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周陽山》從翠思堤到斯洛維尼亞—一趟恐怖主義威脅西歐各國的經歷
2019-08-07 11:42:00
A+
A
A-

斯洛維尼亞人十分親切丶有禮,而且積極、友善,儘可能把最好的美景介紹給外國客人。(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Trieste位處義大利東北角和南斯拉夫(現今為斯洛維尼亞)交界處,曾經是奧匈帝國最大的出海港。一次大戰之後,奧匈帝國瓦解,轉而歸屬於義大利。在這樣的歷史與地理背景下,此地兼具中歐奧地利的帝國傳統、 南歐義大利人的美與熱情,以及東歐斯拉夫人的自然與韌性,使其成為中歐、南歐和東歐三大文化的交叉點。

 

過去的中文譯名是「的里雅斯特」,簡稱「的港」,很多人看到此一譯名後卻不知道究竟何所指。我的朋友盧教授建議改譯為「翠思堤」,音義兼顧,而且文雅,若與佛羅倫斯(Florence)的舊譯名「翡冷翠」(接近義大利文發音)擺在一起看,更覺得有典型在夙昔的興味。

 

1946年3月5日,英國首相邱吉爾在美國的杜魯門總統陪同下,在密蘇里州的西敏士學院(Westminster College, Fulton, Missouri)發表了有名的鐵幕來臨的演說。指出「從波羅的海的什切青到亞得里亞海的翠思堤,一幅恆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了!」

 

冷戰在1990年代結束,我一直想親自走過這條分隔東丶西歐的鉄幕分界線,看看兩邊的不同風貌。2014年夏天,在此短暫停留一丶兩天,然後搭火車到斯洛維尼亞的布來德湖(Lake Bled)。2016年7月下旬,又在此住了幾天,並再度橫跨邊境缐,來到了另一邊前南斯拉夫的斯洛維尼亞和克羅埃西亞。在這次旅行中,有一些特別值得紀錄的故事。

 

2016年7月21日,我們從威尼斯搭下午3:40的火車赴翠思堤。當時天氣很熱,火車冷氣老舊丶降溫不足,真是大汗淋漓。大約兩小時後,火車接近亞得里亞海濱,景觀豁然開朗起來,海風吹涼了車上的客旅,幾分鐘之後,就到站了。

 

在一次大戰前,愛爾蘭小說家喬埃斯(1882-1941)曾經來到翠思堤,住過好幾年。當時他和情人諾拉私奔,生活貧困,靠教英文和寫作為生,並在此生下了孩子,也寫下《都柏林人》的重要篇章。

 

我們信步走過大街,經過橋上樹立的喬埃斯雕像,看到的是一個在歐洲邊陲踽踽獨行的落魄文人,遠離了故鄉,在東西歐的邊界城鎮徘徊丶尋思如何走出自己的下一步。而當時奧匈帝國試圖進一步擴張,強勢將塞爾維亞納入帝國的版圖,結果引發強烈的反彈。沒過多久,1914年6月28日,奧地利王儲費迪南大公在薩拉耶佛被塞遇刺,他的遺體經由海運抵達了翠思堤,然後再由火車專列運往首都維也納。很快的,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發出最後通牒,歐戰就爆發了。而喬埃斯也在1915年移居瑞士蘇黎世。

 

翠斯堤的店家要到傍晚七時半才關店,街上的人氣很旺,我們信步走到山邊,找了一家斯拉夫人開的海鮮餐廳,有白酒、淡菜、蛤蜊、小龍蝦,十分豐盛,物價也比義大利北部要便宜很多。飯後乘著天還未暗,沿著海濱大道,看着亞得里亞海的夕陽,散步回到火車站前的NH旅館。

 

第二天7月22日,美國共和黨大會決定提名川普為總統候選人,這是美國政治社會走向分裂的里程碑。CNN的報導儘可能的粉飾太平,為川普個人加工丶美化,故意不提共和黨內部強烈反對的聲浪,以及川普個人違背基本民主價值、反移民、反女性、反少數民族的不良紀錄。而川普在就任總統之後,卻反將矛頭直指這些主流媒體,強烈批判他們,而且掀起種族主義的巨浪,顛覆國際秩序,這正是美國國勢下頽的重要表徴。

 

而就在同一天的下午,德國慕尼黑發生連續殺人事件,是一個18歲的伊朗裔青年所為。他在德國出生長大,但因受到同年輩青少年的長期歧視而發飆開槍,結果造成十人不幸死亡,多人受傷。作案的地點就在慕尼黑奧運村附近的購物中心。這讓人連想起1972年9月5日慕尼黑奧運會的慘案,8位巴勒斯坦恐怖份子闖入奧運村,殺害了11位以色列運動員和1名警察。這是一頁黑暗的記憶,2017年俄羅斯電影《絕殺慕尼黑》對此一事件有深刻的描絵。而時隔44年之後,新的族群仇殺正反映當前歐洲移民問題和族群仇恨的嚴重性。

 

