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不走西方化邪路 西方民主不是解藥而是噩夢?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山中驚聲》不走西方化邪路 西方民主不是解藥而是噩夢?
2019-10-29 07:00:00
A+
A
A-

習近平在2014年一項講話中定下一條規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但也強調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以告誡那些蠢蠢欲動的反動勢力。(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張陌

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會議主題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主題反映的,往往就是現實上的匱乏,中共顯然意識到,如今它的治理體系與能力,並未現代化,或者,更具體地講,還沒有演變為一個可供反覆驗證而確證無誤的現代化。

 

不過,即使對此有所澈悟,習近平卻早在2014年一項講話中就定下了一條規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現在四中全會要開會了,它的黨報又得喊一下規矩: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以告誡那些蠢蠢欲動的反動勢力。

 

說穿了,還是鄧小平時代定下來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路子,兩個基本點的第一個基本點,也就是「四項堅持」,這才是中共無可更改的天條,走社會主義道路、堅持共產黨領導,必須咬住青山不放鬆,一萬年不改。

 

習近平準備上台的十八大,卸任總書記胡錦濤的「政治報告」就替他做了宣告:「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邪路是什麼?就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

 

可是,中國沒有資本主義嗎?趙紫陽在十三大報告《沿著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前進》時,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就是引進資本主義的遮羞布,就是過去的計畫經濟、過去的完全公有制遭遇了空前的失敗後,一條轉彎的理論。可以說,所謂「改革開放」,就是向資本主義改革,向資本主義開放,「初階論」是一張跨越資本主義的通行證,而且暢通無阻,沒有往返次數的限制,一走了之也可以。

 

現在的中國是混合經濟,公私企業並存,但民營企業是真正的主角兒,根據大陸官方前兩年的數據,中國的民營企業貢獻了50%的稅收;60%的GDP、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對外直接投資;並提供了70%的創新技術,90%的新增就業。

 

以美國現在以傾國之力打壓的華為為例,它就是民營企業,任正非是解放軍退役,但這家公司不是解放軍的,它的5G技術是靠資本主義的邏輯與規律創造的,不是吃人民公社大鍋飯就能變出來的。所有中國民營企業都是資本主義,無一可以例外。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於焉成了中共在政治辭彙的一項偉大發明,它將概念與現實混合起來,產生了迷惑性,搞活經濟的資本主義被藏在幕後不見天日,失敗的社會主義卻被搬出來表揚。其實它完全可以換成另一個名詞─「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差不多就像早年的台灣,當時從中鋼到台糖,從中油到台肥,都是國營, 但沒人管這裡叫社會主義。

 

看得透澈一點,這條社會主義道路唯一不能走的「邪路」只剩一條,就是「西方化」。共產黨必須是唯一的執政黨,絕不能被任何其他的力量取代。所謂「西方化」就是走向「西方民主」,不能西方化意思就是,不能搞公民普選、多黨競爭、政黨輪替。既然是共產黨永遠執政,神龕裡就只能供著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永遠不能有任何名分。

 

但令人難堪而感嘆的是,「西方化」現在跟「一黨專政」顯得毫無競爭力。西方民主誕生了曾經令人擔心有可能按下核子按鈕的美國總統川普,也製造了猶如下不了戲的一齣鬧劇的英國脫歐,拒絕西方化的習近平,更像是真正的世界領導人,而不是川普或強生。

 

「國家治理」的現代化如今意味著什麼?已經無人知曉,西方已經失去了它的道德基礎與智慧光輝,民主像一部已經失靈、反覆修理仍難以恢復正常的機器,它往往制定出十分白痴,甚至邪惡的決策,民主甚至無從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甚至是讓它更形惡化,最終只能變成無走境的暴動,更多跡象顯示,民主不是一帖解藥,而是一場噩夢。「不走西方邪路」,竟讓北京更加振振有詞。

 

這時,鄧小平逝去的英姿又將降臨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黑貓白貓論」等諄諄教誨,彷彿暮鼓晨鐘,它或者將像神啟一般,帶領著共產黨,「摸著石頭」一步步走下去。

