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縉穎專訪〈二〉/關心國土改造與國會改革 獲郭台銘認同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人物新探
李縉穎專訪〈二〉/關心國土改造與國會改革 獲郭台銘認同
2019-11-12 17:54:00
A+
A
A-

郭家軍李縉穎關心國土改造與國會改革的國家上位計畫。(圖/記者湯佳玲攝)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郭家軍」立委參選人李縉穎位在土城的「前縉辦公室」日前成立,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雙母雞」為其輔選,他接受本刊專訪暢談競選政見,表示既然他參選的是中央層級的立法委員,因此最關心的是國家上位計畫,包括「國土改造」及「選制與國會改革」,他並自信地笑著說:「這些都有跟郭台銘建議過,他是買單的喔!」 


 
李縉穎強調,中央與地方既然分層為國會與議會,立委參選人就應提出中央層級的政見,擁有中央層級的格局和視野,否則就變成「選議員」了。 


 
李縉穎表示,他最關心的就是「國土改造」,如果把台灣光復後的地圖打開來看,70年過去了,台灣的人口成長、城鄉差距和產業結構改變了不少,但行政區劃除了縣市升格,就什麼也沒有改變,應該要找到更適合台灣各個區域,可以跟國際一級城市進行良性競爭的平台。 

 

他說,台灣現在是6都加上16個縣市,「就是6個小朋友帶16個幼稚園幼兒,怎麼打世界杯?怎麼跟國際城市如東京、上海、香港競爭?更遑論紐約、倫敦!」 


 
李縉穎表示,世界各國的行政區劃都是以都會圈來規劃,以台灣而言,西半部最多4個,東半部1個。西半部從竹南以北到宜蘭以北都算是台北都會區,苗栗到彰化算台中都會區,雲林、嘉義跟北台南是以嘉義為核心的生活圈,南台南、高雄、屏東是以高雄為都會區,東半部則是花東合併。 

李縉穎獲得郭台銘和柯文哲雙母雞加持拜票。(圖/取自郭辦)

李縉穎說,每一區域有500萬人口以上的,有核心區、都會區,有一定腹地,有山有海有資源,再從中拉出來找出每個區域適合發展的產業結構。他強調,這些區域的發展不能只從台灣的眼光去看,而是要嵌入世界體系,拉高到這些都會區能為亞太地區提供什麼樣的產品,「當你用大都會的角度去思考這些都會區,在整個亞太地區所扮演的角色,你對比的就是東京、上海、馬尼拉、胡志明這些國際都市。」 

 

他說,不要再用台灣去比日本、用台灣去比大陸、用台灣去比美國,這根本是不倫不類的類比,完全是不同量級的;但如果拆成3、4個都會區時,每一個都會區都可以跟上海、廣州去比較,「這才是你的定位,城市跟城市對比,你就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李縉穎表示,他跟郭台銘講完上述的行政區劃分後,「郭台銘是買單的!」郭認為這跟他許多國際資深金融界友人給他建議的一樣,「是被郭認可的,但我講的更細,不只從產業結構面,還從行政區劃、甚至到選舉制度的改革。」 


 
李縉穎說,郭台銘還根據他的專業,建議在4個都會區可以導入不同的產業結構,例如台北要用AI+5G帶起「智慧科技城」;台中發展精密加工業;雲嘉南用大數據來經營農業升級;高雄有得天獨厚的良港,可以發展為港口轉運站;花東的自然風光可以發展成旅遊、退休養老的天堂。 


 
在國會改革方面,李縉穎認為應從選區改制著手;現行的狀況是「贏者全拿」,且有些立委選區甚至比議員還小、比市長還小,猶如「里長型立委」,而在藍綠兩大政黨把持下,很難有其他人生存的空間;長期下來,將欠缺新的衝擊力去撼動選區結構,地方就容易變得老舊化、凋零化、僵固化。 

李縉穎暢談他的競選政見。(圖/記者湯佳玲攝)


李縉穎認為,若想改變政治老舊僵化,必須重修選制,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增加立委席次
 
