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人民日報到底有什麼毛病?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人民日報到底有什麼毛病?
2020-03-02 07:00:00
A+
A
A-

錢鋼指出,《總書記來過我們家》(圖左上)篇篇文章寫法如同一轍,毫無新聞價值,望而生悶。(圖/翻攝自人民網)

作者/鄭漢良

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中心的主任錢鋼,最近的一篇文章就以這個問題作爲標題《人民日報到底有什麼毛病?》原文是英文:“ What Ails The People's Daily?”

 

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衆所周知,人民日報是中共中央委員轄下的機關報,它的文章和報導,乃數以千萬計黨員視爲黨的最高方針路線,尤其它的頭版,更是大小黨員的指路明燈,也是中共對輿論引導的重要工具。衆所周知,中國大陸最近兩個月面對的,是一場來勢洶洶罕見的疫情,全國幾乎一半人口處身於自我隔離或被迫隔離的狀態,前線醫護人員爲了裝備不足甚至向國際求援,而大小幹部也正在爲如何防疫和復工之間取得平衡而傷透腦筋之際,錢鋼在文章指出,作爲黨的最高喉舌,對此不但視而不見,最近還在頭版重要地位(左邊版面)刊登好幾篇《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宣傳文章。

 

事實上,從1月開始的整整20天,人民日報對武漢爆發的疫情隻字不提,只有當習近平在1月20日發表重要指示之後,有關新聞才上了翌日的頭版。然後從1月22日至25日一連四日,武漢疫情的新聞繼續缺席人民日報的頭版,直至1月26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就有關疫情舉行會議。人民日報頭版翌日的編排,《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文章的位置,卻比常委開會的新聞更顯眼。

 

《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第一篇文章從1月5日首次見報之後,直到1月20日已經前後有五篇文章霸佔了人民日報頭版的地位。這一系列的宣傳專輯,內容都是所謂「回訪」習近平從2012年掌政之後出訪各地人民今天的情況,目的是爲習近平塑造一個平易近人而又英明睿智領導人的形象。但誠如錢鋼指出,篇篇文章寫法如同一轍,毫無新聞價值,望而生悶。

 

我們且看人民日報2月28日頭版的《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最新一篇,內容是回訪雲南大理市灣橋鎮古生村李德昌家。報導開頭千篇一律先引用習近平的講話:「新農村建設一定要走符合農村實際的路子,遵循鄉村自身發展規律,充分體現農村特點,注意鄉土味道,保留鄉村風貌,留得住青山綠水,記得住鄉愁。」

 

記者然後像寫駢文般的堆砌一段措辭華麗的文字:「峰巒疊嶂,陽光穿透層雲,灑在洱海如鏡的湖面上。一股清澈的溪流從腳下石板湧出,漫過灘塗和水柳,歡快向前,會它千頃澄碧。和風如訴,身邊有塊金字勒石:一定要把洱海保護好!」

 

大家不妨想想,一個國家有數億人民因病毒疫情而被迫隔離,有不少人更是只能望天打卦,而這個國家的第一宣傳喉舌卻不停的告訴它的人民一些毫不相關的東西,這樣子的宣傳工作是成功還是失敗?更何況,從1月初第一篇《總書記來過我們家》見報至今,這系列的宣傳文章已經出了14篇(還未計算2月28日的那一篇)。

 

大家都說中共的宣傳很厲害。可是去年接近八個月的反修例運動,我們在香港卻看到一羣年輕人所炮製的文宣一次又一次的把中共的政治宣傳打得扁趴趴的。姑且不說包括twitter和facebook等國際社交媒體刪掉上千個背後由中共所操控的假消息發佈網站,香港示威者用眾籌方式一早在6月底趁着大阪20國高峯會議時,在全世界主要報章刊登訴求的廣告,攻其不備搶了一個先機,讓香港和北京的當權派吃癟不已。「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簡單明瞭。

 

北京不是不想反擊,只是手法實在過於老套。在臨近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70週年之際,北京顯然試圖奪回香港在國際輿論的話語權,新華社在德國商報刊登一整版的廣告,以中共的角度來演繹和解釋香港目前的問題。但這篇幾乎是一片字海的廣告,跟早前香港網民所刊登的廣告,無論在設計以及創意上,都相差甚遠,有網民懷疑有誰會有空閱讀一整篇的廣告文字,也有網民指出新華社採用港珠澳大橋作為文章的配圖,顯示他們在爭取國際輿論支持的同時,還不忘炫耀香港回歸後連接祖國的大型基礎設施。

