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民橫議》香港本是避秦地,緣何竟現逃亡潮!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毓民橫議》香港本是避秦地,緣何竟現逃亡潮!
2021-08-18 07:00:00
A+
A
A-

一百多年來,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從來都是中國人逃避惡政治,安身立命、生存發展的福地,然而去年香港居民的淨移出人口達89,200人,較上一年的淨移出49,900人,多出近八成,且多是舉家離開。專家估計當中有部分人是對《港區國安法》感到憂慮而離開,有著「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的無奈。(圖/取自網路)

 

作者/黃毓民

 

一、

 

儘管疫情未歇,但香港國際機場個別航空公司的櫃位大排長龍(如英航),絕大部份是將婦挈雛,一家大小的「移出人口」。

 

政府統計處八月十二日公布,本年年中的香港人口臨時數字為7,394,700人,較去年同期減少87,100人,跌幅為1.2%。其中人口移出方面,撇除單程證持有人移入,其他香港居民的淨移出人口達89,200人,較去年的淨移出49,900人,多出近八成。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翌(十三)日在電台節目指出,根據過往十年的數字,未見過有如此大的差距,可能會令香港社會結構呈現青黃不接情況,期望政府正視相關問題。

 

由於移民需時準備,他預計今年下半年至明年,才是離港人數的高峰。葉兆輝認為,與一九九七年前比較,當時有人離開是擔心會失去出入境自由,希望待環境較安定後再回來;但今次情況較多是舉家離開,他估計當中有部分人是對《港區國安法》感到憂慮而離開,亦有人希望有更好的工作、住屋環境或生活質素。

 

一百多年來,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從來都是中國人逃避惡政治,安身立命、生存發展的福地,如今中國惡政治在此間張牙舞爪,正是「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稍有經濟能力者莫不紛紛逃命。

 

二、

 

香港本是避秦地,緣何竟現逃亡潮!

 

「黨國體制,極權統治」大軍壓境,全方位的政治整肅於去(二〇二〇)年七月一日揭開序幕。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其時頗有《港區國安法》是懸在頭上一把刀的戒慎恐懼,但沒有想到的是:惡法並非只是發揮震懾的作用,而是手起刀落,刀刀見血。

 

香港人從未經歷過的赤色恐怖、文革2.0 、政治清算,天天上演不同的劇目。泛民主派、本土派不論溫和或激進,頭面人物不是被投入政治黑牢,便是亡命海外;由「國安委」主導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更會藉着未來的三項「選舉」進行政治大清洗。

 

寧左勿右,豈只「宜將餘勇追窮寇」,直情是窮追猛打,趕盡殺絕,必須「徹底收拾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蠱惑青年反中亂港、分裂國家」的反對派組織。於是中共黨媒一聲令下,說要剷除「教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這個「毒瘤」,特區政府教育局局長隨即宣布與「教協」割蓆,中止交流、合作。一個有四十八年歷史、九萬多名會員的單一行業(教師)最大工會,懍於暴政被迫解散。

 

「教協」自我「剷除」之後,就輪到其他被視為反對派的組織、工會、及專業團體。

 

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八月十五日發表聲明宣布解散。於二〇〇二年九月成立的「民陣」,不是單一的政治團體,而是一個由泛民主派的民間團體組成的平台;二〇〇三年開始主辦每年七月一日大型的遊行。早於今年三月初,已有消息指港共政權正在調查「民陣」是否違反《港區國安法》,短時間內有可能會被取締,引發多個政治團體包括公民黨、民協等陸續退出,而警方亦於四月去信「民陣」,指其違反《社團條例》,要求提交資料。

 

「民陣」宣布解散後,北京國務院港澳辦隨即發表聲明,指「民陣」窮途末路,匆匆宣布解散,還想逃脫法律追責,是痴心妄想⋯⋯。必須依法追究、嚴懲不貸。香港中聯辦的發言人更是殺氣騰騰疾言厲色:「『民陣』是以『反中亂港』為己任的非法組織,多年來肆意挑戰法治底線,引起香港社會各界強烈義憤,垮台是人心所盼、咎由自取」。「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和警方依法辦事,對『民陣』違法行為追究到底,果斷執法,強調任何組織堅持反中亂港立場,絕沒有出路」。

 

港共政權行政會議成員、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鸚武學舌,指「民陣」一直是反政府平台,當中的成員也是反政府反中央組織,看上去好像很鬆散的組織,但背後有很多外國勢力引入,他更形容「民陣」是「反中亂港」的「龍頭大哥」。我和葉國謙在立法會共事八年,從未聽過他這樣「定性」這個每年只是負責向警方申請「七一」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的「鬆散組織」。不過,給奴才當奴才的,當然沒有不落井下石的自由!

