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陳啟禮對我真的是「用心良苦」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我有話說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陳啟禮對我真的是「用心良苦」
2021-01-21 07:00:00
A+
A
A-

深怕我會被黑道兄弟利用或陷害,他交代我要多研讀法律文章。(圖片取自網路)

 

陳啟禮對我真的是「用心良苦」

 

作者/董念台

 

我從鴨霸子陳啟禮因江南案入獄,即忠心耿耿的「玩命」追隨。除了安排每星期固定的監獄特別面會,還與「有力人士」交涉。

 

其中我玩命的「對象」,都是當時國民黨的大官員。最讓我緊張的一樁是,恐嚇總統辦公室主任蘇至誠——若不重視我陳情的案件,我將散發其與李總統同性戀傳單(當然是我虛構的)。亦曾因向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陳情,最後竟然與其辦公室的重要隨扈結為好友。最讓我喜歡的是當時國民黨祕書長宋楚瑜,發現他還有幾分義氣。在當年的瘋狂行為中,讓我學到了「民主法治」的重要!

 

也因為我的玩命對抗,有專人去拜託在龜山監獄服刑的陳啟禮,請他要我暫時停止抗爭活動!我的義氣付出,甚是讓鴨霸子疼惜我,以致亦曾因我吃了黑道兄弟的暗虧,惹得他動怒:「任何人敢動董念台,竹聯幫全部挺到底!」

 

按理來說,鴨霸子陳啟禮應該會邀我加入竹聯幫,或是指定一個火力強大的堂主暗挺我。然而,陳啟禮甚是細心,他視我為「知友」,可以與他平起平坐,這種特殊的禮遇,等於間接提昇了我的社會份量!

 

雖然陳啟禮從不介紹任何竹聯兄弟讓我認識,但卻要求我定要與白狼張安樂結為好友。果然,經這二十多年「與狼相交」,才深深感受到白狼張安樂,確實是台灣少見俠義心腸的好人。

 

可能陳啟禮早已看出,我是個「愛管閒事」的怪咖,深怕我會被黑道兄弟利用或陷害,即交代我要多研讀相關的法律文章。並囑咐我,若是遭黑道雜碎惡害,一律依法提告,否則會被黑道吃到「死死的」,永遠被踩到腳底下,任由黑道兄弟戲耍!

 

而今,鴨霸子陳啟禮往生好多年,他永遠不會知道,當年其所擔心的董念台,現已是當今黑社會「怪獸」,除了自創黑白雙殺之絕世武功外,亦能保護自己,在黑白兩道遊耍自如了!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最後,我要以我的江湖經驗傳授大家:表面好聽的話,多半是會有「詐心」的,只有觀察一個人的「心術」正不正,方是上上之策啊!

深怕我會被黑道兄弟利用或陷害,他交代我要多研讀法律文章。(圖片取自網路)

 

陳啟禮對我真的是「用心良苦」

 

作者/董念台

 

我從鴨霸子陳啟禮因江南案入獄,即忠心耿耿的「玩命」追隨。除了安排每星期固定的監獄特別面會,還與「有力人士」交涉。

 

其中我玩命的「對象」,都是當時國民黨的大官員。最讓我緊張的一樁是,恐嚇總統辦公室主任蘇至誠——若不重視我陳情的案件,我將散發其與李總統同性戀傳單(當然是我虛構的)。亦曾因向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陳情,最後竟然與其辦公室的重要隨扈結為好友。最讓我喜歡的是當時國民黨祕書長宋楚瑜,發現他還有幾分義氣。在當年的瘋狂行為中,讓我學到了「民主法治」的重要!

 

也因為我的玩命對抗,有專人去拜託在龜山監獄服刑的陳啟禮,請他要我暫時停止抗爭活動!我的義氣付出,甚是讓鴨霸子疼惜我,以致亦曾因我吃了黑道兄弟的暗虧,惹得他動怒:「任何人敢動董念台,竹聯幫全部挺到底!」

 

按理來說,鴨霸子陳啟禮應該會邀我加入竹聯幫,或是指定一個火力強大的堂主暗挺我。然而,陳啟禮甚是細心,他視我為「知友」,可以與他平起平坐,這種特殊的禮遇,等於間接提昇了我的社會份量!

 

雖然陳啟禮從不介紹任何竹聯兄弟讓我認識,但卻要求我定要與白狼張安樂結為好友。果然,經這二十多年「與狼相交」,才深深感受到白狼張安樂,確實是台灣少見俠義心腸的好人。

 

可能陳啟禮早已看出,我是個「愛管閒事」的怪咖,深怕我會被黑道兄弟利用或陷害,即交代我要多研讀相關的法律文章。並囑咐我,若是遭黑道雜碎惡害,一律依法提告,否則會被黑道吃到「死死的」,永遠被踩到腳底下,任由黑道兄弟戲耍!

 

而今,鴨霸子陳啟禮往生好多年,他永遠不會知道,當年其所擔心的董念台,現已是當今黑社會「怪獸」,除了自創黑白雙殺之絕世武功外,亦能保護自己,在黑白兩道遊耍自如了!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最後,我要以我的江湖經驗傳授大家:表面好聽的話,多半是會有「詐心」的,只有觀察一個人的「心術」正不正,方是上上之策啊!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