就在幾天之前,一列開往德國符茲堡市的火車上,也發生了另一起隨機殺人事件,一個年輕中東移民孤狼式的恐怖攻擊,震憾了歐洲,也凸顯了自由民主社會面對民族衝突時的脆弱無助。而此時此刻,我們雖然住在歐洲東南部偏安的一角,似乎遠離了煙硝,但這卻只是表相,恐怖主義的危機其實如影隨形,不分軒輊,正威脅著西歐各國。

 

在這樣的恐怖氣氛下,我們決定全天都在翠思堤休息,不再乘火車出行。我們住的NH旅館兼具義大利的美學和斯拉夫的天然這雙重特性,他們把尋常的早餐當做不平凡的藝術品來做,又結合了在地元素,用新鮮的芥末根現磨提味,去除肉品的油膩;再用玫瑰花泡水一整夜之後,提供給客人芬芳撲鼻的早茶,於是,整個早餐廳的空氣中都洋溢著淡淡的花香。

 

早飯後,我們在古羅馬競技場山腳下的有機茶店,選了幾種特殊香氣的果茶和花茶,服務的男店員十分認真,介紹得很仔細,他建議用涼水長時間泡茶,不要用熱水以免破壞花果的香氣和營養。我們好好學了一課歐式茶道。

 

翠思堤是一個休閒城市,街道十分寛敞、行人道走起來特別方便。在中央市場裡附近有很大的海鮮店,遠遠的即可聞到魚鮮,告訴人們這裡是海洋之濱。在中央市場裡使用的語言是義大利文,但從菜販的外觀和形貌看來,卻有不少店家是斯拉夫人。這也正是翠思堤多元文化的寫照。

 

第三天,7月24日,俄羅斯新聞網(RT)一早就對慕尼黑屠殺事件作了詳細的報導。同時也介紹發生在阿富汗的巨大爆炸案,已逾80人死亡。而在土耳其發生了流產的政變,導致埃爾多安發動大整肅,廣及八千多人,讓人觸目驚心!

 

此時,西歐的友人電話告訴我們,又有新的恐攻發生,連德國丶法國南部也不安全了,於是我們決定取消8月初包括史特拉斯堡、第戎和阿維濃,共十二天的旅行計劃。

 

第二天下午五時,我們在公車總站乘公車上山,越過義大利和斯洛維尼亞的國界,六點半抵達首都盧布佳那,省去了搭火車輾轉超過三小時的折騰。

 

斯洛維尼亞人十分親切丶有禮,而且積極、友善,儘可能把最好的美景介紹給外國客人。一到了這裡,一個200萬人的袖珍之國,我們才確定真正離開了西歐,離開了恐襲的陰影,也暫時走出了族群傾軋的紛擾。

斯洛維尼亞人十分親切丶有禮,而且積極、友善,儘可能把最好的美景介紹給外國客人。(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Trieste位處義大利東北角和南斯拉夫(現今為斯洛維尼亞)交界處,曾經是奧匈帝國最大的出海港。一次大戰之後,奧匈帝國瓦解,轉而歸屬於義大利。在這樣的歷史與地理背景下,此地兼具中歐奧地利的帝國傳統、 南歐義大利人的美與熱情,以及東歐斯拉夫人的自然與韌性,使其成為中歐、南歐和東歐三大文化的交叉點。

 

過去的中文譯名是「的里雅斯特」,簡稱「的港」,很多人看到此一譯名後卻不知道究竟何所指。我的朋友盧教授建議改譯為「翠思堤」,音義兼顧,而且文雅,若與佛羅倫斯(Florence)的舊譯名「翡冷翠」(接近義大利文發音)擺在一起看,更覺得有典型在夙昔的興味。

 

1946年3月5日,英國首相邱吉爾在美國的杜魯門總統陪同下,在密蘇里州的西敏士學院(Westminster College, Fulton, Missouri)發表了有名的鐵幕來臨的演說。指出「從波羅的海的什切青到亞得里亞海的翠思堤,一幅恆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了!」

 

冷戰在1990年代結束,我一直想親自走過這條分隔東丶西歐的鉄幕分界線,看看兩邊的不同風貌。2014年夏天,在此短暫停留一丶兩天,然後搭火車到斯洛維尼亞的布來德湖(Lake Bled)。2016年7月下旬,又在此住了幾天,並再度橫跨邊境缐,來到了另一邊前南斯拉夫的斯洛維尼亞和克羅埃西亞。在這次旅行中,有一些特別值得紀錄的故事。

 

2016年7月21日,我們從威尼斯搭下午3:40的火車赴翠思堤。當時天氣很熱,火車冷氣老舊丶降溫不足,真是大汗淋漓。大約兩小時後,火車接近亞得里亞海濱,景觀豁然開朗起來,海風吹涼了車上的客旅,幾分鐘之後,就到站了。

 

在一次大戰前,愛爾蘭小說家喬埃斯(1882-1941)曾經來到翠思堤,住過好幾年。當時他和情人諾拉私奔,生活貧困,靠教英文和寫作為生,並在此生下了孩子,也寫下《都柏林人》的重要篇章。

 

