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古埃及帝王「榮耀」之地 — 路克索的「帝王谷」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古埃及帝王「榮耀」之地 — 路克索的「帝王谷」
2020-04-21 07:00:00
A+
A
A-

這帝王谷卻不是古戰場,而是一批3千多年前古埃及帝王(后)們「尊貴」的葬身之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4月份是西方基督文化的「復活節」,係紀念耶穌基督死後復活的「神蹟」。根據西方基督教會在4世紀的決議,這個日子是春分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不知是對這個春分的日子各有算法,還是為了方便各派別的區隔,基督教跟東方正教雖都過一樣的「復活節」,但日子卻相隔了一個星期。如今年的「復活節」,前者是上個星期天的4月12日,後者卻正是本週的星期天(19日)。

 

但不管是那個日子,今年的「復活節」,卻因正處在全球蔓延的「冠狀病毒」肆虐下而顯得「死氣沈寂」,一點都沒「復活」喜慶的味道。不但全球病毒確診病例已飆破250萬,死亡人數也超過了16萬人。而位居國際領頭羊角色的美中關係,則因政治因素而以病毒源為藉口競相「甩鍋」,讓世界各國只好跟著陷入二選一的蹺蹺板博弈困境。看來,博愛仁慈的耶穌基督站在天上「瞧」,大概一時半刻也還無法決定到底要「站」在哪一方?

 

此刻,我們也只能暫且藉3千年前的「死人」作爲居家「抗疫」話題,以淡化這國際間各說各話的火光四射。想當年(民86)為了省錢,筆者舉家在埃及首都開羅買了「普通」火車票一路往南,「晃」了14個小時才到千里之外的「下埃及」第一站:路克索的「帝王谷」。

 

一下車,一陣狂風襲面,果然有幾分唐代李華《弔古戰場》:「⋯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中那一股風悲日曛,蓬斷草枯的味道與景象。只是,這帝王谷卻不是古戰場,而是一批3千多年前古埃及帝王(后)們「尊貴」的葬身之所。

 

話說帝王谷的傑作,得遠從西元前1539年到前1075年談起。「它」始於圖特摩斯一世時期,終於拉美西斯十世或十一世時期止。迄今整整3千5百年,古埃及歷代重要的帝王陵墓(大概60幾個),盡埋藏於此。其中,也包含了被寵幸的貴族和法老的妃子和子女的陵墓。

 

初入此谷,眼簾一片盡是黃沙漫漫,群谷交錯,真有「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的荒涼感。心想這些3千多年前的王公貴族,怎麼就這麼有「眼光」,選了這麼一個「鳥飛不下,獸鋌亡群」的「窮鄉僻壤」之地,來作為他們身後「安葬」之所。

 

迄今整整3千5百年,古埃及歷代重要的帝王陵墓(大概60幾個),盡埋藏於此。(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不過在遊歷之後,才恍然理解,正因為它處於尼羅河中游的偏僻山坳裡,不為世人所知,而避免了被盜伐的命運。直至今日,才得以讓他們在千年之後,雖仍難逃「生命有期」的宿命,但卻也得保「骨骸猶存」的原因。這又不得不為他們的獨具「遠」光,感到萬分佩服了。

 

事實上,帝王谷在歷史的荒煙蔓草中,曾被掩沒了數十個世紀而不為人知;直到1799年拿破崙遠征埃及,隨軍的「德農男爵」發現此地,並紀錄了合共二十四冊的《埃及記述》,它才「重見天地」於世人;不過如今,終究也只剩「一坏土」供後人憑弔了。

 

行走於這些幾千年前的「帝王將相」墳塚間,似乎可感受他們從渾厚的石墳中紛紛現「身」,急於向遠方的訪客敘述他們曾經擁有的帝王輝煌故事。但想到他們數千年來,就如此「棲身」於這昏暗的深谷幽泉之中,不禁令人陡興「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的感懷,並浮湧「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的噓嘆。

 

