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談古論今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中華民國第一任正副總統選舉(上)
2019-12-26 11:58:00
A+
A
A-

胡適主持國大主席團。民國37年4月29日,國大主席團成員胡適博士宣讀正副總統選舉結果,胡適一直是憲政民主的堅定支持者,即使到了台灣,這個立場始終未曾動搖。(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作者/徐宗懋圖文館

民國37年,中華民國正面對國共內戰最艱苦的局面,但忠於孫中山憲政的理想,舉行了第一屆正副總統選舉。儘管選舉的過程紛爭不斷,但仍然是中華民國憲政史上以普選方式,透過間接選舉產生了正副總統。雖然第二年內戰局勢逆轉,中華民國政府遷至台灣,但這項憲政遺產並沒有因此中斷,仍然在台灣重現生機,成為台灣光復後實行憲政民主的基本法源,並產生了日後的經濟奇蹟與政治民主化的一系列過程。

第一任正副總統就職典禮。民國37年5月20日,國民大會舉行正副總統就職典禮,蔣中正與李宗仁共同步向大會堂。典禮莊嚴隆重,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各院部會首長、外交使節共三千多人參加。(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民國37年,中國歷史面臨巨大轉折,抗戰勝利後中共正迅速壯大,戰火遍及整個東北與華北,改朝換代已非不可能。而且,這不是另一場楚漢相爭,現代的武器和思想將造成慘重的傷亡以及社會結構的劇烈變動,由於前朝無例可循,未來不是美麗無比就是恐怖異常。因此,戰場不僅在炮兵陣地和步兵營之間,更是政治典範與生活形態之爭。如果蔣中正要打贏這場仗,勢必要成功地樹立某種典範,讓朝野景仰,人民產生信心,使得國民政府內外受到鼓舞更加團結,國際社會更加認同,這些都是軍事勝利所賴以的政治基礎。

內戰戰火中的憲政民主。民國37年5月20日,蔣中正總統於就職大典中發表演說。憲政民主雖然初步實現,但內戰戰火卻越演越烈。(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諸如胡適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均把民主憲政當成軍事勝利的必經之路,這是他們在西方社會生活後所接納的堅定不移的信念。

 

民國35年12月,制憲國大在南京開會,通過了《中華民國憲法》。這次會議由國民黨、青年黨、民社黨的代表以及胡適、王雲五、傅斯年、胡霖等社會賢達1600多人出席,內戰中的另一個主角中國共產黨以及民主黨派拒絶出席。民國36年,國民黨總裁蔣中正決定行憲,在年底依憲法選舉國民大會代表,並由國代選出正副總統,他確信這是挽回人心,重整步伐的根本之舉。儘管各地因戰火遍地燃燒,均有反對大選之電文,不過蔣中正衡量局勢,卻堅持照常舉行國大與正副總統選舉。

中研院第一屆院士。民國37年9月23日,中央研究院成立第20周年紀念會議暨第一次院是會議,部分院士在中研院留影,左二為胡適博士,中穿西裝者為代院長朱家驊。(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4月19日,議程進入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蔣中正以2430票對269票擊敗另外一位總統候選人司法院長居正。副總統選舉於23日舉行,國民大會公告的候選人共有六位,包括國民黨籍的李宗仁、孫科、程潛、于右任,民社黨籍的徐溥霖以及社會賢達的莫德惠,其中最具實力的是李宗仁和孫科。在各派系的角力之下,副總統選舉經歷了數次,最終,在第四次選舉中李宗仁以1438票對1295票,以143票之差擊敗孫科,當選副總統。

(未完待續)

 