李縉穎表示,目前立法院有113席立委,分配在8個常設委員會,以及4個特別委員會;扣掉一名召委和有些出國考察者,一個委員會可能不到10人,平均1個人要對2~3個部會,「這樣有足夠的立委去修法、審預算嗎?變成只有政黨與立委個人在意的法案可以先走!」 
 
第二、選區的民意基礎要擴大 
 
李縉穎說, 30萬人的選區選1席立委,使得參選人有機會綁樁,易被地方派系把持, 「但如果擴大成100萬人選1席,你怎麼綁樁?」越小的選區越重視「陸戰」,越大的選區越重視「空戰」,而空戰才有機會讓具備優秀學經歷的候選人出頭,提升選舉素質。 
 
第三、百萬人選區3席制 
 
李縉穎表示,如果選區的民意基礎擴大後,卻又只選1席,還是會發生被政黨派系壟斷的情況;但也不能選5席,代表只要獲得2成民意就能勝選;如此一來,將會有更多候選人走上極端,譬如在台獨議題上變得更獨。 
 
他說,3席剛剛好,除代表要有3成民意, 還是需要中間選民的支持外,在藍綠各1席外,「也還可以留下另一種聲音的火種」。 
 
至於不分區立委方面,現行是過5%政黨票可拿2席不分區,李縉穎主張降低政黨門檻,超過2%就能分到不分區。他以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為例,指在立法院認真又專業的黃國昌,在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制度下,「沒有一個地方選得上」;如果時力不分區又沒排他,他就當不成立委了;但是如果拿2%就過關,「黃國昌就算自己組黨也能超過2%,這樣才能保證優秀的立委留在國會。這樣下去後,大黨還敢『擺爛』嗎?它只能提更優秀的人出來!還敢繼續在不分區放派系酬庸、放老人嗎?」 


 
李縉穎也希望台灣能朝內閣制改革,因為他認為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技術官僚跟學者去當部長不接地氣,因為沒經過民意洗禮;但經過民意洗禮的民代又難登大雅之堂,因為欠缺治理國家的經驗。 


 
李縉穎說,他雖主張內閣制,但必須要有配套,否則「若用地方派系選出來的人去當部長會更慘」,唯有內閣制加上選區改制,才能使國會素質提升,獲得解放。

郭家軍李縉穎關心國土改造與國會改革的國家上位計畫。(圖/記者湯佳玲攝)


優傳媒記者湯佳玲/專訪 
 
「郭家軍」立委參選人李縉穎位在土城的「前縉辦公室」日前成立,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和台北市長柯文哲「雙母雞」為其輔選,他接受本刊專訪暢談競選政見,表示既然他參選的是中央層級的立法委員,因此最關心的是國家上位計畫,包括「國土改造」及「選制與國會改革」,他並自信地笑著說:「這些都有跟郭台銘建議過,他是買單的喔!」 


 
李縉穎強調,中央與地方既然分層為國會與議會,立委參選人就應提出中央層級的政見,擁有中央層級的格局和視野,否則就變成「選議員」了。 


 
李縉穎表示,他最關心的就是「國土改造」,如果把台灣光復後的地圖打開來看,70年過去了,台灣的人口成長、城鄉差距和產業結構改變了不少,但行政區劃除了縣市升格,就什麼也沒有改變,應該要找到更適合台灣各個區域,可以跟國際一級城市進行良性競爭的平台。 

 

他說,台灣現在是6都加上16個縣市,「就是6個小朋友帶16個幼稚園幼兒,怎麼打世界杯?怎麼跟國際城市如東京、上海、香港競爭?更遑論紐約、倫敦!」 


 
李縉穎表示,世界各國的行政區劃都是以都會圈來規劃,以台灣而言,西半部最多4個,東半部1個。西半部從竹南以北到宜蘭以北都算是台北都會區,苗栗到彰化算台中都會區,雲林、嘉義跟北台南是以嘉義為核心的生活圈,南台南、高雄、屏東是以高雄為都會區,東半部則是花東合併。 

李縉穎獲得郭台銘和柯文哲雙母雞加持拜票。(圖/取自郭辦)