 

真正的民主派「龍頭大哥」是民主黨,但此刻已是奄奄一息。

 

「教協」、「支聯會」是民主黨的票倉、樁腳,相繼倒下,民主黨兩位前主席何俊仁、胡志偉及幾位核心成員,因去年參與民主派初選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覊押獄中,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副主席李永達亦已先後離港求庇。形勢比人強,這個主導香港民主運動三十年的政黨,由服膺「民主回歸」,相信《基本法》到捍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九死不悔;又怎會想到今天淪落到這個苟延殘喘的地步!

 

香港所有非共專業團體,包括律師、社工、醫護、記者都是當權者的目標。不少親共政客,已經開始點名民主派工會聯盟組織「職工盟」、「大律師公會」、「記者協會」⋯⋯。

 

香港《癲狗日報》主編梁錦祥一篇題為《HONG KONG EXODUS:醫管局醫生爆發離職移民潮》文章說:「國際城市人口流動性當然高,但性質應是人才薈萃,吸引大量優秀專業人士,而非自己培養出來的精英不斷流失。政府發言人不敢面對的真相是:一)年輕人近期申請海外留學是為移民鋪路,畢業後不會回流香港;二)中產專業人士如醫護、教師等有較優厚條件移民,過去一段時間『移出』」人口,他們應佔很高比例。他們離開,沒有同級人才補缺,有關行業的專業水平將會急劇下降。⋯來勢洶洶的政治大清算,矛頭直指本港數個重要專業,包括記者、教師、醫護、律師、社工等。文革的歷史,他們怎會茫然不知。要保留一點人的尊嚴,『避秦』之外,還有甚麼選擇?」真是切中肯綮之論。

 

後記:

 

勿謂言之不豫。

 

整理舊剪報(上載電腦資料庫)時,翻看三十二年前自資出版的《神州巨變與台灣風雲》文集,有這麼一段文字:

 

「八二至八四年中共與英國就香港前途進行談判,由於懸而未決,香港陰霾密佈,人心惶惶。中英雙方簽署聯合聲明之後,香港雖然要於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社會主義祖國』懷抱,但過渡期的現狀有了一紙國際條約保證,香港人可以爭一時也爭千秋,各自盤算,歷史見證人也好,民族逃兵也好,總算有了一個時間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大局底定,香港繼續安定繁榮,政治、經濟有了差強人意的發展,雖然走上最後一程,但很多人希望九七不是一個休止符而是一個新的起點。於是人人放眼大陸,建立互相依存的關係,特別是經濟,中港兩地開始緊密合作,中共對香港這一隻會生金蛋的鵝,在政治上絕不退讓,經濟上的盡量表現謙抑。相安無事,務實的香港人逐漸對香港前途產生浪漫的樂觀,尤其是那些無法做民族逃兵的人。亢奮始終維持不久。隨着基本法的制定,港人重生信心危機。但《基本法》基本無法,與大陸的無法無天相呼應。⋯⋯正如很多香港人一樣,區區早在中英談判期間就表示對香港前景不樂觀,血洗天安門之後,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只有白癡才相信。」

 

「五十年不變」未及一半,香港已經換了人間,人人爭相逃命。東眺台灣,朝野兩黨在面對中共此一「大敵」,不是死抱美國大腿,「抗中」到底,便是猥自枉屈,乞求和平。

 

美國在阿富汗二十年,到最後不是從容離場而是倉皇撤退,重演四十六年前西貢陷落一幕,騰笑國際。「勢傾則絕,利窮則散」,國際政治祇講利害,没有是非。台灣朝野如讀史,當知蔣氏父子當年被美國多次棄如敝屣仍然堅決反共保台,海上長城得以屹立不倒。民進黨政府就算不會感恩,亦允宜「使真理事實,雖出之讎敵,不可廢也」;如今台海風高浪高,肆應變局應要識得「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中共竊據中國七十二年,所謂「去中國」應是「去中共」,但中共「去」後,還「去」不「去」中國?如答「是」,那麼為什麼「制憲建國」還要揣摩美國主子意旨?