各省國大代表前來南京。民國37年春之南京車站,由於第一屆國民代表大會召開在即,各省代表由全國各地紛紛搭車前來。(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蔣中正當選第一任總統。民國37年 4月19日,國民大會選舉總統,結果國民黨總裁蔣中正以2430票獲勝,另一位候選人司法院長居正獲269票。(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孫科受到國民黨中央的支持。民國37年 4月底,在蔣中正總裁夫婦的茶會中露面的中外賓客,中為立法院長孫科,受到蔣中正半公開的支持,孫科將角逐副總統寶座。(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選情激烈。民國37年2月20日,國民大會發布公告,進入選舉副總統的議程,副總統候選人共有國民黨籍的李宗仁、孫科、程潛、于右任、民社黨籍的徐溥霖以及「社會賢達」中的莫德惠,其中最具實力的競爭者是李宗仁和孫科。李宗仁擁有桂系人脈和不滿政府人士的支持,孫科則獲國民黨黨中央的直接支持。(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民國37年4月23日,副總統選舉中第一次投票,李宗仁得754票、孫科得558票、程潛得522票、于右任得493票、莫德惠得218票、徐溥霖得214票。這顯示國民黨籍候選人的得票數相差並不懸殊,派系之間力量的對比相當接近。由於沒有一位候選人的得票數過半,根據選舉法規定,隔天必須在前三人當中再投票一次。(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民國37年4月24日。第二次副總統選舉投票,現場坐著來自邊疆的少數民族代表,關注著投票的情形,由於選情激烈,23日中午則發生一則小插曲,由於《救國日報》刊載孫科的私生活,導致廣東籍的國大代表60多人搭專車前往《救國日報》社,搗毀桌椅文具,以致該報社向國大提出緊急控訴案。孫科和李宗仁的支持者開始對彼此人身攻擊。第二次投票,李宗仁得1163票,孫科得945票,程潛得616票。李宗仁仍取得領先,但還是未過法定人數的一半。(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與孫科之爭。民國37年4月28日。第三次投票,孫科得1040票,仍居於李宗仁之後,不過選舉副總統的負面作用已達極致。由於孫科一直未能超前,國民黨中央全力動員輔選孫科,使得桂系領袖白崇禧、黃紹竑、黃旭初、程思遠等緊急集合,於24日作出李宗仁退出競選的決定,並聲明「唯邇來忽覺有人以黨之名壓迫統制,使各代表無法行使其自由投票之職權。以此情形競選,已失去其意義。」接著,程潛也宣布退選,在只剩下一人競選的情形下,孫科也只好退選,副總統競選面臨全面流產的困境。因此,蔣中正只好委白崇禧表達對選舉不偏袒任何一方之立場。大會主席團又派出胡適、于斌、曾寶蓀、陳啟天、孫亞夫等人,對三位候選人進行說服工作,如此才得以完成第三次投票。(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第四輪投票。民國37年4月29日。第四次投票舉行,李宗仁與孫科之爭趨近白熱化,這一次淘汰掉票最少的程潛,成了兩人競逐的局面,圖為代表們進行祕密投票的情形。(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于右任檢驗票匭。民國37年4月29日。國大主席團成員檢視票櫃,中為曾列名第一次投票候選人的于右任。(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與非主流派挑戰黨中央。1948年(民國37年) 4月29日。李宗仁遊走在第四次投票的現場中,雖然選情緊繃,但他卻表現地氣定神閒。抗戰勝利後,李宗仁任軍委會北平行營主任,在國民黨內雖不是主流派,但因長年累積戰功,為抗戰民族英雄,具有全國性的聲望,軍中人脈雄厚,成為黨內非主流派的實質領袖。李宗仁決定參選後,桂系力量膨脹,並吸引許多不滿人士集結在他的周圍。甚至希望中國走民主道路的美國政府均樂觀其成,這種情況使得國民黨中央倍感壓力。(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夫人郭德潔。民國37年2月29日。第四次投票時,李宗仁夫人郭德潔面對國大友人關切地詢問。在副總統選舉中,夫人和家眷均加入拉票的行列。(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國大秘書處封箱。民國37年 4月29日。投票結束後,國大秘書處人員將票匭封箱。(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屏氣凝神的開票過程。民國37年4月29日。國大秘書處人員開櫃計票,從國大選舉到正副總統選舉,折騰半年多的時間終將告一段落,各方均屏氣凝神地等待最後的選舉結果。(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孫科與支持者的落寞。民國37年4月29日。開票後,孫科雖落後於李宗仁,卻也緊跟在後,孫科與友人們緊張地看著計票的情形。(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當選副總統。民國37年4月29日。李宗仁當選副總統之後,接受在場人士的道賀。圖為何應欽將軍向李宗仁恭喜,李欣喜之情溢於言表。李宗仁的勝選不僅代表擊敗了孫科,也被視為黨內非主流派成功地挑戰了黨中央。然而這項結果也使得蔣、李兩人的矛盾更深,在選舉過程中,國民黨各派系相互抨擊詆毀,原有的心結演變成仇怨,這種分裂情緒擴散到前線軍中,使得戰局如雪上加霜。(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出席正副總統就職典禮的外國使節。民國37年5月20日。參加蔣中正總統、李宗仁副總統就職大典的外國使節。(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胡適主持國大主席團。民國37年4月29日,國大主席團成員胡適博士宣讀正副總統選舉結果,胡適一直是憲政民主的堅定支持者,即使到了台灣,這個立場始終未曾動搖。(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作者/徐宗懋圖文館