 

今天講的是高科技,什麼大數據、什麼人工智能,中共應有盡有,但一切到了它的手上,用起來卻又總是滲透出一股老革命的味道,香港街頭運動跟港珠澳大橋又有啥關係?搞假消息網站假到人所共知,爲什麼不去學學老大哥俄羅斯?不是說大陸沒有人才,相反是人才濟濟,只是現在這個制度容不下人才。被北京寵愛有加的香港整個政府高層,又有哪個不是「庸字」當頭的?

 

紐約時報日前以《中國宣傳機器在新冠疫情中受挫》爲題,正好點出這個問題所在。報導指出:「在與無情的新冠疫情的對抗中,北京正面臨數十年來政權合法性的最大挑戰,而它還在沿用陳舊的政治宣傳策略。」

 

報導還說,為了讓人們團結在北京的統治之下,官方媒體在智慧型手機和廣播電視大量炮製關於團結、犧牲的影像和故事。他們甚至一度推出了名叫「江山嬌」和「紅旗漫」的卡通吉祥物,意在危機時期激起年輕人的愛國熱情。

 

但這個宣傳機器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招架似乎有點吃力。報導訪問了好幾個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都說已經不太相信中國的官媒。我們在外面世界,對還有年輕人之前相信官媒委實感到有點吃驚。這些人應該就是我們所指的小粉紅,他們出國稍爲遇到不滿就撒野來個集體唱國歌,在家卻只會默默認命和接受一黨專政的統治。而今天連他們也不滿官媒的宣傳,可見這個宣傳機器空有最先進的科技也是徒然。

 

報導引述一個住在上海今年只26歲的史黛芬妮·夏小姐說,她在網上已經看過了大量有關疫情的一手資料和深度報導,並且對自己所了解的實際情況感到憤怒和困惑,她說:「年輕人的真實狀態和官方以為的年輕人的真實狀態之間是有距離的。」

 

或許問題就出在這裏,當權的以爲人民所要的所想的,與人民真正所要的所想的,其實有一個很大的落差而不自知。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       

錢鋼指出,《總書記來過我們家》(圖左上)篇篇文章寫法如同一轍,毫無新聞價值,望而生悶。(圖/翻攝自人民網)

作者/鄭漢良

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中心的主任錢鋼,最近的一篇文章就以這個問題作爲標題《人民日報到底有什麼毛病?》原文是英文:“ What Ails The People's Daily?”

 

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衆所周知,人民日報是中共中央委員轄下的機關報,它的文章和報導,乃數以千萬計黨員視爲黨的最高方針路線,尤其它的頭版,更是大小黨員的指路明燈,也是中共對輿論引導的重要工具。衆所周知,中國大陸最近兩個月面對的,是一場來勢洶洶罕見的疫情,全國幾乎一半人口處身於自我隔離或被迫隔離的狀態,前線醫護人員爲了裝備不足甚至向國際求援,而大小幹部也正在爲如何防疫和復工之間取得平衡而傷透腦筋之際,錢鋼在文章指出,作爲黨的最高喉舌,對此不但視而不見,最近還在頭版重要地位(左邊版面)刊登好幾篇《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宣傳文章。

 

事實上,從1月開始的整整20天,人民日報對武漢爆發的疫情隻字不提,只有當習近平在1月20日發表重要指示之後,有關新聞才上了翌日的頭版。然後從1月22日至25日一連四日,武漢疫情的新聞繼續缺席人民日報的頭版,直至1月26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就有關疫情舉行會議。人民日報頭版翌日的編排,《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文章的位置,卻比常委開會的新聞更顯眼。

 

《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第一篇文章從1月5日首次見報之後,直到1月20日已經前後有五篇文章霸佔了人民日報頭版的地位。這一系列的宣傳專輯,內容都是所謂「回訪」習近平從2012年掌政之後出訪各地人民今天的情況,目的是爲習近平塑造一個平易近人而又英明睿智領導人的形象。但誠如錢鋼指出,篇篇文章寫法如同一轍,毫無新聞價值,望而生悶。

 

