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名人傳記》劉師舜(三)開拓中加關係過程艱辛
2020-02-06 07:00:00
A+
A
A-

劉師舜大使。(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優傳媒刊介》

劉師舜(1900~1996)大使,中華民國著名外交官,中華民國與加拿大關係奠基者,二次世界大戰後廢除不平等條約第一人。曾任加拿大公使、大使,外交部政務次長、聯合國代表團副團長兼託管理事會首席代表、墨西哥大使。退休後致力於中國典籍、詩詞之英譯,享譽國際。

 

劉師舜早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預備科,後以美國退還中國之庚子賠款赴美留學,先後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士、哈佛大學碩士、哥倫比亞國際公法博士(1925年3月)等學位。劉大使學貫中西,溫文儒雅,畢生對開拓中國外交關係及開展中西文化交流,有不可磨滅之貢獻。惜因人事傾軋,劉大使個性耿介,雖輩份、事功皆在蔣廷黻、葉公超之上,1958年被以不明原因、無退休金逼退,劉大使默默承受,含恨在美以著述終老。

 

其長侄劉敦仁先生勤於探索蒐羅,窮十年之力寫成劉師舜傳記,以遂心願。書中有關中國外交史之照片、文件、書信等珍貴史料極為豐富,有關外交關係之突破、經營、委屈求全等諸般情節,即在今日亦深富啓發,至於劉大使之政壇際遇更可窺當年官場文化,無不耐人尋味,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中華民國近代外交史鉅著。

 

《優傳媒》獲作者授權,即日起選録有關劉大使事功章節,每周四見刋,以饗讀者。

 

三、開拓中加關係過程艱辛

實際上,中加兩國之所以建立外交關係,先是加拿大方面的積極態度,而重慶方面也感到能和多一個西方國家建立關係,有助於抗戰大業的國際支持。於是雙方很快就達成協議。劉師舜在抵達渥太華,向英國總督呈遞國書後,遂即與加拿大有關方面商議合作,協助其派遣首任公使赴華履新。

 

加拿大政府考慮派遣有軍人身份的維克多爾.溫特烏爾士.歐德瀾 (Victor Wentworth Odlum 1880-1971) 出使中國。歐德瀾將軍是加拿大一位戰功赫赫的軍人,先後參加過一次和二次大戰,在戰場上驍勇善戰,建立了不少戰功,因此獲得勳章。由於他在軍中帶兵時,特別注重軍紀作風,尤其是在飲酒方面有極其嚴格的規定,從而部隊給他取了極為有趣的綽號。「豆湯歐德瀾」 (Pea Soup Odlum). 或是陳年檸檬汁(Old Lime Juice)。

 

戰爭結束後,他定居在溫哥華,先後擔任過當地省議員,創辦加拿大國家無限電臺並為董事會成員,還自行創辦了溫哥華星報。

 

 

1924年溫哥華曾發生一起兇殺案,當地一位藥商位在灰岬 (Point Gray) 私宅中,25歲的護理家政人員簡妮特. 史密斯 (Janet Smith) 被人殺害。在發現屍體的地方,只有一位名叫 Wong Foon Sing (音譯:王福新)的華人在場。在沒有任何實際證據下,歐德瀾主持的報紙竟然公開指稱王福新就是兇手。

 

蹊蹺的是,七個月後,王福新突然被三K党成員綁架,將他囚禁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裡,並用私刑拷問,要求他或是承認犯罪,或是協助找出真凶。最終三K黨將他丟棄在海濱大道上, 被員警發現而予以逮捕送進監獄。

 

經過了數個月的偵查,仍然是一件無頭公案,在沒有充分證據下,最後將其釋放,不久王福新即放棄加拿大而回到中國去了。

 

至於該案之所以變成撲朔迷離,歐德瀾的報紙起了一定的推波助瀾的作用,引起當時社會的轟動,不僅給王姓中國年輕人造成了身心的傷害,也反映出當時對華人歧視的偏見是如何地嚴重。

