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帶著慚愧的奉獻改變不了白人對華裔的符號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帶著慚愧的奉獻改變不了白人對華裔的符號
2020-04-07 14:20:00
A+
A
A-

一位剛剛結束了政治競選的華裔人士楊安澤,對於美國的種族主義議題,提供了一個罕有的視角。(圖/翻攝自楊安澤臉書)

 

作者/張陌

 

兩個月前退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角逐的楊安澤(Andrew Yang)寫了篇文章,裡頭描述了一段遭遇:他在雜貨店門口碰到了三個中年白人,其中一人對他瞄了一眼並皺了眉頭,眼神中帶著一絲責備,於是他突然感到多年以來不曾有的感覺,即身為亞裔的自覺,「帶著一點慚愧的」(a bit ashamed)。

 

楊的父母是台灣人,但他在美國出生,他當然已經是個道地的美國人,但只是在法律上的。這篇文章的標題是:We Asian Americans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亦即,「我們亞裔美國人不是病毒,我們還可以是一種解藥」。文章呈現的是,突然之間,他對於身處於美國這個社會之中,感到自在與安全的確信,莫名地消失了。

 

更真實的情境是,這場新冠病毒的疫情讓楊安澤意識到,他當年從孩提時期成長起來的歲月中,曾經感受到的作為一個華裔,卻被這個社會排斥的屈辱,並不曾真的被消弭掉。於今,這個他以為已經不存在的問題,重新捲回到他的周旁。

 

由於這篇文章是楊安澤所寫,一位剛剛結束了政治競選的華裔人士,對於美國的種族主義議題,提供了一個罕有的視角。他的競選歷程原應是種族主義已經褪色的指標,但他卻在競選經歷之後不久,重新舔食了這個心碎的禁忌。這個劇烈的對比、和戲劇性的轉變,讓人們重新挖掘了美國白人社會偽善的道德。

 

他的文章中回顧了幾個月前的另一個情節:他在新罕布什夏州競選時,被一個青少年喊了一聲Chink。這個字甚難翻譯,約莫是「窄眼的中國鬼」的意思。但楊安澤說他當時沒有想太多,只想到幸好他的兩個孩子並不在場,否則他得費神去解釋這個字的含義。

 

然而,楊安澤對於這個令他重又感到羞慚的歧視文化,卻提出了令人更加錯愕的解方:就是用一種較諸以往未曾有的方式,做出更多的貢獻,去擁抱與展示亞裔美國人的美國性。

 

他的論點是,抗議美國社會的歧視是無用的,因此正面作出貢獻才是正確的路徑。

 

正面思考或許是對的,但助長一個長期以降不願改變的偏見,卻絕對是錯的。楊安澤不曾想過的是,如果不從根本上質疑種族歧視的道德惡行,不從內核裡直接對它進行殊死對抗,種族主義的幽靈將永恆地深紮於白人的內心與性情裡,絕不會遠去。

 

楊安澤的論點是,抗議美國社會的歧視是無用的,因此正面作出貢獻才是正確的路徑。(圖/翻攝自楊安澤臉書)

 

如今非裔美國人的地位,若不是經由馬丁路德金等民權領袖所領導尖銳而毫不妥協的抗爭,是絕對得不到的。楊安澤只想經過某種僕從似的膜拜與貢奉,得到白人心甘情願對於華裔的平等認證,無疑是一種痴心妄想,甚至是自我欺罔。

 

除了在美國的華裔或更外圈的亞裔之外,真正可以自楊安澤的這層邏輯延伸出來的,卻是他故土台灣。

 

整個台灣的心靈對於美國,與楊安澤幾乎如出一轍。台灣將美國視為當今人間最為瑰美的樂土,將變成猶如美國人一般的新的種裔,表現出令人難以理解的嚮往與飢渴。亦即,台灣人將它的中國血液視為必須早日割棄的癰瘡,並且幻想透過某種文化換血的工程,即可成為與美國人比肩的新的族裔。

 

