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1914年日軍血腥鎮壓臺灣太魯閣族事件
2020-01-09 07:00:00
A+
A
A-

台北火車站前耀武揚威。1914年(大正三年),日軍鎮壓太魯閣族反抗之後,在台北車站廣場舉行凱旋式,由樂隊演奏日軍進行曲,耀武揚威,展現統治者不可挑戰的權威。(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統治臺灣第一階段採取嚴厲的鎮壓政策,對於反抗的臺灣人不管是漢人或原住民,均採取血腥的殺戮政策。除了最初七年對反抗軍的追剿和招降之外,最大的鎮壓事件發生在1915年的余清芳事件,以及1930年的霧社事件,此時已是日本統治的中期之後了,仍然有如此大規模的反抗,足見其統治政策極其殘酷無情,以致無論漢民或原住民都不堪忍受。本期所介紹的是大正二年到三年,日軍對太魯閣原住民的軍事鎮壓行動,此時日軍不僅沒有人道意識,反而將血腥殺戮實況拍攝下來,並編輯成冊,成為日軍的戰功冊,也成了日後史家記載日本統治真相的第一手史料。更由於是日軍本身所記錄,其真實性更令人震撼無比。

日本總督親自帶隊。1914年(大正三年),日軍鎮壓太魯閣族反抗之後,在台北車站廣場舉行凱旋式,由台灣總督佐久間佐馬太(第一列馬車上的坐者)帶領軍隊,走完凱旋式全程,左右並安排各軍種以及民間團體列隊歡迎。(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1895年日軍登陸台灣後,初期自然把交戰對象放在平地漢人身上;隨著平地抵抗式微,總督府開始放手強攻山區原住民。1906年日本總督由左久間左馬太繼任,曾任陸軍大將的他,將「理番」視為其任內宏願,原住民山中的太平歲月,就此來至分水嶺。

 

佐久間甫一上任,同年花蓮「太魯閣原住民群」就出草殺死二十五名日本警察(威利事件),隔年桃園「大嵙崁原住民群」也大肆起事,肇因於原住民認為土地受到侵略、當局推進「隘勇線」。所謂「隘勇線」,從清朝時就已設立,目的是劃分平地人與原住民的活動疆域,日本據台後將其發揚光大,佐久間上任三年時(1909),全台已築出四百七十里的隘勇線,且隘勇線越來越往山中推進,將原住民團團圍住。甚至,當局在隘勇線立起電流鐵絲網,將原住民視為關進牢籠的動物。

 

1913年佐久間進犯日本人口中的「北部山界之最深處」,他親自前來山區坐鎮指揮,戰火先在新竹山區打響,對手是互為盟邦的「奇那基」和「馬利克灣」二群。戰事才開始,不意宜蘭的「溪頭原住民群」又與該二群串連(兩縣的深山交壤),佐久間緊急動員軍隊從宜蘭方面投入戰場。之後新竹「斜卡羅原住民群」也傾全力助戰奇那基等,戰線越拉越廣。……約一個半月後,擁有山砲和現代軍事訓練的日軍勝出,佐久間得寸進尺,再打鄰近南投廳轄下的「西卡要」、「莎拉毛」二群(今南投和台中最深山交壤處,及大甲溪上游之中橫支線通往宜蘭深山一帶,也就是雪霸國家公園其一的風景勝地「武陵農場」和梨山附近),約三週後攻陷。以下的一系列照片,就是1913年日軍於宜蘭、新竹、南投的作戰實錄,由日本人自行拍攝完成。

日軍與原住民激戰。1914年「太魯閣事件」,日軍三面圍攻太魯閣群的克巴揚社,砲擊後發起衝鋒,據載原住民「犧牲慘重,敗走山區,綠草處沾滿鮮血」。(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軍以重兵器進犯深山。1914年「太魯閣事件」,日軍拂曉攻擊溪頭群某社,機槍、山砲等優勢武力悉數上場,據日本人記載原住民「據險反擊,彈落如雨」,雙方在山坳激戰,煙硝滿天。(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燃燒的家園。1913年,太魯閣事件,只要原住民抵抗,日軍一貫的手段就是燒莊,而且是片甲不留的燒,以徹底懾服原住民的反抗意志。(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卡有社黑夜中的烈焰。日軍對卡有社憤恨難消,打退原住民的夜襲後,當夜就將全社燒光以宣洩。圖中正是卡有社祖先最慘痛的一夜。日軍共燒52戶、75座穀倉。(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荒廢的傷心地。這樣的廢墟在1914年太魯閣群所在的山區處處可見,背後是族人的流離失所,全都是日軍所造的悲劇,留下的是荒廢的傷心地。(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浩劫之後。日出後,卡有社的殘破景象。這個位於大甲溪上游群山中的世外桃源,一眼望去,已成滿目瘡痍。如今此地為榮民栽種蘋果、水梨、水蜜桃的果園;遙想當年,不勝唏噓。(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原住民的驚恐的神情。1914年「太魯閣事件」,戰敗投降的原住民。中為溪頭群的馬那宇揚社頭目,右一是庫瓦社頭目。經歷鎮壓威嚇,他們臉上充滿惶然驚恐。(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失去家園的惶恐。1913年,太魯閣事件,落入日軍手中的原住民驚慌不安,尤其目睹親人遭戮,家園被毀的慘況後,更是嚇得不敢吭聲。(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平岡司令官的警告。平岡司令官(背對者)正親自對被拘禁的原住民訓話,嚴厲警告他們今後不得私藏槍械,否則後果自行負責。(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征服後的另一手。日軍倒酒給一名原住民喝,另一名則拿著杯子。日軍稱他們是歸順的原住民,並刻意禮遇以示獎賞。(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台北火車站前耀武揚威。1914年(大正三年),日軍鎮壓太魯閣族反抗之後,在台北車站廣場舉行凱旋式,由樂隊演奏日軍進行曲,耀武揚威,展現統治者不可挑戰的權威。(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本統治臺灣第一階段採取嚴厲的鎮壓政策,對於反抗的臺灣人不管是漢人或原住民,均採取血腥的殺戮政策。除了最初七年對反抗軍的追剿和招降之外,最大的鎮壓事件發生在1915年的余清芳事件,以及1930年的霧社事件,此時已是日本統治的中期之後了,仍然有如此大規模的反抗,足見其統治政策極其殘酷無情,以致無論漢民或原住民都不堪忍受。本期所介紹的是大正二年到三年,日軍對太魯閣原住民的軍事鎮壓行動,此時日軍不僅沒有人道意識,反而將血腥殺戮實況拍攝下來,並編輯成冊,成為日軍的戰功冊,也成了日後史家記載日本統治真相的第一手史料。更由於是日軍本身所記錄,其真實性更令人震撼無比。

