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尊重──民主素養才是文明社會的靈魂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王惠珀感懷隨筆》尊重──民主素養才是文明社會的靈魂
2020-02-15 07:00:00
A+
A
A-

在全民陷於買不到口罩的煎熬之際,綠營人士正磨刀霍霍在高雄操練罷韓。(圖/記者黃世澤攝)

作者/王惠珀

《前言: 民主的照妖鏡》

武漢疫情來襲,台灣網傳:「有些事來得真快,你不讓香港人帶口罩,這下全中國都戴上口罩了…」。幸災樂禍之情溢於言表,而且廣為流傳,令人不寒而慄。政策定調:口罩不得出口。台灣何時變得如此冷酷無情,在兩岸劍拔弩張的當下,執政者沒有遞橄欖枝的雅量,連裝一下悲天憫人的政治智慧都沒有,令人瞠目結舌。

 

過去四年,總統統治著一個綠與非綠的分裂台灣。剛選完總統,同樣的仇恨鬥爭藉民主之名,正下放到地方持續上演。在全民陷於買不到口罩的煎熬之際,綠營人士正磨刀霍霍在高雄操練罷韓,拿口罩當誘餌,與連署罷韓做了連結,也以罷韓搏媒體版面,彰顯高雄的民主。以仇恨鬥爭為主軸的「台式民主」已經走火入魔,這是台灣價值:民主盛事,還是用仇恨洗腦洗出來的家門不幸?

 

《世代矛盾只是社會風氣中邪的冰山一角》

筆者相信醫、藥師該是庶民行業,幾十年來都在推廣落實基層照護,分散服務才能預防風險的理念。2018年出版《吃藥前你必須知道的事》一書,陳述專業理念,也談台灣的藥食真相。對政治正確一切正確的台灣,專業被逼靠邊站,也寫下了我的批判。拙作被選為2019年台北市圖每月一書,演講時二三百位銀髮族聽講二小時,殷切在乎自身健康與社會正常之情,展露無遺。

 

相較之下,在藥學系授課講述我的理念時(落實社區價值),卻引來學生反感,在讀書心得中寫下:「做官時不做事,退下來才說三道四…」;「…放馬後炮,顯示作者是個魯蛇」。還有學生在答完期末考題後,長篇大論政治…。社會風氣將政治凌駕教育,凌駕專業,已經走火入魔。

 

這群活在台北菁英圈的學生們不寫學習心得,已無謙卑受教之心。不尊重作者有論述理念之權利,不提出合理的辯駁挑戰作者的論述,只做謾罵式人身攻擊,不知民主素養為何物。世代矛盾已經顯現,教育的氛圍令我非常不開心。

 

其實,筆者只洩氣於藥學教育教出「我最大」的新一代學子,比起韓國瑜以庶民主義啟錨競選總統,卻蒙受全方位的慘烈霸凌,只是小巫見大巫。太陽花運動衝破法律紅線成為標竿之後,鼓舞年輕人參與公眾論壇,成為主流,我們看盡了社會夾雜著不擇手段的脫序。曲解的政治無孔不入,教育已不敵「我最大」的台式民主,台灣怎麼了?

言論自由要有民主素養,要能感動人心,要有高度。(圖/羅斯福總統四大自由宣言,Norman  Rockwell繪)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台式民主政治總不能泯滅人性,仇恨政治更不能與人命關天的救贖放在同一個天平等量齊觀,這是我的感慨。想起朋友對文明(文化的質優與否)作過這樣的描述:根植於內心的修養,無需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以及為別人著想的善良(同理心),覺得很有道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圖/Norman  Rockwell繪)

《令人羨慕的文明式民主》

有人提到過英式民主的傳統:國會議員犯罪坐牢的話,該黨不會參加補選,以向選民表示謙卑檢討。這是以道德主導選舉的文明式民主。三年前,英國工黨眾議員Jo Cox被殺(2016.06.17),英國向世人呈現了一樁英式民主:首相(保守黨黨魁)辦公室宣布Jo Cox議席出缺,保守黨將不提名任何人參與補選。其他政黨也跟進,不參加補選。

