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強人政治容不下小小的香港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強人政治容不下小小的香港
2020-05-25 07:00:00
A+
A
A-

 

524香港反國安法大遊行,群眾再次走上街頭。(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今年大陸的兩會,可說是對香港趁疫打劫,趁著全世界正在對付武漢首發的新冠病毒忙不過來的時候,向香港剩下那麼丁點兒的自治和自由猛下重手,搞了一個所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為香港訂立一個港版或港區國安法。這部香港國安法雖然詳情尚未公佈,但從大陸的黨媒如環球時報之流和香港親共人士的披露,大致上與大陸現行的顛覆國家政權法相去不遠。

 

北京不但繞過香港立法會訂立這部國安法,根據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對香港國安法草案的說明,「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制度」。換言之,中共的國安機關還將在香港設立辦事處,至於實際做些什麼工作,環球時報的報導披露,由於目前香港沒有專門負責情報工作的機構或部門,面對日益複雜的地緣政治環境,建立專門機構處理相關事務非常必要。言下之意,北京的國安機關要在香港成立一個類此情報收集中心和執法的單位。

 

老實說,中共在香港派駐的情報人員,回歸之前已經為數不少,九七之後以各式各樣名義來港執行任務的,更是前仆後繼,大陸公安部門每天批出150人遷移香港,當中又有多少?銅鑼灣書店李波被挾持返回大陸、明日系的大老闆肖建華藏身五星級四季酒店被綁架回國,這些例子在在顯示,強而有力的衙門在香港越境執行,絕對不會因為沒有駐港單位而捉襟見肘,香港邊界對他們,就如「無掩雞籠」。中共在香港要用水泥鋼筋建造幾個港人不但感覺得到,而且更是觸摸得到、看得到的國安分支辦事處,最主要的用意其實就是對港人心理上造成威嚇,一如駐港解放軍部隊。

 

中共應當知道,搞一部香港國安法,必然打破一國兩制這面招牌、必然損害香港的人權和自由、必然招惹西方國家不滿和譴責、必然犧牲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然而它還是漠視國際現實、踐踏它之前對西方國家的承諾(中英聯合聲明)而我行我素,道理在哪?

 

王晨的報告可見端倪。王說:「2019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以來,反中亂港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從事破壞國家統一、分裂國家的活動……煽動港人反中反共,圍攻中央主導機構……還看到近年來一些外國和境外勢力公然干預香港事務,通過立法、行政、非政府組織等多種方式進行插手和搗亂,與香港反中亂港勢力勾連合流、沆瀣一氣……嚴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必須採取有力措施,依法予以防範、懲治。」讀到最後一句「必須採取有力措施……」時,王更刻意停頓下來,等候全場的鼓掌。

 

這部香港國安法雖然詳情尚未公佈,但反對和抗議的民怨又起,警方嚴陣以待。(圖/翻攝自YouTube)

 

由此可見,中共對去年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視同對其執政的最大威脅,而香港又遲遲未落實基本法23條立法,因此中共認為已不得不親自為香港打造一個緊箍咒,就算犧牲香港這頭金鵝也在所不惜。

 

香港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對中共政權有那麼大的威脅嗎?就以王晨所說的「外國和境外勢力與香港反中亂港勢力勾結」一事為例,我們看到的是李柱銘和黎智英等人與美國白宮官員討論香港局勢,香港的法律有那麼一條不准港人與外國官員討論香港的法律嗎?如果這是勾結,那麼親共政黨民建聯的黨員之前也曾與美國駐港總領事人員交流,他們又是否與外國勢力勾結?

 

其實中共最應擔心的還是他們自己那幾個大頭,因為歷史告訴我們,差一點搞垮共產黨的人,都是共產黨的高層,好像廬山會議的彭、黃、張、周反黨集團、被指分裂黨的趙紫陽、打著紅旗反紅旗的薄熙來、貪污億計的石油幫幫主周永康等,在香港馬路上向警察扔石塊、高喊打倒一黨專政的香港青年,就算真的要他們反黨也是造反無門。再說,沒有特首林鄭月娥一口承擔拍胸膛硬要搞什麼修訂逃犯條例,香港又哪裡會爆發反修例運動?

