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黃萬翔談城市的前世今生》立法院遷建此正其時──走訪德國及韓國等國家國會的省思
2020-01-17 07:00:00
A+
A
A-

德國國會大樓的巧思創意與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有異曲同工之妙。(圖/翻攝自德國國會官網)

作者/黃萬翔

國會是民主國家的重要政權機關,民主國家無論是採行總統制或內閣制,兩院制或是一院制,國會始終是民主法治精神最重要的關鍵指標與象徵。而國會建築的風格和興建時期的當代流行與憲章精神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其選址設計更和國家政治體制的變遷與制度有息息相關的歴史淵源及意象。

 

2005年6月10日,第四屆「任務型」國民大會通過憲法修正案,廢除國民大會,主要職權轉移至立法院,立法院成為臺灣憲政體制下唯一的立法機關。

 

中華民國最高的民意殿堂立法院,ㄧ直以來沒有自己的土地,所有建築不僅老舊,也沒有整體永續的規劃,早就不敷使用需要,也無法因應整體運作的功能,與臺灣在國際政治、經濟、外交舞台上所需扮演的角色顯不相應。

 

國民政府遷台至今,立法院仍是委身在向台北市政府租用的學校用地上。它的前身是臺北第二高等女學校校舍,於日本統治時期建立,採用三層樓紅磚木結構建築,屋齡已逾百年,太平洋戰爭時期遭到美軍砲火轟炸破壞,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決定廢校。

 

立法院議場外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1960年由立法院接收後,昔日的校長室如今已成為院長會客室、運動場改為立法院停車場,學校的大禮堂則改為立法院院會,而原先破壞的建築則由立法院整修後作為其他公務機構使用。

 

由於政府採取暫時的偏安政策,立法院一直未能啓動規劃興建屬於自己的永久建築。原有有限的老舊空間,隨著立法院委員組織結構與功能改變,已然不敷使用,陸陸續續在周邊零星興建或租賃使用,並新建群賢樓與中興研究大樓,立法委員會館及研究室分散單獨覓地,成為零散分佈的格局,完全缺乏整體規劃與行政功能的整合安排。

 

影響所及,許多外國領袖與國會議員來訪進行外交交流拜會,實在感受到與台灣的民主經濟發展成果脫節且顯不相稱。1997年,立法院曾經著手成立專案小組推動選址規劃興建的工作,原先選址在華山地區,由於飛航高度管制與地下管線的遷移問题因而延宕。

 

直至1999年王金平院長當選立法院長後,決定透過黨團協商建立共識,全力推動立法院遷建規劃設計與興建工作,原址則保存作為國會博物館。時值精省期間,由於王院長的因緣,讓我有機緣從台灣省政府建設廳副廳長調仼立法院參事兼仼「國會規劃興建小組」執行長。

 

從新光摩天大樓俯瞰立法院院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王院長希望我研擬一份選址優劣分析簡報,經由王院長主持會議,透過黨團協商決議選址,並編列預算規劃興建新的立法院園區。當時針對包括仁愛路帝寶旁邊的空軍總部、圓山飯店、關渡平原、林口等10個地區分析評選,最後通過決議將立法院新址選定於空軍總部國有土地。

 

為了能夠完善規劃興建一個具有特色、可長可久而且功能具足的立法院,立法院並多次組團邀同相關立院主管參訪許多國家的國會,全面蒐集比較分析各國國會的風格功能與優點缺失作為借鏡,希望能規劃興建一個符合國情與營運功能的全新立法院。

 

其中德國柏林國會、美國國會、澳洲國會與韓國國會建築風貌與歴程都令人印象深刻。

 

歐洲許多國家的國會座落在具有歷史的皇家宮殿內,國會內部都可以看到美侖美奐的藝術彩繪與型態優美的結構與樑柱,尤其是許多藝術雕刻與獨特精美的石材,都令人啧啧稱嘆。

 