今日,翻開這些泛黃的古埃及帝王陵墓「舊照」,想到今日全世界在為這場人類共同敵人的病毒而傾力抗疫之餘,竟還如此「起勁」的相互逞口舌之快,以圖推卸責任。我突然似乎隱約聽到相片中那墓陵裡,傳來「麥擱吵了!」的幽幽之聲。(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這帝王谷卻不是古戰場,而是一批3千多年前古埃及帝王(后)們「尊貴」的葬身之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4月份是西方基督文化的「復活節」,係紀念耶穌基督死後復活的「神蹟」。根據西方基督教會在4世紀的決議,這個日子是春分後的第一個星期日,不知是對這個春分的日子各有算法,還是為了方便各派別的區隔,基督教跟東方正教雖都過一樣的「復活節」,但日子卻相隔了一個星期。如今年的「復活節」,前者是上個星期天的4月12日,後者卻正是本週的星期天(19日)。

 

但不管是那個日子,今年的「復活節」,卻因正處在全球蔓延的「冠狀病毒」肆虐下而顯得「死氣沈寂」,一點都沒「復活」喜慶的味道。不但全球病毒確診病例已飆破250萬,死亡人數也超過了16萬人。而位居國際領頭羊角色的美中關係,則因政治因素而以病毒源為藉口競相「甩鍋」,讓世界各國只好跟著陷入二選一的蹺蹺板博弈困境。看來,博愛仁慈的耶穌基督站在天上「瞧」,大概一時半刻也還無法決定到底要「站」在哪一方?

 

此刻,我們也只能暫且藉3千年前的「死人」作爲居家「抗疫」話題,以淡化這國際間各說各話的火光四射。想當年(民86)為了省錢,筆者舉家在埃及首都開羅買了「普通」火車票一路往南,「晃」了14個小時才到千里之外的「下埃及」第一站:路克索的「帝王谷」。

 

一下車,一陣狂風襲面,果然有幾分唐代李華《弔古戰場》:「⋯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中那一股風悲日曛,蓬斷草枯的味道與景象。只是,這帝王谷卻不是古戰場,而是一批3千多年前古埃及帝王(后)們「尊貴」的葬身之所。

 

話說帝王谷的傑作,得遠從西元前1539年到前1075年談起。「它」始於圖特摩斯一世時期,終於拉美西斯十世或十一世時期止。迄今整整3千5百年,古埃及歷代重要的帝王陵墓(大概60幾個),盡埋藏於此。其中,也包含了被寵幸的貴族和法老的妃子和子女的陵墓。

 

初入此谷,眼簾一片盡是黃沙漫漫,群谷交錯,真有「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的荒涼感。心想這些3千多年前的王公貴族,怎麼就這麼有「眼光」,選了這麼一個「鳥飛不下,獸鋌亡群」的「窮鄉僻壤」之地,來作為他們身後「安葬」之所。

 

迄今整整3千5百年,古埃及歷代重要的帝王陵墓(大概60幾個),盡埋藏於此。(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不過在遊歷之後,才恍然理解,正因為它處於尼羅河中游的偏僻山坳裡,不為世人所知,而避免了被盜伐的命運。直至今日,才得以讓他們在千年之後,雖仍難逃「生命有期」的宿命,但卻也得保「骨骸猶存」的原因。這又不得不為他們的獨具「遠」光,感到萬分佩服了。

 

事實上,帝王谷在歷史的荒煙蔓草中,曾被掩沒了數十個世紀而不為人知;直到1799年拿破崙遠征埃及,隨軍的「德農男爵」發現此地,並紀錄了合共二十四冊的《埃及記述》,它才「重見天地」於世人;不過如今,終究也只剩「一坏土」供後人憑弔了。

 

行走於這些幾千年前的「帝王將相」墳塚間,似乎可感受他們從渾厚的石墳中紛紛現「身」,急於向遠方的訪客敘述他們曾經擁有的帝王輝煌故事。但想到他們數千年來,就如此「棲身」於這昏暗的深谷幽泉之中,不禁令人陡興「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的感懷,並浮湧「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的噓嘆。

 

今日,翻開這些泛黃的古埃及帝王陵墓「舊照」,想到今日全世界在為這場人類共同敵人的病毒而傾力抗疫之餘,竟還如此「起勁」的相互逞口舌之快,以圖推卸責任。我突然似乎隱約聽到相片中那墓陵裡,傳來「麥擱吵了!」的幽幽之聲。(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