李縉穎說,每一區域有500萬人口以上的,有核心區、都會區,有一定腹地,有山有海有資源,再從中拉出來找出每個區域適合發展的產業結構。他強調,這些區域的發展不能只從台灣的眼光去看,而是要嵌入世界體系,拉高到這些都會區能為亞太地區提供什麼樣的產品,「當你用大都會的角度去思考這些都會區,在整個亞太地區所扮演的角色,你對比的就是東京、上海、馬尼拉、胡志明這些國際都市。」 

 

他說,不要再用台灣去比日本、用台灣去比大陸、用台灣去比美國,這根本是不倫不類的類比,完全是不同量級的;但如果拆成3、4個都會區時,每一個都會區都可以跟上海、廣州去比較,「這才是你的定位,城市跟城市對比,你就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李縉穎表示,他跟郭台銘講完上述的行政區劃分後,「郭台銘是買單的!」郭認為這跟他許多國際資深金融界友人給他建議的一樣,「是被郭認可的,但我講的更細,不只從產業結構面,還從行政區劃、甚至到選舉制度的改革。」 


 
李縉穎說,郭台銘還根據他的專業,建議在4個都會區可以導入不同的產業結構,例如台北要用AI+5G帶起「智慧科技城」;台中發展精密加工業;雲嘉南用大數據來經營農業升級;高雄有得天獨厚的良港,可以發展為港口轉運站;花東的自然風光可以發展成旅遊、退休養老的天堂。 


 
在國會改革方面,李縉穎認為應從選區改制著手;現行的狀況是「贏者全拿」,且有些立委選區甚至比議員還小、比市長還小,猶如「里長型立委」,而在藍綠兩大政黨把持下,很難有其他人生存的空間;長期下來,將欠缺新的衝擊力去撼動選區結構,地方就容易變得老舊化、凋零化、僵固化。 

李縉穎暢談他的競選政見。(圖/記者湯佳玲攝)


李縉穎認為,若想改變政治老舊僵化,必須重修選制,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增加立委席次
 
李縉穎表示,目前立法院有113席立委,分配在8個常設委員會,以及4個特別委員會;扣掉一名召委和有些出國考察者,一個委員會可能不到10人,平均1個人要對2~3個部會,「這樣有足夠的立委去修法、審預算嗎?變成只有政黨與立委個人在意的法案可以先走!」 
 
第二、選區的民意基礎要擴大 
 
李縉穎說, 30萬人的選區選1席立委,使得參選人有機會綁樁,易被地方派系把持, 「但如果擴大成100萬人選1席,你怎麼綁樁?」越小的選區越重視「陸戰」,越大的選區越重視「空戰」,而空戰才有機會讓具備優秀學經歷的候選人出頭,提升選舉素質。 
 
第三、百萬人選區3席制 
 
李縉穎表示,如果選區的民意基礎擴大後,卻又只選1席,還是會發生被政黨派系壟斷的情況;但也不能選5席,代表只要獲得2成民意就能勝選;如此一來,將會有更多候選人走上極端,譬如在台獨議題上變得更獨。 
 
他說,3席剛剛好,除代表要有3成民意, 還是需要中間選民的支持外,在藍綠各1席外,「也還可以留下另一種聲音的火種」。 
 
至於不分區立委方面,現行是過5%政黨票可拿2席不分區,李縉穎主張降低政黨門檻,超過2%就能分到不分區。他以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為例,指在立法院認真又專業的黃國昌,在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制度下,「沒有一個地方選得上」;如果時力不分區又沒排他,他就當不成立委了;但是如果拿2%就過關,「黃國昌就算自己組黨也能超過2%,這樣才能保證優秀的立委留在國會。這樣下去後,大黨還敢『擺爛』嗎?它只能提更優秀的人出來!還敢繼續在不分區放派系酬庸、放老人嗎?」 


 
李縉穎也希望台灣能朝內閣制改革,因為他認為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技術官僚跟學者去當部長不接地氣,因為沒經過民意洗禮;但經過民意洗禮的民代又難登大雅之堂,因為欠缺治理國家的經驗。 


 
李縉穎說,他雖主張內閣制,但必須要有配套,否則「若用地方派系選出來的人去當部長會更慘」,唯有內閣制加上選區改制,才能使國會素質提升,獲得解放。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