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周陽山》金廈同城化的德波經驗
2019-07-17 07:00:00
A+
A
A-

奥得河岸的法蘭克福,河右岸是波蘭。(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今年一月二日,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針對金門丶馬祖的「新四通」方案,也就是與大陸之間通水丶通電丶通氣和通橋。但旋即遭到民進黨政府的嚴詞峻拒!並指責「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將會消滅台灣主權和民主自由。同時,民進黨也藉此否定「九二共識丶一中各表」,還進一步要求國民黨放棄該黨的一貫立場,就此告別「一個中國」。迄今,國民黨並未隨之起舞!

 

從金門到廈門,只有短短的三十分鐘船程,我們卻看到了兩種兼容並蓄的政治丶經濟和社會體制,也看到金門丶廈門兩地都是同文同種的中華民族,和平共處丶平等相待,並不存在「誰消滅誰」丶「誰犧牲誰」的問題。

 

目前金廈之間的「生活共同圈」已逐漸形成,並朝「同城化」方向進一步發展。雖然金門建設目前遠遠落後於廈門,但金丶廈之間高度互補。從金門到廈門,就像是進城,看五花八門的大觀世界。而廈門人到金門,卻像是從大城回到鄉下來休息。但是金門的治安好丶物價又不高,提供了十分難得的休憩之所。

法蘭克福市中心廣埸。(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2014年2月13日,我乘火車從德國首都柏林前往東部奧德河畔的法蘭克福市(不是德國西部的「緬因河畔的法蘭克福」),約一小時後到達。然後走過德-波邊界的奧得河大橋,到達對岸波蘭的斯武比采(Slubice),親自來到一個特殊的「一城兩國」現場,親身了解一個和金門丶廈門類似的「兩岸同城化」的故事。

 

原來德丶波這兩側在二次大戰前本同屬一城,但二次大戰結束後,1945年德國與與波蘭重新劃定邊界,奧得河成為兩國的界河,東岸才改為隸屬於波蘭。我們在大橋上德東的這一側,還可以看到共黨時期東德設立的檢查哨遺跡。而在法蘭克福的城裡,也看到許多社會主義形式的建築和雕像,保留着東德時代深深的烙印。

 

兩德統一後,1991年後德國政府恢復設置「法蘭克福歐洲大學」(校名為European University Viadrina),該校原成立於1506年,後遷校至柏林,現在則是德國在地理位置上最東邊的大學,設有文化學院、法律學院和經濟學院。授與本科、碩士和博士學位。其中熱門學科有歐洲研究、歐洲文化遺産保護、德國與波蘭法律、中歐及東歐管理專業等。

 

該校目前有6600學生,校區跨越兩國,德丶波兩國的學生和外國學生都可自由跨境學習。由於河東岸波蘭一側的物價較低,我們在大橋上看到很多人開車丶步行或乘公車來往兩岸,十分熱鬧。而在波蘭這一側,還設有歐元兌換波幣的外滙交易所,清楚的告訴你,這裡已是異國!

 

我們趁天晴之際,來來回回走過奧得河大橋,觀賞明湄的河景和兩國不同的景觀。並再次回到德國這一側,在大學前的市集中吃到新鮮無比的現烤熟薰魚。兩三人一共吃了12條之多,實在美味無比。但後來再度拜訪此城時,魚攤卻不見了,真是斯人何在?不復尋!

 

法蘭克福與斯武比采的兩岸雙城記,清楚的告訴我們:只有捐棄戰爭丶與鄰為善,懷抱天下一家的理想,才能化干戈為玉帛,爭取互利共贏!

