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關中天雖不比斷頭台 ,民進黨下場恐也不如雅各賓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關中天雖不比斷頭台 ,民進黨下場恐也不如雅各賓
2020-10-27 07:00:00
A+
A
A-

以民主之名反民主,以自由之名反自由,自法國大革命以來,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要當心外部隱患會帶來什麼結局。(圖片取自網路)

 

關中天雖不比斷頭台, 民進黨下場恐也不如雅各賓

 

作者/張陌

 

對於蔡英文以及她的黨羽,「言論自由」早就不是他們心目中的崇高信仰,而是她的國家能否撐持下去的障礙。對整個民進黨的團伙言,其最真實的信仰只有一個,就是台灣獨立。顯而易見,這個信仰的內核與民主絲毫無涉,而是他們泡製了數十年,終於孵化出來的國族主義。

 

「中天」所以竟到了有一天要走上一座即將取其首級的斷頭台,就在於它宣揚的是民進黨不想聽聞的、甚而是痛恨的,另一個與台灣國族主義對抗的國族主義,亦即中國國族主義。

 

以民主之名反民主,以自由之名反自由,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羅蘭夫人的那句震古鑠今的名言「自由啊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就是對這一充滿悲劇與矛盾的歷史弔詭,所鑄出的句子。

 

將她送上斷頭台的羅伯斯庇爾,在大革命期間還被稱頌為「不可腐蝕者」,這麼一個對於自由與民主的信仰可說到了純摯無瑕地步的人,卻逆變為一個推行雅各賓專政以及恐怖統治的屠夫,其內在的動力,可以說就是他心目中的那個不能被侵犯的、剛剛新誕生出來的法國「共同體」。

 

他所下令施行的《政治嫌疑犯條例》賜予他任意逮捕反對派與嫌疑犯的權力,所有他懷疑的反革命分子,都可以在這一紙在他心中已經神聖化的法下,被割下頭顱。羅蘭夫人與她所屬的吉倫特派,都成了這位獨裁者的刀下冤魂。

 

回溯到此處,讓人立即想起蔡英文的《反滲透法》,與羅伯斯庇爾相同,這也是她意欲保存她心目中的「共同體」的手段!羅伯斯庇爾要對付他的反對者與外國聯合起來的「反法同盟」的軍事入侵,蔡英文也勢必一再感到,外敵的入侵已經近在咫尺,她必須將內部形塑為一個高壓的,不能有反對雜音的整體。

 

在一個更為崇高、更加企慕的意旨與欲念之下,那些抽象的價值都只是可以暫時權變的工具,民主微不足道、自由更是危險。羅伯斯庇爾成為了比他的山嶽派所處死的路易十六更為殘暴的暴君,路易十六與他相較,反倒顯得是一個願意改革、博采周諮的仁君。

 

促使羅伯斯庇爾成為他自己所反對的人,就是因為他將那個新的法國《共同體》當成是一個不能搖撼的、先驗的存在,這個共同體已是一個被宗教化的、不容褻瀆的實體,那是如同盧梭這位啟蒙者所曾經勾勒出來的,一個由法國人民的整體公意所熔鑄而成的永恆國度,所有橫亙在它之前的障礙都必須被清洗。

 

蔡英文與她的政府如今對付「中天」,與二百多年前位在巴黎的那一個恐怖集團的心境,幾無二致,只不過還沒到達讓數萬人頭落地那般極端的地步罷了。民進黨並不是第一次關台,但這次卻與十五年前陳水扁要關閉TVBS-N大不相同。

 

陳水扁當年要關閉TVBS-N,純粹是為了擔憂他的貪墨與腐敗被揭穿,他固然亦有台獨的追求,但那個追求更多地像是他的權位的外部拼貼,是為了他終於步入了可以用一個統治者的位置去無止境地搜刮錢財的歡騰,所必須在外圍裝飾的掩人耳目的偽裝。

 

但對於蔡英文而言,台灣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卻已然是個先驗的存在,是不能降格以求、不能蒙上一絲陰影的發光體。她甚至已在試圖火中取栗,藉由陡然出現的契機─—美中步入歷史性的對抗,她似乎斷定,歷史已經打開了一扇窗,台獨終於有了一搏的空間,因此她說出了那句無法解密的語言:「決心踏出關鍵一步」。

 

對於有著如此信念與熱情的蔡英文而言,讓一家令她煩悶的電視台關閉,從此於人間消失,根本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件,這與讓數萬人頭落地的恐怖統治相比,不過是波瀾不驚的一碟小菜,是未來新專政之下的某種日常。

 

就跟羅伯斯庇爾與雅各賓一樣,蔡英文與民進黨也走到了他們自己的反面。不過,與雅各賓不一樣的是,民進黨有極高的概率,無法如雅各賓擊退反法同盟那樣,擋下已經崛起的中國。

 

跡象十分清晰,蔡英文及其黨人的隱患在於外部而非內部,不會有一場熱月政變將她拿下,但她的神聖島國卻可能連荷馬筆下的特洛伊都不如,縱然她可以動員廿餘萬的後備軍人加入戰鬥,但最終的淪陷,只是現今還不想承認的結局!