美國國會大廈。(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美國的國會則是由當代國會建築師不斷換手接力才完成興建,國會建築師在國會的政治場中通常都受到許多政治挫折與打擊,這可以說是國會建築師的宿命。經過了長時間的規劃發展演變與多次擴建,與原始的設計圖相較,現今的美國國會在長度與高度上恰好都擴大了兩倍。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國會與圖書館地下樓層有文件資料與圖書的運輸軌道,國會議員需要的資料都可以透過這條運輸軌道快速傳送到議員手中,可說是令人讚嘆的巧思與設計。

 

日本、韓國國會則是實施民主化成立民主國家後遴聘建築師,參考歐美國家國會的型制並考量自己國家的憲政特色與需要而設計的當代建築。但是在藝術歷史意象上的表現,比起歐美國家國會就顯得相形失色了!

 

韓國國會議事堂。(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值得大家省思的是韓國國會大樓,我們拜訪國會秘書長時,我問到如果今日他要規劃新的國會時,會與當時有什麼不同做法時,他很坦誠的提到心中的反思與建言。

 

這位秘書長特別談起設計規劃興建國會當時,韓國正值民族主義高漲,在全國都全力推動「愛用國貨」的運動下,韓國國會的建材全部被要求要「採用國貨」。但興建當時有些韓貨的品質不佳,造成韓國國會建築在日後維修管理的困境,屋頂常常有漏水毀壞的情形,長期困擾著國會總務秘書單位,也常讓國會陷入維修與重建進退兩難的窘境與爭議。 

 

澳洲國會大廈門廳。(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澳洲國會則是非常重視民主精神與族群融合,國會大樓特別設計了步道,讓人民可以登高踩在國會大廈屋頂上,內外牆面則參採不同族群的文化圖腾融入設計,彰顯象徵了人民至上與族群融合的意象。

 

参訪各國國會中,最值得ㄧ提的是德國的國會大廈,它位於首都柏林米特區。1894-1933年為德意志帝國的帝國議會,後來在威瑪共和國時期是共和國議會的會址,1933年毀損於共產黨員縱火事件,二次大戰後廢棄使用,東德在東柏林另建共和國宮以召開人民議會,西德也在波昂以聯邦大廈(Bundeshaus (Bonn))召開聯邦議院。

 

1960年代該建築作了局部翻修,但是直到1990年10月3日兩德統一的時候才決定規劃修建重新作為國會使用,並採行建築設計師諾曼·福斯特的方案重建。從1994年開始每五年德國聯邦大會在這裡選舉德國聯邦總統,1999年正式成為德國聯邦議會會址。

 

 

德國國會大樓。(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德國國會大樓建築反映了東西德分合的滄桑歷史,它在柏林圍牆邊消沈矗立多年,經過諾福佛斯特建築團隊重新規劃精心修繕,原來被焚燬破損的圓型穹頂,改用玻璃材料作成原來球型型制融和修建,新舊建材作了完美的結合,這樣的巧思創意與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有異曲同工之妙。

 

屋頂樓層透明光亮的空間設計,成為觀光客流連休憩的最愛地點,大門是挑高三層樓玻璃落地窗及不鏽鋼玻璃門,門口通過安全檢查後,搭乘一旁的玻璃電梯可直達四樓頂層。

 

由於國會大廈的屋頂都是採光玻璃,可以自然引進陽光,開放式的穹頂設計有一個大的排風口可以將室內熱氣排出去,巧妙達成會場照明和通風功能。穹頂中間佈滿360度漏斗造型鏡片,可將光線導入底下的議會大廳,從頂端透過玻璃往下看可以俯視國會會議廳,看到德國總理演說與國會議事的場景。

 

最令人激賞讚嘆的是德國國會大廈的建築動線巧思,設計師考量國會的功能秩序與維安,在舊有皇宮建築的外牆與內部採用動線分離的透明玻璃電梯,將國會議員、政府官員、採訪記者、参觀民眾、拜訪外賓等分別規劃電梯與動線,彼此可以互相遙看卻又不會相互交叉衝突,動線分離的規劃管理設計,是我参訪所有國家國會建築中最為周延最有智慧的設計。