我們信步走過大街,經過橋上樹立的喬埃斯雕像,看到的是一個在歐洲邊陲踽踽獨行的落魄文人,遠離了故鄉,在東西歐的邊界城鎮徘徊丶尋思如何走出自己的下一步。而當時奧匈帝國試圖進一步擴張,強勢將塞爾維亞納入帝國的版圖,結果引發強烈的反彈。沒過多久,1914年6月28日,奧地利王儲費迪南大公在薩拉耶佛被塞遇刺,他的遺體經由海運抵達了翠思堤,然後再由火車專列運往首都維也納。很快的,奧匈帝國對塞爾維亞發出最後通牒,歐戰就爆發了。而喬埃斯也在1915年移居瑞士蘇黎世。

 

翠斯堤的店家要到傍晚七時半才關店,街上的人氣很旺,我們信步走到山邊,找了一家斯拉夫人開的海鮮餐廳,有白酒、淡菜、蛤蜊、小龍蝦,十分豐盛,物價也比義大利北部要便宜很多。飯後乘著天還未暗,沿著海濱大道,看着亞得里亞海的夕陽,散步回到火車站前的NH旅館。

 

第二天7月22日,美國共和黨大會決定提名川普為總統候選人,這是美國政治社會走向分裂的里程碑。CNN的報導儘可能的粉飾太平,為川普個人加工丶美化,故意不提共和黨內部強烈反對的聲浪,以及川普個人違背基本民主價值、反移民、反女性、反少數民族的不良紀錄。而川普在就任總統之後,卻反將矛頭直指這些主流媒體,強烈批判他們,而且掀起種族主義的巨浪,顛覆國際秩序,這正是美國國勢下頽的重要表徴。

 

而就在同一天的下午,德國慕尼黑發生連續殺人事件,是一個18歲的伊朗裔青年所為。他在德國出生長大,但因受到同年輩青少年的長期歧視而發飆開槍,結果造成十人不幸死亡,多人受傷。作案的地點就在慕尼黑奧運村附近的購物中心。這讓人連想起1972年9月5日慕尼黑奧運會的慘案,8位巴勒斯坦恐怖份子闖入奧運村,殺害了11位以色列運動員和1名警察。這是一頁黑暗的記憶,2017年俄羅斯電影《絕殺慕尼黑》對此一事件有深刻的描絵。而時隔44年之後,新的族群仇殺正反映當前歐洲移民問題和族群仇恨的嚴重性。

 

就在幾天之前,一列開往德國符茲堡市的火車上,也發生了另一起隨機殺人事件,一個年輕中東移民孤狼式的恐怖攻擊,震憾了歐洲,也凸顯了自由民主社會面對民族衝突時的脆弱無助。而此時此刻,我們雖然住在歐洲東南部偏安的一角,似乎遠離了煙硝,但這卻只是表相,恐怖主義的危機其實如影隨形,不分軒輊,正威脅著西歐各國。

 

在這樣的恐怖氣氛下,我們決定全天都在翠思堤休息,不再乘火車出行。我們住的NH旅館兼具義大利的美學和斯拉夫的天然這雙重特性,他們把尋常的早餐當做不平凡的藝術品來做,又結合了在地元素,用新鮮的芥末根現磨提味,去除肉品的油膩;再用玫瑰花泡水一整夜之後,提供給客人芬芳撲鼻的早茶,於是,整個早餐廳的空氣中都洋溢著淡淡的花香。

 

早飯後,我們在古羅馬競技場山腳下的有機茶店,選了幾種特殊香氣的果茶和花茶,服務的男店員十分認真,介紹得很仔細,他建議用涼水長時間泡茶,不要用熱水以免破壞花果的香氣和營養。我們好好學了一課歐式茶道。

 

翠思堤是一個休閒城市,街道十分寛敞、行人道走起來特別方便。在中央市場裡附近有很大的海鮮店,遠遠的即可聞到魚鮮,告訴人們這裡是海洋之濱。在中央市場裡使用的語言是義大利文,但從菜販的外觀和形貌看來,卻有不少店家是斯拉夫人。這也正是翠思堤多元文化的寫照。

 

第三天,7月24日,俄羅斯新聞網(RT)一早就對慕尼黑屠殺事件作了詳細的報導。同時也介紹發生在阿富汗的巨大爆炸案,已逾80人死亡。而在土耳其發生了流產的政變,導致埃爾多安發動大整肅,廣及八千多人,讓人觸目驚心!

 

此時,西歐的友人電話告訴我們,又有新的恐攻發生,連德國丶法國南部也不安全了,於是我們決定取消8月初包括史特拉斯堡、第戎和阿維濃,共十二天的旅行計劃。

 

第二天下午五時,我們在公車總站乘公車上山,越過義大利和斯洛維尼亞的國界,六點半抵達首都盧布佳那,省去了搭火車輾轉超過三小時的折騰。

 

斯洛維尼亞人十分親切丶有禮,而且積極、友善,儘可能把最好的美景介紹給外國客人。一到了這裡,一個200萬人的袖珍之國,我們才確定真正離開了西歐,離開了恐襲的陰影,也暫時走出了族群傾軋的紛擾。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