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國會大選」底定,將有助於「中東和平」?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國會大選」底定,將有助於「中東和平」?
2020-03-10 15:56:00
A+
A
A-

以色列終於在3月2日的第三次國會選舉中,由現任總理納坦雅胡所屬的「聯合黨」脫穎而出。(圖/翻攝自納坦雅胡臉書)

作者/程富陽

 

以色列自1948年立國以來,第一次在必須經過多次國會選舉才底定的組閣權,終於在3月2日的第三次國會選舉中,由現任總理納坦雅胡所屬的「聯合黨」脫穎而出。雖說此次整個「聯合黨」所聯合的右派陣營仍僅只獲國會58席,比需達到組閣的61席過半門檻還差3席,但「聯合黨」此次單獨獲得36個席次,都超逾前兩次的選舉席次,與甘茨( Gantz)所領導的「藍白聯盟」(Blue and White)於前次選舉居領先時的情況,已是「主客易位」。顯然以色列政壇右派已展現出一股非納坦雅胡所屬的「聯合黨」組閣,不足以在未來「以巴問題」上獲得最大利益結論的氛圍。

 

雖然所有的票數是在昨日(9日)才總結出來,但早在3月2投票日後的48小時,「聯合黨」黨魁納坦雅胡即依出口民調得知該黨在此次選舉中,可獲得36至37個議席,超過上回獲最多席次的「藍白聯盟」政黨議席,而樂觀的宣佈他已贏得這場以色列選舉史上最艱辛漫長的「戰役」。雖說結果比預期少了一個席次,但已隱現國內民眾不滿於這種政治糾纏,斷不致讓第四次國會選舉的狀況出現。

 

歸究這個勝選結局的主因,除了跟此刻以色列整個民間頃向右派氛圍外,更是與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操作」息息相關。因以色列在去年4月及9月連續兩次的「國會選舉」,都無法由一個單一政黨,取得超過國會半數的支持來組成「聯合政府」,以決定是否「力挺」年來都面臨著「彈劾危機」的川普總統時。這位「商業大亨」出身的川普,即運用起他一向熟捻「利己為己任」的妙算;不但採取全面揚棄前任總統歐巴馬的「均勢中東」戰略,而接連演出了「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承認以色列佔領戈蘭高地合法性」及「承認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等連環脫序「戲碼」,讓美國超過6百萬以色列裔的選票盡納其「袖內乾坤」。

 

而當由美國共和黨主導的聯邦參議院,於今年2月5日投下由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提訴川普總統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調查兩項罪名的「彈劾案」均屬無罪時,就等同已決定遠在萬里之外的中東以色列其第三次國會選舉結果,終仍將由正陷於貪污法律訴訟的納坦雅胡繼續主政。因為,已脫離「彈劾案」困境的川普勢必在美國今年底的總統大選佔盡「優勢」,而只有這個號稱是納坦雅胡「麻吉」兄弟的川普連任,才能「兌現」上述對以色列任何政黨而言,都是「夢寐以求」的國家利益核心之實現。

 

但縱然以色列這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組閣權終於底定,但就能因此確保「以巴和平」將更具「優勢」嗎?這個答案恐怕與現實恰是逆向而行。因為這次選舉,代表以色列境內左派的「阿拉伯聯盟政黨」(The Joint Arab List),也拿下了該黨在國會空前的15個高席次,至於過去曾執政長達45年較走中間路線的工黨,如今竟只淪為「黃鶴一去不復返」的「小黨」;而這正象徵著未來以色列在「以巴問題」上,將形成兩個極端截然不同的決策方向。這不但撕裂了「以巴和平」的共識基礎,更增添了「以巴衝突」的分歧路線。

 

如果大家不健忘,今年1月底,當總統川普偕同納坦雅胡在美國白宮,推出以「承認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的「新中東和平計畫」時;境內即遭到極左派「阿拉伯聯盟政黨」的全力反對;而境外更激起巴勒斯坦人的群體反抗,而導致數以百計的傷亡示威,迄今衝突仍未稍減。

 

因此,這回以色列國會第三次選舉的結束,有可能恰是國際所擔心巴勒斯坦「夢魘」的開始;對以巴境況而言,正合著那句「淒涼蜀故妓,來舞魏宮前」的中國古詩詞。只是,所有支持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世界,是否願意扮演這個淒涼的「故妓」身份?而以色列又豈真能安穩坐在「宮前」欣賞他們自認為的曼妙舞曲?

