振、告解(懺悔)、傅油(膏油)、聖秩(按立)和婚配。

 

  • 該會議對於「信徒皆司祭」的觀念的看法,也與基督新教不同。天主教會確定只有主教和神父代表教會,且有能力宣布那一個人得到了赦免。

 

特倫托會議於1563年12月4日閉幕,前後18年,共召開過25場討論會。一共有四位教宗、三位宗主教、25位總主教、129位主教參加。有一位樞機主教曾這樣描述:「在教會史上,沒有任何大會決定過這麼多問題,確立過這麼多教義,或者制定過這麼多法規。」

 

但是對於我來說,特倫托卻是一趟難得的「反宗教改革」的宗教之旅!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