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從中共「有權監督」到法官「情操高尚」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從中共「有權監督」到法官「情操高尚」
2020-04-28 07:00:00
A+
A
A-

林鄭月娥(右)不但沒有捍衛基本法和他的愛將,反而完全向兩辦投降。(圖/翻攝自林鄭月娥臉書)

 

作者/鄭漢良

 

港澳辦中聯辦公開干預香港內務,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自我「釋法」聲稱兩辦是中共對港最高代表,不受基本法22條所規管。林鄭月娥政府一度發稿對兩辦豁免於基本法的規管之外表示異議,結果林鄭的愛將聶德權需要為「懷疑」兩辦地位的聲明負上政治責任,從政制局局長平調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林鄭月娥不但沒有捍衛基本法和他的愛將,反而完全向兩辦投降,聲稱「特區政府官員和相關辦事處,之前對於基本法的認識未必很透徹」,又說兩辦對香港事務「有權監督」,對中聯辦進行「合憲合法合理」代表中央人民政府行事的言論視為干預,都是別有用心。

 

林鄭當天下人面前自我矮化,貪圖高薪厚職(年薪逾500萬港幣),置一國兩制不顧,其他官員莫不競相效尤,爭相向北京獻媚,特別是香港的法官們,似乎已經將政治正確作為審案、判案的準則。

 

去年8月一名旅行社導遊攜帶兩把刀在將軍澳斬傷三名連儂牆的留守者,其中一名26歲女記者肺部重創,一度命危。51歲的被告已經承認三項控罪,法官郭偉健日前雖然宣判被告需入獄45個月,但這位所謂的法官卻在庭上花了逾30分鐘大罵反修例社會運動,指示威者的行為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動」,反而讚揚被告願意接受懲罰,「情操高尚」。

 

郭某在法庭上總共花了1個半小時宣讀判詞,當中未有片言隻字斥責行凶的被告,反指事發時一名女傷者推開情緒激動的被告,她的行為是「火上加油」,將被告的行為歸咎於社運,實屬合理。郭官又指社運影響被告生計,剝奪他的工作權、生活權及生存權,形容他是運動中一名「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甚至是「不情願的被犧牲者」。對於真正被刀斬至重傷滿身鮮血的女記者,郭某沒有一言片語的同情。

 

在中共高調介入之下,香港法官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香港2016年有個法官陳碧橋,判處一名參與反大陸水貨客街頭運動的女士「胸部襲警」罪名成立,入獄3個多月。此案成為國際傳媒的笑話,香港法治形象隨著陳某的判案而一落千丈。孰料今天法官郭某卻公開讚揚血腥暴力者「情操高尚」,對手無寸鐵身心飽受傷害的年輕女子卻視若無睹,反而痛斥他們參與反政府行為。郭某政治正確高於一切的判詞,當然令社會震驚,民主派議員林卓廷指法官郭某判刑過輕,致函律政司要求複核刑期。眾所周知,香港的律政司,就是那個在倫敦滾地葫蘆受傷聲稱要在英國治療不能回港上班但後來卻離奇被送到北京「治療」沒有幾天就返回香港的那個鄭若樺,林卓廷的那封信相信好比泥牛入海。

 

在此同時,香港又有一案可供參考。去年 11 月,一名 70 歲清潔工於上水反修例街頭示威現場,被兩名分別只16歲和17歲的少年扔磚塊擊中頭部重傷,翌日不治。警方日前正式起訴兩名青年,控告謀殺等罪,期間兩人還押看管。

 

試問一下,如果法官郭某可以盛讚身懷兩把刀的被告手起刀落欲置人於死地的行為乃「情操高尚」,這兩名未成年「謀殺」嫌犯的情操又如何?

 

香港今天的局面正是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黑,做法官識時務者,豈止郭某一人。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       

 

林鄭月娥(右)不但沒有捍衛基本法和他的愛將,反而完全向兩辦投降。(圖/翻攝自林鄭月娥臉書)

 

作者/鄭漢良

 

港澳辦中聯辦公開干預香港內務,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自我「釋法」聲稱兩辦是中共對港最高代表,不受基本法22條所規管。林鄭月娥政府一度發稿對兩辦豁免於基本法的規管之外表示異議,結果林鄭的愛將聶德權需要為「懷疑」兩辦地位的聲明負上政治責任,從政制局局長平調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林鄭月娥不但沒有捍衛基本法和他的愛將,反而完全向兩辦投降,聲稱「特區政府官員和相關辦事處,之前對於基本法的認識未必很透徹」,又說兩辦對香港事務「有權監督」,對中聯辦進行「合憲合法合理」代表中央人民政府行事的言論視為干預,都是別有用心。

 

林鄭當天下人面前自我矮化,貪圖高薪厚職(年薪逾500萬港幣),置一國兩制不顧,其他官員莫不競相效尤,爭相向北京獻媚,特別是香港的法官們,似乎已經將政治正確作為審案、判案的準則。

 

去年8月一名旅行社導遊攜帶兩把刀在將軍澳斬傷三名連儂牆的留守者,其中一名26歲女記者肺部重創,一度命危。51歲的被告已經承認三項控罪,法官郭偉健日前雖然宣判被告需入獄45個月,但這位所謂的法官卻在庭上花了逾30分鐘大罵反修例社會運動,指示威者的行為是「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動」,反而讚揚被告願意接受懲罰,「情操高尚」。

 

郭某在法庭上總共花了1個半小時宣讀判詞,當中未有片言隻字斥責行凶的被告,反指事發時一名女傷者推開情緒激動的被告,她的行為是「火上加油」,將被告的行為歸咎於社運,實屬合理。郭官又指社運影響被告生計,剝奪他的工作權、生活權及生存權,形容他是運動中一名「奄奄一息、滿身鮮血的受害者」,甚至是「不情願的被犧牲者」。對於真正被刀斬至重傷滿身鮮血的女記者,郭某沒有一言片語的同情。

 

在中共高調介入之下,香港法官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香港2016年有個法官陳碧橋,判處一名參與反大陸水貨客街頭運動的女士「胸部襲警」罪名成立,入獄3個多月。此案成為國際傳媒的笑話,香港法治形象隨著陳某的判案而一落千丈。孰料今天法官郭某卻公開讚揚血腥暴力者「情操高尚」,對手無寸鐵身心飽受傷害的年輕女子卻視若無睹,反而痛斥他們參與反政府行為。郭某政治正確高於一切的判詞,當然令社會震驚,民主派議員林卓廷指法官郭某判刑過輕,致函律政司要求複核刑期。眾所周知,香港的律政司,就是那個在倫敦滾地葫蘆受傷聲稱要在英國治療不能回港上班但後來卻離奇被送到北京「治療」沒有幾天就返回香港的那個鄭若樺,林卓廷的那封信相信好比泥牛入海。

 

在此同時,香港又有一案可供參考。去年 11 月,一名 70 歲清潔工於上水反修例街頭示威現場,被兩名分別只16歲和17歲的少年扔磚塊擊中頭部重傷,翌日不治。警方日前正式起訴兩名青年,控告謀殺等罪,期間兩人還押看管。

 

試問一下,如果法官郭某可以盛讚身懷兩把刀的被告手起刀落欲置人於死地的行為乃「情操高尚」,這兩名未成年「謀殺」嫌犯的情操又如何?

 

香港今天的局面正是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黑,做法官識時務者,豈止郭某一人。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