被槍殺的英國國會議員Jo  Cox。(圖/翻攝自YouTube)

英國脫歐公投,保守黨是主張脫歐的。這一席會影響留歐或脫歐,這節骨眼對保守黨是多麼重要,但他們選擇擁抱民主的核心價值:尊重。

 

就是這樣,文明式的民主更讓人敬佩。外人看到的是文明的驕傲:不走勝之不武的路。這樣做也可能為保守黨贏得脫歐。事實是,該年6月23日公投通過脫歐。

 

看別人也要看自己。對台式與英式民主有感而發,我也寫過《令人羨慕的文明式民主》,問英國回來的台灣領導人:你們懂不懂何謂民主?

文明式民主需要養分,讓民主精神免於匱乏的養分是人民的修養。(圖/Norman  Rockwell繪)

《台灣如何步入文明社會?》

突破威權,台灣的民主進程已走了四十年(1980~2020) 。用此檢視我們的文化:選舉當道,扣帽子、造假新聞(網黑、人身攻擊),假新聞成真也當道。沒有民主素養的台式民主有何自豪之處?

 

民主需要接受道德檢驗,才可能步入文明社會。台灣有不少人拒絕優質文化,拒絕進步,使得不需道德素養的政客成為明星。社會已很難界定行為規範,因為身為總統的人在台灣播下的種子:「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已經根深蒂固。

 

人要有自省、檢討的能力,才會成長、成熟。洩氣的是少有人有道德勇氣,挑戰年輕世代的迷失。社會也一樣,缺少自省終將墮落。我們有的是民主,缺的是靈魂:民主素養。活在這樣的社會令人難過,還要這樣再過四年,更難過。台灣回不去了!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在全民陷於買不到口罩的煎熬之際,綠營人士正磨刀霍霍在高雄操練罷韓。(圖/記者黃世澤攝)

作者/王惠珀

《前言: 民主的照妖鏡》

武漢疫情來襲,台灣網傳:「有些事來得真快,你不讓香港人帶口罩,這下全中國都戴上口罩了…」。幸災樂禍之情溢於言表,而且廣為流傳,令人不寒而慄。政策定調:口罩不得出口。台灣何時變得如此冷酷無情,在兩岸劍拔弩張的當下,執政者沒有遞橄欖枝的雅量,連裝一下悲天憫人的政治智慧都沒有,令人瞠目結舌。

 

過去四年,總統統治著一個綠與非綠的分裂台灣。剛選完總統,同樣的仇恨鬥爭藉民主之名,正下放到地方持續上演。在全民陷於買不到口罩的煎熬之際,綠營人士正磨刀霍霍在高雄操練罷韓,拿口罩當誘餌,與連署罷韓做了連結,也以罷韓搏媒體版面,彰顯高雄的民主。以仇恨鬥爭為主軸的「台式民主」已經走火入魔,這是台灣價值:民主盛事,還是用仇恨洗腦洗出來的家門不幸?

 

《世代矛盾只是社會風氣中邪的冰山一角》

筆者相信醫、藥師該是庶民行業,幾十年來都在推廣落實基層照護,分散服務才能預防風險的理念。2018年出版《吃藥前你必須知道的事》一書,陳述專業理念,也談台灣的藥食真相。對政治正確一切正確的台灣,專業被逼靠邊站,也寫下了我的批判。拙作被選為2019年台北市圖每月一書,演講時二三百位銀髮族聽講二小時,殷切在乎自身健康與社會正常之情,展露無遺。

 

相較之下,在藥學系授課講述我的理念時(落實社區價值),卻引來學生反感,在讀書心得中寫下:「做官時不做事,退下來才說三道四…」;「…放馬後炮,顯示作者是個魯蛇」。還有學生在答完期末考題後,長篇大論政治…。社會風氣將政治凌駕教育,凌駕專業,已經走火入魔。

 

這群活在台北菁英圈的學生們不寫學習心得,已無謙卑受教之心。不尊重作者有論述理念之權利,不提出合理的辯駁挑戰作者的論述,只做謾罵式人身攻擊,不知民主素養為何物。世代矛盾已經顯現,教育的氛圍令我非常不開心。

 

其實,筆者只洩氣於藥學教育教出「我最大」的新一代學子,比起韓國瑜以庶民主義啟錨競選總統,卻蒙受全方位的慘烈霸凌,只是小巫見大巫。太陽花運動衝破法律紅線成為標竿之後,鼓舞年輕人參與公眾論壇,成為主流,我們看盡了社會夾雜著不擇手段的脫序。曲解的政治無孔不入,教育已不敵「我最大」的台式民主,台灣怎麼了?

