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香港一切獨裁之法以「變相」形式執行
2019-11-04 09:08:00
A+
A
A-

大陸希望香港像澳門一樣當個「乖寶寶」,圖為澳門下個月正式上任特首的賀一誠。(圖/截圖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日前閉幕,事後發表的公報指出,正在香港實踐的一國兩制,仍然是「黨領導人民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一項重要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偉大創舉」。

 

有拜特首林鄭月娥之賜,一國兩制主要的敗筆,在最近五個月內顯得尤其特出:一個由北京操控選出的香港領導人以及立法機關,是不可能維護香港大多數人的權益的。不然,為什麼所有的民意調查都說明林鄭是回歸以來最蹩腳最差勁的行政長官、香港的警方是最下三濫最不得港人信任的衙門,但偏偏北京那幾個領導人卻彷似活在另一空間般似的,傾盡全力支持前者「依法執政」、無條件的支持後者「依政執法」?

 

北大人希望香港像澳門,也希望台灣以後像澳門,澳門就是他們眼中一國兩制的「海報乖寶寶」。澳門下個月正式上任特首的賀一誠,是在沒有對手挑戰下成功「當選」的。

 

四中全會的公報內容指出:「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推進祖國和平統一。」原來,香港這樣子的一國兩制在北京眼中是成功的,否則沒有成功何來「堅持和完善」?公報又稱:「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

 

且看基本法十八條說些什麼:「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附件三裡面列明了六條在全國實施而香港要公佈或立法實施的法律,包括一、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三、 《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職是之故,基本法十八條原則上可說是一國與兩制之間河水不犯井水的保證。但在過去五個月來政治風波的衝擊下,北京為了鞏固林鄭這個人心盡失的政府,同時又為了兼顧一國兩制的招牌,於是在香港連續推出只有專制政府才有的獨裁法律,但卻以變相的名稱執行。

 

舉例說,香港律政司31日向高等法院申請有關「禁止網上發佈威脅使用暴力資訊」的禁制令,高等法院於傍晚時分緊急開庭處理,並頒布臨時禁制令,司法與行政機關可說是合作無間。禁制令的入稟狀原告人為律政司司長,內容包括禁止任何人在網上平台包括但不限於「連登」、Telegram有意發佈、傳播、重複發布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的資訊或資料,以導致他人受傷或財物受損。入稟狀還要求有關人士撤回相關已經公開的資料。該禁止令的時效至下月15日。

 

有了這紙禁制令,香港的互聯網登時受到網絡警察的監管,這與大陸的互聯網惡法又有何分別?至於煽動、發布或傳播暴力,法律如何界定,禁制令又是一片模糊,但結果卻只有一個:人人自危,而這正正是政府的目的。這是變相牽制新聞言論自由。

 

此外,香港法庭近日來頒布禁令,禁止警方人員及家屬個人資料被起底,又禁止外人在警察宿舍規定範圍內進行騷擾,有大律師直接指出,這是變相實施所謂的「辱警法」;而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啓動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也有批評者指緊急法是較基本法23條猶有過之的變相版本;至於港鐵每晚提早停止服務,則是變相代替政府宣布禁令。所有一切獨裁之法,換言之,皆以變相之名執行,而香港也因此是一變相的大陸城市,一國兩制徒具虚名。

 

所謂的變相「辱警法」,是高等法院早前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未經同意下使用、發佈或披露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並禁止恐嚇、騷擾、威脅警員和其家屬等。屬於民主派陣營的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認為,禁制令涵蓋了原本沒法例規管的辱警行為,任何人故意辱罵、對警員叫囂,已涉故意騷擾,屬違反禁令。

 

此外,警方與律政司提交法庭的入稟狀,還涉及更改被告定義,因為入禀狀列明「非法披露及或使用警員個人資料的人」為被告。何旳匡大律師指出,倘若「非法地或故意地」面對面騷擾警員,已涉違反禁制令。他說,本來未有法例規管辱罵警員的行為,但今次禁制令則涵蓋;但他認為,「非法地及故意地」這些字眼太籠統,禁制令未有清晰定義,公眾難以掌握。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臨時禁制令的禁制範圍「寬鬆到離譜」,法官卻無加入抗辯理由,「如無警員同意,從字面上看,根本做什麼都不行」。他舉例說,教師點名讀出同學名字,如學生中有警員子女,未經同意下宣讀其名字亦算違反禁令,認為「教育局應通知所有學校」。政府網上電話簿亦羅列警員資料,包括姓名、職級,他認為政府如未事先徵得警員同意亦違反禁令。

 

有了這個變相的「辱警法」,香港警察之惡形惡狀,已無異於大陸的公安。香港的警察可以用任何砌詞對任何人進行侮辱性的逮捕,英文網媒Hong Kong Press一名外籍女記者被警方無理逮捕拘留一個晚上,翌日一早把她踢出警署,至於為何她被拘捕,警方沒有一句解釋。

 

