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基督教文明的起源:耶路撒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基督教文明的起源:耶路撒冷
2020-05-12 13:00:00
A+
A
A-

今年的復活節卻因正處在全球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下而顯得「死氣沈沈」,一點都沒「復活」喜慶的味道。(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上個月(4月份)係西方基督文化「復活節」的日子, 是紀念耶穌基督死後復活的「神蹟」故事。根據西方基督教會在4世紀的決議,這個日子是春分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不知是對這個春分的日子各有算法,還是為了方便各派別的區隔,基督教跟東方正教雖都過一樣的「復活節」,但日子卻相隔了一個星期。如今年的「復活節」,前者是4月份第二個星期天的4月12日,後者卻是第三個星期天(4月19日)。

 

但不管是哪個日子,今年的復活節卻因正處在全球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下而顯得「死氣沈沈」,一點都沒「復活」喜慶的味道。如今邁入5月第二週了,迄今不但全球病毒確診病例飆破4百萬,死亡人數也超過了28萬人。而位居國際關係導向領頭羊角色的「美中關係」,則因政治因素而以病毒源為藉口競相「甩鍋」,讓世界各國只好跟著陷入「二選一」的蹺蹺板博弈困境。看來,博愛仁慈的耶穌基督站在天上「瞧」,大概一時半刻也還無法決定到底要「站」在哪一方?

 

既然如此,我們何妨先來遊覽耶穌的誕生地「耶路撒冷」。其實說起耶路撒冷,它不僅是基督教的起源之城,也是猶太教、回教穆斯林的「聖城」。只不過基督教崛起於1世紀,比起略晚於它的猶太教,及發跡於7世紀的回教,到底在時間的順序上佔了點先機;且其先知者耶穌,既生於斯城也逝於斯城。以至於現在只要一談耶路撒冷,大部份人都會直接將它與基督教的文明作一直接連結。

 

基督教文明在已超過20億信徒的今天,已是廣為人知的歷史與教義;對那個誕生於公元前4年,在公元33年被猶太祭司長及法利賽人誣陷,再受羅馬猶太巡撫「本丟彼拉多」審判,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又於死後三天「復活」的故事,不僅是全世界所有信徒「堅信不疑」的信仰,也成為今日廣大非基督教徒對其教義文化研究的重點內涵。

 

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的「生命受難之路」,也就是耶穌出生地及當年背負著十字架往受難刑場的路線,向來是全世界旅覽以境的首選景點。當年(民86)筆者即循著耶穌當年受難的道路緩緩前行,嘗試領略「聖者」當時身背十字架循這條窄小巷弄裡,在遭全城羅馬居民嘲弄、指責下仍昂揚「踽踽而行」的情境。

 

其實說起耶路撒冷,它不僅是基督教的起源之城,也是猶太教、回教穆斯林的「聖城」。(圖/翻攝自YouTube)

 

冥想聖者身上流著血,心中卻無絲毫怨恨,只想著關心他的信徒及對加害者的「寬恕」。也就是這種精神讓基督教能由單一的宗教熱忱,昇華成一種深層文化信仰的原因。

 

只是,我們畢竟只是凡夫俗子,這種偉大的情操似乎易於「仰望」而難以「複製」。一般凡人也只能以純觀光者的心情,去領受聖者犧牲自己的身軀,以喚醒世人覺悟的這一條「生命永恆之路」!

 

事實上,「耶路撒冷」(Jerusalem)在希伯來文的字義上,就是「和平之城」的意思,其義是冀望2千年前因聖者的血而能換起「和平」。然而總是事與願違,這個原是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的共同「和平聖城」,今日卻成為引發世界最多紛爭的地方。想來,恐怕無論是基督耶穌或回教穆罕默德等「先知」,都要同聲發出無奈的「長嘆」!

