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東南亞》泰國示威愈演愈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泰國示威愈演愈烈
2020-08-24 15:00:00
A+
A
A-

 

近來的示威抗議卻是由基層發起,在沒有領軍人物的情況下挑戰政府,甚至是打破長期社會禁忌質疑君主權力,讓當權派措手不及。(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梁東屏

 

泰國首都曼谷五世皇大道民主紀念碑前及周邊八月十六日再次發生示威,共有上萬人聚集提出解散國會、修改憲法以及停止騷擾異見人士三大訴求。但更引人矚目的是,最近的幾次示威,改革皇室的訴求也被公開提出。

 

當天的示威也引發保皇派的不滿,有數十名保皇派也在反政府集會活動不遠處舉行另一場集會。他們身穿黃色衣衫,高舉泰國國旗和泰皇哇集拉隆功與其他皇室成員的圖像,並高喊「泰皇萬歲」等口號。

 

保皇派組織「保護國家機構」領袖蘇梅說,「我不管他們是不是要抗議政府,但他們絕對不能牽扯君主制。我們聚集的主要目的是觀察他們的抗議活動是否觸犯了君主制,若有我們一定會採取法律行動」。由於人數相差懸殊,保皇派學生於當天下午四時三十分左右就已解散,但仍然留下數人在現場蒐證。 

 

泰國嚴禁任何人批評君主制或泰皇,根據泰國的「冒犯君主罪」,詆毀皇室可被處以最高十五年徒刑。九世皇蒲美蓬在位期間深受泰國民眾愛戴,敬重皇室也是全民共識,任何人都有舉報對皇室不敬言行的義務。但現任泰皇拉瑪十世哇集拉隆功即位之前就因生活不檢點而不為泰國人民敬重,上任之後的表現也與其父相差甚遠,特別是新冠疫情期間,哇集拉隆功不惜花費鉅資在德國包下整座酒店,帶著「後宮」深居避疫,更讓許多泰國人心生反感。

 

在這一波的抗議潮中,泰國「法政大學民主組織」示威者更發出十點聲明,要求泰皇哇集拉隆功對君主制進行改革。這是近期至少第三個打破長期社會禁忌,質疑君主權力的學生團體。

 

泰國總理巴育早前曾警告示威者在抗疫期間不要提及君主制,但透露哇集拉隆功已下令不要以「冒犯君主罪」逮捕任何人。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泰國政治專家赫威森教授告訴「彭博社」,「(泰國)政府面對這種情況,根本無從下手,這一波抗議運動已經發展成第一個將君主和政權直接聯繫起來的運動,這是前所未有的,從來沒有一股反政府勢力這麼做過」。

 

現任泰皇拉瑪十世哇集拉隆功(如圖)即位之前就因生活不檢點而不為泰國人民敬重,上任之後的表現也與其父相差甚遠,特別是新冠疫情期間,哇集拉隆功不惜花費鉅資在德國包下整座酒店,帶著「後宮」深居避疫,更讓許多泰國人心生反感。(圖/翻攝自YouTube)

 

另外一個讓泰國政府惴惴不安的是,過去十多年以來,泰國政治多數時間都動盪不安,各種示威活動也根本不是新鮮事,但以往的示威主要由前總理塔信的支持者(紅衫軍)或其保皇派對手(黃衫軍)等強大政治角色主導,然而近來的示威抗議卻是由基層發起,在沒有領軍人物的情況下挑戰政府,甚至是打破長期社會禁忌質疑君主權力,讓當權派措手不及。

 

泰國軍人銀行首席分析師納里斯就指出,泰國學生示威若繼續擴大,恐會釀成另一波持久示威浪潮,使社會與經濟陷入動盪。至今為止,泰國的示威都僅止於當天結束活動,過去「紅衫軍」或「黃衫軍」發動示威,都是佔據主要街道埋鍋造飯,進行長達數個星期至數個月的抗爭。

 