這與日本近一百年的脫亞入歐論,亦無二致。但較諸日本人,台灣人卻走得更遠,日本並不否定它的大和魂魄,並不自慚於它的天皇血胤,在它的天皇於二次世界大戰犯下了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包括強迫它所入侵的鄰國數十萬女性為軍隊從事性服務,以及將被侵略者的人體進行細菌戰的研究,日本人亦不曾真正否棄過這個天皇在其民族裡猶如每日躍升的太陽的地位。

 

但台灣人卻意圖挫骨揚灰,將自己的華裔的種姓事實,欲藉由不斷地自我否定與對於美國的輸誠,達到最終完成變異的可能。這已非脫亞入歐,而是毀中圖美、棄華求夷了。

 

這一整套的心靈肌理有其歷史的背景與成因。最早可能與中國百年積弱有關,做為一個中國人的屈辱,曾經是無數炎黃子民的愧怍與心痛;但台灣卻在中國崛起之後仍然變本加厲地以去中國化為念為樂,恐與日、美長年的文化殖民脫不了干係,台灣在歷經殖民的痛楚之後,竟折斷了脊梁從而異化為對於殖民者的孺慕與歌頌,以至於最終走上了厭中與恨中的不歸路。

 

於是,在這次疫情不斷蔓延的情境底下,台灣對中國採取了封禁與詆毀的諸多行跡,「武漢肺炎」琅琅上口絲毫不以為忤,卻對日本及美國進行猶如朝貢般的口罩捐輸,並自詡為心靈近似國家的友好互助。

 

這與楊安澤何其相似?楊安澤說,在這疫情中,亞裔應該要站出來,捐錢、 幫助鄰人、捐防護衣、當志工、捐輸慈善團體,以證明我們就是美國人。這與蔡英文要捐一千萬口罩給美國,說我們正在幫忙,已經略無差別!

 

然而,當你只是仰望一個客體,卻忘記自己原來的主體時,並不會讓你變成那個所欲望的客體,而更為卑怯地變成了蒼白而虛無的空洞,甚至於,將更難以擺脫那個難堪的符號─Chink,白人安放給你的真實頭銜。 

 

一位剛剛結束了政治競選的華裔人士楊安澤,對於美國的種族主義議題,提供了一個罕有的視角。(圖/翻攝自楊安澤臉書)

 

作者/張陌

 

兩個月前退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角逐的楊安澤(Andrew Yang)寫了篇文章,裡頭描述了一段遭遇:他在雜貨店門口碰到了三個中年白人,其中一人對他瞄了一眼並皺了眉頭,眼神中帶著一絲責備,於是他突然感到多年以來不曾有的感覺,即身為亞裔的自覺,「帶著一點慚愧的」(a bit ashamed)。

 

楊的父母是台灣人,但他在美國出生,他當然已經是個道地的美國人,但只是在法律上的。這篇文章的標題是:We Asian Americans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亦即,「我們亞裔美國人不是病毒,我們還可以是一種解藥」。文章呈現的是,突然之間,他對於身處於美國這個社會之中,感到自在與安全的確信,莫名地消失了。

 

更真實的情境是,這場新冠病毒的疫情讓楊安澤意識到,他當年從孩提時期成長起來的歲月中,曾經感受到的作為一個華裔,卻被這個社會排斥的屈辱,並不曾真的被消弭掉。於今,這個他以為已經不存在的問題,重新捲回到他的周旁。

 

由於這篇文章是楊安澤所寫,一位剛剛結束了政治競選的華裔人士,對於美國的種族主義議題,提供了一個罕有的視角。他的競選歷程原應是種族主義已經褪色的指標,但他卻在競選經歷之後不久,重新舔食了這個心碎的禁忌。這個劇烈的對比、和戲劇性的轉變,讓人們重新挖掘了美國白人社會偽善的道德。

 

他的文章中回顧了幾個月前的另一個情節:他在新罕布什夏州競選時,被一個青少年喊了一聲Chink。這個字甚難翻譯,約莫是「窄眼的中國鬼」的意思。但楊安澤說他當時沒有想太多,只想到幸好他的兩個孩子並不在場,否則他得費神去解釋這個字的含義。

