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泰順看台灣》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楊泰順看台灣》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
2019-12-17 07:00:00
A+
A
A-

社民黨創黨召集人范雲,居然罔顧民進黨的資本家政黨本質,在不分區立委第三名的誘惑下,斷然背棄自己的創黨理想捨身投靠。(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民主教科書中,政黨是個以理念為結合的組織,共同的理念使得政黨旗幟鮮明政策一貫,使得選民在投票時可以認黨不認人,節約了不少民眾參與的成本。故而政治學者普遍認為,民主政治便是政黨政治,缺乏政黨的中介,民主將因成本過高而難以持續。

 

然而,這套政黨政治的基本邏輯,到台灣卻似乎反其道而行。台灣檯面上的主要政黨雖然也談理念,但真正凝聚政黨認同的,事實上卻只是利益的結合,所謂「理念」則不外乎是用來打壓對手的工具與欺矇選民的口號。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我們看到的是兩黨執政時的政策反覆與言行不一。

 

台灣的兩大黨中,國民黨理念趨統,也還曾推動過一些有助兩岸互動的政策,如訂定國統綱領、實現兩會會談、簽訂ECFA、促成馬習會等。但遺憾的,卻為德不卒,在服貿、貨貿協定未能堅持黨的立場。理念趨獨的民進黨,雖然兩度執政,目前又是行政立法一把抓,但在台獨的進程上卻繳出空白的成績單。民進黨人士或許會辯駁:「本黨至少在提升台灣主體意識上做出了貢獻,例如推動住民公投、修改課綱、清算老K黨產等。」但這些基本上均以打壓異己為目的,對實現台獨黨綱的理念並無具體貢獻。若民進黨果真有心提升台灣主體意識,何以卻又厚顏踐踏去年的十項公投結果?民進黨自己不是常說,台灣主體乃由2300萬民意所構成,否定了公投,民進黨的台獨理念又將如何依附?

 

黨既不曾把理念實踐奉為圭臬,真正團結黨員的「桶箍」便只剩利益。過去一年以來,已有許多報導揭露民進黨政府利用國家資源鞏固支持者向心力,國民黨甚至為此印發「酬庸王」撲克牌,警示執政者的分贓惡行。但平心而論,國民黨執政時也未曾斷然排除與利益間的曖昧,使得該黨迄今仍必須揹負金權政治與派系分贓的罵名。韓國瑜一個非建制系統下的政治人物,所以能在全民調初選中脫穎而出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便無異說明了民眾對政黨金權共生的不滿。

 

兩大主要政黨既然都沾染了濃濃的利益色彩,其他小黨將利益放中央、理念放兩旁也就不足為怪。親民黨為求夾縫中生存,領導人忽藍忽綠早已讓國人見怪不怪,但這次提名不分區立委,與初試鶯啼的台灣民眾黨爭相討好台灣首富,則難免讓人感嘆政治需要玩得這麼沒格調嗎?更令人驚奇的是,以公平正義為訴求的社會民主黨黨主席范雲,居然罔顧民進黨的資本家政黨本質,在不分區立委第三名的誘惑下,斷然背棄自己的創黨理想捨身投靠。但范雲既非空前也非絕後,過去蔡英文不也曾高喊兩岸必然統一,現在卻為了政治利益而變臉成為台獨旗手。

 

檢視西方民主發展的歷程,健康的民主政治應該是政黨堅持各自的創黨理念,透過政策及主張爭取選民的認同;如果無法取得國會的多數席次,各黨再透過政策的協商組成多數聯盟。最糟糕的情況是,政黨為了吸引政客投靠刻意模糊自身理念,讓政黨淪為投機者組合,進而侵蝕了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史家評斷,法國第三與第四共和所以嬴弱不振,原因之一便在政黨為了奪取政權不計原則的互挖牆腳,造成政客遊走各黨,使得民眾無法建立對政府的信賴,而這不正是台灣當前的寫照?

