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札格勒布的強震與克羅埃西亞的哀愁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陽山縱論歐亞》札格勒布的強震與克羅埃西亞的哀愁
2020-03-27 16:35:00
A+
A
A-

 

克羅埃西亞國土呈馬蹄形,東北部是匈牙利,東部是塞爾維亞,北部是斯洛文尼亞,西部隔海與義大利相望,東西兩翼交夾之下是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圖/翻攝自Google地圖)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在情勢嚴峻的新冠肺炎威脅下,3月22日星期天清晨6時23分,克羅埃西亞首都札格勒布(Zagreb)發生了5.3級的強震,導致17人受傷,城中心的天主教大教堂部分倒塌,山上的國會主體建築也受到嚴重損傷,無法繼續開會。這是140年來克羅埃西亞最嚴重的一次大地震!

 

1989年夏天,我第一次來到札格勒布。火車站前筆直寬敞的林蔭大道,綠樹成蔭,悠閒自得的行人,在青茐的行道樹中悠遊慢行,路旁有好幾個博物館,陽光在樹稍間透亮,光影乍現,搖曳生輝!駐足其間,但覺神清氣爽,深感南斯拉夫聯邦的克羅埃西亞真是得天獨厚,在典麗莊嚴的首府享受如斯盛景,着實難得。

 

走在老城邊往國會的山路上,一條由方磚堆砌成的坡道,青石交錯,結實而硬朗,但走久了還有些累人。我後來在美國網站上買到專門為這條山道設計的涼鞋,先用皮線條交錯編成十字皮網,再加工製成緊密紮實的厚底便鞋,既彈性又舒壓,可以走很長很遠的山路,而鞋子的取名正是Zagreb。這雙鞋,我一穿就是好多年,也常常會想起這座遠方的城。

 

在山道的另一旁,有幾家民族特色的餐館。傍晚時分,夜幕將垂之際,在暈黃的燈光渲染下,民族樂團的表演手舞足蹈,豪情奔放!團員中男士高大俊偉,女孩子則白裡透紅,純真秀麗,讓人驚艶。於今30年過去了,當時吃什麼餐食已想不起來,但仍依稀記得熱鬧躍動的場景,以及在黃昏暮色的映照下,南斯拉夫聯邦的最後餘暉。

 

克羅埃西亞的手工蕾絲。(圖/作者周陽山攝)

 

兩年之後,1991年6月25日,克羅埃西亞人決定脫離南斯拉夫聯邦而宣告獨立,而在克國境內與它同語丶同種,卻不同文(塞族使用居里爾字母,克族使用拉丁字母)的塞爾維亞人亦步亦趨,旋即宣布獨立,立即引發激烈血腥的內戰。

 

這場慘烈的戰爭持續經年,造成克羅埃西亞境內三分之二的國土淪為戰場,40多萬人無家可歸。獨立戰爭一直打到1995年11月才停止,一共造成至少22,000人死亡,其中克族佔三分之二,塞族約三分之一。另外,還造成52,000人受傷丶失能或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戰爭也導致50萬人被迫遷徙丶重置家園;其中有30萬係克族,而在這些克族之中,又有15萬人是從境外的塞爾維亞或鄰國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境內的「塞族共和國」被趕出來的。他們顛沛流離,被迫離開家鄉,遷居到這個新而獨立的克羅埃西亞。

 

至於原先住在克國境內的塞族居民,有15萬到20萬人在戰爭前後被迫離開故土,而且大多數一去不復返!至於戰後願意遷回老家的,只剩下四分之一,約55,000人。由於人口的大量遷徙與流失,在1991年內戰爆發前,克國有人口478萬人,但戰爭帶來迫遷丶移民和傷亡,目前全國人口只剩下407萬人,足足減少了二成左右。另外,目前海外還有400多萬的克羅埃西亞僑民。

 

這場獨立戰爭造成約值37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破壞,18萬個家庭房屋被毀,國民所得整整損失了五分之一!另外,戰爭還留下200多萬個地雷,先後造成1900人不幸犧牲或受傷,直到2005年,還有25萬個地雷未能清除。而克國政府已為此已付出了2.14億歐元的高額經費。

 

