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尋找被告的行動 讓武漢化成了一隻蝴蝶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尋找被告的行動 讓武漢化成了一隻蝴蝶
2020-04-21 10:30:00
A+
A
A-

對於眼前的這個情勢,美國的對策,或說是思維的核心,已不是抗疫了,而是找一個被告。這隻蝴蝶,武漢所處的中國,就是被告。(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張陌

 

美國新冠確診人數達到一百萬如此令他人難以企及的高峰,大約已是指日可待了。這一、兩天之內就可以達到八十萬,剩下的廿萬當然不是難題,但新的問題也跟著來了,達到了一百萬之後,另一個百萬會來嗎?

 

用一百萬這個數字回頭去看武漢、湖北和中國,它將像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故。整起事件將變成了一個另類的「蝴蝶效應」,亦即,武漢這隻蝴蝶的翅膀曾經淺淺地顫動了一下,卻在西半球的美利堅合眾國捲起了颶風,橫掃了一切。

 

對於眼前的這個情勢,美國的對策,或說是思維的核心,已不是抗疫了,而是找一個被告。這隻蝴蝶,武漢所處的中國,就是被告。

 

美國最昌盛的產業,除了軍火、航空與太空之外,律師無疑是最為熠熠生輝的美國象徵,在這個歷史時刻,最傑出的律師怎可在旁邊歇著呢?

 

律師拉瑞•克萊曼上個月已向德州法院提了訴狀,控告中國政府、解放軍、武漢病毒研究所和它的前所長石正麗,以及解放軍少將陳薇,認定他們是製造了這隻在全球大流行的病毒,索賠金額超過2.5兆美金。其他的訴訟也已如火如荼,佛羅里達、加州、內華達都有案子,從病人受害、醫療防護物資被中國搜刮、中小企業受損等不一而足。

 

參議員魯比歐要求白宮與盟友合作調查世界衛生組織,印第安納州眾議員班克斯則要求國務院和司法部向國際法院提訟,要求中國賠償損害。英國的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替這些訴訟估價,認為光G7國家就可至少獲賠3.2兆歐元(約合4兆美元),這個估價依據的是英國著名的醫學院南安普敦大學早前的推估,如果嚴厲的隔離措施提前三周實施,將可減少95%的確診人數。

 

這些來勢洶洶的訟案以及究責,都以「蝴蝶振翼」的那個階段為訴求,亦即,全部的責任都在病毒最早開始的那個階段。如果中國政府在十二月中下旬就能天縱英明地展開封城這類舉措,那後頭就都沒事兒了!西方此刻一切的一切都是多餘的,都是沒有必要的。

 

這也是世衛的幹事長譚德塞如今背負的包袱與重負,這些針對中國的指控要求的是天文數字的賠償,但除了中國這個正犯,西方的心中還有一位幫凶,就是譚德塞,說譚德塞替中國圓謊、遮掩,才導致了疫情不可收拾。對於譚的指控是由從全球的領導者角色退下來的川普擔綱,川普宣布停止資助世衛,就是對譚德塞的定罪,至少是羞辱。

 

然而這層薄薄的邏輯完全禁不起推敲。中國就算沒有做好南安普敦大學說的「提前三周」實施嚴厲的隔離政策,就算這個「提早三周」的責任如假包換地就是中國的,但至少1月23日武漢封城時,疫情的訊息已沒有任何所謂的「隱瞞」了,而這個時刻,西方幾乎沒有幾個確診,封城的第二天即1月24日,美只有2例,到了2月10日即武漢封城了1 8天後,美國也只有12例確診,而川普這天還吹噓到了4月天氣一熱,所有病毒都會被殺死。

 

到了4月,病毒沒像川普預言的被熱起來的天氣殺死,而是從12例擴大了好幾萬倍,膨脹成近80萬例,並依然向著100萬快步逼近。這個風暴真正能夠捲起來的原因,仍然是武漢在最初那個階段,一些顢頇的官僚試圖遮掩造成的嗎?