在灣仔一個球場內,警察逮捕了超過五十多個青年,他們被勒令當眾蹲下雙手高舉頭上,就像我們看香港的黑獄電影,只是他們還未被控任何罪名,更遑論被判有罪了。在萬聖節晚上,一群本來到蘭桂坊尋開心的年輕人被警察喝令一字排開,然後有警察近距離向他們一個個的當面噴射胡椒噴沫。這些所謂「公僕」知道,如果有人膽敢駁嘴,辱警罪是肯定有的受了。

 

沒有基本法23條,沒關係,林鄭月娥可以搬出比23條厲害百倍的緊急法,只要她高興,有什麼不可以?她說社會人人蒙面不好,於是下令不准蒙面,即時生效。這是英文的rule by decree,古時只有皇帝才有此權力。

 

香港沒有宵禁,但只要港鐵一聲令下,晚上提早收工,就等於宣佈宵禁。萬聖節的蘭桂坊哪怕是個「人鬼」華洋混集的地方,只要港鐵宣佈中環站晚上九時關門,試問如果你家住在新界西北,還不乖乖早點回家?更何況當晚警察在晚上八點已經突然築起人牆不准任何人進入蘭桂坊,如果你還要問是什麼理由,你似乎還不了解今天的香港。

 

今天的香港,只要警察喜歡,什麼時候下令要你回家,你就得回家。至於香港今天為什麼不准一個年輕人穿黑衣晚上在街上活動,因為警察說了算,如有半句怨言,當心辱警。

 

林鄭團夥們每一次支持港府實施惡法,總會不忘拋下一句:人家美國也有。如果你反對辱警法,他們會說美國也有;如果你反對緊急法,他們會說這是英國人立下的。且不說辱警法在美國已經因為檢控難度高多年來無人採用,也不說緊急法是接近90年前的古法,當時甚至還有地方沿用大清律例呢。只是當他們說「美國英國也有」的時候,他們為什麼不問問自己為什麼美國英國有民主制度、有三權分立而香港沒有呢?

 

四中全會的公報還說要「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但當有記者問這是否要求香港儘快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時,為這次全會舉行「解讀記者會」的六個部門負責人中,沒有一個人給予這個記者一個明確的答案。

 

香港反正已經是變相的一個大陸城市,警察是變相的公安,北京還擔心什麼國家安全?香港高等法院最近對網站發佈所謂的煽動暴力禁制令,又何異於大陸牽制新聞言論之法呢?如果一如四中全會所說,還要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恐怕到最後就只有一國了。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大陸希望香港像澳門一樣當個「乖寶寶」,圖為澳門下個月正式上任特首的賀一誠。(圖/截圖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日前閉幕,事後發表的公報指出,正在香港實踐的一國兩制,仍然是「黨領導人民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一項重要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偉大創舉」。

 

有拜特首林鄭月娥之賜,一國兩制主要的敗筆,在最近五個月內顯得尤其特出:一個由北京操控選出的香港領導人以及立法機關,是不可能維護香港大多數人的權益的。不然,為什麼所有的民意調查都說明林鄭是回歸以來最蹩腳最差勁的行政長官、香港的警方是最下三濫最不得港人信任的衙門,但偏偏北京那幾個領導人卻彷似活在另一空間般似的,傾盡全力支持前者「依法執政」、無條件的支持後者「依政執法」?

 

北大人希望香港像澳門,也希望台灣以後像澳門,澳門就是他們眼中一國兩制的「海報乖寶寶」。澳門下個月正式上任特首的賀一誠,是在沒有對手挑戰下成功「當選」的。

 

四中全會的公報內容指出:「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推進祖國和平統一。」原來,香港這樣子的一國兩制在北京眼中是成功的,否則沒有成功何來「堅持和完善」?公報又稱:「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管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

 

且看基本法十八條說些什麼:「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附件三裡面列明了六條在全國實施而香港要公佈或立法實施的法律,包括一、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三、 《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職是之故,基本法十八條原則上可說是一國與兩制之間河水不犯井水的保證。但在過去五個月來政治風波的衝擊下,北京為了鞏固林鄭這個人心盡失的政府,同時又為了兼顧一國兩制的招牌,於是在香港連續推出只有專制政府才有的獨裁法律,但卻以變相的名稱執行。

 

舉例說,香港律政司31日向高等法院申請有關「禁止網上發佈威脅使用暴力資訊」的禁制令,高等法院於傍晚時分緊急開庭處理,並頒布臨時禁制令,司法與行政機關可說是合作無間。禁制令的入稟狀原告人為律政司司長,內容包括禁止任何人在網上平台包括但不限於「連登」、Telegram有意發佈、傳播、重複發布煽惑他人使用暴力的資訊或資料,以導致他人受傷或財物受損。入稟狀還要求有關人士撤回相關已經公開的資料。該禁止令的時效至下月15日。

 