 

筆者在搜尋有關劉師舜出使加拿大的歷史文獻時,前往臺北希望能從外交部的檔案中得到一些線索,遺憾的是外交部工作人員官腔十足,只輕描淡寫地告知所有外交檔案資料,均已經移交給 中央研究院現代歷史研究所的檔案館。於是我前往南港,在該館的工作人員細心協助下,終於發現該館保存著加拿大政府派遣首任外交官前往重慶赴任的重要文獻。

 

從文件可知劉師舜曾多次從渥太華發文到重慶外交部,報告就廢除中加兩國領事裁判權和加拿大政府磋商情況,以及加拿大政府正考慮派遣到重慶的首任公使人選。

 

鑒於加拿大在當時仍係臣屬於大英帝國的成員,因此和中國談判建交的外交事務,就要比中國派遣公使的程式複雜多了,它牽涉到渥太華及倫敦的關係,又因為派遣的新任駐華公使曾在澳大利亞擔任過外交職務,為瞭解他的背景,一些程式又要周折到澳大利亞。所以電文的往來,耗費不少時間。

 

在同意加拿大派遣首任公使前,重慶外交部飭令駐澳大利亞及加拿大公使館,就候任公使的背景作深入瞭解。當時加拿大考慮的駐中國的公使,正在澳大利亞擔任加拿大駐當地的專員。所以要兩地的公使館瞭解詳情後彙報到外交部。

 

劉師舜接獲外交部指令後,於1942年10月21日先行電報要求外交部暫緩對加拿大駐華公使任命的同意,以便其在渥太華當地對新任公使背景作進一步的瞭解。

 

接著劉師舜就調查結果,用電文報告到外交部,由於當時加拿大社會的排華氣焰正盛,而被任命為駐華首任公使在溫哥華主持報刊時具有對華人的歧視態度,因此劉師舜就加拿大當地情況作了細緻的分析呈報到重慶外交部,並根據他的分析,建議接受加拿大駐華公使的任命,因為他認為在抵達中國後,也許可以改變這位軍人出身的外交官對中國人的態度。後來事實證明,加拿大首任駐華公使歐德瀾,在重慶生活了一段時間後,直至升任駐華首任大使,他親眼目睹了中國軍民團結一致對日抗戰的不屈不饒精神而被感召,居然後來在卸任時,還對中國有不依不捨的情誼。

 

加拿大方面原本計畫將出使駐華及駐蘇聯兩位公使的任命同時公佈,因為重慶方面的拖延,加方頗有微詞,劉師舜將加拿大當地實情向重慶發出電報:

於此同時,中華民國駐英大使顧維鈞也在1942年10月3日與加拿大外交人員等互有磋商,並將交涉經過報重慶外交部發出電報備案。 

 

終於在1942年11月7日蔣中正正式簽署的同意指令:

經過電報的往返,劉師舜於1942年11月3日收到外交部的命令,囑向加拿大政府轉達重慶方面同意加拿大新任駐華首任公使的人選。

 

 

接著,重慶方面行政院以蔣中正院長的名義,於1942年11月19日,向外交部發出訓令,同意加拿大首任駐華公使的人選。

 

加拿大總理得悉中國同意首任駐華公使後,于1942年11月7日致電蔣委員長表達雙方建立外交關係的祝賀之意。賀電及中文譯文如下:

外交部接獲後,迅速將加拿大首相的賀電英、中文兩件呈遞蔣委員長。

 

蔣中正接獲加拿大總理金麥肯齊的賀電後,飭令外交部宋子文部長按照來電及譯文,擬就復電回復加拿大總理。

 

蔣中正向加拿大總理賀電的覆文英文稿:

蔣中正回復加拿大總理電文的中文譯稿:

加拿大駐華首任公使人選既定,接下來劉師舜於1942年11月28日,就加拿大首任公使抵達重慶的日期及呈遞國書的服飾等細節,用電報向外交部呈遞。

 

