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東屏@東南亞》緬甸總統溫敏公開要求軍隊不要干預政治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梁東屏@東南亞》緬甸總統溫敏公開要求軍隊不要干預政治
2020-02-23 07:00:00
A+
A
A-

緬甸文人政府總統溫敏(左)和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梁東屏

緬甸文人政府總統溫敏二月十三日在首都內比都為開國元勳翁山將軍的銅像主持揭幕儀式,他在發表講話時特別引用翁山將軍當年的談話,公開敦促緬甸軍方不要干預政治。在緬甸當前的情勢下,溫敏的講話相當不尋常,等於是直接對軍方的權威進行挑戰。翁山將軍是緬甸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的父親,也是緬甸國防軍的創立者。

 

溫敏當天引述翁山將軍的話指出,「緬甸獨立軍(國防軍前身)不會干涉政府的行政事務及政治,從將軍到基層兵員都不會涉及政黨政治,也不會干涉政府施政」。他接著表示,「我讀了翁山江軍的演講,深切瞭解緬甸國防軍不是為了任何一個特定的實體、政黨或某一群人而建立」。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政府現在正在推動修憲,溫敏在此刻發表前述談話,自然十分敏感。

 

如所周知,根據緬甸在二零零八年公投所通過的憲法,緬甸根本就是軍政府與文人政府同時存在的雙頭政府,而且文人政府的行政權力還不如軍方來得大。實際上,緬甸的最高權力機構其實是鮮為人知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共由十一人組成,分別是總統、兩位副總統、國會兩院議長、國防軍總司令及副總司令、外交部長、邊境事務部長、內政部長、國防部長。其中軍方就佔了六人(一位副總統、國防軍總司令及副總司令、外交部長、邊境事務部長、內政部長),因此軍方永遠居於多數,所以重大決策都是軍方說了才算。這也是為什麼翁山蘇姬堅持要兼任外交部長的原因,因為這樣至少可以多佔一席。

 

另外,憲法也規定軍方在聯邦議會中佔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保障席次,因此等於握有任何重大議題的否決權。舉例來說,如果要修改憲法的任何條款,只要軍方議員不同意,就不可能過關(無法越過必須國會四分之三席次以上同意的門檻)。

 

尤有甚者,緬甸憲法還規定在「特殊情況」之下,軍方可以接管政府,等於是給了軍方可以合法政變的權力。二零零八憲法也明載,「國防軍有權單獨裁定有關武裝部隊的所有事務,國防軍總司令也是所有武裝部隊的最高指揮官,國防軍有責任保衛國家不致分裂以及主權永續」。 緬甸的公務員委員會發言人紹懷能廷就指出,國防軍總司令的人選是由「國家安全委員會」決定,總統只有類似橡皮圖章的同意權,總司令的退休年齡,也由「國家安全委員會」訂定,總統無權過問。也就是說,緬甸的文人政府對國防軍根本沒有任何節制的能力。

 

二零一八年五月初,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成員先後前往孟加拉及緬甸,就緬甸羅興亞人受迫害問題進行查訪,他們會見了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大將,並且就二零一七年八月國防軍採取清剿行動,最後導致多達七十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之事相詢。

 

敏昂良當時的答覆是,「我們國防軍代表的是緬甸,雖然我是總司令,但我們的國家有總統,因此我們是在總統的領導之下採取行動」。他還接著強調,「國防軍接受政府的領導,我們只根據法律的授權採取行動,我們也無權逾越法律」。

 

敏昂良的話聽起來頗符合一個憲政國家的正常狀態,只不過在緬甸,相信的人卻不多。倒是很多人相信,敏昂良的說法根本就是在卸責,主要就是因為國際上都在指責所有的清剿行動都是緬甸國防軍單方面執行,甚至藉清剿之名行驅趕羅興亞人之實。

 

