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重現灣生的故鄉 彰化縣首棟日治移民村宿舍成功登錄為歷史建築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重現灣生的故鄉 彰化縣首棟日治移民村宿舍成功登錄為歷史建築
2020-04-22 07:00:00
A+
A
A-

作者/陳婉真


彰化縣政府很難得的於4月10日召開第1屆「彰化縣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建築群、紀念建築、史蹟、文化景觀文化資產審議會」109年度第1次會議,共新增了6處歷史建築,其中最特別的是「日本豐里移民村大橋組指導官舍」。

 

在埤頭鄉的原七番移民村,至今仍以「七號巷」作為巷弄名。

 

說它難得,是因為彰化縣雖然號稱六都以外第一大縣,卻是著著實實的二等縣,文資保存預算數和六都根本沒得比,加上主政者不只忽視,簡直是和它有仇,大抵有關文資保存的消息都是壞消息,不是古蹟突然失火了,就是老建築一夕之間被拆光了,這間位在北斗偏遠巷弄裡的殘破日式建築,竟然得以被列為歷史建築,簡直是奇蹟。


但它的確值得好好保存,讓建築本身說故事,讓大家知道它是史上占地最大、人口最多的「灣生故鄉」,沒錯,它不在花東,是在彰化縣。


原因之一是彰化縣開發很早,距今三百多年前已完成八堡圳的水利灌溉系統,土地富饒,人口稠密,本來就具備移民的條件。

 

歷經多年的努力,彰化縣終於把僅存的移民村宿舍列為歷史建築(2016年拍攝)

 

原因之二是,日治初期濁水溪泛濫成災,總督府於大正7年(1918年)開始進行濁水溪護岸堤防工程,把原先以彰化縣境內東螺溪為主流的濁水溪南移,改為以雲林縣北方的西螺溪為主流,造成彰化縣東螺溪沿岸,大約從今高鐵彰化站附近,一路往西,經過高速公路北斗交流道附近,直到芳苑鄉原東螺溪出海口的大片浮覆地,成為所謂的河川新生地。


日本殖民台灣時期,為緩和國內人口增加的壓力,鼓勵日本人移民台灣,制訂了很多優惠措施,移民村就是規定日本人願意舉家移民台灣的,由政府提供土地及住屋,在總督府方面的考量,也兼有國防及同化教化台灣人的作用。

 

苦候漫長的文資審議,去年又去拍攝時屋頂已塌了。


1932年至1942年之間,總督府總共在東螺溪沿岸的河川新生地規劃了豐里、鹿島、香取、八洲、利國村、秋津村等6個官營移民村,每個村裡面又有好幾個聚落單位,稱為「組」。以被列為歷史建築的這間為例,它原是豐里移民村裡的大橋組指導官的宿舍,因而得名。而光是一個豐里移民村,就包含了七星組、圳寮組、大橋組、舊眉組、一番、二番等不同聚落,涵蓋了今北斗、溪洲、田尾等鄉鎮的河川新生地。6個移民村總計20多個聚落。


移民村每戶分配的農地面積約4甲到5甲半不等,住宅含庭院面積統一為1.5分,呈方型塊狀,每兩戶成一單位,有點類似後來的雙拼別墅,左右前後各有6米寬的道路,村內的排水道、飲水設施都在移民搬入前已經建設完成,耕地也呈方塊狀,宅地的小方塊外圍就是耕地的大方塊。


所有的移民到台灣前都已變賣日本的財產家當,做好落地生根,埋骨台灣的心理準備,也在台灣養兒育女,這些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第二代就被稱為「灣生」。誰也想不到好景不常,日本戰敗後,所有人都被遣返日本,家當不能帶走,每人只准帶日幣1千元返日,很多灣生回到日本後,連日語都講不好,備受歧視。


日本人離開後,絕大多數的移民村都被當地農民據為己有,時日一久,有些鄉鎮公所早已放領給農民,只有少數鄉鎮農民仍然只能承租。由於日式房舍不適合台灣人居住,幾乎所有房舍都已改建為台灣農村的傳統紅磚建築,近年有的也遭轉賣,改建為工廠、公寓、豪宅⋯,只剩下筆直的農路及棋盤式聚落看得出日本人規劃的整齊劃一模樣,唯一碩果僅存的原汁原味移民村宿舍,就只剩下這間大橋組指導員官舍。


而它能被指定為歷史建築,竟然是起因於二十多年前的1993年,歷史學者張素玢,為了研究台灣的日本農業移民,多次到訪這間官舍的主人,有時甚至借宿主人家,一住就是好幾天,和主人家建立很好的交情。