 

被美國誇為防疫模範的台灣,1月24日確診人數共3人,比美國同日還多了一人,但台灣如今剛破四百例,且很多是從失控的美國逃回台灣的境外移入個案,否則人數可能更低得多,但美國卻已是台灣的數百倍。台灣恰恰就是這一個「中國必須負責」論述的完美反證。

 

換句話說,真正的比賽起跑點不必回到去年12月,不必回到李文亮12月30日在微信群組裡吹哨時的7例,不必回到隔天31日武漢衛健委公布已經有的27例感染;就在1月23日這天起跑,就可以跑出完全不同的典型與結果。有警覺、預先甚至超前部署的政府,以及甚早戴上口罩的國民,可以將病例降到最低;毫無憂患意識、輕敵、將其嗤之以鼻的領導者,以及看到亞洲人就予以毒打、凌辱的公民,卻可以將國家帶到超過四萬人死亡、還不知伊於胡底的絕境。

 

至於最初的「蝴蝶振翼」階段,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3 月底接受美國《科學》雜誌的訪問,在這篇訪談中,高福說,前期之所以無法判定「人傳人」,是因為「尚無詳細的流行病學數據」。他說了一句話:「當時沒有人能預言這種病毒會引起大流行。」當然,這是替北京遮個醜,卻未必沒有真實的成分。

 

曾經哀痛欲絕的武漢,如今有許多封城日記出版,讓人們可以永遠記住它的傷痛,作為一個新的病毒最早的爆發地,它當然不會只是一隻蝴蝶,它曾歷經的痛苦也絕不只是蝴蝶振翼而已。但讓它成為蝴蝶的,正是如今這種回溯到最初去追究被告的心態!

 

因為,當一個國家、一個領導者,以及他的人民,並不想團結在一起抗疫,而只是想搜索並聲討一個被告,要他賠償,這個瘟疫就會繼續蔓延下去,讓染疫的人成了天文數字,武漢那「區區」六、七萬人的「輕微損害」,就在反襯之下,成了一隻輕盈的蝴蝶。 

對於眼前的這個情勢,美國的對策,或說是思維的核心,已不是抗疫了,而是找一個被告。這隻蝴蝶,武漢所處的中國,就是被告。(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張陌

 

美國新冠確診人數達到一百萬如此令他人難以企及的高峰,大約已是指日可待了。這一、兩天之內就可以達到八十萬,剩下的廿萬當然不是難題,但新的問題也跟著來了,達到了一百萬之後,另一個百萬會來嗎?

 

用一百萬這個數字回頭去看武漢、湖北和中國,它將像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事故。整起事件將變成了一個另類的「蝴蝶效應」,亦即,武漢這隻蝴蝶的翅膀曾經淺淺地顫動了一下,卻在西半球的美利堅合眾國捲起了颶風,橫掃了一切。

 

對於眼前的這個情勢,美國的對策,或說是思維的核心,已不是抗疫了,而是找一個被告。這隻蝴蝶,武漢所處的中國,就是被告。

 

美國最昌盛的產業,除了軍火、航空與太空之外,律師無疑是最為熠熠生輝的美國象徵,在這個歷史時刻,最傑出的律師怎可在旁邊歇著呢?

 

律師拉瑞•克萊曼上個月已向德州法院提了訴狀,控告中國政府、解放軍、武漢病毒研究所和它的前所長石正麗,以及解放軍少將陳薇,認定他們是製造了這隻在全球大流行的病毒,索賠金額超過2.5兆美金。其他的訴訟也已如火如荼,佛羅里達、加州、內華達都有案子,從病人受害、醫療防護物資被中國搜刮、中小企業受損等不一而足。

 

參議員魯比歐要求白宮與盟友合作調查世界衛生組織,印第安納州眾議員班克斯則要求國務院和司法部向國際法院提訟,要求中國賠償損害。英國的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替這些訴訟估價,認為光G7國家就可至少獲賠3.2兆歐元(約合4兆美元),這個估價依據的是英國著名的醫學院南安普敦大學早前的推估,如果嚴厲的隔離措施提前三周實施,將可減少95%的確診人數。