夜間的德國國會大樓。(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1999年立法院籌建規劃遷建階段,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紛擾,我決定將自己關在一間小房間,暫時不和外界建築與營建朋友聯繫,運用訪查的心得與蒐集的資訊,獨自思考研究,希望珍惜這次規劃遷建的機會,設計出一個具有台灣特色且滿足國會議員運作、開會與辦公研究的空間。

 

當時,我期待在環境佈局、造型意象、議事功能與國會園區內的建築配置與動線上,作出可常可久且具有特色的構想需求規劃後,再正式公開徵選建築師團隊。但在参訪完許多國家早期的國會建築後,很多人都感受到台灣興建國會的條件限制與任務的艱巨及挑戰,從財務條件與藝術層次及法令時間各方面來看,我們確實很難在這些方面作出特別突出的表現。

 

我提出定位「要做出一個最符合現代國會與民眾運營需要,具有最佳服務與議事動線功能的現代國會建築」的目標,我深信我們可以在這個特點上作出新國會園區的創新價值。

 

我強調:因為「我們比其他國家的國會晚做!」這正是我們的最有利優勢,因為我們了解了許多國家國會老建築無法充分滿足現代國會運作的功能與需要,也了解了他們目前與未來深切渴望的需要。

 

國會規劃興建籌備工作如火如荼進行了三個月,不料卻遭逢了921大地震,立法院各黨團呼籲暫停國會興建規劃工作,主張「移緩救急」全力投入救災重建工作。國會規劃興建工程因此延宕終止,加上後來政黨輪替與政情轉變,國會遷建工作迄今未再啓動,時過境遷,深感惋惜。

 

時序來到2020年,我至心懇切建議與期盼,這次大選後完全執政的新政府與立法院,能夠珍惜和掌握機會,加速重新啓動國會規劃興建計畫,為臺灣立法院這個民主最高殿堂建立可長可久的穩固基石與歷史貢獻,這將是全國人民最重要的欣望與驕傲!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德國國會大樓的巧思創意與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有異曲同工之妙。(圖/翻攝自德國國會官網)

作者/黃萬翔

國會是民主國家的重要政權機關,民主國家無論是採行總統制或內閣制,兩院制或是一院制,國會始終是民主法治精神最重要的關鍵指標與象徵。而國會建築的風格和興建時期的當代流行與憲章精神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其選址設計更和國家政治體制的變遷與制度有息息相關的歴史淵源及意象。

 

2005年6月10日,第四屆「任務型」國民大會通過憲法修正案,廢除國民大會,主要職權轉移至立法院,立法院成為臺灣憲政體制下唯一的立法機關。

 

中華民國最高的民意殿堂立法院,ㄧ直以來沒有自己的土地,所有建築不僅老舊,也沒有整體永續的規劃,早就不敷使用需要,也無法因應整體運作的功能,與臺灣在國際政治、經濟、外交舞台上所需扮演的角色顯不相應。

 

國民政府遷台至今,立法院仍是委身在向台北市政府租用的學校用地上。它的前身是臺北第二高等女學校校舍,於日本統治時期建立,採用三層樓紅磚木結構建築,屋齡已逾百年,太平洋戰爭時期遭到美軍砲火轟炸破壞,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決定廢校。

 

立法院議場外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1960年由立法院接收後,昔日的校長室如今已成為院長會客室、運動場改為立法院停車場,學校的大禮堂則改為立法院院會,而原先破壞的建築則由立法院整修後作為其他公務機構使用。

 

由於政府採取暫時的偏安政策,立法院一直未能啓動規劃興建屬於自己的永久建築。原有有限的老舊空間,隨著立法院委員組織結構與功能改變,已然不敷使用,陸陸續續在周邊零星興建或租賃使用,並新建群賢樓與中興研究大樓,立法委員會館及研究室分散單獨覓地,成為零散分佈的格局,完全缺乏整體規劃與行政功能的整合安排。

 