在德東與波蘭邊界的一帶一路火車鄭州專列。(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去年夏天,我們在奧得河的鐵路大橋上,看到一列遠從河南鄭州開來的一帶一路火車專列,這正是絲路精神的和平體現!但能否在金門丶廈門之間落實?還考驗著台灣政治人物的胸襟丶器識和智慧。

奥得河岸的法蘭克福,河右岸是波蘭。(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在金門厦門之間,有一群人,時相往來。十九年過去了,小三通成為一條大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順,彷彿回到1949年以前。--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今年一月二日,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了針對金門丶馬祖的「新四通」方案,也就是與大陸之間通水丶通電丶通氣和通橋。但旋即遭到民進黨政府的嚴詞峻拒!並指責「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將會消滅台灣主權和民主自由。同時,民進黨也藉此否定「九二共識丶一中各表」,還進一步要求國民黨放棄該黨的一貫立場,就此告別「一個中國」。迄今,國民黨並未隨之起舞!

 

從金門到廈門,只有短短的三十分鐘船程,我們卻看到了兩種兼容並蓄的政治丶經濟和社會體制,也看到金門丶廈門兩地都是同文同種的中華民族,和平共處丶平等相待,並不存在「誰消滅誰」丶「誰犧牲誰」的問題。

 

目前金廈之間的「生活共同圈」已逐漸形成,並朝「同城化」方向進一步發展。雖然金門建設目前遠遠落後於廈門,但金丶廈之間高度互補。從金門到廈門,就像是進城,看五花八門的大觀世界。而廈門人到金門,卻像是從大城回到鄉下來休息。但是金門的治安好丶物價又不高,提供了十分難得的休憩之所。

法蘭克福市中心廣埸。(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2014年2月13日,我乘火車從德國首都柏林前往東部奧德河畔的法蘭克福市(不是德國西部的「緬因河畔的法蘭克福」),約一小時後到達。然後走過德-波邊界的奧得河大橋,到達對岸波蘭的斯武比采(Slubice),親自來到一個特殊的「一城兩國」現場,親身了解一個和金門丶廈門類似的「兩岸同城化」的故事。

 

原來德丶波這兩側在二次大戰前本同屬一城,但二次大戰結束後,1945年德國與與波蘭重新劃定邊界,奧得河成為兩國的界河,東岸才改為隸屬於波蘭。我們在大橋上德東的這一側,還可以看到共黨時期東德設立的檢查哨遺跡。而在法蘭克福的城裡,也看到許多社會主義形式的建築和雕像,保留着東德時代深深的烙印。

 

兩德統一後,1991年後德國政府恢復設置「法蘭克福歐洲大學」(校名為European University Viadrina),該校原成立於1506年,後遷校至柏林,現在則是德國在地理位置上最東邊的大學,設有文化學院、法律學院和經濟學院。授與本科、碩士和博士學位。其中熱門學科有歐洲研究、歐洲文化遺産保護、德國與波蘭法律、中歐及東歐管理專業等。

 

該校目前有6600學生,校區跨越兩國,德丶波兩國的學生和外國學生都可自由跨境學習。由於河東岸波蘭一側的物價較低,我們在大橋上看到很多人開車丶步行或乘公車來往兩岸,十分熱鬧。而在波蘭這一側,還設有歐元兌換波幣的外滙交易所,清楚的告訴你,這裡已是異國!

 

我們趁天晴之際,來來回回走過奧得河大橋,觀賞明湄的河景和兩國不同的景觀。並再次回到德國這一側,在大學前的市集中吃到新鮮無比的現烤熟薰魚。兩三人一共吃了12條之多,實在美味無比。但後來再度拜訪此城時,魚攤卻不見了,真是斯人何在?不復尋!

 

法蘭克福與斯武比采的兩岸雙城記,清楚的告訴我們:只有捐棄戰爭丶與鄰為善,懷抱天下一家的理想,才能化干戈為玉帛,爭取互利共贏!

在德東與波蘭邊界的一帶一路火車鄭州專列。(圖/由作者周陽山提供)

去年夏天,我們在奧得河的鐵路大橋上,看到一列遠從河南鄭州開來的一帶一路火車專列,這正是絲路精神的和平體現!但能否在金門丶廈門之間落實?還考驗著台灣政治人物的胸襟丶器識和智慧。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