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東西歐的「文明分界線」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陽山縱論歐亞》東西歐的「文明分界線」
2020-05-21 10:00:00
A+
A
A-

 

美國戰略學家杭廷頓提出了「文明衝突論」,指出在後冷戰時代,「最重要的國家分類不再局限於冷戰時的三大世界,而是世界上的七大或八大文明」。(圖/翻攝自Ali  Shiraz  YouTube )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東歐變天,隨後兩年蘇聯解體成15個新國家,西方世界洋溢在自由民主勝利的樂觀氣氛中。著名的美國學者福山將其描繪為「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預言以民族主義丶極權主義為終極目標的「大歷史」觀,終究不得不讓位於西方資本主義的自由主義民主(liberal democracy)。

 

但是,美國戰略學家杭廷頓(Samuel P. Hungtinton)卻提出了「文明衝突論」(clash of civilizations),指出在後冷戰時代,「最重要的國家分類不再局限於冷戰時的三大世界,而是世界上的七大或八大文明。非西方國家,尤其是東亞,正在發展其經濟財富,並創造一個可以擴大軍力和政治影響力的基礎。隨著他們的權力和信心日增,非西方社會對其文化價值的主張日益強烈,而對西方所加諸他們的價值觀則越來越排斥。」

 

換言之,在冷戰結束後,東丶西方之間的自由民主與共黨體制之爭,已被不同文明體系的價值衝突所取代。原來的東丶西方制度之爭,也已轉變為不同文明體系之間的衝突。這些不同的文明體系分別是:

(一)、西方文明,以北美、西歐為主,信仰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

(二)、拉丁美洲文明,信仰天主教(Catholicism)。

(三)、東正教(Orthodoxy)文明,以俄羅斯和東歐國家為主。

(四)、佛教(Buddhism)文明,以東亞和南亞國家為主。

(五)、伊斯蘭(Islam)文明,以北非、中東、中亞、東南亞地區為主。

(六)、中華(Sinic)文明,持儒家信仰,以中國和東亞地區為主。

(七)、印度教(Hinduism)文明,以印度和南亞地區為主。

(八)、神道教(Shintoism)文明,以日本為主。

(九)、非洲文明,以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為主。

 

質言之,「文明衝突論」的依據,是以宗教信仰為核心的文化價值體系。從1990年代東歐變天之後,原來的東丶西方分界缐改變了,但在東丶西歐之間是不是真的出現了另一條新的「文明分界線」呢?經過30年的歷史演變,若從宗教、文化與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其實不難找出這條分界線來,但卻需要細緻的分析與鑑別,並進行必要的微調。

 

經過30年的歷史演變,若從宗教、文化與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其實不難找出這條分界線來。(圖/翻攝自Ali  Shiraz  YouTube)

 

我們先從最北端説起。在文明分界線的東側是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主要信仰東正教,過去是「華沙公約集團」領導者,與西方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長期對峙,目前仍然是北約的主要假想敵。

 

西側則是芬蘭和波海三國,分別信仰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其中,芬蘭是冷戰時期東丶西方陣營之間的中立國,和愛沙尼亞是族緣上的近親,語言相近,同屬阿爾泰語系的「芬-烏語族」(Finnic-Ugric languages),主要信仰是新教路德宗(Lutheranism,亦稱信義宗)。

 

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則屬「波海語族」(Baltic languages),係印歐語言中比較古老的一支。拉脫維亞人受北歐國家的長期影響,也信仰新教路德宗。至於立陶宛,曾與西鄰波蘭共組波立聯邦(Polish-Lithuania Commonwealth,1569-1795),盛極一時,領土一度跨越波羅的海直到黑海之濱,係重要的天主教國家。

 

至於在立陶宛西邊與波蘭交夾的加里寧格勒州(Kaliningrad),則是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之所在,過去是長期隸屬於德國的東普魯士首府哥尼斯堡(Konigsberg)。二戰結束後,根據《波茨坦協定》,東普魯士約三分之一的領土劃歸蘇聯,其餘部分歸屬波蘭。1946年7月,蘇聯將「哥尼斯堡」改名為「加里寧格勒」,以紀念當時剛逝世的國家元首-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加里寧(Mikhail Ivanovich Kalinin,1875-1946),德文的「哥尼斯堡」自此走入歷史。1991年以後,蘇聯瓦解,此地變成俄羅斯聯邦的「飛地」(國土外的國土);雖然地理上是在波海三國的西側,但卻屬「文明分界線」的東端。

