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警惕歐洲廉價航空的貓膩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穹宇涉獵》警惕歐洲廉價航空的貓膩
2019-09-16 07:00:00
A+
A
A-

歐洲的Eurowings(歐翼)航空公司。(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劉敦仁

今年6月24日,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發生了一樁廉價航空提早起飛的荒唐事,導致一對華裔夫婦錯過飛往多倫多的航班,而要另行購買更貴的機票回家。

 

他們是從網上的旅行社 FlightHub 購買的機票,出了這樁烏龍事件後,廉價航空Sunwing和旅行社對起飛時間的更改與否互相推諉責任,企圖逃避乘客的索賠。經過加拿大國家電視臺的介入後,該廉價航空公司才向乘客支付了賠償。

 

無獨有偶, 今年六月間,筆者與妻子在歐洲旅行時也遇到類似的情況,而且廉價航空公司的態度蠻橫,迄今仍未得到相應的答覆。

 

筆者與妻子在去年耶誕節左右,即開始著手籌備99天的五十年金婚之旅,整個的行程需要細緻的安排,尤其是歐洲當地的航空旅程,因為廉價航空多如牛毛,所以基本上都小心翼翼地預定主要如德國漢莎、荷蘭皇家航空、瑞士國際航空等享有盛譽的航空公司機票。

 

其中有一段從德國慕尼黑到奧地利維也納的短航程,早在今年四月從維也納國家航空公司駐加拿大蒙特利爾的辦事處預訂了航班,同時預付訂好較前座位的費用。

 

由於年事以高,多年來我們的國際旅程,基本上都是乘坐商務艙,而在歐洲因為一則所有的地區飛行航程較短,有時候根本來不及享受商務艙的待遇就已經到達,再則歐洲的商務艙座位和經濟艙沒有兩樣,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將經濟艙三個座位的中間一個座位上面,放置了臨時桌面,形成三人座變為兩人座。為此我們在歐洲內陸搭乘航班時就選擇了經濟艙位。

 

我們在五月八日,興致勃勃地到達維也納國際機場三號航站樓,前往奧地利國家航空公司櫃檯辦理登記手續。當服務人員看到我們的訂位資料後,要我們前往一號航站樓的Eurowings (筆者將其譯名為「歐翼」航空公司)櫃檯辦理登機手續。由於在幾乎半個世紀的世界旅行經驗中,從未聽聞「歐翼」這個名字,心中不禁起了疑惑,但因為是奧地利航空公司的指示,我們也無計可施。

 

原來在加拿大預訂從維也納飛往羅馬的航班是奧地利航空公司OS8093,起飛時間是晚上6點20分。但是到了「歐翼」櫃檯後,航班改成為EW5884,而且還向我們收取50歐元,作為托運行李的費用。 雖然我們告訴他,我們有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的金卡會員,托運行李是免費的。他只輕描淡寫地說道這是「歐翼」航空,不承認星空聯盟。我們無奈地只得問他能否使用航空公司的會員休息室候機,他立即肯定地說,過了安檢就可以去會員休息室了。

 

我們按照他的指點,到了Eurowings 休息室,卻被拒絕進入,星空聯盟會員不能使用他們的休息室。因為奧地利國家航空公司的隨意改變,導致我們從正規的航空公司降格到廉價航空,而且要額外支付托運行李費,還只能坐在公共區域等待登機。

 

到我們準備登機時,非同小可的事情發生了,登機口的女士告知,我們要搭乘的航班已經在二十分鐘前起飛了。

 

我們只能趕緊到奧地利航空公司的櫃檯瞭解情況,先前指點我們去「歐翼」航空辦理手續的同一位女士告知,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在我們之前就已經有另一對加拿大旅客遭遇到相同的困惑。

 

因為我們沒有登機,為了安全,原先托運的行李必需要卸下,於是我們到失物招領的部門,將行李取回,再到機場詢問處瞭解下一航班的資訊。由於時間已經八點,唯一飛羅馬的航班只剩下西班牙的廉價航空 Vueling (筆者暫譯名為「飛羚」)。

 

又是一家廉價航空!但如果不搭乘,就需要在維也納尋找酒店過夜,而原先在羅馬預定的酒店也要作廢。帶著急躁和憤怒交雜情緒,我們找到在機場一家看上去是中東人開設的的旅行社 (Akin Travel),訂到了當晚十點起飛最後一個航班的機票。原來只需60歐元的機票,該旅行社居然索要400歐元,而且開設的發票上只含糊地註明支付的行程內容,卻沒有航班的詳細說明,顯然含有逃稅的動機。

 

帶著疲憊而懊惱的心情,我們抵達羅馬時已經是半夜,這短短的幾個小時,成為我們金婚之旅中唯一一次難忘的噩夢!

