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黨媒治港
2019-10-28 07:00:00
A+
A
A-

陳同佳到底能否到台灣投案,目前仍陷入兩岸政治操作之中。(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陳同佳到底能否到台灣投案,或者以什麼方法去台灣,目前仍陷入兩岸政治操作之中。這裡根本就沒有香港講話的份兒。

 

香港1997主權移交之後,外交和國防由北京代辦,這一點毫無異議,鄧小平毫不含糊說了算,但這麼多年來的殖民統治下,處理台灣問題這碼事,香港公務員系統可說是從來沒沾過手,董建華當年於是搞了個非官方的「政治顧問」職位來應對對台關係,由一個中共信得過的商人葉國華上台客串。到了董建華2007年腳痛下台後,這個從來不是港府編制之內的位置,也就完成歷史的使命。

 

之後香港和台灣之間所存在的灰色地帶,一直跟隨兩岸的寒暑表走,兩岸關係好的時候,馬英九可以兩次以台北市長的身份訪問香港,關係壞的時候,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因為接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有了港簽也不能入境香港。至於為什麼他可以來,他不能來,完全有視當時的政治氣候,沒有什麼法律法規可言。至於天氣好不好,香港也是聽北京說了算。

 

所以今天陳同佳的命運,港府根本就沒有置喙餘地。我們倒不如聽聽黨媒如何說。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tabloid)環球時報在這方面最起勁,陳同佳出獄後立即找到力勸陳同佳自首的神職人員管浩鳴訪問,該報此外還發了兩篇相關的社評:《陳同佳是否「被自首」,讓他去台灣說》以及《是誰在從陳同佳案的政治化中獲益?》。如果環時可以代表中共部分的意見,將陳同佳送到正在打競選戰打得不可開交的台灣,符合北京最大的利益。

 

環時其中一篇社評說,陳同佳不能回到發出通緝令的台灣,「真是咄咄怪事.......根本原因是政治太多了」。我倒是對港府的政治操作有點虎頭蛇尾而不太滿意。

 

從今年二月林鄭政府推出修訂案開始,港府一眾高官掛在嘴邊的就是如何如何要為死者潘曉穎伸張正義,又說修訂案是如何如何為潘女伸張正義的唯一可行辦法,其他方法包括大律師公會提出的「港人港審」,港府都不屑一顧。沒有修訂案就不能伸張正義,林鄭說時還語帶哽咽。可是林鄭月娥在9月4日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時,臉上只有陰晴不定的晦氣,完全沒有交代她修法的「初心」去了哪裡,而直至一個多月之後當她知悉陳同佳願意回台自首才告稍微「釋懷」。由此足可說明,所謂的初心完全是一場政治操作,死者能否沉冤得雪,從來不是一個考慮,否則港府也不會在正義未獲伸張之前,就正式撤回修訂案,而且也沒有跟進其他解決的辦法。試想想,一個自由的陳同佳一旦要離開香港遠走他鄉,港府又有什麼理由阻攔他?

 

香港的一國兩制不只在台灣問題上看北京的,四個多月的反送中示威,還揭穿了回歸這些年來,一國兩制在香港原來竟是個「黨媒治港」的格局。

 

眾所周知,主管香港事務在中共內部層次最高的,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目前由政治局委員韓正出任組長,下面的單位則有國務院港澳辦以及中聯辦。韓正可能官階太高,正是雲深不知處,他對香港局勢有什麼看法,有什麼對策,港人鮮能聽到他親口述之,頂多由一些得以親近高層的「次人物」之流轉述其口諭,要不就是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或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代為宣讀懿旨,港府以及建制派人士然後奉為金科玉律趕緊辦事去了。

 

但在林鄭月娥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之後這段日子,有些港人熟悉的聲音卻突然跌了「watt」數。例如港澳班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兩人自從8月7日在深圳舉辦的香港局勢座談會發言之後,已經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至少在公開場合聽不到。當然,沒有他們公開的指示,不代表港府就可以自把自為。少了他們的聲音,卻冒出了更多黨媒的聲音,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取代了某個衙門或某個領導,對港事務指指點點,說三道四,儼如「黨媒治港」。