言論自由要有民主素養,要能感動人心,要有高度。(圖/羅斯福總統四大自由宣言,Norman  Rockwell繪)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台式民主政治總不能泯滅人性,仇恨政治更不能與人命關天的救贖放在同一個天平等量齊觀,這是我的感慨。想起朋友對文明(文化的質優與否)作過這樣的描述:根植於內心的修養,無需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以及為別人著想的善良(同理心),覺得很有道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圖/Norman  Rockwell繪)

《令人羨慕的文明式民主》

有人提到過英式民主的傳統:國會議員犯罪坐牢的話,該黨不會參加補選,以向選民表示謙卑檢討。這是以道德主導選舉的文明式民主。三年前,英國工黨眾議員Jo Cox被殺(2016.06.17),英國向世人呈現了一樁英式民主:首相(保守黨黨魁)辦公室宣布Jo Cox議席出缺,保守黨將不提名任何人參與補選。其他政黨也跟進,不參加補選。

被槍殺的英國國會議員Jo  Cox。(圖/翻攝自YouTube)

英國脫歐公投,保守黨是主張脫歐的。這一席會影響留歐或脫歐,這節骨眼對保守黨是多麼重要,但他們選擇擁抱民主的核心價值:尊重。

 

就是這樣,文明式的民主更讓人敬佩。外人看到的是文明的驕傲:不走勝之不武的路。這樣做也可能為保守黨贏得脫歐。事實是,該年6月23日公投通過脫歐。

 

看別人也要看自己。對台式與英式民主有感而發,我也寫過《令人羨慕的文明式民主》,問英國回來的台灣領導人:你們懂不懂何謂民主?

文明式民主需要養分,讓民主精神免於匱乏的養分是人民的修養。(圖/Norman  Rockwell繪)

《台灣如何步入文明社會?》

突破威權,台灣的民主進程已走了四十年(1980~2020) 。用此檢視我們的文化:選舉當道,扣帽子、造假新聞(網黑、人身攻擊),假新聞成真也當道。沒有民主素養的台式民主有何自豪之處?

 

民主需要接受道德檢驗,才可能步入文明社會。台灣有不少人拒絕優質文化,拒絕進步,使得不需道德素養的政客成為明星。社會已很難界定行為規範,因為身為總統的人在台灣播下的種子:「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標準」已經根深蒂固。

 

人要有自省、檢討的能力,才會成長、成熟。洩氣的是少有人有道德勇氣,挑戰年輕世代的迷失。社會也一樣,缺少自省終將墮落。我們有的是民主,缺的是靈魂:民主素養。活在這樣的社會令人難過,還要這樣再過四年,更難過。台灣回不去了!

作者簡介

王惠珀,台灣桃園人,台大藥學院學士、美國密西根大學藥學博士。曾任台大醫學院藥學院(系)教授及系主任、長庚大學醫學院天然藥物研究所創所所長、台北醫學大學藥學院長、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等職。專長涵蓋新藥設計開發及藥事管理。

 

其新藥研究曾獲十五國四十一項發明專利,及獲頒經濟部「國家發明獎」等多項發明與研究貢獻獎,並列名當代名人錄及國際年度專業人士。

 

王惠珀在藥政管理上致力於以智財權管理藥品之學名藥立法、推動優良藥品製造規範等,以及促成健保藥價「三同政策」。此外並曾開啟專業橋接庶民的「全民用藥教育」計畫、「人民的眼睛」計畫,蓄積藥師參與社區公共衛生及長期照護的能量,獲得行政院「參與及建立制度獎」、藥師典範獎。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