 

台灣的執政者似乎並不在乎民眾信賴的流失,反正選舉到時只要推出大量的利多政策,選票何愁不會回籠?但孟子在兩千餘年前,便已告誡梁惠王:「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今天的環境雖然大不相同,但眼見政治菁英與庶民百姓隨著利益魔笛而忘我起舞,確實很難不讓人憂心國家的未來。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社民黨創黨召集人范雲,居然罔顧民進黨的資本家政黨本質,在不分區立委第三名的誘惑下,斷然背棄自己的創黨理想捨身投靠。(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楊泰順(文化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

民主教科書中,政黨是個以理念為結合的組織,共同的理念使得政黨旗幟鮮明政策一貫,使得選民在投票時可以認黨不認人,節約了不少民眾參與的成本。故而政治學者普遍認為,民主政治便是政黨政治,缺乏政黨的中介,民主將因成本過高而難以持續。

 

然而,這套政黨政治的基本邏輯,到台灣卻似乎反其道而行。台灣檯面上的主要政黨雖然也談理念,但真正凝聚政黨認同的,事實上卻只是利益的結合,所謂「理念」則不外乎是用來打壓對手的工具與欺矇選民的口號。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我們看到的是兩黨執政時的政策反覆與言行不一。

 

台灣的兩大黨中,國民黨理念趨統,也還曾推動過一些有助兩岸互動的政策,如訂定國統綱領、實現兩會會談、簽訂ECFA、促成馬習會等。但遺憾的,卻為德不卒,在服貿、貨貿協定未能堅持黨的立場。理念趨獨的民進黨,雖然兩度執政,目前又是行政立法一把抓,但在台獨的進程上卻繳出空白的成績單。民進黨人士或許會辯駁:「本黨至少在提升台灣主體意識上做出了貢獻,例如推動住民公投、修改課綱、清算老K黨產等。」但這些基本上均以打壓異己為目的,對實現台獨黨綱的理念並無具體貢獻。若民進黨果真有心提升台灣主體意識,何以卻又厚顏踐踏去年的十項公投結果?民進黨自己不是常說,台灣主體乃由2300萬民意所構成,否定了公投,民進黨的台獨理念又將如何依附?

 

黨既不曾把理念實踐奉為圭臬,真正團結黨員的「桶箍」便只剩利益。過去一年以來,已有許多報導揭露民進黨政府利用國家資源鞏固支持者向心力,國民黨甚至為此印發「酬庸王」撲克牌,警示執政者的分贓惡行。但平心而論,國民黨執政時也未曾斷然排除與利益間的曖昧,使得該黨迄今仍必須揹負金權政治與派系分贓的罵名。韓國瑜一個非建制系統下的政治人物,所以能在全民調初選中脫穎而出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便無異說明了民眾對政黨金權共生的不滿。

 

兩大主要政黨既然都沾染了濃濃的利益色彩,其他小黨將利益放中央、理念放兩旁也就不足為怪。親民黨為求夾縫中生存,領導人忽藍忽綠早已讓國人見怪不怪,但這次提名不分區立委,與初試鶯啼的台灣民眾黨爭相討好台灣首富,則難免讓人感嘆政治需要玩得這麼沒格調嗎?更令人驚奇的是,以公平正義為訴求的社會民主黨黨主席范雲,居然罔顧民進黨的資本家政黨本質,在不分區立委第三名的誘惑下,斷然背棄自己的創黨理想捨身投靠。但范雲既非空前也非絕後,過去蔡英文不也曾高喊兩岸必然統一,現在卻為了政治利益而變臉成為台獨旗手。

 

檢視西方民主發展的歷程,健康的民主政治應該是政黨堅持各自的創黨理念,透過政策及主張爭取選民的認同;如果無法取得國會的多數席次,各黨再透過政策的協商組成多數聯盟。最糟糕的情況是,政黨為了吸引政客投靠刻意模糊自身理念,讓政黨淪為投機者組合,進而侵蝕了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史家評斷,法國第三與第四共和所以嬴弱不振,原因之一便在政黨為了奪取政權不計原則的互挖牆腳,造成政客遊走各黨,使得民眾無法建立對政府的信賴,而這不正是台灣當前的寫照?

 

台灣的執政者似乎並不在乎民眾信賴的流失,反正選舉到時只要推出大量的利多政策,選票何愁不會回籠?但孟子在兩千餘年前,便已告誡梁惠王:「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今天的環境雖然大不相同,但眼見政治菁英與庶民百姓隨著利益魔笛而忘我起舞,確實很難不讓人憂心國家的未來。

 

作者簡介

楊泰順,1987年獲美國印地安那大學政治學博士,師事選擇學派大師Ostrom夫婦,博士論文於1989年被美國政治學會推舉為該年度全美政治思想類最佳博士論文。其後返國於國立政治大學任教。

1994年當選省議員,1998年底因政府推動精省離開政壇,於次年進入文大政治系及政治研究所任教,自此以公共知識份子為職志,在各媒體撰稿介紹正確的民主政治理念。著有《到憲政之路》、《民主與社會》、《建立遊說活動管理制度之研究》、《利益團體政治》、《被誤解的國會》、《國會政治解析》等書。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