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病毒肆虐 浮光掠影居家好旅遊(埃及篇)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病毒肆虐 浮光掠影居家好旅遊(埃及篇)
2020-04-07 07:00:00
A+
A
A-

 

埃軍F-16、幻象2000、F-4 飛近金字塔。(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2019冠狀病毒肺炎」肆虐全球,每天將近50億人都將眼睛「盯」在電視螢幕上,注視著世界各國及城市罹患此病毒日漸上升的確診病例。迄今日全球確診案例已逾120萬,死亡人數亦超過6萬人,連歐美強國亦「束手無策」。看來2020年,「病毒」將成為人類所面臨最殘酷的「天敵」。

 

在這股病毒肆虐之際,臺灣能以2003年遭逢SARS的經驗而「超前部署」,災情相對較低。截至目前,雖累積3百多確診案例,但死亡病例尚控制在個位數,且尚未有社區感染的情況,而已發生的確診病例,又以「境外移入」居多,由中央成立的疫情一級指揮中心易於掌控病毒的傳播,可說是「天佑臺灣」!

 

此次冠狀病毒在「境外移入」部分,跟中東有關係的,要算埃及與土耳其的案例較受國人矚目。事實上,臺灣近年來在中東的旅遊業,可說一支獨秀凌駕於世界各國。其原因係該地域既有地中海豪華的郵輪浪漫行程,又兼具阿聯酋杜拜的奢華沙漠遊覽活動,既得見約旦國起於2世紀古羅馬時代的曠世建築,亦可憑望以色列千年的「哭牆」滄桑遺跡;既可弔祭土耳其3千多年前「木馬屠城記」的悠悠餘暉,又能親凜埃及5千年前的「金字塔」古典文明。難怪臺灣遊客趨之若鶩的連「病毒」也無所懼了!

 

當然,這跟今年2月以前的病毒初期疫情,因中國大陸地區「獨領風騷」,且其以快速的「封城」因應,相對減緩了病毒外移速度,反讓世界各國都減輕了需「嚴正以待」的戒心,以致讓病毒蔓延之勢遂成「糜爛之局」。想來,世界及歐美強國應該是「悔不當初」,而臺灣對中東各國「境外移入」的病毒感染,也只能從「水銀瀉地」的角度來從輕認定了。

 

目前全球幾有30億人,都暫時處於「居家隔離」之中,且幾乎完全斷絕了世界各國的旅遊市場。筆者僅以昔日親歷埃及、土耳其、以色列、阿曼、賽普勒斯、蘇丹、摩洛哥、杜拜和約旦等中東國家旅遊的「浮光掠影」,以稍解大家居家時段的「悶氣」,並權充集體「抗疫」的一環。

 

首先談到埃及,其實在西元前3100年左右,埃及才統一為一個涵蓋尼羅河上下游的「偉大」王朝。而所謂「上、下埃及」的區分,係以埃及的「孟菲斯」爲界,尼羅河上游南方稱「上埃及」,尼羅河下游北方則喚「下埃及」,以方便舊昔埃及龐大帝國的國界區分。

 

古埃及皇家陪葬品。(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上埃及」當然是以首都開羅為中心,包含了馳名世界的「埃及博物館」、「吉薩金字塔群」,還有在阿拉伯世界,無論宗教、文學、教育或哲學,都有舉足輕重的「艾茲哈爾大學」,都是遊歷埃及的觀光重點。另有些時間較充裕的自由行旅客,則喜歡選擇地處「西奈半島」邊的Shimseal海港,因為它不但是個天然海港,更有聞名遐邇「蘇伊士運河」中的一段通過其間。

 

「埃及博物館」位於埃及首都開羅,是1858年由法國人馬里埃特創建的。博物館分為兩層,陳列著古埃及時期至古羅馬統治時代的遺物展品。從大家耳熟能詳的拉美西斯二世、圖特摩斯三世、哈特謝普蘇特、努比亞籍、瑪伊培理等貴族、法老墓中出土的文物,都盡納於此館。此外,著名的「圖坦卡門」墓內超過1千多件的珍品,也長期於館內展出。

 

此館還收藏了包括哈特謝普蘇特、拉米西斯二世在內數不清被「捆綁」著扎扎實實的「木乃伊」。蒞遊此館的旅客,無一不感到能與這麼多「體面」的「死人」一起合影留念而備感「榮幸」。不過,2011年,此館因中東「阿拉伯之春」影響,竟遭與警察衝突的示威群眾破壞,後雖經維修,但據聞已有部分千年古蹟已難恢復原貌,真讓人興有「今人不肖,古人遭殃」之感慨!

 

埃及的「金字塔」,相傳是古埃及法老(國王)的陵墓。金字塔主要流行於埃及古王國時期,陵墓基座為正方形,四面則是四個相等的三角形(即方錐體),側影類似漢字的「金」字,故漢語稱為「金字塔」。它與中國的「長城」齊名,皆名列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

 

卡夫拉金字塔(第四王朝)和獅身人面像(約公元前2500年)。(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而聞名全球,位於開羅附近吉薩的「胡夫金字塔」、「卡夫拉金字塔」,及所有觀光客矚目的「獅身人面像」,都分列於此。想到上古埃及「法老王」為了延續自身的不「毀」尊榮,不惜蹂躪壓榨無數黎民百姓於水火之中,替自身建造如此「高聳宏偉」的「未來居家」;結果死後,還是同凡人一般,得接受「富貴不再得,帝鄉不可期」的宿命,真個是「墳中帝王今安在?墓外僅存滾黃沙!」

 

半個世紀以來,貧困的埃及人幾乎都靠這些先人的遺跡,賺取微薄的收入以餬口,如今因冠狀病毒疫情肆虐,觀光受挫,幾百萬靠此維生的底層民眾,連基本的生活都恐不能得,真是令人不勝唏噓!(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埃軍F-16、幻象2000、F-4 飛近金字塔。(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程富陽