民國37年,中華民國正面對國共內戰最艱苦的局面,但忠於孫中山憲政的理想,舉行了第一屆正副總統選舉。儘管選舉的過程紛爭不斷,但仍然是中華民國憲政史上以普選方式,透過間接選舉產生了正副總統。雖然第二年內戰局勢逆轉,中華民國政府遷至台灣,但這項憲政遺產並沒有因此中斷,仍然在台灣重現生機,成為台灣光復後實行憲政民主的基本法源,並產生了日後的經濟奇蹟與政治民主化的一系列過程。

第一任正副總統就職典禮。民國37年5月20日,國民大會舉行正副總統就職典禮,蔣中正與李宗仁共同步向大會堂。典禮莊嚴隆重,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各院部會首長、外交使節共三千多人參加。(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民國37年,中國歷史面臨巨大轉折,抗戰勝利後中共正迅速壯大,戰火遍及整個東北與華北,改朝換代已非不可能。而且,這不是另一場楚漢相爭,現代的武器和思想將造成慘重的傷亡以及社會結構的劇烈變動,由於前朝無例可循,未來不是美麗無比就是恐怖異常。因此,戰場不僅在炮兵陣地和步兵營之間,更是政治典範與生活形態之爭。如果蔣中正要打贏這場仗,勢必要成功地樹立某種典範,讓朝野景仰,人民產生信心,使得國民政府內外受到鼓舞更加團結,國際社會更加認同,這些都是軍事勝利所賴以的政治基礎。

內戰戰火中的憲政民主。民國37年5月20日,蔣中正總統於就職大典中發表演說。憲政民主雖然初步實現,但內戰戰火卻越演越烈。(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諸如胡適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均把民主憲政當成軍事勝利的必經之路,這是他們在西方社會生活後所接納的堅定不移的信念。

 

民國35年12月,制憲國大在南京開會,通過了《中華民國憲法》。這次會議由國民黨、青年黨、民社黨的代表以及胡適、王雲五、傅斯年、胡霖等社會賢達1600多人出席,內戰中的另一個主角中國共產黨以及民主黨派拒絶出席。民國36年,國民黨總裁蔣中正決定行憲,在年底依憲法選舉國民大會代表,並由國代選出正副總統,他確信這是挽回人心,重整步伐的根本之舉。儘管各地因戰火遍地燃燒,均有反對大選之電文,不過蔣中正衡量局勢,卻堅持照常舉行國大與正副總統選舉。

中研院第一屆院士。民國37年9月23日,中央研究院成立第20周年紀念會議暨第一次院是會議,部分院士在中研院留影,左二為胡適博士,中穿西裝者為代院長朱家驊。(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4月19日,議程進入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蔣中正以2430票對269票擊敗另外一位總統候選人司法院長居正。副總統選舉於23日舉行,國民大會公告的候選人共有六位,包括國民黨籍的李宗仁、孫科、程潛、于右任,民社黨籍的徐溥霖以及社會賢達的莫德惠,其中最具實力的是李宗仁和孫科。在各派系的角力之下,副總統選舉經歷了數次,最終,在第四次選舉中李宗仁以1438票對1295票,以143票之差擊敗孫科,當選副總統。

(未完待續)

 