 

由此可見,香港反修例運動對中共執政的威脅根本是欲加之罪,北京硬要為香港打造一個緊箍咒,寧願毀掉手中的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其實就是強人政治下容不下香港對強人的不敬而已。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        

 

524香港反國安法大遊行,群眾再次走上街頭。(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今年大陸的兩會,可說是對香港趁疫打劫,趁著全世界正在對付武漢首發的新冠病毒忙不過來的時候,向香港剩下那麼丁點兒的自治和自由猛下重手,搞了一個所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為香港訂立一個港版或港區國安法。這部香港國安法雖然詳情尚未公佈,但從大陸的黨媒如環球時報之流和香港親共人士的披露,大致上與大陸現行的顛覆國家政權法相去不遠。

 

北京不但繞過香港立法會訂立這部國安法,根據中共人大副委員長王晨對香港國安法草案的說明,「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制度」。換言之,中共的國安機關還將在香港設立辦事處,至於實際做些什麼工作,環球時報的報導披露,由於目前香港沒有專門負責情報工作的機構或部門,面對日益複雜的地緣政治環境,建立專門機構處理相關事務非常必要。言下之意,北京的國安機關要在香港成立一個類此情報收集中心和執法的單位。

 

老實說,中共在香港派駐的情報人員,回歸之前已經為數不少,九七之後以各式各樣名義來港執行任務的,更是前仆後繼,大陸公安部門每天批出150人遷移香港,當中又有多少?銅鑼灣書店李波被挾持返回大陸、明日系的大老闆肖建華藏身五星級四季酒店被綁架回國,這些例子在在顯示,強而有力的衙門在香港越境執行,絕對不會因為沒有駐港單位而捉襟見肘,香港邊界對他們,就如「無掩雞籠」。中共在香港要用水泥鋼筋建造幾個港人不但感覺得到,而且更是觸摸得到、看得到的國安分支辦事處,最主要的用意其實就是對港人心理上造成威嚇,一如駐港解放軍部隊。

 

中共應當知道,搞一部香港國安法,必然打破一國兩制這面招牌、必然損害香港的人權和自由、必然招惹西方國家不滿和譴責、必然犧牲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然而它還是漠視國際現實、踐踏它之前對西方國家的承諾(中英聯合聲明)而我行我素,道理在哪?

 

王晨的報告可見端倪。王說:「2019年香港發生修例風波以來,反中亂港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公投等主張,從事破壞國家統一、分裂國家的活動……煽動港人反中反共,圍攻中央主導機構……還看到近年來一些外國和境外勢力公然干預香港事務,通過立法、行政、非政府組織等多種方式進行插手和搗亂,與香港反中亂港勢力勾連合流、沆瀣一氣……嚴重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必須採取有力措施,依法予以防範、懲治。」讀到最後一句「必須採取有力措施……」時,王更刻意停頓下來,等候全場的鼓掌。

 

這部香港國安法雖然詳情尚未公佈,但反對和抗議的民怨又起,警方嚴陣以待。(圖/翻攝自YouTube)

 

由此可見,中共對去年香港的反修例運動,視同對其執政的最大威脅,而香港又遲遲未落實基本法23條立法,因此中共認為已不得不親自為香港打造一個緊箍咒,就算犧牲香港這頭金鵝也在所不惜。

 

香港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對中共政權有那麼大的威脅嗎?就以王晨所說的「外國和境外勢力與香港反中亂港勢力勾結」一事為例,我們看到的是李柱銘和黎智英等人與美國白宮官員討論香港局勢,香港的法律有那麼一條不准港人與外國官員討論香港的法律嗎?如果這是勾結,那麼親共政黨民建聯的黨員之前也曾與美國駐港總領事人員交流,他們又是否與外國勢力勾結?

 

其實中共最應擔心的還是他們自己那幾個大頭,因為歷史告訴我們,差一點搞垮共產黨的人,都是共產黨的高層,好像廬山會議的彭、黃、張、周反黨集團、被指分裂黨的趙紫陽、打著紅旗反紅旗的薄熙來、貪污億計的石油幫幫主周永康等,在香港馬路上向警察扔石塊、高喊打倒一黨專政的香港青年,就算真的要他們反黨也是造反無門。再說,沒有特首林鄭月娥一口承擔拍胸膛硬要搞什麼修訂逃犯條例,香港又哪裡會爆發反修例運動?

 

由此可見,香港反修例運動對中共執政的威脅根本是欲加之罪,北京硬要為香港打造一個緊箍咒,寧願毀掉手中的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其實就是強人政治下容不下香港對強人的不敬而已。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