 

這些來勢洶洶的訟案以及究責,都以「蝴蝶振翼」的那個階段為訴求,亦即,全部的責任都在病毒最早開始的那個階段。如果中國政府在十二月中下旬就能天縱英明地展開封城這類舉措,那後頭就都沒事兒了!西方此刻一切的一切都是多餘的,都是沒有必要的。

 

這也是世衛的幹事長譚德塞如今背負的包袱與重負,這些針對中國的指控要求的是天文數字的賠償,但除了中國這個正犯,西方的心中還有一位幫凶,就是譚德塞,說譚德塞替中國圓謊、遮掩,才導致了疫情不可收拾。對於譚的指控是由從全球的領導者角色退下來的川普擔綱,川普宣布停止資助世衛,就是對譚德塞的定罪,至少是羞辱。

 

然而這層薄薄的邏輯完全禁不起推敲。中國就算沒有做好南安普敦大學說的「提前三周」實施嚴厲的隔離政策,就算這個「提早三周」的責任如假包換地就是中國的,但至少1月23日武漢封城時,疫情的訊息已沒有任何所謂的「隱瞞」了,而這個時刻,西方幾乎沒有幾個確診,封城的第二天即1月24日,美只有2例,到了2月10日即武漢封城了1 8天後,美國也只有12例確診,而川普這天還吹噓到了4月天氣一熱,所有病毒都會被殺死。

 

到了4月,病毒沒像川普預言的被熱起來的天氣殺死,而是從12例擴大了好幾萬倍,膨脹成近80萬例,並依然向著100萬快步逼近。這個風暴真正能夠捲起來的原因,仍然是武漢在最初那個階段,一些顢頇的官僚試圖遮掩造成的嗎?

 

被美國誇為防疫模範的台灣,1月24日確診人數共3人,比美國同日還多了一人,但台灣如今剛破四百例,且很多是從失控的美國逃回台灣的境外移入個案,否則人數可能更低得多,但美國卻已是台灣的數百倍。台灣恰恰就是這一個「中國必須負責」論述的完美反證。

 

換句話說,真正的比賽起跑點不必回到去年12月,不必回到李文亮12月30日在微信群組裡吹哨時的7例,不必回到隔天31日武漢衛健委公布已經有的27例感染;就在1月23日這天起跑,就可以跑出完全不同的典型與結果。有警覺、預先甚至超前部署的政府,以及甚早戴上口罩的國民,可以將病例降到最低;毫無憂患意識、輕敵、將其嗤之以鼻的領導者,以及看到亞洲人就予以毒打、凌辱的公民,卻可以將國家帶到超過四萬人死亡、還不知伊於胡底的絕境。

 

至於最初的「蝴蝶振翼」階段,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3 月底接受美國《科學》雜誌的訪問,在這篇訪談中,高福說,前期之所以無法判定「人傳人」,是因為「尚無詳細的流行病學數據」。他說了一句話:「當時沒有人能預言這種病毒會引起大流行。」當然,這是替北京遮個醜,卻未必沒有真實的成分。

 

曾經哀痛欲絕的武漢,如今有許多封城日記出版,讓人們可以永遠記住它的傷痛,作為一個新的病毒最早的爆發地,它當然不會只是一隻蝴蝶,它曾歷經的痛苦也絕不只是蝴蝶振翼而已。但讓它成為蝴蝶的,正是如今這種回溯到最初去追究被告的心態!

 

因為,當一個國家、一個領導者,以及他的人民,並不想團結在一起抗疫,而只是想搜索並聲討一個被告,要他賠償,這個瘟疫就會繼續蔓延下去,讓染疫的人成了天文數字,武漢那「區區」六、七萬人的「輕微損害」,就在反襯之下,成了一隻輕盈的蝴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