而加拿大新公使在搭乘航班赴重慶上任前,還得經過英國駐重慶大使館和中方外交部商議,如何能使得新任公使等在旅程中攜帶行李物件的重量得到通融,甚至可以隨後再托運都可以。足以反映出當時長途飛行的辛苦。

 

經過外交部的努力後,致電英國大使館稱,航空公司對每位乘客攜帶的行李重量有一定的規定,但是對加拿大新任公使可以給以一定的通融。為了協助加拿大使節團的順利旅程,外交部將電令駐印度加爾各答使館,在加拿大公使中途停留時,在當地予以協助。

 

當時正處於中國全面抗戰時期,重慶的生活條件極其艱苦,對外國使團也只能在極其有限的資源下給予對方滿足。所以當時的加拿大外交官,在抵達重慶之前,許多事情都要依靠澳大利亞駐重慶的使館協調。原因是澳大利亞及加拿大同臣屬於大英帝國。澳大利亞大使館給外交部發的信件,即可證實當時要安排加拿大在重慶建立一個立足點是多麼的艱辛。

 

當時中國駐印度加爾各答總領事為保君建,在得到電令後,除了協助外,還特地設宴為加拿大新任駐華公使洗塵,並表示歡迎的意味,然後將接待實際情況向外交部報備。

 

由於首任駐華公使有軍方高級將領的背景,加拿大曾有安排首任公使呈遞國書時穿著軍服的計畫,而重慶方面為了照顧加拿大的友好關係,外交部飭令劉師舜通知加拿大,就所提要求可通融進行。

 

1943年5月1日, 首任加拿大駐華公使歐德瀾致函中國外交部宋子文部長,送交國書副本及頌詞等文件,等待中國政府的批定。

 

1943年5月4日,外交部向加拿大公使館發出電文照會,告知呈遞國書副本及頌詞均已轉呈蔣中正主席批定呈遞日期。

 

國民政府參軍處典禮局給外交部發文,確認加拿大首任駐華公使,定五月十二日上午九時向國民政府蔣中正主席呈遞國書。

 

國民政府典禮局最後批復外交部,確認加拿大首任公使呈遞國書的確切日期。

 

外交部接獲國民政府參軍處典禮局的飭令後,即發電給加拿大駐華首任公使歐德瀾確認呈遞國書日期等事宜,並制定加拿大公使呈遞國書的禮節細節。

 

在參加加拿大首任公使呈遞國書的官員中,除了兼任行政院長最高領袖蔣中正外,還有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的孔祥熙,國防部兼總參謀長何應欽等數十人,其中教育部長為劉師舜多年深交的陳立夫先生。

 

加拿大首任公使到任國書中文譯文:

加拿大首任公使到任呈遞的國書原文:

加拿大首任公使呈遞國書時的頌詞中文譯文:

在呈遞國書前,還出現了一個小插曲,即蔣中正因身患微恙,所以呈遞國書時間需要略微另行擇期進行。

 

外交部接獲國民政府侍從室的飭令後,即可通知各有關部門,因呈遞國書日期延後,所以加拿大首任公使覲見蔣主席的日期也順延。

 

兩國在建立外交關係時,中方派遣劉師舜出任駐加拿大首任全權公使,除了在出發前因受到戰爭影響而稍微延緩了行期之外,一切都非常順利,而加拿大方面在重慶建立公使館時,由於時值抗戰最艱苦的階段,的確是費了一番周章。但雙方協力克服了所有的困難,加拿大順利地開展了在華的外交工作。

 

加拿大駐重慶公使館的三等秘書科林先生,將新任公使抵達的日期向中國外交部通報,並告知公使抵達後暫住在澳大利亞公使官邸,而且需要外交部提供車輛,作為公使在抵達後第一周內代步使用。就足以反映當時整個重慶的艱苦環境。

 

中加兩國,經過了建交的必要程式後,雙方各在駐在國開始了友好的外交活動,從呈遞的國書及頌詞中,透露出兩國的關係非常親切友好。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劉師舜大使。(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優傳媒刊介》