 

「2019冠狀病毒肺炎」肆虐全球,每天將近50億人都將眼睛「盯」在電視螢幕上,注視著世界各國及城市罹患此病毒日漸上升的確診病例。迄今日全球確診案例已逾120萬,死亡人數亦超過6萬人,連歐美強國亦「束手無策」。看來2020年,「病毒」將成為人類所面臨最殘酷的「天敵」。

 

在這股病毒肆虐之際,臺灣能以2003年遭逢SARS的經驗而「超前部署」,災情相對較低。截至目前,雖累積3百多確診案例,但死亡病例尚控制在個位數,且尚未有社區感染的情況,而已發生的確診病例,又以「境外移入」居多,由中央成立的疫情一級指揮中心易於掌控病毒的傳播,可說是「天佑臺灣」!

 

此次冠狀病毒在「境外移入」部分,跟中東有關係的,要算埃及與土耳其的案例較受國人矚目。事實上,臺灣近年來在中東的旅遊業,可說一支獨秀凌駕於世界各國。其原因係該地域既有地中海豪華的郵輪浪漫行程,又兼具阿聯酋杜拜的奢華沙漠遊覽活動,既得見約旦國起於2世紀古羅馬時代的曠世建築,亦可憑望以色列千年的「哭牆」滄桑遺跡;既可弔祭土耳其3千多年前「木馬屠城記」的悠悠餘暉,又能親凜埃及5千年前的「金字塔」古典文明。難怪臺灣遊客趨之若鶩的連「病毒」也無所懼了!

 

當然,這跟今年2月以前的病毒初期疫情,因中國大陸地區「獨領風騷」,且其以快速的「封城」因應,相對減緩了病毒外移速度,反讓世界各國都減輕了需「嚴正以待」的戒心,以致讓病毒蔓延之勢遂成「糜爛之局」。想來,世界及歐美強國應該是「悔不當初」,而臺灣對中東各國「境外移入」的病毒感染,也只能從「水銀瀉地」的角度來從輕認定了。

 

目前全球幾有30億人,都暫時處於「居家隔離」之中,且幾乎完全斷絕了世界各國的旅遊市場。筆者僅以昔日親歷埃及、土耳其、以色列、阿曼、賽普勒斯、蘇丹、摩洛哥、杜拜和約旦等中東國家旅遊的「浮光掠影」,以稍解大家居家時段的「悶氣」,並權充集體「抗疫」的一環。

 

首先談到埃及,其實在西元前3100年左右,埃及才統一為一個涵蓋尼羅河上下游的「偉大」王朝。而所謂「上、下埃及」的區分,係以埃及的「孟菲斯」爲界,尼羅河上游南方稱「上埃及」,尼羅河下游北方則喚「下埃及」,以方便舊昔埃及龐大帝國的國界區分。

 

古埃及皇家陪葬品。(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上埃及」當然是以首都開羅為中心,包含了馳名世界的「埃及博物館」、「吉薩金字塔群」,還有在阿拉伯世界,無論宗教、文學、教育或哲學,都有舉足輕重的「艾茲哈爾大學」,都是遊歷埃及的觀光重點。另有些時間較充裕的自由行旅客,則喜歡選擇地處「西奈半島」邊的Shimseal海港,因為它不但是個天然海港,更有聞名遐邇「蘇伊士運河」中的一段通過其間。

 

「埃及博物館」位於埃及首都開羅,是1858年由法國人馬里埃特創建的。博物館分為兩層,陳列著古埃及時期至古羅馬統治時代的遺物展品。從大家耳熟能詳的拉美西斯二世、圖特摩斯三世、哈特謝普蘇特、努比亞籍、瑪伊培理等貴族、法老墓中出土的文物,都盡納於此館。此外,著名的「圖坦卡門」墓內超過1千多件的珍品,也長期於館內展出。

 

此館還收藏了包括哈特謝普蘇特、拉米西斯二世在內數不清被「捆綁」著扎扎實實的「木乃伊」。蒞遊此館的旅客,無一不感到能與這麼多「體面」的「死人」一起合影留念而備感「榮幸」。不過,2011年,此館因中東「阿拉伯之春」影響,竟遭與警察衝突的示威群眾破壞,後雖經維修,但據聞已有部分千年古蹟已難恢復原貌,真讓人興有「今人不肖,古人遭殃」之感慨!

 

埃及的「金字塔」,相傳是古埃及法老(國王)的陵墓。金字塔主要流行於埃及古王國時期,陵墓基座為正方形,四面則是四個相等的三角形(即方錐體),側影類似漢字的「金」字,故漢語稱為「金字塔」。它與中國的「長城」齊名,皆名列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

 

卡夫拉金字塔(第四王朝)和獅身人面像(約公元前2500年)。(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而聞名全球,位於開羅附近吉薩的「胡夫金字塔」、「卡夫拉金字塔」,及所有觀光客矚目的「獅身人面像」,都分列於此。想到上古埃及「法老王」為了延續自身的不「毀」尊榮,不惜蹂躪壓榨無數黎民百姓於水火之中,替自身建造如此「高聳宏偉」的「未來居家」;結果死後,還是同凡人一般,得接受「富貴不再得,帝鄉不可期」的宿命,真個是「墳中帝王今安在?墓外僅存滾黃沙!」

 

半個世紀以來,貧困的埃及人幾乎都靠這些先人的遺跡,賺取微薄的收入以餬口,如今因冠狀病毒疫情肆虐,觀光受挫,幾百萬靠此維生的底層民眾,連基本的生活都恐不能得,真是令人不勝唏噓!(待續)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以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