不過,納里斯的說法也有一個盲點,那就是新一輪的示威已經不僅僅限於青年學生,而是已經擴散到各年齡層的社會人士。出席前述集會的二十九歲研究生庫克表示,「我們都來自不同社群,不同年齡層」。一名參加集會的六十八歲老婦則指出,「我們不能讓這些學生獨自走著這條艱難的道路」。 

 

雖然曼谷大都會警察局聲稱參加示威的人數約為一萬兩千人,但根據泰國當地的媒體,參加示威的總人數應該有兩萬至三萬人之間,但無論是哪一個數字,都是巴育於二零一四年發動政變奪取政權以來的最大規模示威,更重要的是,泰國的示威禁令並未解除,人們等於是公開違反禁令。

 

對此,泰國副總理普拉維在被媒體問及相關問題時表示,只要是不侵犯他人的權利,泰國人民可以集會以及表達異見,至於政府為何不對顯然「違法」的行為採取行動,普拉維的答覆是,「我們(政府)又能做什麼呢?」。他甚至於也認知修憲有其必要,並且表示他所屬的「國家力量黨」將會提出修憲建議。

 

普拉維本來也是高階軍人,跟著巴育一起脫下軍裝進入政府後也一直是後者的左右手,現在面對著針對他們的大規模示威,他一反過去的強硬態度而「示弱」,似乎也意味著他們也體認出新一輪的示威不容小覷。

 

泰國這一波反政府示威活動自二月份開始,起初只是為抗議「未來前進黨」遭解散的小型快閃示威活動,如今已演變成幾乎每天在各個不同城市出現的大小型集會。在這次的萬人集會之前,最大型的抗議活動是「自由青年團體」於八月十日所主辦的四千人集會,當時參加者絕大多數都是青年學生。

 

但十六日所舉行的示威已經出現很大的不同,主辦單位更名為「自由人民團體」,參加者的年齡層包羅更廣,他們在現場高喊「打倒獨裁統治,民主萬歲」等口號,並再次呼籲巴育下台、解散國會、修改憲法、改革軍方獨攬大權的政治體制和終止對反對派運動者的騷擾。數名前「紅衫軍」成員也參與了示威,其中一人丹納拉表示,「這些學生過去幾個星期來都走上街頭,我也想支持他們。我支持他們要求政治變革的呼籲」。

 

當局日前以觸犯抗疫管制措施和內部安全為由,逮捕組織近日反政府示威活動的三名學生領袖,也激起更大的反政府情緒。雖然這些學生領袖已獲准保釋,但警方表示也已對另外十二名示威領袖發出通緝令,其中一名遭逮捕的學運領袖巴利在交保後誓言會繼續參與示威活動。他在獲釋後向媒體重申示威者十點聲明,包括對君主制進行改革。巴利也出席了十六日的集會,他說,「我不能白白被捕,人們應該公開談論君主制。我們既然已經掀開了天花板,就不可能再把它拉低回來」。

 

另外,根據「泰國頭條新聞社」報導,示威者在曼谷民主紀念碑集會上向學生發出呼籲,希望學生能一起出示三指以表達「反對獨裁」的意願之後,多所中學學生都在次日升國旗唱國歌的時候展示了三指手勢以及打上白色蝴蝶結,很多學生也紛紛在網上發布相關視頻和照片,關於學生不要獨裁的話題也登上泰國推特熱搜榜。

 

「泰國學生協會」則發布推文指稱,「如果有哪位出示三指及打上白色蝴蝶結的學生被叫去教務處遭到懲罰、恐嚇,可以立刻來告訴協會」。

 

目前已有愈來愈多的跡象顯示,對於泰國現政府的抗議,將有可能成為年輕人的風潮、時尚,果真如此的話,就將成為泰國政府揮之不去的夢魘。

 

今年剛剛二十歲的納維文日前就在其中一次示威活動中高喊改革口號,還焚燒巴育的圖像。他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我要我的權利。這個政府太不可靠了,對人民不利」。

 