日本總督親自帶隊。1914年(大正三年),日軍鎮壓太魯閣族反抗之後,在台北車站廣場舉行凱旋式,由台灣總督佐久間佐馬太(第一列馬車上的坐者)帶領軍隊,走完凱旋式全程,左右並安排各軍種以及民間團體列隊歡迎。(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1895年日軍登陸台灣後,初期自然把交戰對象放在平地漢人身上;隨著平地抵抗式微,總督府開始放手強攻山區原住民。1906年日本總督由左久間左馬太繼任,曾任陸軍大將的他,將「理番」視為其任內宏願,原住民山中的太平歲月,就此來至分水嶺。

 

佐久間甫一上任,同年花蓮「太魯閣原住民群」就出草殺死二十五名日本警察(威利事件),隔年桃園「大嵙崁原住民群」也大肆起事,肇因於原住民認為土地受到侵略、當局推進「隘勇線」。所謂「隘勇線」,從清朝時就已設立,目的是劃分平地人與原住民的活動疆域,日本據台後將其發揚光大,佐久間上任三年時(1909),全台已築出四百七十里的隘勇線,且隘勇線越來越往山中推進,將原住民團團圍住。甚至,當局在隘勇線立起電流鐵絲網,將原住民視為關進牢籠的動物。

 

1913年佐久間進犯日本人口中的「北部山界之最深處」,他親自前來山區坐鎮指揮,戰火先在新竹山區打響,對手是互為盟邦的「奇那基」和「馬利克灣」二群。戰事才開始,不意宜蘭的「溪頭原住民群」又與該二群串連(兩縣的深山交壤),佐久間緊急動員軍隊從宜蘭方面投入戰場。之後新竹「斜卡羅原住民群」也傾全力助戰奇那基等,戰線越拉越廣。……約一個半月後,擁有山砲和現代軍事訓練的日軍勝出,佐久間得寸進尺,再打鄰近南投廳轄下的「西卡要」、「莎拉毛」二群(今南投和台中最深山交壤處,及大甲溪上游之中橫支線通往宜蘭深山一帶,也就是雪霸國家公園其一的風景勝地「武陵農場」和梨山附近),約三週後攻陷。以下的一系列照片,就是1913年日軍於宜蘭、新竹、南投的作戰實錄,由日本人自行拍攝完成。

日軍與原住民激戰。1914年「太魯閣事件」,日軍三面圍攻太魯閣群的克巴揚社,砲擊後發起衝鋒,據載原住民「犧牲慘重,敗走山區,綠草處沾滿鮮血」。(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日軍以重兵器進犯深山。1914年「太魯閣事件」,日軍拂曉攻擊溪頭群某社,機槍、山砲等優勢武力悉數上場,據日本人記載原住民「據險反擊,彈落如雨」,雙方在山坳激戰,煙硝滿天。(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燃燒的家園。1913年,太魯閣事件,只要原住民抵抗,日軍一貫的手段就是燒莊,而且是片甲不留的燒,以徹底懾服原住民的反抗意志。(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卡有社黑夜中的烈焰。日軍對卡有社憤恨難消,打退原住民的夜襲後,當夜就將全社燒光以宣洩。圖中正是卡有社祖先最慘痛的一夜。日軍共燒52戶、75座穀倉。(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荒廢的傷心地。這樣的廢墟在1914年太魯閣群所在的山區處處可見,背後是族人的流離失所,全都是日軍所造的悲劇,留下的是荒廢的傷心地。(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浩劫之後。日出後,卡有社的殘破景象。這個位於大甲溪上游群山中的世外桃源,一眼望去,已成滿目瘡痍。如今此地為榮民栽種蘋果、水梨、水蜜桃的果園;遙想當年,不勝唏噓。(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原住民的驚恐的神情。1914年「太魯閣事件」,戰敗投降的原住民。中為溪頭群的馬那宇揚社頭目,右一是庫瓦社頭目。經歷鎮壓威嚇,他們臉上充滿惶然驚恐。(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失去家園的惶恐。1913年,太魯閣事件,落入日軍手中的原住民驚慌不安,尤其目睹親人遭戮,家園被毀的慘況後,更是嚇得不敢吭聲。(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平岡司令官的警告。平岡司令官(背對者)正親自對被拘禁的原住民訓話,嚴厲警告他們今後不得私藏槍械,否則後果自行負責。(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征服後的另一手。日軍倒酒給一名原住民喝,另一名則拿著杯子。日軍稱他們是歸順的原住民,並刻意禮遇以示獎賞。(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