以民主之名反民主,以自由之名反自由,自法國大革命以來,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要當心外部隱患會帶來什麼結局。(圖片取自網路)

 

關中天雖不比斷頭台, 民進黨下場恐也不如雅各賓

 

作者/張陌

 

對於蔡英文以及她的黨羽,「言論自由」早就不是他們心目中的崇高信仰,而是她的國家能否撐持下去的障礙。對整個民進黨的團伙言,其最真實的信仰只有一個,就是台灣獨立。顯而易見,這個信仰的內核與民主絲毫無涉,而是他們泡製了數十年,終於孵化出來的國族主義。

 

「中天」所以竟到了有一天要走上一座即將取其首級的斷頭台,就在於它宣揚的是民進黨不想聽聞的、甚而是痛恨的,另一個與台灣國族主義對抗的國族主義,亦即中國國族主義。

 

以民主之名反民主,以自由之名反自由,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羅蘭夫人的那句震古鑠今的名言「自由啊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就是對這一充滿悲劇與矛盾的歷史弔詭,所鑄出的句子。

 

將她送上斷頭台的羅伯斯庇爾,在大革命期間還被稱頌為「不可腐蝕者」,這麼一個對於自由與民主的信仰可說到了純摯無瑕地步的人,卻逆變為一個推行雅各賓專政以及恐怖統治的屠夫,其內在的動力,可以說就是他心目中的那個不能被侵犯的、剛剛新誕生出來的法國「共同體」。

 

他所下令施行的《政治嫌疑犯條例》賜予他任意逮捕反對派與嫌疑犯的權力,所有他懷疑的反革命分子,都可以在這一紙在他心中已經神聖化的法下,被割下頭顱。羅蘭夫人與她所屬的吉倫特派,都成了這位獨裁者的刀下冤魂。

 

回溯到此處,讓人立即想起蔡英文的《反滲透法》,與羅伯斯庇爾相同,這也是她意欲保存她心目中的「共同體」的手段!羅伯斯庇爾要對付他的反對者與外國聯合起來的「反法同盟」的軍事入侵,蔡英文也勢必一再感到,外敵的入侵已經近在咫尺,她必須將內部形塑為一個高壓的,不能有反對雜音的整體。

 

在一個更為崇高、更加企慕的意旨與欲念之下,那些抽象的價值都只是可以暫時權變的工具,民主微不足道、自由更是危險。羅伯斯庇爾成為了比他的山嶽派所處死的路易十六更為殘暴的暴君,路易十六與他相較,反倒顯得是一個願意改革、博采周諮的仁君。

 

促使羅伯斯庇爾成為他自己所反對的人,就是因為他將那個新的法國《共同體》當成是一個不能搖撼的、先驗的存在,這個共同體已是一個被宗教化的、不容褻瀆的實體,那是如同盧梭這位啟蒙者所曾經勾勒出來的,一個由法國人民的整體公意所熔鑄而成的永恆國度,所有橫亙在它之前的障礙都必須被清洗。

 

蔡英文與她的政府如今對付「中天」,與二百多年前位在巴黎的那一個恐怖集團的心境,幾無二致,只不過還沒到達讓數萬人頭落地那般極端的地步罷了。民進黨並不是第一次關台,但這次卻與十五年前陳水扁要關閉TVBS-N大不相同。

 

陳水扁當年要關閉TVBS-N,純粹是為了擔憂他的貪墨與腐敗被揭穿,他固然亦有台獨的追求,但那個追求更多地像是他的權位的外部拼貼,是為了他終於步入了可以用一個統治者的位置去無止境地搜刮錢財的歡騰,所必須在外圍裝飾的掩人耳目的偽裝。

 

但對於蔡英文而言,台灣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卻已然是個先驗的存在,是不能降格以求、不能蒙上一絲陰影的發光體。她甚至已在試圖火中取栗,藉由陡然出現的契機─—美中步入歷史性的對抗,她似乎斷定,歷史已經打開了一扇窗,台獨終於有了一搏的空間,因此她說出了那句無法解密的語言:「決心踏出關鍵一步」。

 

對於有著如此信念與熱情的蔡英文而言,讓一家令她煩悶的電視台關閉,從此於人間消失,根本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件,這與讓數萬人頭落地的恐怖統治相比,不過是波瀾不驚的一碟小菜,是未來新專政之下的某種日常。

 

就跟羅伯斯庇爾與雅各賓一樣,蔡英文與民進黨也走到了他們自己的反面。不過,與雅各賓不一樣的是,民進黨有極高的概率,無法如雅各賓擊退反法同盟那樣,擋下已經崛起的中國。

 

跡象十分清晰,蔡英文及其黨人的隱患在於外部而非內部,不會有一場熱月政變將她拿下,但她的神聖島國卻可能連荷馬筆下的特洛伊都不如,縱然她可以動員廿餘萬的後備軍人加入戰鬥,但最終的淪陷,只是現今還不想承認的結局!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