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米蘭的「民主封城」能否奏效 懸著一個偌大的問號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米蘭的「民主封城」能否奏效 懸著一個偌大的問號
2020-03-10 07:00:00
A+
A
A-

米蘭與威尼斯的「民主封城」能否奏效,它的上空仍懸著一個偌大的問號!

 

作者/張陌

 

在已然於全球流竄的新冠病毒之前,「民主」出人意表地顯得特別虛弱!

 

不過,西方的民主國家不做此想,法國的「世界報」、「十字架報」(La Croix)與網路媒體Slat,接連兩天分別撰文讚美台灣,它們對照兩岸表現,然後直接跳出一個結論:民主制度能比集權體制做得更好。

 

這顯然是一個局部的「特寫」策略形成的認識誤區。鏡頭只放在兩岸,而一方是疫情最早爆發的中國大陸,另一方卻是仇中情緒剛於大選之中達到頂點,於是甚早即藉此情緒關閉邊境的島嶼,然後用相互之間巨大的確診與死亡數的差異,胡亂地做出體制優劣的結論。

 

「民主」是否能比集體體制做得更好,應該以民主的始源地,法國所在的歐洲、與美英等國,與所謂的集權中國進行比較,才是符合客觀的對照。而近日的發展,答案顯而易見,民主軟弱無力、行動遲緩。

 

「民主」優於「集權」的論述有其歷史經驗作為襯底,第一、二次世界大戰,似乎都是民主國家獲勝,納粹與法西斯的敗亡、極權主義的崩潰,都是民主優越論的完美註解。但實情是否真是如此?

 

一戰中,德法的勝負更大地取決於雙方的戰略,以及霞飛與毛奇不同將領的資質;至於二戰,民主的法國一下子就被摧毀,英國要靠敦克爾克大撤退才能保住元氣,真正挫敗希特勒納粹、成為扭轉勝負的關鍵的,是另一個極權國家蘇聯的史達林,而不是英、美的諾曼第反擊。

 

無論如何,在柏林圍牆倒塌以及蘇聯跟著瓦解之後,民主在任何一個層面都是優越甚至是無敵的,成為意識形態上的真理。

 

這次COVID-19蔓延開來的疫情,打開了一道觀察「民主」的窗口。作為西方口中的集權的中國,疫情爆發時成了被嘲笑的對象,吃蝙蝠、喝蛇血這些與現實脫節、過時的刻板印象,被搬到了脫口秀與電視節目上戲謔,並以此連結為極權政治底下愚昧人民的陋習,而疫情更被認定是共產主義無法讓人民吃飽的直接後果。

 

可是,作為被汙名化的城市、疫病的中心區域,武漢與湖北進行了最嚴厲的自我禁錮,在封閉的區域內與病毒進行殲滅戰,竟然只以一個多月時間,就將每日的新增確診病例從四位數降為二位數,甚且,不只是湖北省的五、六千萬人,而是整個中國的十四億人,都進行了一場解除人際交往的大規模隔離實驗,從而實現了除湖北省之外,單日新增病例為零的奇蹟!

 

而與此同時,「民主」卻表現為一種不負責任的恣意與任性,終於讓病毒有了可乘之機!

 

韓國的新天地教會,在 31 號病例61歲的女教友確診後,竟製作了一份欺騙警方的方針,要教友被警方詢問時,謊稱自己沒去禮拜,或說與新天地沒有關係。而韓政府下令大邱封城後,馬上遭到抗議,文在寅馬上澄清不會實施區域封鎖,而首爾的民眾更不顧不得大規模集會的禁令,在光化門和首爾火車站附近如期遊行,市長樸元淳到場勸告卻被辱罵。

 

而作為最大的民主國家與世界霸主,美國的表現更令人迷惑,在中國已經抗擊疫一個多月後,其疾控中心竟仍欠缺核酸測試盒,甚至停止公布完整而明確的確診病例數據,無法免費進行感染與否的檢測,公民為了省錢竟只能留在家中等待命運的宣判。一艘公主號郵輪竟被迫在海上漂流數天後,始獲准泊靠奧克蘭。

 

美國醫院協會二月底開了一場網路研討會,一位醫師的報告前兩天被外流出來,其中竟推估,美國的醫院必須準備九千六百萬即將近一億人被感染,48萬人恐將死於此一肺炎。

 

至於已是另一個疫情中心的義大利,則是毫無警覺地坐令疫情擴散了半個多月、病例已高達七千餘例後,才終於宣布倫巴底大區、及其他14個省分「封城」,然而,在反對黨的民主抗議聲中,「封城」並不是武漢式的,總理孔蒂聲稱,「部分交通運輸仍將持續」。

 

此處並不是在宣揚「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反民主論調,而是揭穿「民主」是人類終極體制的虛構神話。民主在國家治理層面上的癱軟與無能,並不是這次的疫情才終於被發掘出來,它的弊端早已被廣泛的論證。

 

法蘭西斯.福山寫過數篇關於美國的「否決政治」文章,談論美國不斷藉由司法否決政策的情況。而近年以來,更為盛行的左派民粹或右翼民族主義都使得每一個民主政府疲於奔命,所有可能的正常決策都無法拍板,更別說要加以推動與實踐了。

 

「民主」的虛構是:國家是由人民所統治,但有誰能指出「人民」是誰?盧梭在十八世紀想像出來的人民「公意」,在如今的政治之中已幾乎無法呈現,甚至連「眾意」都不復存,只有一小撮一小撮殘雜而散漫的群體,在現今的碎片化的社會裡,「民主」已經衰落得難以承擔任何大任。

 

沒有特效藥之前,「封城」是似乎是擊敗病毒的唯一辦法,但卻必須是中國的、武漢式的「封城」,米蘭與威尼斯的「民主封城」能否奏效,它的上空仍懸著一個偌大的問號!

