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伊朗的「伊斯蘭革命」、「人質危機」可能在伊拉克「重現」嗎?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伊朗的「伊斯蘭革命」、「人質危機」可能在伊拉克「重現」嗎?
2020-02-25 07:00:00
A+
A
A-

美國無力負擔對伊拉克的政經支援,美伊關係的再度「漸行漸遠」已屬必然。(圖左為伊拉克總統巴爾哈姆.蕯利赫,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美國駐伊拉克的「綠區」(美駐伊聯軍基地)於2月16日,又遭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用火箭彈攻擊。這個被伊拉克民兵包圍的美國駐伊大使館,已是連續達1個半月來遭到的近20起攻擊事件,讓原本已宣示在中東撤兵的川普,只能針對性的增兵此地以為駐防。這不禁讓人泛起一股憂慮,那就是1979年伊朗的「伊斯蘭革命」及「人質危機」,難道有可能會在伊拉克「重現」嗎?因為,如今的伊拉克局勢,還真有幾分類似當年伊朗的國內情勢。

 

如果大家不健忘,上個世紀60年代的伊朗,那可是個全面向西方美國「看齊」的年代;當時伊朗國王巴勒維施行「白色革命」,係完全依照美國的藍圖來進行伊朗的全面改革。不但美國軍事人員可以享受治外法權,犯罪甚至不受伊朗法庭審判,而是直接交給美國處理。當時伊朗的宗教領袖柯梅尼因極力反對,既被伊朗當局逮捕,又被驅逐出境。

 

但巴勒維國王推動的「全面西化(美化)」經濟改革,卻在70年代遭受潰敗,引發當時伊朗民眾全面反對政府。結果,伊朗王朝政權被推翻,巴勒維被迫流亡海外,柯梅尼於1979年初被迎回德黑蘭,立刻宣佈廢除君主立憲制度,遂行「政教合一」的「伊斯蘭革命」。同年10月伊朗民眾佔領美國使館,並扣留使館人員,史稱「伊朗人質危機」。自此美國與伊朗斷交,一夕之間,風雲變色,伊朗原與美國「兄弟」般的合作情誼,演變成「仇寇」似的對立關係。

 

反觀伊拉克,同樣於上世紀70年代崛起而成為中東的一個共和政體國家。並在80年代並由美國扶持,與宣誓「反美」的伊朗柯梅尼伊斯蘭革命政權,打了8年的「兩伊戰爭」。可惜伊拉克後來把野心轉向波斯灣產油國科威特,這等同直接侵害了美國在中東的「石油利益」,終而引爆了1991年的「第一次波灣戰爭」。

 

但第一次波灣戰後,伊拉克仍由遜尼派的海珊把持政權。因此,當美國境內於2001年肇生「911事件」,當時的美國小布希總統,乾脆就把伊拉克的海珊政權跟「恐怖主義」綁在一起,用一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理由,在2003年發動「第二次波灣戰爭」,讓不聽話的海珊上了「絞頭臺」,並趁機扶持了在伊拉克佔近7成信仰人數的什葉派,成立一個親美政權。

 

然而距2003年已過17個年頭,伊拉克總理也換了5任了。但在美國的援助下,這個當今世界僅次於沙地阿拉伯的第二大石油輸出國,在以美國作為體制發展的準繩下,卻反而因官僚體系崩塌,淪落至高達4分之1的民眾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於是伊拉克民眾自去年10月以來,即透過不斷的示威抗議要求政府提出改善方案。

 

但伊拉克抗議群眾卻屢屢遭受由美國支援的政府武力制壓,於是什葉派的群眾把希望寄託在同是什葉派政權的伊朗政權身上;這正是今年年初,會發生伊朗將領蘇萊曼尼被美國狙殺的關鍵因素,更是於此事件之後,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包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並自1月以來,不斷攻擊美國駐伊拉克「綠區」的主因。

 

事實上,在今年1月初,伊拉克國會即已通過美國在伊拉克的駐軍應限時離開伊境,雖說依伊拉克現行法律,國會通過的決議案對政府並無法律上的拘束力;但針對伊拉克現行經濟一再疲弱不振,官僚體系貪污橫行,美國無力負擔對伊拉克的政經支援,這個「決議」對原是親美的伊拉克執政者已造成「壓力」,美伊關係的再度「漸行漸遠」已屬必然。

 

伊朗的「伊斯蘭革命」會在伊拉克「重現」嗎?當年在德黑蘭發生的「人質危機」會在巴格達「重演」嗎?這應是目前西方國際最該擔憂的問題。因為如果演變至此,則不僅一條由什葉派組成的「伊斯蘭革命」力量,將在中東的中亞地區搭建一條強硬的反美「扇形彎月地緣」,而對於今年將連任總統大選的川普,更是一個不可承受之重。川普當然不會忘記1980年那場美國總統選舉,當時競選連任的卡特總統,就是因為一場「伊朗人質危機」而敗下陣來的。

 