我們且看人民日報2月28日頭版的《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最新一篇,內容是回訪雲南大理市灣橋鎮古生村李德昌家。報導開頭千篇一律先引用習近平的講話:「新農村建設一定要走符合農村實際的路子,遵循鄉村自身發展規律,充分體現農村特點,注意鄉土味道,保留鄉村風貌,留得住青山綠水,記得住鄉愁。」

 

記者然後像寫駢文般的堆砌一段措辭華麗的文字:「峰巒疊嶂,陽光穿透層雲,灑在洱海如鏡的湖面上。一股清澈的溪流從腳下石板湧出,漫過灘塗和水柳,歡快向前,會它千頃澄碧。和風如訴,身邊有塊金字勒石:一定要把洱海保護好!」

 

大家不妨想想,一個國家有數億人民因病毒疫情而被迫隔離,有不少人更是只能望天打卦,而這個國家的第一宣傳喉舌卻不停的告訴它的人民一些毫不相關的東西,這樣子的宣傳工作是成功還是失敗?更何況,從1月初第一篇《總書記來過我們家》見報至今,這系列的宣傳文章已經出了14篇(還未計算2月28日的那一篇)。

 

大家都說中共的宣傳很厲害。可是去年接近八個月的反修例運動,我們在香港卻看到一羣年輕人所炮製的文宣一次又一次的把中共的政治宣傳打得扁趴趴的。姑且不說包括twitter和facebook等國際社交媒體刪掉上千個背後由中共所操控的假消息發佈網站,香港示威者用眾籌方式一早在6月底趁着大阪20國高峯會議時,在全世界主要報章刊登訴求的廣告,攻其不備搶了一個先機,讓香港和北京的當權派吃癟不已。「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口號,簡單明瞭。

 

北京不是不想反擊,只是手法實在過於老套。在臨近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70週年之際,北京顯然試圖奪回香港在國際輿論的話語權,新華社在德國商報刊登一整版的廣告,以中共的角度來演繹和解釋香港目前的問題。但這篇幾乎是一片字海的廣告,跟早前香港網民所刊登的廣告,無論在設計以及創意上,都相差甚遠,有網民懷疑有誰會有空閱讀一整篇的廣告文字,也有網民指出新華社採用港珠澳大橋作為文章的配圖,顯示他們在爭取國際輿論支持的同時,還不忘炫耀香港回歸後連接祖國的大型基礎設施。

 

今天講的是高科技,什麼大數據、什麼人工智能,中共應有盡有,但一切到了它的手上,用起來卻又總是滲透出一股老革命的味道,香港街頭運動跟港珠澳大橋又有啥關係?搞假消息網站假到人所共知,爲什麼不去學學老大哥俄羅斯?不是說大陸沒有人才,相反是人才濟濟,只是現在這個制度容不下人才。被北京寵愛有加的香港整個政府高層,又有哪個不是「庸字」當頭的?

 

紐約時報日前以《中國宣傳機器在新冠疫情中受挫》爲題,正好點出這個問題所在。報導指出:「在與無情的新冠疫情的對抗中,北京正面臨數十年來政權合法性的最大挑戰,而它還在沿用陳舊的政治宣傳策略。」

 

報導還說,為了讓人們團結在北京的統治之下,官方媒體在智慧型手機和廣播電視大量炮製關於團結、犧牲的影像和故事。他們甚至一度推出了名叫「江山嬌」和「紅旗漫」的卡通吉祥物,意在危機時期激起年輕人的愛國熱情。

 

但這個宣傳機器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招架似乎有點吃力。報導訪問了好幾個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都說已經不太相信中國的官媒。我們在外面世界,對還有年輕人之前相信官媒委實感到有點吃驚。這些人應該就是我們所指的小粉紅,他們出國稍爲遇到不滿就撒野來個集體唱國歌,在家卻只會默默認命和接受一黨專政的統治。而今天連他們也不滿官媒的宣傳,可見這個宣傳機器空有最先進的科技也是徒然。

 

報導引述一個住在上海今年只26歲的史黛芬妮·夏小姐說,她在網上已經看過了大量有關疫情的一手資料和深度報導,並且對自己所了解的實際情況感到憤怒和困惑,她說:「年輕人的真實狀態和官方以為的年輕人的真實狀態之間是有距離的。」

 

或許問題就出在這裏,當權的以爲人民所要的所想的,與人民真正所要的所想的,其實有一個很大的落差而不自知。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