 

至於台灣自許為「中國人」者,頗有一些人是與大陸民族主義者同一「意底牢結」:「西方民主衰落」、「美國遏制中國」、「美國霸權衰落」⋯⋯。殊不知中共所代表的中國,集人類史上惡政治之大成,「民主衰落」祇會造就中共極權千秋萬世!

 

在台灣搞政治的,不但缺乏崇高踏實的意識形態,亦從來沒有以蒼生為念,抑且目光如豆,念茲在茲的都是個人利害得失,一到選舉,人性最惡劣的一面暴露無遺!

 

遭殃的是人民。盱衡兩岸三地亂局,令人扼腕!

 

作者簡介

黃毓民,1951年出生於香港。以新聞傳播及新聞教育工作為終身志業,歷任報社採訪主任、編輯、主筆、社長及各大報社專欄作者;八十年代初曾任《美洲中國時報》港聞版編輯;九十年代中創辦《癲狗日報》、《癲狗周刊》及《癲狗馬經》。八十年代中曾任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教授兼系主任。九十年代末,投身資訊科技領域,建立互聯網內容供應平台Hong Kong Cyber,二千年在創業版上市。

黃毓民亦是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歷任各大電台、電視台節目主持人,以評論尖銳、敢言著稱,深受歡迎。

二〇〇六年開始從政,是「社會民主連線」創黨主席,曾任兩屆立法會議員,八年議會生涯,堅持「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的政治理念,不畏權貴,批判中共及港共政權,政治抗爭形象深入人心。

二〇一七年四月宣告退出政壇,回歸文化傳訊及教育工作,現任普羅政治學苑主席、網台MyRadio創辦人及《癲狗日報》電子版社長。

 

一百多年來,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從來都是中國人逃避惡政治,安身立命、生存發展的福地,然而去年香港居民的淨移出人口達89,200人,較上一年的淨移出49,900人,多出近八成,且多是舉家離開。專家估計當中有部分人是對《港區國安法》感到憂慮而離開,有著「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的無奈。(圖/取自網路)

 

作者/黃毓民

 

一、

 

儘管疫情未歇,但香港國際機場個別航空公司的櫃位大排長龍(如英航),絕大部份是將婦挈雛,一家大小的「移出人口」。

 

政府統計處八月十二日公布,本年年中的香港人口臨時數字為7,394,700人,較去年同期減少87,100人,跌幅為1.2%。其中人口移出方面,撇除單程證持有人移入,其他香港居民的淨移出人口達89,200人,較去年的淨移出49,900人,多出近八成。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翌(十三)日在電台節目指出,根據過往十年的數字,未見過有如此大的差距,可能會令香港社會結構呈現青黃不接情況,期望政府正視相關問題。

 

由於移民需時準備,他預計今年下半年至明年,才是離港人數的高峰。葉兆輝認為,與一九九七年前比較,當時有人離開是擔心會失去出入境自由,希望待環境較安定後再回來;但今次情況較多是舉家離開,他估計當中有部分人是對《港區國安法》感到憂慮而離開,亦有人希望有更好的工作、住屋環境或生活質素。

 

一百多年來,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從來都是中國人逃避惡政治,安身立命、生存發展的福地,如今中國惡政治在此間張牙舞爪,正是「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稍有經濟能力者莫不紛紛逃命。

 

二、

 

香港本是避秦地,緣何竟現逃亡潮!

