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李天鐸軍事論壇》死了一位年輕、優秀警察之後?
2019-07-11 12:07:00
A+
A
A-

因公殉職的鐵路警察李承翰。(翻攝自李承翰臉書)

 

作者/李天鐸

7月10日是因公殉職李承翰警員25歳生日。上週,2019年7月3日,首宗鐵路警察值勤被刺殺身亡、殉職案件,發生在由嘉義北上行進中的火車車廂內。

 

殉職當天還是24歲的李承翰,警校第一名畢業,執勤當時為一樁補票事,奮勇阻止兇手傷及無辜百姓,被刺殺身亡。

 

7月4日上午,這樣的新聞竟是由蔡英文,在拜廟的場合,以「總統」的身份來做第一時間發佈。當然啦接下來:李承翰警員因公殉職案,變成全國最重要的大新聞,交通部長林佳龍搶先要整合,內政部長徐國勇譴責暴力,要發電擊槍,警政署長陳家欽要發1900萬元從優撫恤金、入祀忠烈祠,行政院長蘇貞昌更豪氣的說,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這些發言,只有蔡英文在幕僚作業文稿中説到了重點:「增加公共運輸警力」。但不知她是否記得,鐵路警察局的成立是在民進黨陳水扁任內,當初編制需求員額是960名,被民進黨認為:浪費,完全無此需要。一刀砍下,核准編制300名不到。這就是典型民進黨心態,只要不出事,總覺得警察那麼多,消防人員閒閒沒事,軍人又不打仗,都成為他們眼中的米蟲。

 

「鐵路警察」對所有警察單位來說,原是個風險最小,工作最單純的地方,但是誰會想得到,蔡英文一句轉型正義,大刀砍年改,經濟不會做,搞得治安差,社會人心惶惶,問題愈來愈嚴重。憂鬱、失業、貧富、毒品、精神病患、燥鬱、重大車禍、群毆事件、詐騙電話,頻頻發生整個社會浮在水面上,像是到處都有綁著地雷的炸彈客。以至於為了一張補票,身藏兩把刀,一刀就結束了一位有著大好前程的警察生命。還毀滅了他們一家人:從小養他疼他的阿媽,父母親一生的寄托,全部毀了,有什麼錢換回得了珍貴的生命?

 

只要稍微真正關心過警察問題的人都知道,鐵路警察最嚴重的問題是「缺額」,員額從開始就缺到現在,從來沒有補足滿編過。例行的公事、要求、請託、文書報表、檢討,比起勤務更讓人透不了氣,不斷叠床架屋,只會一直往上增加,沒有人敢拒絕。除去正常警察工作任務,基層員警單位,額外增加多少非屬警察份內的工作?說它是「請託服務受氣業」,毫不為過,哪有什麼尊嚴可言?

 

別忘了,除此之外警察還有年度教育訓練,保防、政風、特勤、演習督考,這其中牽涉到長官的升遷、績效,除非你不想過好日子,但是對於基層員警來看,天啊!排班、巡邏、欠假、停休、補班,連勤教的時間都不夠了,誰會知道?看起來風光威嚴的波利士大人,私底下卻有連狗都比不上的辛苦,蔡政府真的欠現職及退休警消人員一個公道。

 

經國先生時代,我在七海內衞區工作,當時的丁振東隊長告訴我一句聽得懂卻不全然瞭解的話。他說,全國最危險的行業是警察,隨時隨地要面對突如其來,有著死亡、生命威脅的挑戰。那時候的我一直認為,只有軍人行業最危險。

 

他又告訴我,我們特勤工作,24小時保護國家元首安全,比較軍人警察壓力更大,不得有絲毫鬆懈,即便要犧性生命,也不得有一點猶豫,所有的基礎、概念來自於嚴格、紮實的教育訓練。從特勤角度加上當時聯合警衛,共事同執勤的經驗,我更能體會瞭解,基層員警和低階警官的無奈,但是誰能有這魄力擔當,來改變現狀?

 

警察和軍人一樣,是國家頼以維繫生存、保國安民的兩大支柱,當一個國家領袖,可以因為政治、政黨色彩不同,完全推翻承諾,把兩大支柱底盤抽空的時候,如何叫八萬現職員警和眷屬、子女,相信你會當他們靠山,誰還敢把未來交給一個,可以違背憲法,取消國家承諾的民進黨?