習近平在2014年一項講話中定下一條規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但也強調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以告誡那些蠢蠢欲動的反動勢力。(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張陌

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會議主題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主題反映的,往往就是現實上的匱乏,中共顯然意識到,如今它的治理體系與能力,並未現代化,或者,更具體地講,還沒有演變為一個可供反覆驗證而確證無誤的現代化。

 

不過,即使對此有所澈悟,習近平卻早在2014年一項講話中就定下了一條規矩: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現在四中全會要開會了,它的黨報又得喊一下規矩: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以告誡那些蠢蠢欲動的反動勢力。

 

說穿了,還是鄧小平時代定下來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路子,兩個基本點的第一個基本點,也就是「四項堅持」,這才是中共無可更改的天條,走社會主義道路、堅持共產黨領導,必須咬住青山不放鬆,一萬年不改。

 

習近平準備上台的十八大,卸任總書記胡錦濤的「政治報告」就替他做了宣告:「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邪路是什麼?就是西方化、資本主義化。

 

可是,中國沒有資本主義嗎?趙紫陽在十三大報告《沿著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前進》時,提出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就是引進資本主義的遮羞布,就是過去的計畫經濟、過去的完全公有制遭遇了空前的失敗後,一條轉彎的理論。可以說,所謂「改革開放」,就是向資本主義改革,向資本主義開放,「初階論」是一張跨越資本主義的通行證,而且暢通無阻,沒有往返次數的限制,一走了之也可以。

 

現在的中國是混合經濟,公私企業並存,但民營企業是真正的主角兒,根據大陸官方前兩年的數據,中國的民營企業貢獻了50%的稅收;60%的GDP、固定資產投資以及對外直接投資;並提供了70%的創新技術,90%的新增就業。

 

以美國現在以傾國之力打壓的華為為例,它就是民營企業,任正非是解放軍退役,但這家公司不是解放軍的,它的5G技術是靠資本主義的邏輯與規律創造的,不是吃人民公社大鍋飯就能變出來的。所有中國民營企業都是資本主義,無一可以例外。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於焉成了中共在政治辭彙的一項偉大發明,它將概念與現實混合起來,產生了迷惑性,搞活經濟的資本主義被藏在幕後不見天日,失敗的社會主義卻被搬出來表揚。其實它完全可以換成另一個名詞─「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差不多就像早年的台灣,當時從中鋼到台糖,從中油到台肥,都是國營, 但沒人管這裡叫社會主義。

 

看得透澈一點,這條社會主義道路唯一不能走的「邪路」只剩一條,就是「西方化」。共產黨必須是唯一的執政黨,絕不能被任何其他的力量取代。所謂「西方化」就是走向「西方民主」,不能西方化意思就是,不能搞公民普選、多黨競爭、政黨輪替。既然是共產黨永遠執政,神龕裡就只能供著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永遠不能有任何名分。

 

但令人難堪而感嘆的是,「西方化」現在跟「一黨專政」顯得毫無競爭力。西方民主誕生了曾經令人擔心有可能按下核子按鈕的美國總統川普,也製造了猶如下不了戲的一齣鬧劇的英國脫歐,拒絕西方化的習近平,更像是真正的世界領導人,而不是川普或強生。

 

「國家治理」的現代化如今意味著什麼?已經無人知曉,西方已經失去了它的道德基礎與智慧光輝,民主像一部已經失靈、反覆修理仍難以恢復正常的機器,它往往制定出十分白痴,甚至邪惡的決策,民主甚至無從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甚至是讓它更形惡化,最終只能變成無走境的暴動,更多跡象顯示,民主不是一帖解藥,而是一場噩夢。「不走西方邪路」,竟讓北京更加振振有詞。

 

這時,鄧小平逝去的英姿又將降臨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黑貓白貓論」等諄諄教誨,彷彿暮鼓晨鐘,它或者將像神啟一般,帶領著共產黨,「摸著石頭」一步步走下去。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