 

「黨國體制,極權統治」大軍壓境,全方位的政治整肅於去(二〇二〇)年七月一日揭開序幕。民主派及其支持者,其時頗有《港區國安法》是懸在頭上一把刀的戒慎恐懼,但沒有想到的是:惡法並非只是發揮震懾的作用,而是手起刀落,刀刀見血。

 

香港人從未經歷過的赤色恐怖、文革2.0 、政治清算,天天上演不同的劇目。泛民主派、本土派不論溫和或激進,頭面人物不是被投入政治黑牢,便是亡命海外;由「國安委」主導的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更會藉着未來的三項「選舉」進行政治大清洗。

 

寧左勿右,豈只「宜將餘勇追窮寇」,直情是窮追猛打,趕盡殺絕,必須「徹底收拾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蠱惑青年反中亂港、分裂國家」的反對派組織。於是中共黨媒一聲令下,說要剷除「教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這個「毒瘤」,特區政府教育局局長隨即宣布與「教協」割蓆,中止交流、合作。一個有四十八年歷史、九萬多名會員的單一行業(教師)最大工會,懍於暴政被迫解散。

 

「教協」自我「剷除」之後,就輪到其他被視為反對派的組織、工會、及專業團體。

 

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八月十五日發表聲明宣布解散。於二〇〇二年九月成立的「民陣」,不是單一的政治團體,而是一個由泛民主派的民間團體組成的平台;二〇〇三年開始主辦每年七月一日大型的遊行。早於今年三月初,已有消息指港共政權正在調查「民陣」是否違反《港區國安法》,短時間內有可能會被取締,引發多個政治團體包括公民黨、民協等陸續退出,而警方亦於四月去信「民陣」,指其違反《社團條例》,要求提交資料。

 

「民陣」宣布解散後,北京國務院港澳辦隨即發表聲明,指「民陣」窮途末路,匆匆宣布解散,還想逃脫法律追責,是痴心妄想⋯⋯。必須依法追究、嚴懲不貸。香港中聯辦的發言人更是殺氣騰騰疾言厲色:「『民陣』是以『反中亂港』為己任的非法組織,多年來肆意挑戰法治底線,引起香港社會各界強烈義憤,垮台是人心所盼、咎由自取」。「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和警方依法辦事,對『民陣』違法行為追究到底,果斷執法,強調任何組織堅持反中亂港立場,絕沒有出路」。

 

港共政權行政會議成員、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鸚武學舌,指「民陣」一直是反政府平台,當中的成員也是反政府反中央組織,看上去好像很鬆散的組織,但背後有很多外國勢力引入,他更形容「民陣」是「反中亂港」的「龍頭大哥」。我和葉國謙在立法會共事八年,從未聽過他這樣「定性」這個每年只是負責向警方申請「七一」遊行「不反對通知書」的「鬆散組織」。不過,給奴才當奴才的,當然沒有不落井下石的自由!

 

真正的民主派「龍頭大哥」是民主黨,但此刻已是奄奄一息。

 

「教協」、「支聯會」是民主黨的票倉、樁腳,相繼倒下,民主黨兩位前主席何俊仁、胡志偉及幾位核心成員,因去年參與民主派初選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覊押獄中,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副主席李永達亦已先後離港求庇。形勢比人強,這個主導香港民主運動三十年的政黨,由服膺「民主回歸」,相信《基本法》到捍衞「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九死不悔;又怎會想到今天淪落到這個苟延殘喘的地步!

 

香港所有非共專業團體,包括律師、社工、醫護、記者都是當權者的目標。不少親共政客,已經開始點名民主派工會聯盟組織「職工盟」、「大律師公會」、「記者協會」⋯⋯。

 

香港《癲狗日報》主編梁錦祥一篇題為《HONG KONG EXODUS:醫管局醫生爆發離職移民潮》文章說:「國際城市人口流動性當然高,但性質應是人才薈萃,吸引大量優秀專業人士,而非自己培養出來的精英不斷流失。政府發言人不敢面對的真相是:一)年輕人近期申請海外留學是為移民鋪路,畢業後不會回流香港;二)中產專業人士如醫護、教師等有較優厚條件移民,過去一段時間『移出』」人口,他們應佔很高比例。他們離開,沒有同級人才補缺,有關行業的專業水平將會急劇下降。⋯來勢洶洶的政治大清算,矛頭直指本港數個重要專業,包括記者、教師、醫護、律師、社工等。文革的歷史,他們怎會茫然不知。要保留一點人的尊嚴,『避秦』之外,還有甚麼選擇?」真是切中肯綮之論。