敏昂良說出前述的話之後,在緬甸引起不少議論,有許多評論員甚至建議總統溫敏不妨做一個測試,就是要求敏昂良下令當時在欽邦與反叛軍交戰的國防軍停火。溫敏後來當然沒有那樣做。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溫敏高調要求軍方不要干涉政治那麼引人注目的原因。

 

其實,緬甸軍方不願退出政治還有另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他們也要掌控經濟。緬甸軍方在長時間的(軍政府)執政期間,早已掌握緬甸的所有重要經濟命脈,因此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之中,他們為了保障本身的利益而採取保護主義,嚴重阻礙了緬甸的經濟發展。「全民盟」經濟委員會主席漢塔敏就曾經指出,「金融業等行業被前朝勢力強大的裙帶團體控制著,他們反對改革,非常害怕外資進入」。

 

另外一個例子如洋酒販售,仰光市的酒舖陳列出來的都是本土廉價威士忌,真正的進口洋酒都藏在後排,不敢公開陳列。這是因為緬甸政府禁止酒舖無牌照售賣進口酒,只有幾家高檔酒店和免稅商店不受影響,而這些高檔酒店及免稅商店都有軍方股份。

 

緬甸軍人在經濟體系內的滲透率,一般人很難想像。我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潛入緬甸採訪「袈裟革命」(那時是軍政府時代,不准記者採訪),當天晚上想從住宿的仰光商貿酒店傳新聞稿及圖片回台北報社(客房的網路已全部封鎖),結果酒店商務中心的服務小姐看到我的圖片立刻說道,「我不能幫你傳這些圖片(示威現場)」。我問她為什麼?她的回答是,「這個酒店有將軍股東」。

 

很長一段時間,緬甸沒有新車進口(西方國家制裁,再加上緬甸一般人也買不起),所以滿街都是二手車在跑,這些二手車都是軍方從鄰國走私進緬甸,後來開放新車進口,當然也繼續掌握在軍方手中。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緬甸文人政府總統溫敏(左)和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梁東屏

緬甸文人政府總統溫敏二月十三日在首都內比都為開國元勳翁山將軍的銅像主持揭幕儀式,他在發表講話時特別引用翁山將軍當年的談話,公開敦促緬甸軍方不要干預政治。在緬甸當前的情勢下,溫敏的講話相當不尋常,等於是直接對軍方的權威進行挑戰。翁山將軍是緬甸實質領袖國務資政翁山蘇姬的父親,也是緬甸國防軍的創立者。

 

溫敏當天引述翁山將軍的話指出,「緬甸獨立軍(國防軍前身)不會干涉政府的行政事務及政治,從將軍到基層兵員都不會涉及政黨政治,也不會干涉政府施政」。他接著表示,「我讀了翁山江軍的演講,深切瞭解緬甸國防軍不是為了任何一個特定的實體、政黨或某一群人而建立」。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政府現在正在推動修憲,溫敏在此刻發表前述談話,自然十分敏感。

 

如所周知,根據緬甸在二零零八年公投所通過的憲法,緬甸根本就是軍政府與文人政府同時存在的雙頭政府,而且文人政府的行政權力還不如軍方來得大。實際上,緬甸的最高權力機構其實是鮮為人知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共由十一人組成,分別是總統、兩位副總統、國會兩院議長、國防軍總司令及副總司令、外交部長、邊境事務部長、內政部長、國防部長。其中軍方就佔了六人(一位副總統、國防軍總司令及副總司令、外交部長、邊境事務部長、內政部長),因此軍方永遠居於多數,所以重大決策都是軍方說了才算。這也是為什麼翁山蘇姬堅持要兼任外交部長的原因,因為這樣至少可以多佔一席。

 

另外,憲法也規定軍方在聯邦議會中佔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保障席次,因此等於握有任何重大議題的否決權。舉例來說,如果要修改憲法的任何條款,只要軍方議員不同意,就不可能過關(無法越過必須國會四分之三席次以上同意的門檻)。

 