 

1991年,波海三國脫離蘇聯,並且拒絕加入解體後新成立的獨立國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2004年,波海三國同時加入歐盟和北約,正式成為西方陣營的一部分。但西側的加里寧格勒州依然是俄羅斯的重要軍事基地,東丶西雙方正處於軍事對峙的戰略前沿。

 

同樣採取親西方立場的還有波蘭丶捷克丶斯洛伐克及匈牙利等四國,或稱之「維謝格拉德集團」(Visegrad Four,簡寫為V4),這是根據簽約所在地匈牙利城市維謝格拉德命名的。四國(V4)在2004年同時加入歐聯,也一起成為北約成員國。

 

但是,近年來四國集團卻因經濟發展遲滯和難民分配問題而與歐盟齟齬,並產生嚴重分歧,匈牙利總理奧班提出了「非自由主義式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的倡議,與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抗衡。他堅持民族主義、基督教保守主義、宣揚種族純正、反對全球化、反對外來移民,並強調匈牙利將發展出具自身民族特色的「基督教民主」,引起西歐國家強烈反彈。但川普總統的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卻稱許奧班是「歐洲版的川普」,是一位「在川普之前出現的川普」!

 

2015年10月,波蘭「法律與正義黨」贏得了國會多數席位,競選訴求也同樣是訴求逆轉過去政府所建立的自由民主秩序,而且很快就取得了對媒體、司法體系和憲法法院的控制權。該黨領袖卡臣斯基表示,他正在倣傚匈牙利的「非自由主義民主」,領導一場文化反革命(counter revolution)。美國總統川普也特別對其大加稱許,這反映出西方價值體系內部的分裂趨勢。換言之,文明的衝突不僅是「文明之間」的衝突,也包含了「文明內部」的衝突。

 

美國戰略學家杭廷頓(Samuel  P. Hungtinton)。(圖/翻攝自YouTube)

 

在四國東邊的烏克蘭,原係「文明分界線」東側丶國力僅次於俄羅斯的東歐第二大國,但由於語言丶宗教丶族群與政治認同的分歧,內部的親俄與親西方兩大勢力長期分裂和對抗,進而引發流血內戰。2014年2月22日,親俄羅斯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親西方的國會罷黜,逃亡至俄羅斯。而南部親俄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卻透過公民投票,於3月16日宣佈獨立,並加入俄羅斯聯邦。而原先由烏克蘭直轄的黑海沿岸重要港口丶「黑海艦隊」的基地塞凡堡(Sevastopol),也宣佈一同併入俄羅斯。目前塞凡堡已成為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之外俄羅斯聯邦的第三個直轄市,而克里米亞則歸屬為俄羅斯第八個聯邦管轄區。

 

迄今為止,烏克蘭東部的內戰尚未結束,但由於政局紛亂丶經濟情況不佳,導致大量人口外移,至少已有200萬人在波蘭工作。2019年該國平均國民所得為3600美元,僅及鄰國俄羅斯的三分之一丶波蘭的五分之一,在全球排名為第119位。此外,該國東部的盧甘斯克州和頓內次克州,都在2014年的公民投票後宣佈獨立,並成立了親俄羅斯的人民共和國政府,推動以俄羅斯語(而非烏克蘭語)為主的教育,建立起不同於基輔當局的民族與文化認同。目前兩州因內戰而犧牲的人數,已逾4700人。見微知著,由於文明衝突而造成的損失,實在十分慘重!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烏克蘭西部的聶斯特河沿岸共和國(Republic of Transnistria)。這是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摩爾多瓦(Moldova)東部的領土,位於聶斯特河(Dniester River)與烏克蘭之間的狹長地帶,主要居民是斯拉夫人(包括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

 

摩爾多瓦本係羅馬尼亞的國土,後來割讓給蘇聯成為加盟共和國,長期實施俄羅斯語和羅馬尼亞語並用的雙語政策。但自1989年以後,摩爾多瓦政府推動語言拉丁化的新政策,聶斯特河沿岸居民主要使用俄語和烏克蘭語,乃強烈反對,隨即爆發分離運動。在俄軍的強力支持下,旋即脫離了摩爾多瓦政府的掌控,成為一個實質獨立的自治體,也是一個保留蘇聯時代統治風格的特殊區域。2014年以後,該地自治政府希望效法克里米亞的先例,併入俄羅斯聯邦,但因其領土未與俄羅斯相連而未果。這是另一個在「文明分界缐」東側的顯例。