示威者指出,去年的大選是根據軍政府改寫的憲法舉行,才會讓由軍方任命的參議院推選巴育(如圖)為總理,因此要求解散國會,並改革軍方獨攬大權的政治體制。(圖/翻攝自YouTube)

 

今年六十六歲的巴育在二零一四年五月發動政變,將時任總理的塔信幼妹英樂拉下馬,隨後領導軍政府執政長達五年,並在去年大選後擔任總理,組成一支以親軍方人物為主的政府。示威者指出,選舉是根據軍政府改寫的憲法舉行,才會讓由軍方任命的參議院推選巴育為總理,因此要求解散國會,並改革軍方獨攬大權的政治體制。

 

泰國的示威活動一向富有創意。此次示威者通過流行文化標誌如日本動畫《哈姆太郎》的主題曲、歌舞劇《悲慘世界》的歌曲和電影系列《飢餓遊戲》中的「三指禮」手勢等,來宣示他們對政府的不滿。

 

此外,當局被指侵犯人權的行為也加劇人民的憤怒。過去兩年,有至少八名在二零一四年政變後逃離泰國的活動人士突然下落不明。今年六月,一名流亡柬埔寨的泰國親民主活動人士突然失踪,更是引起一陣喧嘩。去年大選,親民主的新政黨「未來前進黨」一舉成為國會第三大政黨,但泰國法院卻在今年二月下令該政黨解散,更禁止該黨領袖參政十年。「未來前進黨」的年輕支持者均認為,這顯然是當權派想要繼續獨攬大權的證據。

 

另一些分析師也指出,當下新冠疫情使民生更艱苦,進一步凸顯社會不平等,人們對君主立憲制更不滿。新冠疫情重創泰國經濟尤其是旅遊業和製造業,官方預測今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可能萎縮高達百分之八點五,將是歷來最大的萎縮。

 

面對空前嚴峻的處境,巴育委任了新的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希望新經濟領導班子能夠穩定市場信心和拯救經濟。泰國瑪希敦醫學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本查達表示,「如果新的經濟團隊和新政策無法振興經濟的話,接下來可能有更多來自不同社會群體的人加入反政府示威運動」。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近來的示威抗議卻是由基層發起,在沒有領軍人物的情況下挑戰政府,甚至是打破長期社會禁忌質疑君主權力,讓當權派措手不及。(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梁東屏

 

泰國首都曼谷五世皇大道民主紀念碑前及周邊八月十六日再次發生示威,共有上萬人聚集提出解散國會、修改憲法以及停止騷擾異見人士三大訴求。但更引人矚目的是,最近的幾次示威,改革皇室的訴求也被公開提出。

 

當天的示威也引發保皇派的不滿,有數十名保皇派也在反政府集會活動不遠處舉行另一場集會。他們身穿黃色衣衫,高舉泰國國旗和泰皇哇集拉隆功與其他皇室成員的圖像,並高喊「泰皇萬歲」等口號。

 

保皇派組織「保護國家機構」領袖蘇梅說,「我不管他們是不是要抗議政府,但他們絕對不能牽扯君主制。我們聚集的主要目的是觀察他們的抗議活動是否觸犯了君主制,若有我們一定會採取法律行動」。由於人數相差懸殊,保皇派學生於當天下午四時三十分左右就已解散,但仍然留下數人在現場蒐證。 

 

泰國嚴禁任何人批評君主制或泰皇,根據泰國的「冒犯君主罪」,詆毀皇室可被處以最高十五年徒刑。九世皇蒲美蓬在位期間深受泰國民眾愛戴,敬重皇室也是全民共識,任何人都有舉報對皇室不敬言行的義務。但現任泰皇拉瑪十世哇集拉隆功即位之前就因生活不檢點而不為泰國人民敬重,上任之後的表現也與其父相差甚遠,特別是新冠疫情期間,哇集拉隆功不惜花費鉅資在德國包下整座酒店,帶著「後宮」深居避疫,更讓許多泰國人心生反感。

 