 

如今,全球超過70億的人口,都正處於這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不知幾百年來居於領導世界的西方基督文明,能否持續效法昔日耶穌捨生、尋求和平那種自我犧牲的仁慈,帶領人類共同渡過病毒難關;還是猶沈緬於霸權主義高姿態,只想著以自我利益至上的心態妄圖「逞凶推禍」。

 

若美國執意把「星星之火」持續擴大為「燎原之勢」,那恐怕這引領世界數百年風騷的基督文明,亦不免有成為「明日黃花」的危機。不信,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今年的復活節卻因正處在全球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下而顯得「死氣沈沈」,一點都沒「復活」喜慶的味道。(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上個月(4月份)係西方基督文化「復活節」的日子, 是紀念耶穌基督死後復活的「神蹟」故事。根據西方基督教會在4世紀的決議,這個日子是春分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不知是對這個春分的日子各有算法,還是為了方便各派別的區隔,基督教跟東方正教雖都過一樣的「復活節」,但日子卻相隔了一個星期。如今年的「復活節」,前者是4月份第二個星期天的4月12日,後者卻是第三個星期天(4月19日)。

 

但不管是哪個日子,今年的復活節卻因正處在全球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下而顯得「死氣沈沈」,一點都沒「復活」喜慶的味道。如今邁入5月第二週了,迄今不但全球病毒確診病例飆破4百萬,死亡人數也超過了28萬人。而位居國際關係導向領頭羊角色的「美中關係」,則因政治因素而以病毒源為藉口競相「甩鍋」,讓世界各國只好跟著陷入「二選一」的蹺蹺板博弈困境。看來,博愛仁慈的耶穌基督站在天上「瞧」,大概一時半刻也還無法決定到底要「站」在哪一方?

 

既然如此,我們何妨先來遊覽耶穌的誕生地「耶路撒冷」。其實說起耶路撒冷,它不僅是基督教的起源之城,也是猶太教、回教穆斯林的「聖城」。只不過基督教崛起於1世紀,比起略晚於它的猶太教,及發跡於7世紀的回教,到底在時間的順序上佔了點先機;且其先知者耶穌,既生於斯城也逝於斯城。以至於現在只要一談耶路撒冷,大部份人都會直接將它與基督教的文明作一直接連結。

 

基督教文明在已超過20億信徒的今天,已是廣為人知的歷史與教義;對那個誕生於公元前4年,在公元33年被猶太祭司長及法利賽人誣陷,再受羅馬猶太巡撫「本丟彼拉多」審判,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而又於死後三天「復活」的故事,不僅是全世界所有信徒「堅信不疑」的信仰,也成為今日廣大非基督教徒對其教義文化研究的重點內涵。

 

在以色列耶路撒冷的「生命受難之路」,也就是耶穌出生地及當年背負著十字架往受難刑場的路線,向來是全世界旅覽以境的首選景點。當年(民86)筆者即循著耶穌當年受難的道路緩緩前行,嘗試領略「聖者」當時身背十字架循這條窄小巷弄裡,在遭全城羅馬居民嘲弄、指責下仍昂揚「踽踽而行」的情境。

 

其實說起耶路撒冷,它不僅是基督教的起源之城,也是猶太教、回教穆斯林的「聖城」。(圖/翻攝自YouTube)

 

冥想聖者身上流著血,心中卻無絲毫怨恨,只想著關心他的信徒及對加害者的「寬恕」。也就是這種精神讓基督教能由單一的宗教熱忱,昇華成一種深層文化信仰的原因。

 

只是,我們畢竟只是凡夫俗子,這種偉大的情操似乎易於「仰望」而難以「複製」。一般凡人也只能以純觀光者的心情,去領受聖者犧牲自己的身軀,以喚醒世人覺悟的這一條「生命永恆之路」!

 

事實上,「耶路撒冷」(Jerusalem)在希伯來文的字義上,就是「和平之城」的意思,其義是冀望2千年前因聖者的血而能換起「和平」。然而總是事與願違,這個原是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的共同「和平聖城」,今日卻成為引發世界最多紛爭的地方。想來,恐怕無論是基督耶穌或回教穆罕默德等「先知」,都要同聲發出無奈的「長嘆」!

 

如今,全球超過70億的人口,都正處於這新型冠狀病毒的威脅。不知幾百年來居於領導世界的西方基督文明,能否持續效法昔日耶穌捨生、尋求和平那種自我犧牲的仁慈,帶領人類共同渡過病毒難關;還是猶沈緬於霸權主義高姿態,只想著以自我利益至上的心態妄圖「逞凶推禍」。

 

若美國執意把「星星之火」持續擴大為「燎原之勢」,那恐怕這引領世界數百年風騷的基督文明,亦不免有成為「明日黃花」的危機。不信,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