 

至於族群衝突最為激烈而持久的南斯拉夫,在血腥激烈的內戰結束後,休養生息丶各尋生路,目前在文明分界線兩側的分佈情況是:

(一) 西側:斯洛文尼亞丶克羅埃西亞,兩國均係經濟富饒的天主教國家,已先後加入歐盟和北約。

(二) 東側:塞爾維亞,是南斯拉夫的主要繼承國,信仰東正教,與俄羅斯丶中國親善。

(三) 由東轉向西:蒙特內哥羅(即黒山共和國)已於2017年加入北約,北馬其頓亦於2020年加入北約。兩國均係東正教國家,與塞爾維亞同宗丶同文丶同種,但明顯的已由分界線東側轉向西側。

(四) 內部分成東西兩側: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境內,目前按照宗教和族群劃分成「赫-塞聯邦」和「塞族共和國」兩個自治體。前者由穆斯林(波士尼亞族)和天主教徒(克羅埃西亞族)合組而成,佔人口三分之二,支持西方,屬於分界線的西側;後者以東正教徒(塞爾維亞族)為主,佔三分之一人口,支持塞爾維亞,屬東側。另外科索沃自治省原屬塞爾維亞的領土,但在內戰後,已於2008年自行宣告獨立,但塞爾維亞拒不承認,俄羅斯丶中國丶西班牙等多國亦拒絕承認,目前該地有九成人口為阿爾巴尼亞族,只有不到一成為塞族,但兩族尖銳對立,視如寇仇,時有衝突發生。

 

質言之,回顧「蘇東波」的歷程,30年來,雖然改革已推動了自由化、市場化與民主轉型,但自由民主的秩序仍面臨各式各樣的挑戰,並出現「非自由主義式民主」的新挑戰。而在文明分界線的兩側,也相繼出現了嚴重的族群衝突、流血內戰和民主倒退的亂象,許多民眾的日子過得很不好,甚至比過去共黨統治時代更加艱辛。這究竟是歷史的弔詭,還是文明的反諷?猶待深切的反思! 

 

美國戰略學家杭廷頓提出了「文明衝突論」,指出在後冷戰時代,「最重要的國家分類不再局限於冷戰時的三大世界,而是世界上的七大或八大文明」。(圖/翻攝自Ali  Shiraz  YouTube )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東歐變天,隨後兩年蘇聯解體成15個新國家,西方世界洋溢在自由民主勝利的樂觀氣氛中。著名的美國學者福山將其描繪為「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預言以民族主義丶極權主義為終極目標的「大歷史」觀,終究不得不讓位於西方資本主義的自由主義民主(liberal democracy)。

 

但是,美國戰略學家杭廷頓(Samuel P. Hungtinton)卻提出了「文明衝突論」(clash of civilizations),指出在後冷戰時代,「最重要的國家分類不再局限於冷戰時的三大世界,而是世界上的七大或八大文明。非西方國家,尤其是東亞,正在發展其經濟財富,並創造一個可以擴大軍力和政治影響力的基礎。隨著他們的權力和信心日增,非西方社會對其文化價值的主張日益強烈,而對西方所加諸他們的價值觀則越來越排斥。」

 

換言之,在冷戰結束後,東丶西方之間的自由民主與共黨體制之爭,已被不同文明體系的價值衝突所取代。原來的東丶西方制度之爭,也已轉變為不同文明體系之間的衝突。這些不同的文明體系分別是:

(一)、西方文明,以北美、西歐為主,信仰基督新教(Protestantism)。

(二)、拉丁美洲文明,信仰天主教(Catholicism)。

(三)、東正教(Orthodoxy)文明,以俄羅斯和東歐國家為主。

(四)、佛教(Buddhism)文明,以東亞和南亞國家為主。

(五)、伊斯蘭(Islam)文明,以北非、中東、中亞、東南亞地區為主。

(六)、中華(Sinic)文明,持儒家信仰,以中國和東亞地區為主。

(七)、印度教(Hinduism)文明,以印度和南亞地區為主。

(八)、神道教(Shintoism)文明,以日本為主。

(九)、非洲文明,以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為主。

 