 

有幾個例子,可供讀者參考。8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題為《專列護送「黑衣人」,港鐵掂量過輕重嗎?》文章批評香港地鐵不但對示威者在車站聚集堵路拖延報警,還派專列護送暴徒免費乘車揚長而去。該報還說,黑衣人違法亂紀卻能享受到如此「禮遇」,反問港鐵這是怎麼了?評論還窮追猛打指出:「港鐵似乎陷入了角色迷失,難道這是要跟暴徒穿一條褲子?」

 

港鐵雖是上市公司,但港府佔了七成以上的股權,董事局當然也有港府委派的官員,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受到黨媒如此不留情面的批評,港鐵嚇煞不已,從那時開始,經常無故關閉車站及提早結束通車時間,尤其在示威遊行的日子,更曾出現全線關閉停止服務的情況。

 

港鐵主席歐陽伯權更是全面向黨媒下跪,公開形容港鐵列車接載示威人群委實有點「難看」。此後更涉嫌全面受警方行動部署所凌駕。10月1日中共國慶,全港多區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港鐵封站及暫停服務策略,再惹刻意阻礙市民前往集會場地,甚至有切斷示威者離開的嫌疑。

 

從此,示威者為港鐵正名為「黨鐵」。

 

例子二:人民日報說學運領袖黃之峰是「港獨頭目」,港府就不敢說他不是。什麼是港獨?如果港獨是一個在北京眼中罪大惡極千夫所指的罪名,最起碼也應該有一套嚴謹的準則來評斷,在香港甚至需要經過法律的審定,如果只因為黨媒說了就算,這算哪一家的依法治國?可現在由於是黨媒治港,黨媒說黃是港獨,港府就不敢說他不是。

 

黃之峰參選下個月24日舉行的區議員選舉,其參選資格一直未獲肯定,問題就卡在港獨這個指控身上。人民日報海外版早在上個月發表評論員文章,形容在台灣成了「台獨政黨民進黨」座上賓的黃之鋒,是「港獨頭目」,評論又指這證明了台獨和港獨再次合流。 而當黃之鋒的參選資格懸而未決之際,人民日報再度加強火力對黃落井下石。該報海外版10月21日報道,有媒體近日在網絡上貼出的一張圖片顯示,香港一所中學的教材將黃之鋒列入「中華傳統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還對其所作所為大加讚賞。報道說,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黃之鋒是公認的「港獨」分子,不久前還跑到西方國家乞求制裁自己的同胞。

 

黨媒一句「黃之鋒是公認的『港獨』分子」,到了今天黃的參選資格尚未得到港府確認,港府可說已經是對黨媒言聽計從了。

 

例子三: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在早前與在示威被捕學生進行會談了解他們的痛苦經歷之後,寫了一封信對警察暴力稍作批評,警察尚未有所反應,人民日報已經跳出來抨擊一番。10月20日,這份黨媒指,段崇智全信只呈現被捕學生的一面之詞,身為大學校長卻「隨波逐流」,「不辨是非、不講對錯,對極端激進的觀點乃至暴力一味縱容」。

 

眼看又有黨媒撐腰在前,香港四個警察協會的主席於是在兩日之後也跟著後面發了一封聯名公開信,譴責段校長的公開信「偏頗」,又假借中共文宣之口,說社會上很多人對於中大「成為反中亂港的港獨勢力基地」感到無奈和痛心,認為學校有責任引導學生走上正途,以獨立思考明辨是非。以暴力聞名全球自由國家的香港警察,居然教訓一個國際知名的學者如何做個校長,這才是現今社會的「咄咄怪事」。

 

「咄咄怪事」還包括黨媒也來湊熱鬧選港星,選出「香港抗暴中的愛國藝人」,獲得人民日報微博雀屏中選的,大多都是六、七十歲的耆老,他們有黨媒撐腰,14億人民的市場,又豈會少了他們一份?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陳同佳到底能否到台灣投案,目前仍陷入兩岸政治操作之中。(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陳同佳到底能否到台灣投案,或者以什麼方法去台灣,目前仍陷入兩岸政治操作之中。這裡根本就沒有香港講話的份兒。