當隨著美國和伊拉克關係出現日益撕裂之際,美國應透視欲解決伊拉克當下的危機,關鍵乃在協助其消弭官僚貪污體系,振興其境內經濟,而非陷入糾結在伊境內是否增兵的枝節上。如美國無法「對症下藥」,則「伊斯蘭革命」與「人質危機」這兩個潛在風險,勢將如影隨形衝擊著2020年美國在中東最嚴峻的挑戰。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美國無力負擔對伊拉克的政經支援,美伊關係的再度「漸行漸遠」已屬必然。(圖左為伊拉克總統巴爾哈姆.蕯利赫,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美國駐伊拉克的「綠區」(美駐伊聯軍基地)於2月16日,又遭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用火箭彈攻擊。這個被伊拉克民兵包圍的美國駐伊大使館,已是連續達1個半月來遭到的近20起攻擊事件,讓原本已宣示在中東撤兵的川普,只能針對性的增兵此地以為駐防。這不禁讓人泛起一股憂慮,那就是1979年伊朗的「伊斯蘭革命」及「人質危機」,難道有可能會在伊拉克「重現」嗎?因為,如今的伊拉克局勢,還真有幾分類似當年伊朗的國內情勢。

 

如果大家不健忘,上個世紀60年代的伊朗,那可是個全面向西方美國「看齊」的年代;當時伊朗國王巴勒維施行「白色革命」,係完全依照美國的藍圖來進行伊朗的全面改革。不但美國軍事人員可以享受治外法權,犯罪甚至不受伊朗法庭審判,而是直接交給美國處理。當時伊朗的宗教領袖柯梅尼因極力反對,既被伊朗當局逮捕,又被驅逐出境。

 

但巴勒維國王推動的「全面西化(美化)」經濟改革,卻在70年代遭受潰敗,引發當時伊朗民眾全面反對政府。結果,伊朗王朝政權被推翻,巴勒維被迫流亡海外,柯梅尼於1979年初被迎回德黑蘭,立刻宣佈廢除君主立憲制度,遂行「政教合一」的「伊斯蘭革命」。同年10月伊朗民眾佔領美國使館,並扣留使館人員,史稱「伊朗人質危機」。自此美國與伊朗斷交,一夕之間,風雲變色,伊朗原與美國「兄弟」般的合作情誼,演變成「仇寇」似的對立關係。

 

反觀伊拉克,同樣於上世紀70年代崛起而成為中東的一個共和政體國家。並在80年代並由美國扶持,與宣誓「反美」的伊朗柯梅尼伊斯蘭革命政權,打了8年的「兩伊戰爭」。可惜伊拉克後來把野心轉向波斯灣產油國科威特,這等同直接侵害了美國在中東的「石油利益」,終而引爆了1991年的「第一次波灣戰爭」。

 

但第一次波灣戰後,伊拉克仍由遜尼派的海珊把持政權。因此,當美國境內於2001年肇生「911事件」,當時的美國小布希總統,乾脆就把伊拉克的海珊政權跟「恐怖主義」綁在一起,用一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理由,在2003年發動「第二次波灣戰爭」,讓不聽話的海珊上了「絞頭臺」,並趁機扶持了在伊拉克佔近7成信仰人數的什葉派,成立一個親美政權。

 

然而距2003年已過17個年頭,伊拉克總理也換了5任了。但在美國的援助下,這個當今世界僅次於沙地阿拉伯的第二大石油輸出國,在以美國作為體制發展的準繩下,卻反而因官僚體系崩塌,淪落至高達4分之1的民眾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於是伊拉克民眾自去年10月以來,即透過不斷的示威抗議要求政府提出改善方案。

 

但伊拉克抗議群眾卻屢屢遭受由美國支援的政府武力制壓,於是什葉派的群眾把希望寄託在同是什葉派政權的伊朗政權身上;這正是今年年初,會發生伊朗將領蘇萊曼尼被美國狙殺的關鍵因素,更是於此事件之後,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包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並自1月以來,不斷攻擊美國駐伊拉克「綠區」的主因。

 

事實上,在今年1月初,伊拉克國會即已通過美國在伊拉克的駐軍應限時離開伊境,雖說依伊拉克現行法律,國會通過的決議案對政府並無法律上的拘束力;但針對伊拉克現行經濟一再疲弱不振,官僚體系貪污橫行,美國無力負擔對伊拉克的政經支援,這個「決議」對原是親美的伊拉克執政者已造成「壓力」,美伊關係的再度「漸行漸遠」已屬必然。

 

伊朗的「伊斯蘭革命」會在伊拉克「重現」嗎?當年在德黑蘭發生的「人質危機」會在巴格達「重演」嗎?這應是目前西方國際最該擔憂的問題。因為如果演變至此,則不僅一條由什葉派組成的「伊斯蘭革命」力量,將在中東的中亞地區搭建一條強硬的反美「扇形彎月地緣」,而對於今年將連任總統大選的川普,更是一個不可承受之重。川普當然不會忘記1980年那場美國總統選舉,當時競選連任的卡特總統,就是因為一場「伊朗人質危機」而敗下陣來的。

 

當隨著美國和伊拉克關係出現日益撕裂之際,美國應透視欲解決伊拉克當下的危機,關鍵乃在協助其消弭官僚貪污體系,振興其境內經濟,而非陷入糾結在伊境內是否增兵的枝節上。如美國無法「對症下藥」,則「伊斯蘭革命」與「人質危機」這兩個潛在風險,勢將如影隨形衝擊著2020年美國在中東最嚴峻的挑戰。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