在這一波的抗議潮中,泰國「法政大學民主組織」示威者更發出十點聲明,要求泰皇哇集拉隆功對君主制進行改革。這是近期至少第三個打破長期社會禁忌,質疑君主權力的學生團體。

 

泰國總理巴育早前曾警告示威者在抗疫期間不要提及君主制,但透露哇集拉隆功已下令不要以「冒犯君主罪」逮捕任何人。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泰國政治專家赫威森教授告訴「彭博社」,「(泰國)政府面對這種情況,根本無從下手,這一波抗議運動已經發展成第一個將君主和政權直接聯繫起來的運動,這是前所未有的,從來沒有一股反政府勢力這麼做過」。

 

現任泰皇拉瑪十世哇集拉隆功(如圖)即位之前就因生活不檢點而不為泰國人民敬重,上任之後的表現也與其父相差甚遠,特別是新冠疫情期間,哇集拉隆功不惜花費鉅資在德國包下整座酒店,帶著「後宮」深居避疫,更讓許多泰國人心生反感。(圖/翻攝自YouTube)

 

另外一個讓泰國政府惴惴不安的是,過去十多年以來,泰國政治多數時間都動盪不安,各種示威活動也根本不是新鮮事,但以往的示威主要由前總理塔信的支持者(紅衫軍)或其保皇派對手(黃衫軍)等強大政治角色主導,然而近來的示威抗議卻是由基層發起,在沒有領軍人物的情況下挑戰政府,甚至是打破長期社會禁忌質疑君主權力,讓當權派措手不及。

 

泰國軍人銀行首席分析師納里斯就指出,泰國學生示威若繼續擴大,恐會釀成另一波持久示威浪潮,使社會與經濟陷入動盪。至今為止,泰國的示威都僅止於當天結束活動,過去「紅衫軍」或「黃衫軍」發動示威,都是佔據主要街道埋鍋造飯,進行長達數個星期至數個月的抗爭。

 

不過,納里斯的說法也有一個盲點,那就是新一輪的示威已經不僅僅限於青年學生,而是已經擴散到各年齡層的社會人士。出席前述集會的二十九歲研究生庫克表示,「我們都來自不同社群,不同年齡層」。一名參加集會的六十八歲老婦則指出,「我們不能讓這些學生獨自走著這條艱難的道路」。 

 

雖然曼谷大都會警察局聲稱參加示威的人數約為一萬兩千人,但根據泰國當地的媒體,參加示威的總人數應該有兩萬至三萬人之間,但無論是哪一個數字,都是巴育於二零一四年發動政變奪取政權以來的最大規模示威,更重要的是,泰國的示威禁令並未解除,人們等於是公開違反禁令。

 

對此,泰國副總理普拉維在被媒體問及相關問題時表示,只要是不侵犯他人的權利,泰國人民可以集會以及表達異見,至於政府為何不對顯然「違法」的行為採取行動,普拉維的答覆是,「我們(政府)又能做什麼呢?」。他甚至於也認知修憲有其必要,並且表示他所屬的「國家力量黨」將會提出修憲建議。

 

普拉維本來也是高階軍人,跟著巴育一起脫下軍裝進入政府後也一直是後者的左右手,現在面對著針對他們的大規模示威,他一反過去的強硬態度而「示弱」,似乎也意味著他們也體認出新一輪的示威不容小覷。

 

泰國這一波反政府示威活動自二月份開始,起初只是為抗議「未來前進黨」遭解散的小型快閃示威活動,如今已演變成幾乎每天在各個不同城市出現的大小型集會。在這次的萬人集會之前,最大型的抗議活動是「自由青年團體」於八月十日所主辦的四千人集會,當時參加者絕大多數都是青年學生。

 

但十六日所舉行的示威已經出現很大的不同,主辦單位更名為「自由人民團體」,參加者的年齡層包羅更廣,他們在現場高喊「打倒獨裁統治,民主萬歲」等口號,並再次呼籲巴育下台、解散國會、修改憲法、改革軍方獨攬大權的政治體制和終止對反對派運動者的騷擾。數名前「紅衫軍」成員也參與了示威,其中一人丹納拉表示,「這些學生過去幾個星期來都走上街頭,我也想支持他們。我支持他們要求政治變革的呼籲」。