 

後記:

 

勿謂言之不豫。

 

整理舊剪報(上載電腦資料庫)時,翻看三十二年前自資出版的《神州巨變與台灣風雲》文集,有這麼一段文字:

 

「八二至八四年中共與英國就香港前途進行談判,由於懸而未決,香港陰霾密佈,人心惶惶。中英雙方簽署聯合聲明之後,香港雖然要於九七年七月一日回歸『社會主義祖國』懷抱,但過渡期的現狀有了一紙國際條約保證,香港人可以爭一時也爭千秋,各自盤算,歷史見證人也好,民族逃兵也好,總算有了一個時間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大局底定,香港繼續安定繁榮,政治、經濟有了差強人意的發展,雖然走上最後一程,但很多人希望九七不是一個休止符而是一個新的起點。於是人人放眼大陸,建立互相依存的關係,特別是經濟,中港兩地開始緊密合作,中共對香港這一隻會生金蛋的鵝,在政治上絕不退讓,經濟上的盡量表現謙抑。相安無事,務實的香港人逐漸對香港前途產生浪漫的樂觀,尤其是那些無法做民族逃兵的人。亢奮始終維持不久。隨着基本法的制定,港人重生信心危機。但《基本法》基本無法,與大陸的無法無天相呼應。⋯⋯正如很多香港人一樣,區區早在中英談判期間就表示對香港前景不樂觀,血洗天安門之後,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只有白癡才相信。」

 

「五十年不變」未及一半,香港已經換了人間,人人爭相逃命。東眺台灣,朝野兩黨在面對中共此一「大敵」,不是死抱美國大腿,「抗中」到底,便是猥自枉屈,乞求和平。

 

美國在阿富汗二十年,到最後不是從容離場而是倉皇撤退,重演四十六年前西貢陷落一幕,騰笑國際。「勢傾則絕,利窮則散」,國際政治祇講利害,没有是非。台灣朝野如讀史,當知蔣氏父子當年被美國多次棄如敝屣仍然堅決反共保台,海上長城得以屹立不倒。民進黨政府就算不會感恩,亦允宜「使真理事實,雖出之讎敵,不可廢也」;如今台海風高浪高,肆應變局應要識得「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中共竊據中國七十二年,所謂「去中國」應是「去中共」,但中共「去」後,還「去」不「去」中國?如答「是」,那麼為什麼「制憲建國」還要揣摩美國主子意旨?

 

至於台灣自許為「中國人」者,頗有一些人是與大陸民族主義者同一「意底牢結」:「西方民主衰落」、「美國遏制中國」、「美國霸權衰落」⋯⋯。殊不知中共所代表的中國,集人類史上惡政治之大成,「民主衰落」祇會造就中共極權千秋萬世!

 

在台灣搞政治的,不但缺乏崇高踏實的意識形態,亦從來沒有以蒼生為念,抑且目光如豆,念茲在茲的都是個人利害得失,一到選舉,人性最惡劣的一面暴露無遺!

 

遭殃的是人民。盱衡兩岸三地亂局,令人扼腕!

 

作者簡介

黃毓民,1951年出生於香港。以新聞傳播及新聞教育工作為終身志業,歷任報社採訪主任、編輯、主筆、社長及各大報社專欄作者;八十年代初曾任《美洲中國時報》港聞版編輯;九十年代中創辦《癲狗日報》、《癲狗周刊》及《癲狗馬經》。八十年代中曾任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教授兼系主任。九十年代末,投身資訊科技領域,建立互聯網內容供應平台Hong Kong Cyber,二千年在創業版上市。

黃毓民亦是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歷任各大電台、電視台節目主持人,以評論尖銳、敢言著稱,深受歡迎。

二〇〇六年開始從政,是「社會民主連線」創黨主席,曾任兩屆立法會議員,八年議會生涯,堅持「沒有抗爭,哪有改變」的政治理念,不畏權貴,批判中共及港共政權,政治抗爭形象深入人心。

二〇一七年四月宣告退出政壇,回歸文化傳訊及教育工作,現任普羅政治學苑主席、網台MyRadio創辦人及《癲狗日報》電子版社長。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