影響所及,許多外國領袖與國會議員來訪進行外交交流拜會,實在感受到與台灣的民主經濟發展成果脫節且顯不相稱。1997年,立法院曾經著手成立專案小組推動選址規劃興建的工作,原先選址在華山地區,由於飛航高度管制與地下管線的遷移問题因而延宕。

 

直至1999年王金平院長當選立法院長後,決定透過黨團協商建立共識,全力推動立法院遷建規劃設計與興建工作,原址則保存作為國會博物館。時值精省期間,由於王院長的因緣,讓我有機緣從台灣省政府建設廳副廳長調仼立法院參事兼仼「國會規劃興建小組」執行長。

 

從新光摩天大樓俯瞰立法院院區。(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王院長希望我研擬一份選址優劣分析簡報,經由王院長主持會議,透過黨團協商決議選址,並編列預算規劃興建新的立法院園區。當時針對包括仁愛路帝寶旁邊的空軍總部、圓山飯店、關渡平原、林口等10個地區分析評選,最後通過決議將立法院新址選定於空軍總部國有土地。

 

為了能夠完善規劃興建一個具有特色、可長可久而且功能具足的立法院,立法院並多次組團邀同相關立院主管參訪許多國家的國會,全面蒐集比較分析各國國會的風格功能與優點缺失作為借鏡,希望能規劃興建一個符合國情與營運功能的全新立法院。

 

其中德國柏林國會、美國國會、澳洲國會與韓國國會建築風貌與歴程都令人印象深刻。

 

歐洲許多國家的國會座落在具有歷史的皇家宮殿內,國會內部都可以看到美侖美奐的藝術彩繪與型態優美的結構與樑柱,尤其是許多藝術雕刻與獨特精美的石材,都令人啧啧稱嘆。

 

美國國會大廈。(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美國的國會則是由當代國會建築師不斷換手接力才完成興建,國會建築師在國會的政治場中通常都受到許多政治挫折與打擊,這可以說是國會建築師的宿命。經過了長時間的規劃發展演變與多次擴建,與原始的設計圖相較,現今的美國國會在長度與高度上恰好都擴大了兩倍。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國會與圖書館地下樓層有文件資料與圖書的運輸軌道,國會議員需要的資料都可以透過這條運輸軌道快速傳送到議員手中,可說是令人讚嘆的巧思與設計。

 

日本、韓國國會則是實施民主化成立民主國家後遴聘建築師,參考歐美國家國會的型制並考量自己國家的憲政特色與需要而設計的當代建築。但是在藝術歷史意象上的表現,比起歐美國家國會就顯得相形失色了!

 

韓國國會議事堂。(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值得大家省思的是韓國國會大樓,我們拜訪國會秘書長時,我問到如果今日他要規劃新的國會時,會與當時有什麼不同做法時,他很坦誠的提到心中的反思與建言。

 

這位秘書長特別談起設計規劃興建國會當時,韓國正值民族主義高漲,在全國都全力推動「愛用國貨」的運動下,韓國國會的建材全部被要求要「採用國貨」。但興建當時有些韓貨的品質不佳,造成韓國國會建築在日後維修管理的困境,屋頂常常有漏水毀壞的情形,長期困擾著國會總務秘書單位,也常讓國會陷入維修與重建進退兩難的窘境與爭議。 

 

澳洲國會大廈門廳。(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澳洲國會則是非常重視民主精神與族群融合,國會大樓特別設計了步道,讓人民可以登高踩在國會大廈屋頂上,內外牆面則參採不同族群的文化圖腾融入設計,彰顯象徵了人民至上與族群融合的意象。

 

参訪各國國會中,最值得ㄧ提的是德國的國會大廈,它位於首都柏林米特區。1894-1933年為德意志帝國的帝國議會,後來在威瑪共和國時期是共和國議會的會址,1933年毀損於共產黨員縱火事件,二次大戰後廢棄使用,東德在東柏林另建共和國宮以召開人民議會,西德也在波昂以聯邦大廈(Bundeshaus (Bonn))召開聯邦議院。

 