 

這次在歐洲遇到廉價航空的烏龍,實際上有幾點值得國內有意外出旅遊購買機票時的參考。

 

首先奧地利航空公司在加拿大的網頁上出售機票,在其航班時間後面加了括弧,裡面標明「歐翼」航班號為「代碼共用」。這樣的表明本無可厚非。所有主要航空公司都有類似的安排。但是主要航空公司基本上都同屬於星空聯盟,如筆者這次的歐洲行,往返國際機票即預定加拿大航空公司和德國漢莎航空的機位。

 

從加拿大出發到法國里昂,加拿大航空公司班機直飛,而從羅馬返程因沒有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航程,所以就使用德國漢莎從羅馬經慕尼克直飛溫哥華的航班。

 

值得注意的是奧地利的代碼共用「歐翼」屬於廉價航空,不具備星空聯盟會員資格。一開始就不應該在加拿大網頁上公開出售這樣的代碼共用機票。

 

由於「歐翼」航空不是星空聯盟成員,即使如筆者等乘客為星空聯盟金卡會員,卻無法得到這家廉價航空的認可,導致要支付托運行李的費用。而且因為換乘廉價航空班機,所持的登機卡無法進入機場的星空聯盟會員休息室,會員的權力由此被剝削。

 

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歐翼」航空在登機卡上,將起飛的時間印成為登機時間,從而造成提早起飛令筆者和妻子錯過班機的困擾。

 

在發生對待旅客這樣不負責任的粗枝大葉安排後,我們立即著手查詢「歐翼」航空公司的歷史背景,果不其然,這家當前隸屬於德國漢莎的廉價子公司,從1993年創立以來,經過數度的改組合併,有著劣跡斑斑的記錄。2015年每四次的航班中,就有一架航班平均延誤5.8小時,而有些航班居然延誤有20個小時。該公司航班的不準時引起了旅客的不滿,該公司曾有過從古巴瓦拉德洛飛往德國科隆航班六十個小時破紀錄的延誤。

 

有近百年歷史的奧地利國家航空公司 (創立於1923年),自1957年創辦以來,曾經在歐洲名列前茅,但由於經營不善,與其他航空公司合併,以及財務的空虛,使其聲譽一落千丈,最後經過歐盟組織的調查及批准,奧地利航空公司最終歸屬於德國的漢莎航空公司旗下。但這並不表明其今後的經營能一帆風順。也許它最後的命運有可能和「歐翼」相結合。所以國內的旅客,在去歐洲之前,如果要預訂奧地利航空公司的機位,必須三思而後行,以免墮入筆者曾經遭遇到的尷尬。

 

在歐洲旅程途中,筆者給「歐翼」航空發了三封抗議郵件後音信全無,於是在結束全部歐洲旅程後,筆者向蒙特利爾的奧地利航空公司提出抗議,他們卻厚顏地強辯責任不在他們一方。

 

為此,筆者撰寫這篇報導,目的就是要提醒國內的旅客,在計畫外出旅行時,就預定機票一事必須小心謹慎。當前全球各地航空公司的經營存在不少盈虧問題,廉價航空業如雨後春筍,主要航空公司和廉價航空雖然有合作關係,但隱含著各自利益的驅使,由此在國際旅遊中往往罔顧乘客的利益。

 

尤其是旅客在選擇航空公司時,必須要仔細瞭解「代碼共用」的資訊,要深入弄清楚這家「代碼共用」的航空公司,是否具備與其合作的主要航空公司對乘客所提供的福利和優待,尤其是持有航空公司會員資格的乘客,如星空聯盟 (Star Alliance)、一個世界 (Oneworld) 等會員,更應要訊問清楚,不然結果就會遇到類似筆者曾經的遭遇,既要支付額外行李托運費,還有被拒絕使用休息室的權力等。

 

走筆至此,又看到另一則令人哭笑不得的新聞,即六月二十八號,溫哥華一位李姓旅客,和他的未婚妻計畫前往外地探視父母,原來訂好的航班居然被取消,為了節省臨時購買機票的高昂票價,他們只得取消行程,犧牲了探視父母的機會。

 

出門旅行原本是興趣盎然調節身心的愉快活動,卻因為當今太多的廉價航空充斥市場,使用既不完善又不負責任地經營手段,導致諸多旅客不僅浪費時間,還要承擔經濟和心理上的雙重損失及負擔。

 

除非如本文中提到的乘客,因為有媒體的介入,才得到廉價航空的賠償,不然,廉價航空有一套心理攻防策略,假如發生乘客的投訴,他們採取的是不聞不問,或者是拖延的方式來對付。日子一久了要麼忘的一乾二淨,要麼就懶得再去抗爭了。

 

然而這樣的航空市場其國際地位不可能在近期消失。他們仗著財大氣粗的優勢,個別旅客無論用什麼手段都難以抗衡,乘客唯有自己多加防禦,細心分析,才不至於墮入廉價航空的貓膩。

(2019年8月5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正在撰寫外交耆宿劉師舜的傳記。

歐洲的Eurowings(歐翼)航空公司。(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劉敦仁

今年6月24日,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發生了一樁廉價航空提早起飛的荒唐事,導致一對華裔夫婦錯過飛往多倫多的航班,而要另行購買更貴的機票回家。