 

香港1997主權移交之後,外交和國防由北京代辦,這一點毫無異議,鄧小平毫不含糊說了算,但這麼多年來的殖民統治下,處理台灣問題這碼事,香港公務員系統可說是從來沒沾過手,董建華當年於是搞了個非官方的「政治顧問」職位來應對對台關係,由一個中共信得過的商人葉國華上台客串。到了董建華2007年腳痛下台後,這個從來不是港府編制之內的位置,也就完成歷史的使命。

 

之後香港和台灣之間所存在的灰色地帶,一直跟隨兩岸的寒暑表走,兩岸關係好的時候,馬英九可以兩次以台北市長的身份訪問香港,關係壞的時候,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因為接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委員,有了港簽也不能入境香港。至於為什麼他可以來,他不能來,完全有視當時的政治氣候,沒有什麼法律法規可言。至於天氣好不好,香港也是聽北京說了算。

 

所以今天陳同佳的命運,港府根本就沒有置喙餘地。我們倒不如聽聽黨媒如何說。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tabloid)環球時報在這方面最起勁,陳同佳出獄後立即找到力勸陳同佳自首的神職人員管浩鳴訪問,該報此外還發了兩篇相關的社評:《陳同佳是否「被自首」,讓他去台灣說》以及《是誰在從陳同佳案的政治化中獲益?》。如果環時可以代表中共部分的意見,將陳同佳送到正在打競選戰打得不可開交的台灣,符合北京最大的利益。

 

環時其中一篇社評說,陳同佳不能回到發出通緝令的台灣,「真是咄咄怪事.......根本原因是政治太多了」。我倒是對港府的政治操作有點虎頭蛇尾而不太滿意。

 

從今年二月林鄭政府推出修訂案開始,港府一眾高官掛在嘴邊的就是如何如何要為死者潘曉穎伸張正義,又說修訂案是如何如何為潘女伸張正義的唯一可行辦法,其他方法包括大律師公會提出的「港人港審」,港府都不屑一顧。沒有修訂案就不能伸張正義,林鄭說時還語帶哽咽。可是林鄭月娥在9月4日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時,臉上只有陰晴不定的晦氣,完全沒有交代她修法的「初心」去了哪裡,而直至一個多月之後當她知悉陳同佳願意回台自首才告稍微「釋懷」。由此足可說明,所謂的初心完全是一場政治操作,死者能否沉冤得雪,從來不是一個考慮,否則港府也不會在正義未獲伸張之前,就正式撤回修訂案,而且也沒有跟進其他解決的辦法。試想想,一個自由的陳同佳一旦要離開香港遠走他鄉,港府又有什麼理由阻攔他?

 

香港的一國兩制不只在台灣問題上看北京的,四個多月的反送中示威,還揭穿了回歸這些年來,一國兩制在香港原來竟是個「黨媒治港」的格局。

 

眾所周知,主管香港事務在中共內部層次最高的,是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目前由政治局委員韓正出任組長,下面的單位則有國務院港澳辦以及中聯辦。韓正可能官階太高,正是雲深不知處,他對香港局勢有什麼看法,有什麼對策,港人鮮能聽到他親口述之,頂多由一些得以親近高層的「次人物」之流轉述其口諭,要不就是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或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代為宣讀懿旨,港府以及建制派人士然後奉為金科玉律趕緊辦事去了。

 

但在林鄭月娥宣佈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之後這段日子,有些港人熟悉的聲音卻突然跌了「watt」數。例如港澳班主任張曉明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兩人自從8月7日在深圳舉辦的香港局勢座談會發言之後,已經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至少在公開場合聽不到。當然,沒有他們公開的指示,不代表港府就可以自把自為。少了他們的聲音,卻冒出了更多黨媒的聲音,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取代了某個衙門或某個領導,對港事務指指點點,說三道四,儼如「黨媒治港」。