克羅埃西亞是一個美麗的國度,國土呈馬蹄型,東邊受奧匈帝國的影響很深,信仰天主教,許多人會講德文和匈牙利文。在東部的「斯拉弗尼亞」(Slavonic)和鄰近的「弗伊弗丁那」自治省(Vojvodina,屬於塞爾維亞)有許多奧匈帝國時代留下的少數民族,是中東歐一帶人種最多元丶族群關係最複雜的地區,迄今還保留許多奧匈帝國時代的文化遺產與民俗傳統。

 

克羅埃西亞的手工織品,细緻而傅统。(圖/作者周陽山攝)

 

我在扎格勒布市大教堂對面的市集裡,就買到過此地出品的全手工編織精品,包括針織的蕾絲花邊,以幾何圖案為式樣,圍以蜘蛛網花樣,可供製作教士袍丶桌布丶床單和裙邊裝飾使用。這些手工製作品質優異,織工也十分精細。克國著名的民俗歌舞樂團拉多(Lado Ensemble) 團員在表演時,就常可看到這樣的傑作。

 

至於克國的西部,鄰亞得里亞海,是狹長的海濱觀光勝地,與義大利隔海相望。長期以來,此地受到羅馬帝國和威尼斯共和國的深刻影響,無論是宗教丶建築丶飲食丶音樂乃至生活習俗,都留下深刻的義大利印記。馬可波羅(Marco Polo,1254-1324)就出生在此地靠近名城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 ),一個名為科爾丘拉(克羅埃西亞文是Korcula,義大利文是Curzola)的小島上,當時係由威尼斯共和國統治。

 

由此地再往北行,是前南斯拉夫的斯洛文尼亞共和國,繼續向北,就是義大利東北角的翠斯堤(Trieste,亦譯的里亞斯特)。當天氣清朗的時候,從邊境的山坡上遠望,同時可以看到義丶斯丶克三國的領土,這可是「任憑千山萬水,一眼望穿三國」。

 

克羅埃西亞獨立後,設在荷蘭海牙的國際法院,特別成立了「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處理在戰爭中反人道丶屠殺丶虐囚等嚴重的戰爭犯罪行為,從1993年5月成立,到2017年年底結束,一共有161人被起訴,其中94位是塞族,29位是克族;而在被判決有罪的人當中,則有62位是塞族,18位是克族。

 

2017年11月29日,在海牙的庭審中,一位在鄰國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擔任「國防委員會」將領的克羅埃西亞人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1945-2017),因戰爭罪而被判刑20年。普拉雅克出生於二戰期間的克羅埃西亞獨立國(為納粹的傀儡國),後來擔任工程師和電視節目製作人。1991年內戰爆發後,他自願加入克族武裝部隊,結果因為在波-赫戰爭中對回族犯下戰爭罪行而判刑確定。普拉雅克在法庭上大聲叫喊,抗議判決不公,而且堅不認罪,緊接下來,當場服毒身亡。

 

對於普拉雅克的抗議與自殘,克羅埃西亞政府譴責「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的官員不適任,對於克族與受審的克羅埃西亞人是「深度的道德不公」。克國國會黨團也發表聯合聲明,指責法庭未尊重「歷史的真相丶事實與證據」,不公正,也絕不可接受。

 

克國獨立後第一任總统圖季曼的著作《歷史真相的泥淖》。(圖/作者周陽山攝)

 

克國獨立後擔任兩任總統的圖季曼(Franjo Tudman ,1922-1999)在《歷史真相的泥淖》一書中指出,克族是歐洲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從七世紀起就生活在今天的土地上,但一直到1992年才重獲獨立。為什麼這一進程會如此艱辛?為什麼克羅埃西亞人民必須如此漫長地等待?他特別以自己為例說明,他的父親和繼母在二戰中橫死於家中。他的小弟年方17,就在游擊戰中犧牲了。而他的另一個弟弟,則是被流放在集中營。至於他自己,在1967年因持不同政見,被開除出南斯拉夫共産聯盟(即南共),在1972年被判刑兩年入獄。到了1981年,又被判刑三年。

 

這真是命運多舛的人生,也是許多克羅埃西亞人的悲情寫照。從2014年以後,我多次回訪札格勒布,風光依舊明媚,城市也更見清麗典雅,但走在路上,仔細看過去,中老年人的臉上卻多了一層難解的憂鬱和哀傷。這或許正是獨立戰爭留下的印記,多少的生離死別,多少的痛楚記憶,都揮之不去了!

 

現在,新一波疫情的蔓延和大地震的驚嚇,再一次的考驗這個歷經劫難的民族,惟願這個天主敎的國度和它的子民,及早度此劫難,喜樂平安!  