尤有甚者,緬甸憲法還規定在「特殊情況」之下,軍方可以接管政府,等於是給了軍方可以合法政變的權力。二零零八憲法也明載,「國防軍有權單獨裁定有關武裝部隊的所有事務,國防軍總司令也是所有武裝部隊的最高指揮官,國防軍有責任保衛國家不致分裂以及主權永續」。 緬甸的公務員委員會發言人紹懷能廷就指出,國防軍總司令的人選是由「國家安全委員會」決定,總統只有類似橡皮圖章的同意權,總司令的退休年齡,也由「國家安全委員會」訂定,總統無權過問。也就是說,緬甸的文人政府對國防軍根本沒有任何節制的能力。

 

二零一八年五月初,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成員先後前往孟加拉及緬甸,就緬甸羅興亞人受迫害問題進行查訪,他們會見了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良大將,並且就二零一七年八月國防軍採取清剿行動,最後導致多達七十萬羅興亞人逃往孟加拉之事相詢。

 

敏昂良當時的答覆是,「我們國防軍代表的是緬甸,雖然我是總司令,但我們的國家有總統,因此我們是在總統的領導之下採取行動」。他還接著強調,「國防軍接受政府的領導,我們只根據法律的授權採取行動,我們也無權逾越法律」。

 

敏昂良的話聽起來頗符合一個憲政國家的正常狀態,只不過在緬甸,相信的人卻不多。倒是很多人相信,敏昂良的說法根本就是在卸責,主要就是因為國際上都在指責所有的清剿行動都是緬甸國防軍單方面執行,甚至藉清剿之名行驅趕羅興亞人之實。

 

敏昂良說出前述的話之後,在緬甸引起不少議論,有許多評論員甚至建議總統溫敏不妨做一個測試,就是要求敏昂良下令當時在欽邦與反叛軍交戰的國防軍停火。溫敏後來當然沒有那樣做。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溫敏高調要求軍方不要干涉政治那麼引人注目的原因。

 

其實,緬甸軍方不願退出政治還有另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他們也要掌控經濟。緬甸軍方在長時間的(軍政府)執政期間,早已掌握緬甸的所有重要經濟命脈,因此在改革開放的過程之中,他們為了保障本身的利益而採取保護主義,嚴重阻礙了緬甸的經濟發展。「全民盟」經濟委員會主席漢塔敏就曾經指出,「金融業等行業被前朝勢力強大的裙帶團體控制著,他們反對改革,非常害怕外資進入」。

 

另外一個例子如洋酒販售,仰光市的酒舖陳列出來的都是本土廉價威士忌,真正的進口洋酒都藏在後排,不敢公開陳列。這是因為緬甸政府禁止酒舖無牌照售賣進口酒,只有幾家高檔酒店和免稅商店不受影響,而這些高檔酒店及免稅商店都有軍方股份。

 

緬甸軍人在經濟體系內的滲透率,一般人很難想像。我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潛入緬甸採訪「袈裟革命」(那時是軍政府時代,不准記者採訪),當天晚上想從住宿的仰光商貿酒店傳新聞稿及圖片回台北報社(客房的網路已全部封鎖),結果酒店商務中心的服務小姐看到我的圖片立刻說道,「我不能幫你傳這些圖片(示威現場)」。我問她為什麼?她的回答是,「這個酒店有將軍股東」。

 

很長一段時間,緬甸沒有新車進口(西方國家制裁,再加上緬甸一般人也買不起),所以滿街都是二手車在跑,這些二手車都是軍方從鄰國走私進緬甸,後來開放新車進口,當然也繼續掌握在軍方手中。 

 

作者簡介

梁東屏,曾任中國時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主任,中國時報駐東南亞特派員。現為香港亞洲周刊、新加坡新明日報、新加坡品雜誌、台灣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2002年隻身前往阿富汗採訪,獲第十七屆吳舜文新聞獎採訪報導最優獎。著有「一個人@東南亞」、「閒走@東南亞」、「說三到四@東南亞」、「閒嗑牙@東南亞」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