各省國大代表前來南京。民國37年春之南京車站,由於第一屆國民代表大會召開在即,各省代表由全國各地紛紛搭車前來。(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蔣中正當選第一任總統。民國37年 4月19日,國民大會選舉總統,結果國民黨總裁蔣中正以2430票獲勝,另一位候選人司法院長居正獲269票。(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孫科受到國民黨中央的支持。民國37年 4月底,在蔣中正總裁夫婦的茶會中露面的中外賓客,中為立法院長孫科,受到蔣中正半公開的支持,孫科將角逐副總統寶座。(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選情激烈。民國37年2月20日,國民大會發布公告,進入選舉副總統的議程,副總統候選人共有國民黨籍的李宗仁、孫科、程潛、于右任、民社黨籍的徐溥霖以及「社會賢達」中的莫德惠,其中最具實力的競爭者是李宗仁和孫科。李宗仁擁有桂系人脈和不滿政府人士的支持,孫科則獲國民黨黨中央的直接支持。(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民國37年4月23日,副總統選舉中第一次投票,李宗仁得754票、孫科得558票、程潛得522票、于右任得493票、莫德惠得218票、徐溥霖得214票。這顯示國民黨籍候選人的得票數相差並不懸殊,派系之間力量的對比相當接近。由於沒有一位候選人的得票數過半,根據選舉法規定,隔天必須在前三人當中再投票一次。(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民國37年4月24日。第二次副總統選舉投票,現場坐著來自邊疆的少數民族代表,關注著投票的情形,由於選情激烈,23日中午則發生一則小插曲,由於《救國日報》刊載孫科的私生活,導致廣東籍的國大代表60多人搭專車前往《救國日報》社,搗毀桌椅文具,以致該報社向國大提出緊急控訴案。孫科和李宗仁的支持者開始對彼此人身攻擊。第二次投票,李宗仁得1163票,孫科得945票,程潛得616票。李宗仁仍取得領先,但還是未過法定人數的一半。(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與孫科之爭。民國37年4月28日。第三次投票,孫科得1040票,仍居於李宗仁之後,不過選舉副總統的負面作用已達極致。由於孫科一直未能超前,國民黨中央全力動員輔選孫科,使得桂系領袖白崇禧、黃紹竑、黃旭初、程思遠等緊急集合,於24日作出李宗仁退出競選的決定,並聲明「唯邇來忽覺有人以黨之名壓迫統制,使各代表無法行使其自由投票之職權。以此情形競選,已失去其意義。」接著,程潛也宣布退選,在只剩下一人競選的情形下,孫科也只好退選,副總統競選面臨全面流產的困境。因此,蔣中正只好委白崇禧表達對選舉不偏袒任何一方之立場。大會主席團又派出胡適、于斌、曾寶蓀、陳啟天、孫亞夫等人,對三位候選人進行說服工作,如此才得以完成第三次投票。(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副總統選舉第四輪投票。民國37年4月29日。第四次投票舉行,李宗仁與孫科之爭趨近白熱化,這一次淘汰掉票最少的程潛,成了兩人競逐的局面,圖為代表們進行祕密投票的情形。(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于右任檢驗票匭。民國37年4月29日。國大主席團成員檢視票櫃,中為曾列名第一次投票候選人的于右任。(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與非主流派挑戰黨中央。1948年(民國37年) 4月29日。李宗仁遊走在第四次投票的現場中,雖然選情緊繃,但他卻表現地氣定神閒。抗戰勝利後,李宗仁任軍委會北平行營主任,在國民黨內雖不是主流派,但因長年累積戰功,為抗戰民族英雄,具有全國性的聲望,軍中人脈雄厚,成為黨內非主流派的實質領袖。李宗仁決定參選後,桂系力量膨脹,並吸引許多不滿人士集結在他的周圍。甚至希望中國走民主道路的美國政府均樂觀其成,這種情況使得國民黨中央倍感壓力。(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夫人郭德潔。民國37年2月29日。第四次投票時,李宗仁夫人郭德潔面對國大友人關切地詢問。在副總統選舉中,夫人和家眷均加入拉票的行列。(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國大秘書處封箱。民國37年 4月29日。投票結束後,國大秘書處人員將票匭封箱。(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屏氣凝神的開票過程。民國37年4月29日。國大秘書處人員開櫃計票,從國大選舉到正副總統選舉,折騰半年多的時間終將告一段落,各方均屏氣凝神地等待最後的選舉結果。(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孫科與支持者的落寞。民國37年4月29日。開票後,孫科雖落後於李宗仁,卻也緊跟在後,孫科與友人們緊張地看著計票的情形。(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李宗仁當選副總統。民國37年4月29日。李宗仁當選副總統之後,接受在場人士的道賀。圖為何應欽將軍向李宗仁恭喜,李欣喜之情溢於言表。李宗仁的勝選不僅代表擊敗了孫科,也被視為黨內非主流派成功地挑戰了黨中央。然而這項結果也使得蔣、李兩人的矛盾更深,在選舉過程中,國民黨各派系相互抨擊詆毀,原有的心結演變成仇怨,這種分裂情緒擴散到前線軍中,使得戰局如雪上加霜。(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出席正副總統就職典禮的外國使節。民國37年5月20日。參加蔣中正總統、李宗仁副總統就職大典的外國使節。(圖/由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圖文版權所有,須經《優傳媒》同意才能使用。

 

作者簡介

徐宗懋圖文館負責人徐宗懋先生從事記者二十年,近年極力耕耘世界近代歷史影像,推動中華民族精神教育和文化研究工作。過去曾在前線採訪過以巴衝突、美國轟炸利比亞、薩爾瓦多內戰、尼加拉瓜內戰等。目前是新世語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出版品以徐宗懋圖文館(臺灣)、秦風老照片館(中國大陸)為品牌。收藏珍貴歷史事件老照片,推廣老照片為近代歷史第一手材料的重要性,倡議新的歷史影像革命,堅持藉由歷史原件的搜集,呈現給讀者最高畫質的視覺知識饗宴,並透過對歷史的敬畏,與品質的追求,加上對工作無限的熱愛,以堅定的步伐,在歷史圖像的出版上,走出一條精彩的路。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