 

克羅埃西亞國土呈馬蹄形,東北部是匈牙利,東部是塞爾維亞,北部是斯洛文尼亞,西部隔海與義大利相望,東西兩翼交夾之下是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圖/翻攝自Google地圖)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在情勢嚴峻的新冠肺炎威脅下,3月22日星期天清晨6時23分,克羅埃西亞首都札格勒布(Zagreb)發生了5.3級的強震,導致17人受傷,城中心的天主教大教堂部分倒塌,山上的國會主體建築也受到嚴重損傷,無法繼續開會。這是140年來克羅埃西亞最嚴重的一次大地震!

 

1989年夏天,我第一次來到札格勒布。火車站前筆直寬敞的林蔭大道,綠樹成蔭,悠閒自得的行人,在青茐的行道樹中悠遊慢行,路旁有好幾個博物館,陽光在樹稍間透亮,光影乍現,搖曳生輝!駐足其間,但覺神清氣爽,深感南斯拉夫聯邦的克羅埃西亞真是得天獨厚,在典麗莊嚴的首府享受如斯盛景,着實難得。

 

走在老城邊往國會的山路上,一條由方磚堆砌成的坡道,青石交錯,結實而硬朗,但走久了還有些累人。我後來在美國網站上買到專門為這條山道設計的涼鞋,先用皮線條交錯編成十字皮網,再加工製成緊密紮實的厚底便鞋,既彈性又舒壓,可以走很長很遠的山路,而鞋子的取名正是Zagreb。這雙鞋,我一穿就是好多年,也常常會想起這座遠方的城。

 

在山道的另一旁,有幾家民族特色的餐館。傍晚時分,夜幕將垂之際,在暈黃的燈光渲染下,民族樂團的表演手舞足蹈,豪情奔放!團員中男士高大俊偉,女孩子則白裡透紅,純真秀麗,讓人驚艶。於今30年過去了,當時吃什麼餐食已想不起來,但仍依稀記得熱鬧躍動的場景,以及在黃昏暮色的映照下,南斯拉夫聯邦的最後餘暉。

 

克羅埃西亞的手工蕾絲。(圖/作者周陽山攝)

 

兩年之後,1991年6月25日,克羅埃西亞人決定脫離南斯拉夫聯邦而宣告獨立,而在克國境內與它同語丶同種,卻不同文(塞族使用居里爾字母,克族使用拉丁字母)的塞爾維亞人亦步亦趨,旋即宣布獨立,立即引發激烈血腥的內戰。

 

這場慘烈的戰爭持續經年,造成克羅埃西亞境內三分之二的國土淪為戰場,40多萬人無家可歸。獨立戰爭一直打到1995年11月才停止,一共造成至少22,000人死亡,其中克族佔三分之二,塞族約三分之一。另外,還造成52,000人受傷丶失能或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戰爭也導致50萬人被迫遷徙丶重置家園;其中有30萬係克族,而在這些克族之中,又有15萬人是從境外的塞爾維亞或鄰國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境內的「塞族共和國」被趕出來的。他們顛沛流離,被迫離開家鄉,遷居到這個新而獨立的克羅埃西亞。

 

至於原先住在克國境內的塞族居民,有15萬到20萬人在戰爭前後被迫離開故土,而且大多數一去不復返!至於戰後願意遷回老家的,只剩下四分之一,約55,000人。由於人口的大量遷徙與流失,在1991年內戰爆發前,克國有人口478萬人,但戰爭帶來迫遷丶移民和傷亡,目前全國人口只剩下407萬人,足足減少了二成左右。另外,目前海外還有400多萬的克羅埃西亞僑民。

 

這場獨立戰爭造成約值37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破壞,18萬個家庭房屋被毀,國民所得整整損失了五分之一!另外,戰爭還留下200多萬個地雷,先後造成1900人不幸犧牲或受傷,直到2005年,還有25萬個地雷未能清除。而克國政府已為此已付出了2.14億歐元的高額經費。

 

克羅埃西亞是一個美麗的國度,國土呈馬蹄型,東邊受奧匈帝國的影響很深,信仰天主教,許多人會講德文和匈牙利文。在東部的「斯拉弗尼亞」(Slavonic)和鄰近的「弗伊弗丁那」自治省(Vojvodina,屬於塞爾維亞)有許多奧匈帝國時代留下的少數民族,是中東歐一帶人種最多元丶族群關係最複雜的地區,迄今還保留許多奧匈帝國時代的文化遺產與民俗傳統。