米蘭與威尼斯的「民主封城」能否奏效,它的上空仍懸著一個偌大的問號!

 

作者/張陌

 

在已然於全球流竄的新冠病毒之前,「民主」出人意表地顯得特別虛弱!

 

不過,西方的民主國家不做此想,法國的「世界報」、「十字架報」(La Croix)與網路媒體Slat,接連兩天分別撰文讚美台灣,它們對照兩岸表現,然後直接跳出一個結論:民主制度能比集權體制做得更好。

 

這顯然是一個局部的「特寫」策略形成的認識誤區。鏡頭只放在兩岸,而一方是疫情最早爆發的中國大陸,另一方卻是仇中情緒剛於大選之中達到頂點,於是甚早即藉此情緒關閉邊境的島嶼,然後用相互之間巨大的確診與死亡數的差異,胡亂地做出體制優劣的結論。

 

「民主」是否能比集體體制做得更好,應該以民主的始源地,法國所在的歐洲、與美英等國,與所謂的集權中國進行比較,才是符合客觀的對照。而近日的發展,答案顯而易見,民主軟弱無力、行動遲緩。

 

「民主」優於「集權」的論述有其歷史經驗作為襯底,第一、二次世界大戰,似乎都是民主國家獲勝,納粹與法西斯的敗亡、極權主義的崩潰,都是民主優越論的完美註解。但實情是否真是如此?

 

一戰中,德法的勝負更大地取決於雙方的戰略,以及霞飛與毛奇不同將領的資質;至於二戰,民主的法國一下子就被摧毀,英國要靠敦克爾克大撤退才能保住元氣,真正挫敗希特勒納粹、成為扭轉勝負的關鍵的,是另一個極權國家蘇聯的史達林,而不是英、美的諾曼第反擊。

 

無論如何,在柏林圍牆倒塌以及蘇聯跟著瓦解之後,民主在任何一個層面都是優越甚至是無敵的,成為意識形態上的真理。

 

這次COVID-19蔓延開來的疫情,打開了一道觀察「民主」的窗口。作為西方口中的集權的中國,疫情爆發時成了被嘲笑的對象,吃蝙蝠、喝蛇血這些與現實脫節、過時的刻板印象,被搬到了脫口秀與電視節目上戲謔,並以此連結為極權政治底下愚昧人民的陋習,而疫情更被認定是共產主義無法讓人民吃飽的直接後果。

 

可是,作為被汙名化的城市、疫病的中心區域,武漢與湖北進行了最嚴厲的自我禁錮,在封閉的區域內與病毒進行殲滅戰,竟然只以一個多月時間,就將每日的新增確診病例從四位數降為二位數,甚且,不只是湖北省的五、六千萬人,而是整個中國的十四億人,都進行了一場解除人際交往的大規模隔離實驗,從而實現了除湖北省之外,單日新增病例為零的奇蹟!

 

而與此同時,「民主」卻表現為一種不負責任的恣意與任性,終於讓病毒有了可乘之機!

 

韓國的新天地教會,在 31 號病例61歲的女教友確診後,竟製作了一份欺騙警方的方針,要教友被警方詢問時,謊稱自己沒去禮拜,或說與新天地沒有關係。而韓政府下令大邱封城後,馬上遭到抗議,文在寅馬上澄清不會實施區域封鎖,而首爾的民眾更不顧不得大規模集會的禁令,在光化門和首爾火車站附近如期遊行,市長樸元淳到場勸告卻被辱罵。

 

而作為最大的民主國家與世界霸主,美國的表現更令人迷惑,在中國已經抗擊疫一個多月後,其疾控中心竟仍欠缺核酸測試盒,甚至停止公布完整而明確的確診病例數據,無法免費進行感染與否的檢測,公民為了省錢竟只能留在家中等待命運的宣判。一艘公主號郵輪竟被迫在海上漂流數天後,始獲准泊靠奧克蘭。

 

美國醫院協會二月底開了一場網路研討會,一位醫師的報告前兩天被外流出來,其中竟推估,美國的醫院必須準備九千六百萬即將近一億人被感染,48萬人恐將死於此一肺炎。

 

至於已是另一個疫情中心的義大利,則是毫無警覺地坐令疫情擴散了半個多月、病例已高達七千餘例後,才終於宣布倫巴底大區、及其他14個省分「封城」,然而,在反對黨的民主抗議聲中,「封城」並不是武漢式的,總理孔蒂聲稱,「部分交通運輸仍將持續」。

 

此處並不是在宣揚「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反民主論調,而是揭穿「民主」是人類終極體制的虛構神話。民主在國家治理層面上的癱軟與無能,並不是這次的疫情才終於被發掘出來,它的弊端早已被廣泛的論證。

 

法蘭西斯.福山寫過數篇關於美國的「否決政治」文章,談論美國不斷藉由司法否決政策的情況。而近年以來,更為盛行的左派民粹或右翼民族主義都使得每一個民主政府疲於奔命,所有可能的正常決策都無法拍板,更別說要加以推動與實踐了。

 

「民主」的虛構是:國家是由人民所統治,但有誰能指出「人民」是誰?盧梭在十八世紀想像出來的人民「公意」,在如今的政治之中已幾乎無法呈現,甚至連「眾意」都不復存,只有一小撮一小撮殘雜而散漫的群體,在現今的碎片化的社會裡,「民主」已經衰落得難以承擔任何大任。

 

沒有特效藥之前,「封城」是似乎是擊敗病毒的唯一辦法,但卻必須是中國的、武漢式的「封城」,米蘭與威尼斯的「民主封城」能否奏效,它的上空仍懸著一個偌大的問號!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