劉師舜(1900~1996)大使,中華民國著名外交官,中華民國與加拿大關係奠基者,二次世界大戰後廢除不平等條約第一人。曾任加拿大公使、大使,外交部政務次長、聯合國代表團副團長兼託管理事會首席代表、墨西哥大使。退休後致力於中國典籍、詩詞之英譯,享譽國際。

 

劉師舜早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預備科,後以美國退還中國之庚子賠款赴美留學,先後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學士、哈佛大學碩士、哥倫比亞國際公法博士(1925年3月)等學位。劉大使學貫中西,溫文儒雅,畢生對開拓中國外交關係及開展中西文化交流,有不可磨滅之貢獻。惜因人事傾軋,劉大使個性耿介,雖輩份、事功皆在蔣廷黻、葉公超之上,1958年被以不明原因、無退休金逼退,劉大使默默承受,含恨在美以著述終老。

 

其長侄劉敦仁先生勤於探索蒐羅,窮十年之力寫成劉師舜傳記,以遂心願。書中有關中國外交史之照片、文件、書信等珍貴史料極為豐富,有關外交關係之突破、經營、委屈求全等諸般情節,即在今日亦深富啓發,至於劉大使之政壇際遇更可窺當年官場文化,無不耐人尋味,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中華民國近代外交史鉅著。

 

《優傳媒》獲作者授權,即日起選録有關劉大使事功章節,每周四見刋,以饗讀者。

 

三、開拓中加關係過程艱辛

實際上,中加兩國之所以建立外交關係,先是加拿大方面的積極態度,而重慶方面也感到能和多一個西方國家建立關係,有助於抗戰大業的國際支持。於是雙方很快就達成協議。劉師舜在抵達渥太華,向英國總督呈遞國書後,遂即與加拿大有關方面商議合作,協助其派遣首任公使赴華履新。

 

加拿大政府考慮派遣有軍人身份的維克多爾.溫特烏爾士.歐德瀾 (Victor Wentworth Odlum 1880-1971) 出使中國。歐德瀾將軍是加拿大一位戰功赫赫的軍人,先後參加過一次和二次大戰,在戰場上驍勇善戰,建立了不少戰功,因此獲得勳章。由於他在軍中帶兵時,特別注重軍紀作風,尤其是在飲酒方面有極其嚴格的規定,從而部隊給他取了極為有趣的綽號。「豆湯歐德瀾」 (Pea Soup Odlum). 或是陳年檸檬汁(Old Lime Juice)。

 

戰爭結束後,他定居在溫哥華,先後擔任過當地省議員,創辦加拿大國家無限電臺並為董事會成員,還自行創辦了溫哥華星報。

 

 

1924年溫哥華曾發生一起兇殺案,當地一位藥商位在灰岬 (Point Gray) 私宅中,25歲的護理家政人員簡妮特. 史密斯 (Janet Smith) 被人殺害。在發現屍體的地方,只有一位名叫 Wong Foon Sing (音譯:王福新)的華人在場。在沒有任何實際證據下,歐德瀾主持的報紙竟然公開指稱王福新就是兇手。

 

蹊蹺的是,七個月後,王福新突然被三K党成員綁架,將他囚禁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裡,並用私刑拷問,要求他或是承認犯罪,或是協助找出真凶。最終三K黨將他丟棄在海濱大道上, 被員警發現而予以逮捕送進監獄。

 

經過了數個月的偵查,仍然是一件無頭公案,在沒有充分證據下,最後將其釋放,不久王福新即放棄加拿大而回到中國去了。

 

至於該案之所以變成撲朔迷離,歐德瀾的報紙起了一定的推波助瀾的作用,引起當時社會的轟動,不僅給王姓中國年輕人造成了身心的傷害,也反映出當時對華人歧視的偏見是如何地嚴重。

 