 

請拋棄政治效忠和低級的幼稚園思想,好好挑選真正暸解警察、軍人,有擔當、魄力、能力,能夠解決問題的官警來建構「國家警察」應有的尊嚴、榮譽。要有這樣有心、用心的人,才會真正的心痛。

 

死掉一位年輕、優秀的警察,我們的心痛和蔡英文是完全不同的,神明若真有知,就會知道,真正該庇佑的是誰。

 

作者簡介

李天鐸畢業於政治作戰學校外文系,歷任排長、連長及作戰官,後來擔任蔣經國總統特勤內衛工作,以及國家安全局駐法國代表。退伍後經常在各大媒體擔任評論員,針對國安、特勤及反恐議題提出看法。著有「青天白日下的秘密」、「青天白日下的軍魂」等書。

因公殉職的鐵路警察李承翰。(翻攝自李承翰臉書)

 

作者/李天鐸

7月10日是因公殉職李承翰警員25歳生日。上週,2019年7月3日,首宗鐵路警察值勤被刺殺身亡、殉職案件,發生在由嘉義北上行進中的火車車廂內。

 

殉職當天還是24歲的李承翰,警校第一名畢業,執勤當時為一樁補票事,奮勇阻止兇手傷及無辜百姓,被刺殺身亡。

 

7月4日上午,這樣的新聞竟是由蔡英文,在拜廟的場合,以「總統」的身份來做第一時間發佈。當然啦接下來:李承翰警員因公殉職案,變成全國最重要的大新聞,交通部長林佳龍搶先要整合,內政部長徐國勇譴責暴力,要發電擊槍,警政署長陳家欽要發1900萬元從優撫恤金、入祀忠烈祠,行政院長蘇貞昌更豪氣的說,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這些發言,只有蔡英文在幕僚作業文稿中説到了重點:「增加公共運輸警力」。但不知她是否記得,鐵路警察局的成立是在民進黨陳水扁任內,當初編制需求員額是960名,被民進黨認為:浪費,完全無此需要。一刀砍下,核准編制300名不到。這就是典型民進黨心態,只要不出事,總覺得警察那麼多,消防人員閒閒沒事,軍人又不打仗,都成為他們眼中的米蟲。

 

「鐵路警察」對所有警察單位來說,原是個風險最小,工作最單純的地方,但是誰會想得到,蔡英文一句轉型正義,大刀砍年改,經濟不會做,搞得治安差,社會人心惶惶,問題愈來愈嚴重。憂鬱、失業、貧富、毒品、精神病患、燥鬱、重大車禍、群毆事件、詐騙電話,頻頻發生整個社會浮在水面上,像是到處都有綁著地雷的炸彈客。以至於為了一張補票,身藏兩把刀,一刀就結束了一位有著大好前程的警察生命。還毀滅了他們一家人:從小養他疼他的阿媽,父母親一生的寄托,全部毀了,有什麼錢換回得了珍貴的生命?

 

只要稍微真正關心過警察問題的人都知道,鐵路警察最嚴重的問題是「缺額」,員額從開始就缺到現在,從來沒有補足滿編過。例行的公事、要求、請託、文書報表、檢討,比起勤務更讓人透不了氣,不斷叠床架屋,只會一直往上增加,沒有人敢拒絕。除去正常警察工作任務,基層員警單位,額外增加多少非屬警察份內的工作?說它是「請託服務受氣業」,毫不為過,哪有什麼尊嚴可言?

 

別忘了,除此之外警察還有年度教育訓練,保防、政風、特勤、演習督考,這其中牽涉到長官的升遷、績效,除非你不想過好日子,但是對於基層員警來看,天啊!排班、巡邏、欠假、停休、補班,連勤教的時間都不夠了,誰會知道?看起來風光威嚴的波利士大人,私底下卻有連狗都比不上的辛苦,蔡政府真的欠現職及退休警消人員一個公道。

 

經國先生時代,我在七海內衞區工作,當時的丁振東隊長告訴我一句聽得懂卻不全然瞭解的話。他說,全國最危險的行業是警察,隨時隨地要面對突如其來,有著死亡、生命威脅的挑戰。那時候的我一直認為,只有軍人行業最危險。

 

他又告訴我,我們特勤工作,24小時保護國家元首安全,比較軍人警察壓力更大,不得有絲毫鬆懈,即便要犧性生命,也不得有一點猶豫,所有的基礎、概念來自於嚴格、紮實的教育訓練。從特勤角度加上當時聯合警衛,共事同執勤的經驗,我更能體會瞭解,基層員警和低階警官的無奈,但是誰能有這魄力擔當,來改變現狀?

 

警察和軍人一樣,是國家頼以維繫生存、保國安民的兩大支柱,當一個國家領袖,可以因為政治、政黨色彩不同,完全推翻承諾,把兩大支柱底盤抽空的時候,如何叫八萬現職員警和眷屬、子女,相信你會當他們靠山,誰還敢把未來交給一個,可以違背憲法,取消國家承諾的民進黨?

 

請拋棄政治效忠和低級的幼稚園思想,好好挑選真正暸解警察、軍人,有擔當、魄力、能力,能夠解決問題的官警來建構「國家警察」應有的尊嚴、榮譽。要有這樣有心、用心的人,才會真正的心痛。

 

死掉一位年輕、優秀的警察,我們的心痛和蔡英文是完全不同的,神明若真有知,就會知道,真正該庇佑的是誰。

 

作者簡介

李天鐸畢業於政治作戰學校外文系,歷任排長、連長及作戰官,後來擔任蔣經國總統特勤內衛工作,以及國家安全局駐法國代表。退伍後經常在各大媒體擔任評論員,針對國安、特勤及反恐議題提出看法。著有「青天白日下的秘密」、「青天白日下的軍魂」等書。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