有了這紙禁制令,香港的互聯網登時受到網絡警察的監管,這與大陸的互聯網惡法又有何分別?至於煽動、發布或傳播暴力,法律如何界定,禁制令又是一片模糊,但結果卻只有一個:人人自危,而這正正是政府的目的。這是變相牽制新聞言論自由。

 

此外,香港法庭近日來頒布禁令,禁止警方人員及家屬個人資料被起底,又禁止外人在警察宿舍規定範圍內進行騷擾,有大律師直接指出,這是變相實施所謂的「辱警法」;而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啓動緊急法推出禁蒙面法,也有批評者指緊急法是較基本法23條猶有過之的變相版本;至於港鐵每晚提早停止服務,則是變相代替政府宣布禁令。所有一切獨裁之法,換言之,皆以變相之名執行,而香港也因此是一變相的大陸城市,一國兩制徒具虚名。

 

所謂的變相「辱警法」,是高等法院早前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未經同意下使用、發佈或披露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並禁止恐嚇、騷擾、威脅警員和其家屬等。屬於民主派陣營的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認為,禁制令涵蓋了原本沒法例規管的辱警行為,任何人故意辱罵、對警員叫囂,已涉故意騷擾,屬違反禁令。

 

此外,警方與律政司提交法庭的入稟狀,還涉及更改被告定義,因為入禀狀列明「非法披露及或使用警員個人資料的人」為被告。何旳匡大律師指出,倘若「非法地或故意地」面對面騷擾警員,已涉違反禁制令。他說,本來未有法例規管辱罵警員的行為,但今次禁制令則涵蓋;但他認為,「非法地及故意地」這些字眼太籠統,禁制令未有清晰定義,公眾難以掌握。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臨時禁制令的禁制範圍「寬鬆到離譜」,法官卻無加入抗辯理由,「如無警員同意,從字面上看,根本做什麼都不行」。他舉例說,教師點名讀出同學名字,如學生中有警員子女,未經同意下宣讀其名字亦算違反禁令,認為「教育局應通知所有學校」。政府網上電話簿亦羅列警員資料,包括姓名、職級,他認為政府如未事先徵得警員同意亦違反禁令。

 

有了這個變相的「辱警法」,香港警察之惡形惡狀,已無異於大陸的公安。香港的警察可以用任何砌詞對任何人進行侮辱性的逮捕,英文網媒Hong Kong Press一名外籍女記者被警方無理逮捕拘留一個晚上,翌日一早把她踢出警署,至於為何她被拘捕,警方沒有一句解釋。

 

在灣仔一個球場內,警察逮捕了超過五十多個青年,他們被勒令當眾蹲下雙手高舉頭上,就像我們看香港的黑獄電影,只是他們還未被控任何罪名,更遑論被判有罪了。在萬聖節晚上,一群本來到蘭桂坊尋開心的年輕人被警察喝令一字排開,然後有警察近距離向他們一個個的當面噴射胡椒噴沫。這些所謂「公僕」知道,如果有人膽敢駁嘴,辱警罪是肯定有的受了。

 

沒有基本法23條,沒關係,林鄭月娥可以搬出比23條厲害百倍的緊急法,只要她高興,有什麼不可以?她說社會人人蒙面不好,於是下令不准蒙面,即時生效。這是英文的rule by decree,古時只有皇帝才有此權力。

 

香港沒有宵禁,但只要港鐵一聲令下,晚上提早收工,就等於宣佈宵禁。萬聖節的蘭桂坊哪怕是個「人鬼」華洋混集的地方,只要港鐵宣佈中環站晚上九時關門,試問如果你家住在新界西北,還不乖乖早點回家?更何況當晚警察在晚上八點已經突然築起人牆不准任何人進入蘭桂坊,如果你還要問是什麼理由,你似乎還不了解今天的香港。

 

今天的香港,只要警察喜歡,什麼時候下令要你回家,你就得回家。至於香港今天為什麼不准一個年輕人穿黑衣晚上在街上活動,因為警察說了算,如有半句怨言,當心辱警。

 

林鄭團夥們每一次支持港府實施惡法,總會不忘拋下一句:人家美國也有。如果你反對辱警法,他們會說美國也有;如果你反對緊急法,他們會說這是英國人立下的。且不說辱警法在美國已經因為檢控難度高多年來無人採用,也不說緊急法是接近90年前的古法,當時甚至還有地方沿用大清律例呢。只是當他們說「美國英國也有」的時候,他們為什麼不問問自己為什麼美國英國有民主制度、有三權分立而香港沒有呢?

 

四中全會的公報還說要「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但當有記者問這是否要求香港儘快就基本法23條進行立法時,為這次全會舉行「解讀記者會」的六個部門負責人中,沒有一個人給予這個記者一個明確的答案。

 

香港反正已經是變相的一個大陸城市,警察是變相的公安,北京還擔心什麼國家安全?香港高等法院最近對網站發佈所謂的煽動暴力禁制令,又何異於大陸牽制新聞言論之法呢?如果一如四中全會所說,還要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恐怕到最後就只有一國了。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