 

然而,楊安澤對於這個令他重又感到羞慚的歧視文化,卻提出了令人更加錯愕的解方:就是用一種較諸以往未曾有的方式,做出更多的貢獻,去擁抱與展示亞裔美國人的美國性。

 

他的論點是,抗議美國社會的歧視是無用的,因此正面作出貢獻才是正確的路徑。

 

正面思考或許是對的,但助長一個長期以降不願改變的偏見,卻絕對是錯的。楊安澤不曾想過的是,如果不從根本上質疑種族歧視的道德惡行,不從內核裡直接對它進行殊死對抗,種族主義的幽靈將永恆地深紮於白人的內心與性情裡,絕不會遠去。

 

楊安澤的論點是,抗議美國社會的歧視是無用的,因此正面作出貢獻才是正確的路徑。(圖/翻攝自楊安澤臉書)

 

如今非裔美國人的地位,若不是經由馬丁路德金等民權領袖所領導尖銳而毫不妥協的抗爭,是絕對得不到的。楊安澤只想經過某種僕從似的膜拜與貢奉,得到白人心甘情願對於華裔的平等認證,無疑是一種痴心妄想,甚至是自我欺罔。

 

除了在美國的華裔或更外圈的亞裔之外,真正可以自楊安澤的這層邏輯延伸出來的,卻是他故土台灣。

 

整個台灣的心靈對於美國,與楊安澤幾乎如出一轍。台灣將美國視為當今人間最為瑰美的樂土,將變成猶如美國人一般的新的種裔,表現出令人難以理解的嚮往與飢渴。亦即,台灣人將它的中國血液視為必須早日割棄的癰瘡,並且幻想透過某種文化換血的工程,即可成為與美國人比肩的新的族裔。

 

這與日本近一百年的脫亞入歐論,亦無二致。但較諸日本人,台灣人卻走得更遠,日本並不否定它的大和魂魄,並不自慚於它的天皇血胤,在它的天皇於二次世界大戰犯下了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包括強迫它所入侵的鄰國數十萬女性為軍隊從事性服務,以及將被侵略者的人體進行細菌戰的研究,日本人亦不曾真正否棄過這個天皇在其民族裡猶如每日躍升的太陽的地位。

 

但台灣人卻意圖挫骨揚灰,將自己的華裔的種姓事實,欲藉由不斷地自我否定與對於美國的輸誠,達到最終完成變異的可能。這已非脫亞入歐,而是毀中圖美、棄華求夷了。

 

這一整套的心靈肌理有其歷史的背景與成因。最早可能與中國百年積弱有關,做為一個中國人的屈辱,曾經是無數炎黃子民的愧怍與心痛;但台灣卻在中國崛起之後仍然變本加厲地以去中國化為念為樂,恐與日、美長年的文化殖民脫不了干係,台灣在歷經殖民的痛楚之後,竟折斷了脊梁從而異化為對於殖民者的孺慕與歌頌,以至於最終走上了厭中與恨中的不歸路。

 

於是,在這次疫情不斷蔓延的情境底下,台灣對中國採取了封禁與詆毀的諸多行跡,「武漢肺炎」琅琅上口絲毫不以為忤,卻對日本及美國進行猶如朝貢般的口罩捐輸,並自詡為心靈近似國家的友好互助。

 

這與楊安澤何其相似?楊安澤說,在這疫情中,亞裔應該要站出來,捐錢、 幫助鄰人、捐防護衣、當志工、捐輸慈善團體,以證明我們就是美國人。這與蔡英文要捐一千萬口罩給美國,說我們正在幫忙,已經略無差別!

 

然而,當你只是仰望一個客體,卻忘記自己原來的主體時,並不會讓你變成那個所欲望的客體,而更為卑怯地變成了蒼白而虛無的空洞,甚至於,將更難以擺脫那個難堪的符號─Chink,白人安放給你的真實頭銜。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