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報評論》這場選舉,我們已經有了答案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質報評論》這場選舉,我們已經有了答案
2019-12-20 11:09:00
A+
A
A-

這場選舉竟然以一個候選人私領域的行事受到的揭露與注意程度,遠大於另一個候選人所涉及的以國家機器行集體邪惡之作為。就越發證明權力者的操作與操控何其嚴重!(圖/由優傳媒製作)

 

/主筆室

古今中外再有理想的人都會被權力腐化,因此權力必須分散,且要相互制衡,更要有所替換和終結,以防權力施暴,生民遭殃。這是人類幾千年的經驗教訓。

 

倘若一個政府以絕對多數的執政優勢,無限放大權力,行一切不義,並進而掌控司法,收買媒體,打壓異己,使行政權大得沒了譜,而監督機制紛紛歸了零,還不斷延續執政,想想看這會變成什麼樣的國家?

 

這個現象似乎已在台灣成為寫照。不僅如此,歷史經驗尚有一個觀察準則 : 一旦面對這類質疑,當局者若動輒以強化外患的説法(如今以主權論、亡國感為表達)來轉移焦點,就八九不離十,而眼前不就正是這樣嗎?

 

權力者往往還會裝無辜、搞淡化,讓狀況看來不是那麼回事,好解除群眾心防,鬆懈人們的警覺。但權力者擴權的本性一旦顯露,是不會改變的,祇要給他機會,肯定加碼。因為從來權力祇會助長野心,指望權力者自動收歛,是儍子的期待。

 

所以源自「性惡説」的政治制度設計,一向不敢輕估政治權力膨脹的後座力,遇到這類現象,是奉行「寧枉勿縱」哲學的,寧可錯看,不可小看,絶對不給擴權者機會 ; 祇要看見火苗就要馬上撲滅,免得釀成燎原之勢,後悔莫及。何況,如今所見何嘗祇是火苖!

 

台灣既已明顯處在這個危機之中,除非喜歡過政治高壓的日子,樂見戒嚴復辟,享受言論緊縮,高興從一人貪腐進階到滿朝貪腐 ; 如果不然,怎麼取捨不是很清楚的事嗎?

 

更加離譜並前所未見的是,這場選舉,竟然一個候選人私領域的行事受到的揭露與注意程度,遠大於另一個候選人所涉及的以國家機器行集體邪惡之作為。如此之比例失衡,輕重倒置,竟食髓知味,越玩越起勁,幾乎成了慣性,亦似被視為當然,就越發證明權力者的操作與操控何其嚴重!

 

但是這個現象是禁不起點破的,所幸台灣社會還有它的多面向多機制,畢竟當事人也總有疏漏,以致公權力爆出來的醜聞,一個一個接踵而至,無不行徑詭異,數額龐大,情節驚人,終究引起大家一腦門子疑問,無不是大哉問。這些大哉問誰能解?當局者連任,能嗎?一上來就廢掉特偵組的人,能嗎?

 

不論別的,光為了找這些疑問的答案,變天,豈不是唯一的辦法?

 

變天,既可使過去的不義之行被迫終止,也可使它有效受到檢視,還可使它承負法律責任,更可使後繼者引以為戒,讓政治或有走上正軌的可能。

 

選舉直到近日透過公辦政見會才聽到候選人正式對話。這個本來無趣、祇是各自表述的公辦政見會,竟成為受虐者反撲、向當權者討公道並嚴加質疑的攻防大會,終於輪到頻遭霸凌的一方出聲,透過電視的不得不全程轉播,選民完整看到並聽到了。未來還會有交叉詰問的民辦政見會登場,當權者既不能隱身幕後,復不能支吾其詞,更不能拿網路語言複製貼上,要赤裸裸接受檢驗了。如無意外,電視依然全程轉播,選民依然完整看到並聽到。

 

如此這般,一直以來在私領域備受查察,甚至家人、先人都連帶受辱的人,若顯示不過盡是子虛烏有或相較不足掛齒的芝麻綠豆事,反博得尊敬與同情,後勢可能上揚 ; 而得權力之便的人過去之作為與不作為,無不涉及國家利益、人民福祉、民主體制,若卻在陣陣經過條分縷析的質疑、問責聲中捉襟見肘,説不出什麼服眾之言,反見失能重權之病,會是什麼結果?