筆者在搜尋有關劉師舜出使加拿大的歷史文獻時,前往臺北希望能從外交部的檔案中得到一些線索,遺憾的是外交部工作人員官腔十足,只輕描淡寫地告知所有外交檔案資料,均已經移交給 中央研究院現代歷史研究所的檔案館。於是我前往南港,在該館的工作人員細心協助下,終於發現該館保存著加拿大政府派遣首任外交官前往重慶赴任的重要文獻。

 

從文件可知劉師舜曾多次從渥太華發文到重慶外交部,報告就廢除中加兩國領事裁判權和加拿大政府磋商情況,以及加拿大政府正考慮派遣到重慶的首任公使人選。

 

鑒於加拿大在當時仍係臣屬於大英帝國的成員,因此和中國談判建交的外交事務,就要比中國派遣公使的程式複雜多了,它牽涉到渥太華及倫敦的關係,又因為派遣的新任駐華公使曾在澳大利亞擔任過外交職務,為瞭解他的背景,一些程式又要周折到澳大利亞。所以電文的往來,耗費不少時間。

 

在同意加拿大派遣首任公使前,重慶外交部飭令駐澳大利亞及加拿大公使館,就候任公使的背景作深入瞭解。當時加拿大考慮的駐中國的公使,正在澳大利亞擔任加拿大駐當地的專員。所以要兩地的公使館瞭解詳情後彙報到外交部。

 

劉師舜接獲外交部指令後,於1942年10月21日先行電報要求外交部暫緩對加拿大駐華公使任命的同意,以便其在渥太華當地對新任公使背景作進一步的瞭解。

 

接著劉師舜就調查結果,用電文報告到外交部,由於當時加拿大社會的排華氣焰正盛,而被任命為駐華首任公使在溫哥華主持報刊時具有對華人的歧視態度,因此劉師舜就加拿大當地情況作了細緻的分析呈報到重慶外交部,並根據他的分析,建議接受加拿大駐華公使的任命,因為他認為在抵達中國後,也許可以改變這位軍人出身的外交官對中國人的態度。後來事實證明,加拿大首任駐華公使歐德瀾,在重慶生活了一段時間後,直至升任駐華首任大使,他親眼目睹了中國軍民團結一致對日抗戰的不屈不饒精神而被感召,居然後來在卸任時,還對中國有不依不捨的情誼。

 

加拿大方面原本計畫將出使駐華及駐蘇聯兩位公使的任命同時公佈,因為重慶方面的拖延,加方頗有微詞,劉師舜將加拿大當地實情向重慶發出電報:

於此同時,中華民國駐英大使顧維鈞也在1942年10月3日與加拿大外交人員等互有磋商,並將交涉經過報重慶外交部發出電報備案。 

 

終於在1942年11月7日蔣中正正式簽署的同意指令:

經過電報的往返,劉師舜於1942年11月3日收到外交部的命令,囑向加拿大政府轉達重慶方面同意加拿大新任駐華首任公使的人選。

 

 

接著,重慶方面行政院以蔣中正院長的名義,於1942年11月19日,向外交部發出訓令,同意加拿大首任駐華公使的人選。

 

加拿大總理得悉中國同意首任駐華公使後,于1942年11月7日致電蔣委員長表達雙方建立外交關係的祝賀之意。賀電及中文譯文如下:

外交部接獲後,迅速將加拿大首相的賀電英、中文兩件呈遞蔣委員長。

 

蔣中正接獲加拿大總理金麥肯齊的賀電後,飭令外交部宋子文部長按照來電及譯文,擬就復電回復加拿大總理。

 

蔣中正向加拿大總理賀電的覆文英文稿:

蔣中正回復加拿大總理電文的中文譯稿:

加拿大駐華首任公使人選既定,接下來劉師舜於1942年11月28日,就加拿大首任公使抵達重慶的日期及呈遞國書的服飾等細節,用電報向外交部呈遞。

 

而加拿大新公使在搭乘航班赴重慶上任前,還得經過英國駐重慶大使館和中方外交部商議,如何能使得新任公使等在旅程中攜帶行李物件的重量得到通融,甚至可以隨後再托運都可以。足以反映出當時長途飛行的辛苦。

