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新冠肺炎
無症狀帶原者、建立預後SOP 疫情兩大關鍵命題
2020-02-25 16:59:00
A+
A
A-

全球台灣醫衛總會總會長、監察委員張武修表示,台灣是否有無症狀帶原者是疫情發展的關鍵。(圖/記者湯佳玲攝)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25)日宣布,台灣新增一名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使得我國確診案例來到31例,其中5人已經出院。然而,公衛、科學界最擔心的不只是無症狀帶原者,預後體內是否仍然殘留病毒也是一大憂慮,呼籲建立「預後SOP」。

 

我國確診案例中,案18隨父母至義大利旅遊的兒子、以及案20白牌車司機的弟弟,均未出現嚴重呼吸道症狀也未發燒,讓是否有「無症狀帶原者」成為疫情發展至今的關鍵命題。

 

何謂帶原者?

 

受到感染而帶有病原,但卻無明顯症狀的人,他可能將病原傳給別人,這些人稱為帶原者 (carrier)。

 

全球台灣醫衛總會總會長、監察委員張武修表示,新冠肺炎的病毒進入人體,停留在人體肺部的細胞,有一部分會變成嚴重的肺炎,有些人可能沒有明顯肺炎,也就是他的體質比較好,能夠產生抗體,讓病毒無法快速繁衍。

 

但當體內病毒尚未完全清除,他還是有能力傳染給別人,這就變成「帶原」;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帶原者可以是生病的人,也可能是一個看起來是沒有症狀、未生病的人。

 

台大醫學院生物化學暨分子生物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游偉絢憂心新冠肺炎患者經過治療出院後,體內還有病毒殘留。(圖/記者湯佳玲攝)

 

如何證明帶原?

 

張武修表示,以台灣B型肝炎和C型肝炎、愛滋病(HIV)來說,病毒帶原的檢測方法,需要透過抽血檢查是否有病毒抗體以及做病毒基因序列等,至少兩種方法來檢測。新冠肺炎也是以RT-CPR(逆轉錄聚合酶連鎖反應)分子生物的方法來檢測病毒的有無及多寡。

 

張武修表示,有些病人看似症狀好轉,身體好了,可是體內的血清、肺部樣本還是有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存在,無法將其完全排除到身體外。但病毒走不了,卻又無法將病人一直關著,因此,現在醫院的做法,只能依據患者的症狀是不是都好了,經過一段時間觀察再讓其出院,但並不容易知道病毒是否完全從病人身上排除出去,「這點從醫學上來講,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建立預後SOP

 

台大醫學院生物化學暨分子生物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游偉絢表示,新冠肺炎患者經過治療出院後,體內卻還有病毒殘留,這是他最擔心的事。

 

游偉絢表示,患者出院後不應就任其出院而已,建議政府建立一套「預後SOP」,由醫護人員會同公衛人員經由文獻蒐集,並配合醫療資源的能量,看看世界其他國家怎麼處理,然後訂定出一套機制,規範出院後要吃多久的藥、如何在家自主管理、該怎麼去做好監控等等;病人應定期回來做檢測,「而不是就掰掰」。

全球台灣醫衛總會總會長、監察委員張武修表示,台灣是否有無症狀帶原者是疫情發展的關鍵。(圖/記者湯佳玲攝)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台北報導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今(25)日宣布,台灣新增一名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使得我國確診案例來到31例,其中5人已經出院。然而,公衛、科學界最擔心的不只是無症狀帶原者,預後體內是否仍然殘留病毒也是一大憂慮,呼籲建立「預後SOP」。

 

我國確診案例中,案18隨父母至義大利旅遊的兒子、以及案20白牌車司機的弟弟,均未出現嚴重呼吸道症狀也未發燒,讓是否有「無症狀帶原者」成為疫情發展至今的關鍵命題。

 

何謂帶原者?

 

受到感染而帶有病原,但卻無明顯症狀的人,他可能將病原傳給別人,這些人稱為帶原者 (carrier)。

 

全球台灣醫衛總會總會長、監察委員張武修表示,新冠肺炎的病毒進入人體,停留在人體肺部的細胞,有一部分會變成嚴重的肺炎,有些人可能沒有明顯肺炎,也就是他的體質比較好,能夠產生抗體,讓病毒無法快速繁衍。

 

但當體內病毒尚未完全清除,他還是有能力傳染給別人,這就變成「帶原」;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帶原者可以是生病的人,也可能是一個看起來是沒有症狀、未生病的人。

 

台大醫學院生物化學暨分子生物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游偉絢憂心新冠肺炎患者經過治療出院後,體內還有病毒殘留。(圖/記者湯佳玲攝)

 

如何證明帶原?

 

張武修表示,以台灣B型肝炎和C型肝炎、愛滋病(HIV)來說,病毒帶原的檢測方法,需要透過抽血檢查是否有病毒抗體以及做病毒基因序列等,至少兩種方法來檢測。新冠肺炎也是以RT-CPR(逆轉錄聚合酶連鎖反應)分子生物的方法來檢測病毒的有無及多寡。

 

張武修表示,有些病人看似症狀好轉,身體好了,可是體內的血清、肺部樣本還是有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存在,無法將其完全排除到身體外。但病毒走不了,卻又無法將病人一直關著,因此,現在醫院的做法,只能依據患者的症狀是不是都好了,經過一段時間觀察再讓其出院,但並不容易知道病毒是否完全從病人身上排除出去,「這點從醫學上來講,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建立預後SOP

 

台大醫學院生物化學暨分子生物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游偉絢表示,新冠肺炎患者經過治療出院後,體內卻還有病毒殘留,這是他最擔心的事。

 

游偉絢表示,患者出院後不應就任其出院而已,建議政府建立一套「預後SOP」,由醫護人員會同公衛人員經由文獻蒐集,並配合醫療資源的能量,看看世界其他國家怎麼處理,然後訂定出一套機制,規範出院後要吃多久的藥、如何在家自主管理、該怎麼去做好監控等等;病人應定期回來做檢測,「而不是就掰掰」。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