 

移民村部落配置圖(彰化縣北斗地政事務所網站)


由於南彰化各鄉鎮遍布太多移民村,一般人對於「移民庄」、「溪底(指舊濁水溪溪底)」等名稱並不陌生,歷史課本卻從未讀過,引起出生於員林又是學歷史的張素玢開始想去探究移民村的真相,她花了很多時間做田野調查,甚至遠赴日本訪問灣生家族,他的博士論文是:〈臺灣的日本農業移民──以官營移民為中心(一九○九─一九四五)〉,曾於1998年榮獲中國歷史學會評選為年度優秀論文,並於兩年前整理成書《未竟的殖民 日本在台移民村》,出書後頗獲好評,堪稱國內唯一研究日治時期台灣農業移民的專書。對於大橋組官舍的成功登錄歷史建築,張素玢的學術論述與積極協助功不可沒。

 

移民村的道路筆直,農水路設施完善。

 

也要感謝這戶指導官舍的主人,日本人離開後,這戶林姓家族歷經三代子孫在這間充滿回憶的日式宿舍成長,目前雖然四散各地,它卻是家族凝聚的象徵,子孫對於房子能够列為歷史建築都持非常正面的看法,才使得這棟房舍順利取得歷史建築的身分。

 

原本是台灣母親河的東螺溪,船運可由鹿港通到北斗,目前荒廢,變成被亂丟廢棄物亂排廢水的臭水溝。


濁水溪是台灣第一大河,也是台灣的母親河,東螺溪更是古早彰化繁榮的重要功臣,早期鹿港還是重要通商港口時,船隻可以沿溪行駛到北斗,在陸路交通尚未發達的時代,它承載了很重要的交通運輸重任。然而,在政府一向重工商輕農業、主政者只想開發工業區,忽視生態及景觀的維護下,東螺溪成為一條充滿髒亂的長長臭水溝,政府如果有心將沿岸的移民村故事,以及各鄉鎮的人文歷史景觀納入,好好整治一番,必能為彰化縣帶來無限的觀光財,也為台灣提供了開發三百年的生動活歷史。

 

百年前重要水路運輸大站的北斗渡船頭,如今只留下一塊石頭供人緬懷(以上除北斗地政那張配置圖外,全部是陳婉真拍攝)

 

作者/陳婉真


彰化縣政府很難得的於4月10日召開第1屆「彰化縣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建築群、紀念建築、史蹟、文化景觀文化資產審議會」109年度第1次會議,共新增了6處歷史建築,其中最特別的是「日本豐里移民村大橋組指導官舍」。

 

在埤頭鄉的原七番移民村,至今仍以「七號巷」作為巷弄名。

 

說它難得,是因為彰化縣雖然號稱六都以外第一大縣,卻是著著實實的二等縣,文資保存預算數和六都根本沒得比,加上主政者不只忽視,簡直是和它有仇,大抵有關文資保存的消息都是壞消息,不是古蹟突然失火了,就是老建築一夕之間被拆光了,這間位在北斗偏遠巷弄裡的殘破日式建築,竟然得以被列為歷史建築,簡直是奇蹟。


但它的確值得好好保存,讓建築本身說故事,讓大家知道它是史上占地最大、人口最多的「灣生故鄉」,沒錯,它不在花東,是在彰化縣。


原因之一是彰化縣開發很早,距今三百多年前已完成八堡圳的水利灌溉系統,土地富饒,人口稠密,本來就具備移民的條件。

 

歷經多年的努力,彰化縣終於把僅存的移民村宿舍列為歷史建築(2016年拍攝)

 

原因之二是,日治初期濁水溪泛濫成災,總督府於大正7年(1918年)開始進行濁水溪護岸堤防工程,把原先以彰化縣境內東螺溪為主流的濁水溪南移,改為以雲林縣北方的西螺溪為主流,造成彰化縣東螺溪沿岸,大約從今高鐵彰化站附近,一路往西,經過高速公路北斗交流道附近,直到芳苑鄉原東螺溪出海口的大片浮覆地,成為所謂的河川新生地。


日本殖民台灣時期,為緩和國內人口增加的壓力,鼓勵日本人移民台灣,制訂了很多優惠措施,移民村就是規定日本人願意舉家移民台灣的,由政府提供土地及住屋,在總督府方面的考量,也兼有國防及同化教化台灣人的作用。

 