1960年代該建築作了局部翻修,但是直到1990年10月3日兩德統一的時候才決定規劃修建重新作為國會使用,並採行建築設計師諾曼·福斯特的方案重建。從1994年開始每五年德國聯邦大會在這裡選舉德國聯邦總統,1999年正式成為德國聯邦議會會址。

 

 

德國國會大樓。(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德國國會大樓建築反映了東西德分合的滄桑歷史,它在柏林圍牆邊消沈矗立多年,經過諾福佛斯特建築團隊重新規劃精心修繕,原來被焚燬破損的圓型穹頂,改用玻璃材料作成原來球型型制融和修建,新舊建材作了完美的結合,這樣的巧思創意與羅浮宮的玻璃金字塔有異曲同工之妙。

 

屋頂樓層透明光亮的空間設計,成為觀光客流連休憩的最愛地點,大門是挑高三層樓玻璃落地窗及不鏽鋼玻璃門,門口通過安全檢查後,搭乘一旁的玻璃電梯可直達四樓頂層。

 

由於國會大廈的屋頂都是採光玻璃,可以自然引進陽光,開放式的穹頂設計有一個大的排風口可以將室內熱氣排出去,巧妙達成會場照明和通風功能。穹頂中間佈滿360度漏斗造型鏡片,可將光線導入底下的議會大廳,從頂端透過玻璃往下看可以俯視國會會議廳,看到德國總理演說與國會議事的場景。

 

最令人激賞讚嘆的是德國國會大廈的建築動線巧思,設計師考量國會的功能秩序與維安,在舊有皇宮建築的外牆與內部採用動線分離的透明玻璃電梯,將國會議員、政府官員、採訪記者、参觀民眾、拜訪外賓等分別規劃電梯與動線,彼此可以互相遙看卻又不會相互交叉衝突,動線分離的規劃管理設計,是我参訪所有國家國會建築中最為周延最有智慧的設計。

夜間的德國國會大樓。(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1999年立法院籌建規劃遷建階段,為了避免瓜田李下的紛擾,我決定將自己關在一間小房間,暫時不和外界建築與營建朋友聯繫,運用訪查的心得與蒐集的資訊,獨自思考研究,希望珍惜這次規劃遷建的機會,設計出一個具有台灣特色且滿足國會議員運作、開會與辦公研究的空間。

 

當時,我期待在環境佈局、造型意象、議事功能與國會園區內的建築配置與動線上,作出可常可久且具有特色的構想需求規劃後,再正式公開徵選建築師團隊。但在参訪完許多國家早期的國會建築後,很多人都感受到台灣興建國會的條件限制與任務的艱巨及挑戰,從財務條件與藝術層次及法令時間各方面來看,我們確實很難在這些方面作出特別突出的表現。

 

我提出定位「要做出一個最符合現代國會與民眾運營需要,具有最佳服務與議事動線功能的現代國會建築」的目標,我深信我們可以在這個特點上作出新國會園區的創新價值。

 

我強調:因為「我們比其他國家的國會晚做!」這正是我們的最有利優勢,因為我們了解了許多國家國會老建築無法充分滿足現代國會運作的功能與需要,也了解了他們目前與未來深切渴望的需要。

 

國會規劃興建籌備工作如火如荼進行了三個月,不料卻遭逢了921大地震,立法院各黨團呼籲暫停國會興建規劃工作,主張「移緩救急」全力投入救災重建工作。國會規劃興建工程因此延宕終止,加上後來政黨輪替與政情轉變,國會遷建工作迄今未再啓動,時過境遷,深感惋惜。

 

時序來到2020年,我至心懇切建議與期盼,這次大選後完全執政的新政府與立法院,能夠珍惜和掌握機會,加速重新啓動國會規劃興建計畫,為臺灣立法院這個民主最高殿堂建立可長可久的穩固基石與歷史貢獻,這將是全國人民最重要的欣望與驕傲!          

作者簡介

黃萬翔,曾任台灣省政府市鄉規劃局局長、建設廳副廳長、都市計劃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金平立法院長辦公室主任、行政院經建會副主委、國家發展委員會副主委。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