 

克羅埃西亞的手工織品,细緻而傅统。(圖/作者周陽山攝)

 

我在扎格勒布市大教堂對面的市集裡,就買到過此地出品的全手工編織精品,包括針織的蕾絲花邊,以幾何圖案為式樣,圍以蜘蛛網花樣,可供製作教士袍丶桌布丶床單和裙邊裝飾使用。這些手工製作品質優異,織工也十分精細。克國著名的民俗歌舞樂團拉多(Lado Ensemble) 團員在表演時,就常可看到這樣的傑作。

 

至於克國的西部,鄰亞得里亞海,是狹長的海濱觀光勝地,與義大利隔海相望。長期以來,此地受到羅馬帝國和威尼斯共和國的深刻影響,無論是宗教丶建築丶飲食丶音樂乃至生活習俗,都留下深刻的義大利印記。馬可波羅(Marco Polo,1254-1324)就出生在此地靠近名城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 ),一個名為科爾丘拉(克羅埃西亞文是Korcula,義大利文是Curzola)的小島上,當時係由威尼斯共和國統治。

 

由此地再往北行,是前南斯拉夫的斯洛文尼亞共和國,繼續向北,就是義大利東北角的翠斯堤(Trieste,亦譯的里亞斯特)。當天氣清朗的時候,從邊境的山坡上遠望,同時可以看到義丶斯丶克三國的領土,這可是「任憑千山萬水,一眼望穿三國」。

 

克羅埃西亞獨立後,設在荷蘭海牙的國際法院,特別成立了「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處理在戰爭中反人道丶屠殺丶虐囚等嚴重的戰爭犯罪行為,從1993年5月成立,到2017年年底結束,一共有161人被起訴,其中94位是塞族,29位是克族;而在被判決有罪的人當中,則有62位是塞族,18位是克族。

 

2017年11月29日,在海牙的庭審中,一位在鄰國波士尼亞-赫塞哥維那擔任「國防委員會」將領的克羅埃西亞人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1945-2017),因戰爭罪而被判刑20年。普拉雅克出生於二戰期間的克羅埃西亞獨立國(為納粹的傀儡國),後來擔任工程師和電視節目製作人。1991年內戰爆發後,他自願加入克族武裝部隊,結果因為在波-赫戰爭中對回族犯下戰爭罪行而判刑確定。普拉雅克在法庭上大聲叫喊,抗議判決不公,而且堅不認罪,緊接下來,當場服毒身亡。

 

對於普拉雅克的抗議與自殘,克羅埃西亞政府譴責「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的官員不適任,對於克族與受審的克羅埃西亞人是「深度的道德不公」。克國國會黨團也發表聯合聲明,指責法庭未尊重「歷史的真相丶事實與證據」,不公正,也絕不可接受。

 

克國獨立後第一任總统圖季曼的著作《歷史真相的泥淖》。(圖/作者周陽山攝)

 

克國獨立後擔任兩任總統的圖季曼(Franjo Tudman ,1922-1999)在《歷史真相的泥淖》一書中指出,克族是歐洲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從七世紀起就生活在今天的土地上,但一直到1992年才重獲獨立。為什麼這一進程會如此艱辛?為什麼克羅埃西亞人民必須如此漫長地等待?他特別以自己為例說明,他的父親和繼母在二戰中橫死於家中。他的小弟年方17,就在游擊戰中犧牲了。而他的另一個弟弟,則是被流放在集中營。至於他自己,在1967年因持不同政見,被開除出南斯拉夫共産聯盟(即南共),在1972年被判刑兩年入獄。到了1981年,又被判刑三年。

 

這真是命運多舛的人生,也是許多克羅埃西亞人的悲情寫照。從2014年以後,我多次回訪札格勒布,風光依舊明媚,城市也更見清麗典雅,但走在路上,仔細看過去,中老年人的臉上卻多了一層難解的憂鬱和哀傷。這或許正是獨立戰爭留下的印記,多少的生離死別,多少的痛楚記憶,都揮之不去了!

 

現在,新一波疫情的蔓延和大地震的驚嚇,再一次的考驗這個歷經劫難的民族,惟願這個天主敎的國度和它的子民,及早度此劫難,喜樂平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