苦候漫長的文資審議,去年又去拍攝時屋頂已塌了。


1932年至1942年之間,總督府總共在東螺溪沿岸的河川新生地規劃了豐里、鹿島、香取、八洲、利國村、秋津村等6個官營移民村,每個村裡面又有好幾個聚落單位,稱為「組」。以被列為歷史建築的這間為例,它原是豐里移民村裡的大橋組指導官的宿舍,因而得名。而光是一個豐里移民村,就包含了七星組、圳寮組、大橋組、舊眉組、一番、二番等不同聚落,涵蓋了今北斗、溪洲、田尾等鄉鎮的河川新生地。6個移民村總計20多個聚落。


移民村每戶分配的農地面積約4甲到5甲半不等,住宅含庭院面積統一為1.5分,呈方型塊狀,每兩戶成一單位,有點類似後來的雙拼別墅,左右前後各有6米寬的道路,村內的排水道、飲水設施都在移民搬入前已經建設完成,耕地也呈方塊狀,宅地的小方塊外圍就是耕地的大方塊。


所有的移民到台灣前都已變賣日本的財產家當,做好落地生根,埋骨台灣的心理準備,也在台灣養兒育女,這些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第二代就被稱為「灣生」。誰也想不到好景不常,日本戰敗後,所有人都被遣返日本,家當不能帶走,每人只准帶日幣1千元返日,很多灣生回到日本後,連日語都講不好,備受歧視。


日本人離開後,絕大多數的移民村都被當地農民據為己有,時日一久,有些鄉鎮公所早已放領給農民,只有少數鄉鎮農民仍然只能承租。由於日式房舍不適合台灣人居住,幾乎所有房舍都已改建為台灣農村的傳統紅磚建築,近年有的也遭轉賣,改建為工廠、公寓、豪宅⋯,只剩下筆直的農路及棋盤式聚落看得出日本人規劃的整齊劃一模樣,唯一碩果僅存的原汁原味移民村宿舍,就只剩下這間大橋組指導員官舍。


而它能被指定為歷史建築,竟然是起因於二十多年前的1993年,歷史學者張素玢,為了研究台灣的日本農業移民,多次到訪這間官舍的主人,有時甚至借宿主人家,一住就是好幾天,和主人家建立很好的交情。

 

移民村部落配置圖(彰化縣北斗地政事務所網站)


由於南彰化各鄉鎮遍布太多移民村,一般人對於「移民庄」、「溪底(指舊濁水溪溪底)」等名稱並不陌生,歷史課本卻從未讀過,引起出生於員林又是學歷史的張素玢開始想去探究移民村的真相,她花了很多時間做田野調查,甚至遠赴日本訪問灣生家族,他的博士論文是:〈臺灣的日本農業移民──以官營移民為中心(一九○九─一九四五)〉,曾於1998年榮獲中國歷史學會評選為年度優秀論文,並於兩年前整理成書《未竟的殖民 日本在台移民村》,出書後頗獲好評,堪稱國內唯一研究日治時期台灣農業移民的專書。對於大橋組官舍的成功登錄歷史建築,張素玢的學術論述與積極協助功不可沒。

 

移民村的道路筆直,農水路設施完善。

 

也要感謝這戶指導官舍的主人,日本人離開後,這戶林姓家族歷經三代子孫在這間充滿回憶的日式宿舍成長,目前雖然四散各地,它卻是家族凝聚的象徵,子孫對於房子能够列為歷史建築都持非常正面的看法,才使得這棟房舍順利取得歷史建築的身分。

 

原本是台灣母親河的東螺溪,船運可由鹿港通到北斗,目前荒廢,變成被亂丟廢棄物亂排廢水的臭水溝。


濁水溪是台灣第一大河,也是台灣的母親河,東螺溪更是古早彰化繁榮的重要功臣,早期鹿港還是重要通商港口時,船隻可以沿溪行駛到北斗,在陸路交通尚未發達的時代,它承載了很重要的交通運輸重任。然而,在政府一向重工商輕農業、主政者只想開發工業區,忽視生態及景觀的維護下,東螺溪成為一條充滿髒亂的長長臭水溝,政府如果有心將沿岸的移民村故事,以及各鄉鎮的人文歷史景觀納入,好好整治一番,必能為彰化縣帶來無限的觀光財,也為台灣提供了開發三百年的生動活歷史。

 

百年前重要水路運輸大站的北斗渡船頭,如今只留下一塊石頭供人緬懷(以上除北斗地政那張配置圖外,全部是陳婉真拍攝)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