 

事實上,若真要「歸根究底」,這次以色列「國會大選」的組閣底定,除了川普對結果因有利其今年底的美國總統選情而神情「意興風發」,納坦雅胡亦因此次選舉勝利而一拋陷於貪污泥淖困境而滿臉「躊躇滿志」外,我們實在看不出它對未來「中東和平」,有任何的助益之處?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以色列終於在3月2日的第三次國會選舉中,由現任總理納坦雅胡所屬的「聯合黨」脫穎而出。(圖/翻攝自納坦雅胡臉書)

作者/程富陽

 

以色列自1948年立國以來,第一次在必須經過多次國會選舉才底定的組閣權,終於在3月2日的第三次國會選舉中,由現任總理納坦雅胡所屬的「聯合黨」脫穎而出。雖說此次整個「聯合黨」所聯合的右派陣營仍僅只獲國會58席,比需達到組閣的61席過半門檻還差3席,但「聯合黨」此次單獨獲得36個席次,都超逾前兩次的選舉席次,與甘茨( Gantz)所領導的「藍白聯盟」(Blue and White)於前次選舉居領先時的情況,已是「主客易位」。顯然以色列政壇右派已展現出一股非納坦雅胡所屬的「聯合黨」組閣,不足以在未來「以巴問題」上獲得最大利益結論的氛圍。

 

雖然所有的票數是在昨日(9日)才總結出來,但早在3月2投票日後的48小時,「聯合黨」黨魁納坦雅胡即依出口民調得知該黨在此次選舉中,可獲得36至37個議席,超過上回獲最多席次的「藍白聯盟」政黨議席,而樂觀的宣佈他已贏得這場以色列選舉史上最艱辛漫長的「戰役」。雖說結果比預期少了一個席次,但已隱現國內民眾不滿於這種政治糾纏,斷不致讓第四次國會選舉的狀況出現。

 

歸究這個勝選結局的主因,除了跟此刻以色列整個民間頃向右派氛圍外,更是與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操作」息息相關。因以色列在去年4月及9月連續兩次的「國會選舉」,都無法由一個單一政黨,取得超過國會半數的支持來組成「聯合政府」,以決定是否「力挺」年來都面臨著「彈劾危機」的川普總統時。這位「商業大亨」出身的川普,即運用起他一向熟捻「利己為己任」的妙算;不但採取全面揚棄前任總統歐巴馬的「均勢中東」戰略,而接連演出了「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承認以色列佔領戈蘭高地合法性」及「承認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等連環脫序「戲碼」,讓美國超過6百萬以色列裔的選票盡納其「袖內乾坤」。

 

而當由美國共和黨主導的聯邦參議院,於今年2月5日投下由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提訴川普總統濫用職權和妨礙國會調查兩項罪名的「彈劾案」均屬無罪時,就等同已決定遠在萬里之外的中東以色列其第三次國會選舉結果,終仍將由正陷於貪污法律訴訟的納坦雅胡繼續主政。因為,已脫離「彈劾案」困境的川普勢必在美國今年底的總統大選佔盡「優勢」,而只有這個號稱是納坦雅胡「麻吉」兄弟的川普連任,才能「兌現」上述對以色列任何政黨而言,都是「夢寐以求」的國家利益核心之實現。

 

但縱然以色列這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組閣權終於底定,但就能因此確保「以巴和平」將更具「優勢」嗎?這個答案恐怕與現實恰是逆向而行。因為這次選舉,代表以色列境內左派的「阿拉伯聯盟政黨」(The Joint Arab List),也拿下了該黨在國會空前的15個高席次,至於過去曾執政長達45年較走中間路線的工黨,如今竟只淪為「黃鶴一去不復返」的「小黨」;而這正象徵著未來以色列在「以巴問題」上,將形成兩個極端截然不同的決策方向。這不但撕裂了「以巴和平」的共識基礎,更增添了「以巴衝突」的分歧路線。

 

如果大家不健忘,今年1月底,當總統川普偕同納坦雅胡在美國白宮,推出以「承認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的「新中東和平計畫」時;境內即遭到極左派「阿拉伯聯盟政黨」的全力反對;而境外更激起巴勒斯坦人的群體反抗,而導致數以百計的傷亡示威,迄今衝突仍未稍減。

 

因此,這回以色列國會第三次選舉的結束,有可能恰是國際所擔心巴勒斯坦「夢魘」的開始;對以巴境況而言,正合著那句「淒涼蜀故妓,來舞魏宮前」的中國古詩詞。只是,所有支持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世界,是否願意扮演這個淒涼的「故妓」身份?而以色列又豈真能安穩坐在「宮前」欣賞他們自認為的曼妙舞曲?

 

事實上,若真要「歸根究底」,這次以色列「國會大選」的組閣底定,除了川普對結果因有利其今年底的美國總統選情而神情「意興風發」,納坦雅胡亦因此次選舉勝利而一拋陷於貪污泥淖困境而滿臉「躊躇滿志」外,我們實在看不出它對未來「中東和平」,有任何的助益之處?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