質言之,「文明衝突論」的依據,是以宗教信仰為核心的文化價值體系。從1990年代東歐變天之後,原來的東丶西方分界缐改變了,但在東丶西歐之間是不是真的出現了另一條新的「文明分界線」呢?經過30年的歷史演變,若從宗教、文化與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其實不難找出這條分界線來,但卻需要細緻的分析與鑑別,並進行必要的微調。

 

經過30年的歷史演變,若從宗教、文化與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其實不難找出這條分界線來。(圖/翻攝自Ali  Shiraz  YouTube)

 

我們先從最北端説起。在文明分界線的東側是俄羅斯與白俄羅斯,主要信仰東正教,過去是「華沙公約集團」領導者,與西方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長期對峙,目前仍然是北約的主要假想敵。

 

西側則是芬蘭和波海三國,分別信仰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其中,芬蘭是冷戰時期東丶西方陣營之間的中立國,和愛沙尼亞是族緣上的近親,語言相近,同屬阿爾泰語系的「芬-烏語族」(Finnic-Ugric languages),主要信仰是新教路德宗(Lutheranism,亦稱信義宗)。

 

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則屬「波海語族」(Baltic languages),係印歐語言中比較古老的一支。拉脫維亞人受北歐國家的長期影響,也信仰新教路德宗。至於立陶宛,曾與西鄰波蘭共組波立聯邦(Polish-Lithuania Commonwealth,1569-1795),盛極一時,領土一度跨越波羅的海直到黑海之濱,係重要的天主教國家。

 

至於在立陶宛西邊與波蘭交夾的加里寧格勒州(Kaliningrad),則是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之所在,過去是長期隸屬於德國的東普魯士首府哥尼斯堡(Konigsberg)。二戰結束後,根據《波茨坦協定》,東普魯士約三分之一的領土劃歸蘇聯,其餘部分歸屬波蘭。1946年7月,蘇聯將「哥尼斯堡」改名為「加里寧格勒」,以紀念當時剛逝世的國家元首-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加里寧(Mikhail Ivanovich Kalinin,1875-1946),德文的「哥尼斯堡」自此走入歷史。1991年以後,蘇聯瓦解,此地變成俄羅斯聯邦的「飛地」(國土外的國土);雖然地理上是在波海三國的西側,但卻屬「文明分界線」的東端。

 

1991年,波海三國脫離蘇聯,並且拒絕加入解體後新成立的獨立國協(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2004年,波海三國同時加入歐盟和北約,正式成為西方陣營的一部分。但西側的加里寧格勒州依然是俄羅斯的重要軍事基地,東丶西雙方正處於軍事對峙的戰略前沿。

 

同樣採取親西方立場的還有波蘭丶捷克丶斯洛伐克及匈牙利等四國,或稱之「維謝格拉德集團」(Visegrad Four,簡寫為V4),這是根據簽約所在地匈牙利城市維謝格拉德命名的。四國(V4)在2004年同時加入歐聯,也一起成為北約成員國。

 

但是,近年來四國集團卻因經濟發展遲滯和難民分配問題而與歐盟齟齬,並產生嚴重分歧,匈牙利總理奧班提出了「非自由主義式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的倡議,與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抗衡。他堅持民族主義、基督教保守主義、宣揚種族純正、反對全球化、反對外來移民,並強調匈牙利將發展出具自身民族特色的「基督教民主」,引起西歐國家強烈反彈。但川普總統的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卻稱許奧班是「歐洲版的川普」,是一位「在川普之前出現的川普」!

 

2015年10月,波蘭「法律與正義黨」贏得了國會多數席位,競選訴求也同樣是訴求逆轉過去政府所建立的自由民主秩序,而且很快就取得了對媒體、司法體系和憲法法院的控制權。該黨領袖卡臣斯基表示,他正在倣傚匈牙利的「非自由主義民主」,領導一場文化反革命(counter revolution)。美國總統川普也特別對其大加稱許,這反映出西方價值體系內部的分裂趨勢。換言之,文明的衝突不僅是「文明之間」的衝突,也包含了「文明內部」的衝突。

 

美國戰略學家杭廷頓(Samuel  P. Hungtinton)。(圖/翻攝自YouTube)

 

