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念台黑白都怕沾》從死刑犯看人性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董念台黑白都怕沾》從死刑犯看人性
2020-06-28 09:00:00
A+
A
A-

 

當他執刑前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更是告訴了社會各界,劉煥榮是一個愛國的眷村子弟。只怨自己出身於窮苦軍人之家,命運又老在搞怪,讓他必須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我第一個交往的死刑犯,是一個叫「蘇秀滿」的原住民。我們是在軍事看守所關在一起而相熟,也常一起的「小搬搬」話往事。從談話內容當中,可以發現這個才三十歲不到的原住民,在民國六十二年的年代,是如何的被社會「高尚人士」歧視,更可以感受著原住民求生之不易。

 

當他前去靶場的路中,一再回頭看著我時,讓我從他眼神中,看到了人性之初的「善良」。當時我的心中即有股哀傷,更是替他抱不平:原來貧窮也會是一種「殺人武器」!

 

劉煥榮是我見過最樂觀的死刑犯,除了很認真的訴訟,就是在監獄裡盡量撈銀子。因為他想在槍決之前,替母親留點養老金。

 

在他執刑前,就一次次的把銀子往家送,前後也有近五百萬元,可見死刑犯也是有「孝心感人」的一面。

 

當他執刑前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更是告訴了社會各界,劉煥榮是一個愛國的眷村子弟。只怨自己出身於窮苦軍人之家,命運又老在搞怪,讓他必須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雖然大部分的死刑犯「罪不可赦」,但他們內心深層,都會有些許人性原有的良善。(圖為《罪人的遺書--陳進興獄中最後告白》,翻攝自YouTube)

 

陳進興算是十惡不赦的死刑犯,當他含著淚水求我,希望我能保護他的家人時,很是令我油然生出了同情心。

 

所以當白冰冰因愛女心切,特別對付陳的家人時,我就跳出來狠狠的修理白冰冰。即使白找了楊登魁,以及時任警政署長的莊亨岱,我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

 

雖然大部分的死刑犯「罪不可赦」,但他們內心深層,都會有些許人性原有的良善。只是因一時之大錯,讓他們必須接受法律制裁,當然是怨不得天,尤不得人,一切只能怪命運在捉弄人吧!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當他執刑前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更是告訴了社會各界,劉煥榮是一個愛國的眷村子弟。只怨自己出身於窮苦軍人之家,命運又老在搞怪,讓他必須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董念台

 

我第一個交往的死刑犯,是一個叫「蘇秀滿」的原住民。我們是在軍事看守所關在一起而相熟,也常一起的「小搬搬」話往事。從談話內容當中,可以發現這個才三十歲不到的原住民,在民國六十二年的年代,是如何的被社會「高尚人士」歧視,更可以感受著原住民求生之不易。

 

當他前去靶場的路中,一再回頭看著我時,讓我從他眼神中,看到了人性之初的「善良」。當時我的心中即有股哀傷,更是替他抱不平:原來貧窮也會是一種「殺人武器」!

 

劉煥榮是我見過最樂觀的死刑犯,除了很認真的訴訟,就是在監獄裡盡量撈銀子。因為他想在槍決之前,替母親留點養老金。

 

在他執刑前,就一次次的把銀子往家送,前後也有近五百萬元,可見死刑犯也是有「孝心感人」的一面。

 

當他執刑前高喊「中華民國萬歲!」,更是告訴了社會各界,劉煥榮是一個愛國的眷村子弟。只怨自己出身於窮苦軍人之家,命運又老在搞怪,讓他必須對自己的行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雖然大部分的死刑犯「罪不可赦」,但他們內心深層,都會有些許人性原有的良善。(圖為《罪人的遺書--陳進興獄中最後告白》,翻攝自YouTube)

 

陳進興算是十惡不赦的死刑犯,當他含著淚水求我,希望我能保護他的家人時,很是令我油然生出了同情心。

 

所以當白冰冰因愛女心切,特別對付陳的家人時,我就跳出來狠狠的修理白冰冰。即使白找了楊登魁,以及時任警政署長的莊亨岱,我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

 

雖然大部分的死刑犯「罪不可赦」,但他們內心深層,都會有些許人性原有的良善。只是因一時之大錯,讓他們必須接受法律制裁,當然是怨不得天,尤不得人,一切只能怪命運在捉弄人吧!  

 

 

作者簡介

董念台,可說是當今社會唯一擁有黑色資歷完整的人頭流氓。 因國二慘遭退學。跑去陸軍士校混了一年多。後因開除,去陸軍官校十八期,半年後還是被開除。

 

自從被警備總部以「人頭流氓」去管訓隊唱了「綠島小夜曲」後,命運就大不同。 曾待過警局拘留所、司法看守所、司法監獄。連軍事看守所、軍人監獄、軍人覆補隊,亦沒有少過。

 

最後因成立了再生受刑人中心,闖出了名號,開始略懂如何免除牢獄之災。他的黑色經歷,很可能是台灣僅有。他文筆還行,在此,他將以這些經歷寫出他的社會觀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