 

當局日前以觸犯抗疫管制措施和內部安全為由,逮捕組織近日反政府示威活動的三名學生領袖,也激起更大的反政府情緒。雖然這些學生領袖已獲准保釋,但警方表示也已對另外十二名示威領袖發出通緝令,其中一名遭逮捕的學運領袖巴利在交保後誓言會繼續參與示威活動。他在獲釋後向媒體重申示威者十點聲明,包括對君主制進行改革。巴利也出席了十六日的集會,他說,「我不能白白被捕,人們應該公開談論君主制。我們既然已經掀開了天花板,就不可能再把它拉低回來」。

 

另外,根據「泰國頭條新聞社」報導,示威者在曼谷民主紀念碑集會上向學生發出呼籲,希望學生能一起出示三指以表達「反對獨裁」的意願之後,多所中學學生都在次日升國旗唱國歌的時候展示了三指手勢以及打上白色蝴蝶結,很多學生也紛紛在網上發布相關視頻和照片,關於學生不要獨裁的話題也登上泰國推特熱搜榜。

 

「泰國學生協會」則發布推文指稱,「如果有哪位出示三指及打上白色蝴蝶結的學生被叫去教務處遭到懲罰、恐嚇,可以立刻來告訴協會」。

 

目前已有愈來愈多的跡象顯示,對於泰國現政府的抗議,將有可能成為年輕人的風潮、時尚,果真如此的話,就將成為泰國政府揮之不去的夢魘。

 

今年剛剛二十歲的納維文日前就在其中一次示威活動中高喊改革口號,還焚燒巴育的圖像。他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說,「我要我的權利。這個政府太不可靠了,對人民不利」。

 

示威者指出,去年的大選是根據軍政府改寫的憲法舉行,才會讓由軍方任命的參議院推選巴育(如圖)為總理,因此要求解散國會,並改革軍方獨攬大權的政治體制。(圖/翻攝自YouTube)

 

今年六十六歲的巴育在二零一四年五月發動政變,將時任總理的塔信幼妹英樂拉下馬,隨後領導軍政府執政長達五年,並在去年大選後擔任總理,組成一支以親軍方人物為主的政府。示威者指出,選舉是根據軍政府改寫的憲法舉行,才會讓由軍方任命的參議院推選巴育為總理,因此要求解散國會,並改革軍方獨攬大權的政治體制。

 

泰國的示威活動一向富有創意。此次示威者通過流行文化標誌如日本動畫《哈姆太郎》的主題曲、歌舞劇《悲慘世界》的歌曲和電影系列《飢餓遊戲》中的「三指禮」手勢等,來宣示他們對政府的不滿。

 

此外,當局被指侵犯人權的行為也加劇人民的憤怒。過去兩年,有至少八名在二零一四年政變後逃離泰國的活動人士突然下落不明。今年六月,一名流亡柬埔寨的泰國親民主活動人士突然失踪,更是引起一陣喧嘩。去年大選,親民主的新政黨「未來前進黨」一舉成為國會第三大政黨,但泰國法院卻在今年二月下令該政黨解散,更禁止該黨領袖參政十年。「未來前進黨」的年輕支持者均認為,這顯然是當權派想要繼續獨攬大權的證據。

 

另一些分析師也指出,當下新冠疫情使民生更艱苦,進一步凸顯社會不平等,人們對君主立憲制更不滿。新冠疫情重創泰國經濟尤其是旅遊業和製造業,官方預測今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可能萎縮高達百分之八點五,將是歷來最大的萎縮。

 

面對空前嚴峻的處境,巴育委任了新的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希望新經濟領導班子能夠穩定市場信心和拯救經濟。泰國瑪希敦醫學大學政治學副教授本查達表示,「如果新的經濟團隊和新政策無法振興經濟的話,接下來可能有更多來自不同社會群體的人加入反政府示威運動」。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