 

經過外交部的努力後,致電英國大使館稱,航空公司對每位乘客攜帶的行李重量有一定的規定,但是對加拿大新任公使可以給以一定的通融。為了協助加拿大使節團的順利旅程,外交部將電令駐印度加爾各答使館,在加拿大公使中途停留時,在當地予以協助。

 

當時正處於中國全面抗戰時期,重慶的生活條件極其艱苦,對外國使團也只能在極其有限的資源下給予對方滿足。所以當時的加拿大外交官,在抵達重慶之前,許多事情都要依靠澳大利亞駐重慶的使館協調。原因是澳大利亞及加拿大同臣屬於大英帝國。澳大利亞大使館給外交部發的信件,即可證實當時要安排加拿大在重慶建立一個立足點是多麼的艱辛。

 

當時中國駐印度加爾各答總領事為保君建,在得到電令後,除了協助外,還特地設宴為加拿大新任駐華公使洗塵,並表示歡迎的意味,然後將接待實際情況向外交部報備。

 

由於首任駐華公使有軍方高級將領的背景,加拿大曾有安排首任公使呈遞國書時穿著軍服的計畫,而重慶方面為了照顧加拿大的友好關係,外交部飭令劉師舜通知加拿大,就所提要求可通融進行。

 

1943年5月1日, 首任加拿大駐華公使歐德瀾致函中國外交部宋子文部長,送交國書副本及頌詞等文件,等待中國政府的批定。

 

1943年5月4日,外交部向加拿大公使館發出電文照會,告知呈遞國書副本及頌詞均已轉呈蔣中正主席批定呈遞日期。

 

國民政府參軍處典禮局給外交部發文,確認加拿大首任駐華公使,定五月十二日上午九時向國民政府蔣中正主席呈遞國書。

 

國民政府典禮局最後批復外交部,確認加拿大首任公使呈遞國書的確切日期。

 

外交部接獲國民政府參軍處典禮局的飭令後,即發電給加拿大駐華首任公使歐德瀾確認呈遞國書日期等事宜,並制定加拿大公使呈遞國書的禮節細節。

 

在參加加拿大首任公使呈遞國書的官員中,除了兼任行政院長最高領袖蔣中正外,還有行政院副院長兼財政部長的孔祥熙,國防部兼總參謀長何應欽等數十人,其中教育部長為劉師舜多年深交的陳立夫先生。

 

加拿大首任公使到任國書中文譯文:

加拿大首任公使到任呈遞的國書原文:

加拿大首任公使呈遞國書時的頌詞中文譯文:

在呈遞國書前,還出現了一個小插曲,即蔣中正因身患微恙,所以呈遞國書時間需要略微另行擇期進行。

 

外交部接獲國民政府侍從室的飭令後,即可通知各有關部門,因呈遞國書日期延後,所以加拿大首任公使覲見蔣主席的日期也順延。

 

兩國在建立外交關係時,中方派遣劉師舜出任駐加拿大首任全權公使,除了在出發前因受到戰爭影響而稍微延緩了行期之外,一切都非常順利,而加拿大方面在重慶建立公使館時,由於時值抗戰最艱苦的階段,的確是費了一番周章。但雙方協力克服了所有的困難,加拿大順利地開展了在華的外交工作。

 

加拿大駐重慶公使館的三等秘書科林先生,將新任公使抵達的日期向中國外交部通報,並告知公使抵達後暫住在澳大利亞公使官邸,而且需要外交部提供車輛,作為公使在抵達後第一周內代步使用。就足以反映當時整個重慶的艱苦環境。

 

中加兩國,經過了建交的必要程式後,雙方各在駐在國開始了友好的外交活動,從呈遞的國書及頌詞中,透露出兩國的關係非常親切友好。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近作外交耆宿劉師舜大使的傳記,是他費時十年的心血結晶。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