在四國東邊的烏克蘭,原係「文明分界線」東側丶國力僅次於俄羅斯的東歐第二大國,但由於語言丶宗教丶族群與政治認同的分歧,內部的親俄與親西方兩大勢力長期分裂和對抗,進而引發流血內戰。2014年2月22日,親俄羅斯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親西方的國會罷黜,逃亡至俄羅斯。而南部親俄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卻透過公民投票,於3月16日宣佈獨立,並加入俄羅斯聯邦。而原先由烏克蘭直轄的黑海沿岸重要港口丶「黑海艦隊」的基地塞凡堡(Sevastopol),也宣佈一同併入俄羅斯。目前塞凡堡已成為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之外俄羅斯聯邦的第三個直轄市,而克里米亞則歸屬為俄羅斯第八個聯邦管轄區。

 

迄今為止,烏克蘭東部的內戰尚未結束,但由於政局紛亂丶經濟情況不佳,導致大量人口外移,至少已有200萬人在波蘭工作。2019年該國平均國民所得為3600美元,僅及鄰國俄羅斯的三分之一丶波蘭的五分之一,在全球排名為第119位。此外,該國東部的盧甘斯克州和頓內次克州,都在2014年的公民投票後宣佈獨立,並成立了親俄羅斯的人民共和國政府,推動以俄羅斯語(而非烏克蘭語)為主的教育,建立起不同於基輔當局的民族與文化認同。目前兩州因內戰而犧牲的人數,已逾4700人。見微知著,由於文明衝突而造成的損失,實在十分慘重!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烏克蘭西部的聶斯特河沿岸共和國(Republic of Transnistria)。這是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摩爾多瓦(Moldova)東部的領土,位於聶斯特河(Dniester River)與烏克蘭之間的狹長地帶,主要居民是斯拉夫人(包括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

 

摩爾多瓦本係羅馬尼亞的國土,後來割讓給蘇聯成為加盟共和國,長期實施俄羅斯語和羅馬尼亞語並用的雙語政策。但自1989年以後,摩爾多瓦政府推動語言拉丁化的新政策,聶斯特河沿岸居民主要使用俄語和烏克蘭語,乃強烈反對,隨即爆發分離運動。在俄軍的強力支持下,旋即脫離了摩爾多瓦政府的掌控,成為一個實質獨立的自治體,也是一個保留蘇聯時代統治風格的特殊區域。2014年以後,該地自治政府希望效法克里米亞的先例,併入俄羅斯聯邦,但因其領土未與俄羅斯相連而未果。這是另一個在「文明分界缐」東側的顯例。

 

至於族群衝突最為激烈而持久的南斯拉夫,在血腥激烈的內戰結束後,休養生息丶各尋生路,目前在文明分界線兩側的分佈情況是:

(一) 西側:斯洛文尼亞丶克羅埃西亞,兩國均係經濟富饒的天主教國家,已先後加入歐盟和北約。

(二) 東側:塞爾維亞,是南斯拉夫的主要繼承國,信仰東正教,與俄羅斯丶中國親善。

(三) 由東轉向西:蒙特內哥羅(即黒山共和國)已於2017年加入北約,北馬其頓亦於2020年加入北約。兩國均係東正教國家,與塞爾維亞同宗丶同文丶同種,但明顯的已由分界線東側轉向西側。

(四) 內部分成東西兩側: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境內,目前按照宗教和族群劃分成「赫-塞聯邦」和「塞族共和國」兩個自治體。前者由穆斯林(波士尼亞族)和天主教徒(克羅埃西亞族)合組而成,佔人口三分之二,支持西方,屬於分界線的西側;後者以東正教徒(塞爾維亞族)為主,佔三分之一人口,支持塞爾維亞,屬東側。另外科索沃自治省原屬塞爾維亞的領土,但在內戰後,已於2008年自行宣告獨立,但塞爾維亞拒不承認,俄羅斯丶中國丶西班牙等多國亦拒絕承認,目前該地有九成人口為阿爾巴尼亞族,只有不到一成為塞族,但兩族尖銳對立,視如寇仇,時有衝突發生。

 

質言之,回顧「蘇東波」的歷程,30年來,雖然改革已推動了自由化、市場化與民主轉型,但自由民主的秩序仍面臨各式各樣的挑戰,並出現「非自由主義式民主」的新挑戰。而在文明分界線的兩側,也相繼出現了嚴重的族群衝突、流血內戰和民主倒退的亂象,許多民眾的日子過得很不好,甚至比過去共黨統治時代更加艱辛。這究竟是歷史的弔詭,還是文明的反諷?猶待深切的反思!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