 

有幾個例子,可供讀者參考。8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題為《專列護送「黑衣人」,港鐵掂量過輕重嗎?》文章批評香港地鐵不但對示威者在車站聚集堵路拖延報警,還派專列護送暴徒免費乘車揚長而去。該報還說,黑衣人違法亂紀卻能享受到如此「禮遇」,反問港鐵這是怎麼了?評論還窮追猛打指出:「港鐵似乎陷入了角色迷失,難道這是要跟暴徒穿一條褲子?」

 

港鐵雖是上市公司,但港府佔了七成以上的股權,董事局當然也有港府委派的官員,包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受到黨媒如此不留情面的批評,港鐵嚇煞不已,從那時開始,經常無故關閉車站及提早結束通車時間,尤其在示威遊行的日子,更曾出現全線關閉停止服務的情況。

 

港鐵主席歐陽伯權更是全面向黨媒下跪,公開形容港鐵列車接載示威人群委實有點「難看」。此後更涉嫌全面受警方行動部署所凌駕。10月1日中共國慶,全港多區爆發大規模警民衝突,港鐵封站及暫停服務策略,再惹刻意阻礙市民前往集會場地,甚至有切斷示威者離開的嫌疑。

 

從此,示威者為港鐵正名為「黨鐵」。

 

例子二:人民日報說學運領袖黃之峰是「港獨頭目」,港府就不敢說他不是。什麼是港獨?如果港獨是一個在北京眼中罪大惡極千夫所指的罪名,最起碼也應該有一套嚴謹的準則來評斷,在香港甚至需要經過法律的審定,如果只因為黨媒說了就算,這算哪一家的依法治國?可現在由於是黨媒治港,黨媒說黃是港獨,港府就不敢說他不是。

 

黃之峰參選下個月24日舉行的區議員選舉,其參選資格一直未獲肯定,問題就卡在港獨這個指控身上。人民日報海外版早在上個月發表評論員文章,形容在台灣成了「台獨政黨民進黨」座上賓的黃之鋒,是「港獨頭目」,評論又指這證明了台獨和港獨再次合流。 而當黃之鋒的參選資格懸而未決之際,人民日報再度加強火力對黃落井下石。該報海外版10月21日報道,有媒體近日在網絡上貼出的一張圖片顯示,香港一所中學的教材將黃之鋒列入「中華傳統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還對其所作所為大加讚賞。報道說,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黃之鋒是公認的「港獨」分子,不久前還跑到西方國家乞求制裁自己的同胞。

 

黨媒一句「黃之鋒是公認的『港獨』分子」,到了今天黃的參選資格尚未得到港府確認,港府可說已經是對黨媒言聽計從了。

 

例子三: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在早前與在示威被捕學生進行會談了解他們的痛苦經歷之後,寫了一封信對警察暴力稍作批評,警察尚未有所反應,人民日報已經跳出來抨擊一番。10月20日,這份黨媒指,段崇智全信只呈現被捕學生的一面之詞,身為大學校長卻「隨波逐流」,「不辨是非、不講對錯,對極端激進的觀點乃至暴力一味縱容」。

 

眼看又有黨媒撐腰在前,香港四個警察協會的主席於是在兩日之後也跟著後面發了一封聯名公開信,譴責段校長的公開信「偏頗」,又假借中共文宣之口,說社會上很多人對於中大「成為反中亂港的港獨勢力基地」感到無奈和痛心,認為學校有責任引導學生走上正途,以獨立思考明辨是非。以暴力聞名全球自由國家的香港警察,居然教訓一個國際知名的學者如何做個校長,這才是現今社會的「咄咄怪事」。

 

「咄咄怪事」還包括黨媒也來湊熱鬧選港星,選出「香港抗暴中的愛國藝人」,獲得人民日報微博雀屏中選的,大多都是六、七十歲的耆老,他們有黨媒撐腰,14億人民的市場,又豈會少了他們一份?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