 

被黑了一年的甲候選人和手握大權了四年的乙候選人,便要在這些直球對決裡見真章。哪個禁得起檢驗,哪個會被多數接受,選民經過明眼的辨別後,將要用自己的權決定未來四年給誰掌權,這個機會必須好好把握。

 

坦坦白白地説,我們冷眼旁觀,幾番思索,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這場選舉竟然以一個候選人私領域的行事受到的揭露與注意程度,遠大於另一個候選人所涉及的以國家機器行集體邪惡之作為。就越發證明權力者的操作與操控何其嚴重!(圖/由優傳媒製作)

 

/主筆室

古今中外再有理想的人都會被權力腐化,因此權力必須分散,且要相互制衡,更要有所替換和終結,以防權力施暴,生民遭殃。這是人類幾千年的經驗教訓。

 

倘若一個政府以絕對多數的執政優勢,無限放大權力,行一切不義,並進而掌控司法,收買媒體,打壓異己,使行政權大得沒了譜,而監督機制紛紛歸了零,還不斷延續執政,想想看這會變成什麼樣的國家?

 

這個現象似乎已在台灣成為寫照。不僅如此,歷史經驗尚有一個觀察準則 : 一旦面對這類質疑,當局者若動輒以強化外患的説法(如今以主權論、亡國感為表達)來轉移焦點,就八九不離十,而眼前不就正是這樣嗎?

 

權力者往往還會裝無辜、搞淡化,讓狀況看來不是那麼回事,好解除群眾心防,鬆懈人們的警覺。但權力者擴權的本性一旦顯露,是不會改變的,祇要給他機會,肯定加碼。因為從來權力祇會助長野心,指望權力者自動收歛,是儍子的期待。

 

所以源自「性惡説」的政治制度設計,一向不敢輕估政治權力膨脹的後座力,遇到這類現象,是奉行「寧枉勿縱」哲學的,寧可錯看,不可小看,絶對不給擴權者機會 ; 祇要看見火苗就要馬上撲滅,免得釀成燎原之勢,後悔莫及。何況,如今所見何嘗祇是火苖!

 

台灣既已明顯處在這個危機之中,除非喜歡過政治高壓的日子,樂見戒嚴復辟,享受言論緊縮,高興從一人貪腐進階到滿朝貪腐 ; 如果不然,怎麼取捨不是很清楚的事嗎?

 

更加離譜並前所未見的是,這場選舉,竟然一個候選人私領域的行事受到的揭露與注意程度,遠大於另一個候選人所涉及的以國家機器行集體邪惡之作為。如此之比例失衡,輕重倒置,竟食髓知味,越玩越起勁,幾乎成了慣性,亦似被視為當然,就越發證明權力者的操作與操控何其嚴重!

 

但是這個現象是禁不起點破的,所幸台灣社會還有它的多面向多機制,畢竟當事人也總有疏漏,以致公權力爆出來的醜聞,一個一個接踵而至,無不行徑詭異,數額龐大,情節驚人,終究引起大家一腦門子疑問,無不是大哉問。這些大哉問誰能解?當局者連任,能嗎?一上來就廢掉特偵組的人,能嗎?

 

不論別的,光為了找這些疑問的答案,變天,豈不是唯一的辦法?

 

變天,既可使過去的不義之行被迫終止,也可使它有效受到檢視,還可使它承負法律責任,更可使後繼者引以為戒,讓政治或有走上正軌的可能。

 

選舉直到近日透過公辦政見會才聽到候選人正式對話。這個本來無趣、祇是各自表述的公辦政見會,竟成為受虐者反撲、向當權者討公道並嚴加質疑的攻防大會,終於輪到頻遭霸凌的一方出聲,透過電視的不得不全程轉播,選民完整看到並聽到了。未來還會有交叉詰問的民辦政見會登場,當權者既不能隱身幕後,復不能支吾其詞,更不能拿網路語言複製貼上,要赤裸裸接受檢驗了。如無意外,電視依然全程轉播,選民依然完整看到並聽到。

 

如此這般,一直以來在私領域備受查察,甚至家人、先人都連帶受辱的人,若顯示不過盡是子虛烏有或相較不足掛齒的芝麻綠豆事,反博得尊敬與同情,後勢可能上揚 ; 而得權力之便的人過去之作為與不作為,無不涉及國家利益、人民福祉、民主體制,若卻在陣陣經過條分縷析的質疑、問責聲中捉襟見肘,説不出什麼服眾之言,反見失能重權之病,會是什麼結果?

 

被黑了一年的甲候選人和手握大權了四年的乙候選人,便要在這些直球對決裡見真章。哪個禁得起檢驗,哪個會被多數接受,選民經過明眼的辨別後,將要用自己的權決定未來四年給誰掌權,這個機會必須好好把握。

 

坦坦白白地説,我們冷眼旁觀,幾番思索,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