 

他們是從網上的旅行社 FlightHub 購買的機票,出了這樁烏龍事件後,廉價航空Sunwing和旅行社對起飛時間的更改與否互相推諉責任,企圖逃避乘客的索賠。經過加拿大國家電視臺的介入後,該廉價航空公司才向乘客支付了賠償。

 

無獨有偶, 今年六月間,筆者與妻子在歐洲旅行時也遇到類似的情況,而且廉價航空公司的態度蠻橫,迄今仍未得到相應的答覆。

 

筆者與妻子在去年耶誕節左右,即開始著手籌備99天的五十年金婚之旅,整個的行程需要細緻的安排,尤其是歐洲當地的航空旅程,因為廉價航空多如牛毛,所以基本上都小心翼翼地預定主要如德國漢莎、荷蘭皇家航空、瑞士國際航空等享有盛譽的航空公司機票。

 

其中有一段從德國慕尼黑到奧地利維也納的短航程,早在今年四月從維也納國家航空公司駐加拿大蒙特利爾的辦事處預訂了航班,同時預付訂好較前座位的費用。

 

由於年事以高,多年來我們的國際旅程,基本上都是乘坐商務艙,而在歐洲因為一則所有的地區飛行航程較短,有時候根本來不及享受商務艙的待遇就已經到達,再則歐洲的商務艙座位和經濟艙沒有兩樣,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將經濟艙三個座位的中間一個座位上面,放置了臨時桌面,形成三人座變為兩人座。為此我們在歐洲內陸搭乘航班時就選擇了經濟艙位。

 

我們在五月八日,興致勃勃地到達維也納國際機場三號航站樓,前往奧地利國家航空公司櫃檯辦理登記手續。當服務人員看到我們的訂位資料後,要我們前往一號航站樓的Eurowings (筆者將其譯名為「歐翼」航空公司)櫃檯辦理登機手續。由於在幾乎半個世紀的世界旅行經驗中,從未聽聞「歐翼」這個名字,心中不禁起了疑惑,但因為是奧地利航空公司的指示,我們也無計可施。

 

原來在加拿大預訂從維也納飛往羅馬的航班是奧地利航空公司OS8093,起飛時間是晚上6點20分。但是到了「歐翼」櫃檯後,航班改成為EW5884,而且還向我們收取50歐元,作為托運行李的費用。 雖然我們告訴他,我們有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的金卡會員,托運行李是免費的。他只輕描淡寫地說道這是「歐翼」航空,不承認星空聯盟。我們無奈地只得問他能否使用航空公司的會員休息室候機,他立即肯定地說,過了安檢就可以去會員休息室了。

 

我們按照他的指點,到了Eurowings 休息室,卻被拒絕進入,星空聯盟會員不能使用他們的休息室。因為奧地利國家航空公司的隨意改變,導致我們從正規的航空公司降格到廉價航空,而且要額外支付托運行李費,還只能坐在公共區域等待登機。

 

到我們準備登機時,非同小可的事情發生了,登機口的女士告知,我們要搭乘的航班已經在二十分鐘前起飛了。

 

我們只能趕緊到奧地利航空公司的櫃檯瞭解情況,先前指點我們去「歐翼」航空辦理手續的同一位女士告知,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在我們之前就已經有另一對加拿大旅客遭遇到相同的困惑。

 

因為我們沒有登機,為了安全,原先托運的行李必需要卸下,於是我們到失物招領的部門,將行李取回,再到機場詢問處瞭解下一航班的資訊。由於時間已經八點,唯一飛羅馬的航班只剩下西班牙的廉價航空 Vueling (筆者暫譯名為「飛羚」)。

 

又是一家廉價航空!但如果不搭乘,就需要在維也納尋找酒店過夜,而原先在羅馬預定的酒店也要作廢。帶著急躁和憤怒交雜情緒,我們找到在機場一家看上去是中東人開設的的旅行社 (Akin Travel),訂到了當晚十點起飛最後一個航班的機票。原來只需60歐元的機票,該旅行社居然索要400歐元,而且開設的發票上只含糊地註明支付的行程內容,卻沒有航班的詳細說明,顯然含有逃稅的動機。

 

帶著疲憊而懊惱的心情,我們抵達羅馬時已經是半夜,這短短的幾個小時,成為我們金婚之旅中唯一一次難忘的噩夢!

 

這次在歐洲遇到廉價航空的烏龍,實際上有幾點值得國內有意外出旅遊購買機票時的參考。

 

首先奧地利航空公司在加拿大的網頁上出售機票,在其航班時間後面加了括弧,裡面標明「歐翼」航班號為「代碼共用」。這樣的表明本無可厚非。所有主要航空公司都有類似的安排。但是主要航空公司基本上都同屬於星空聯盟,如筆者這次的歐洲行,往返國際機票即預定加拿大航空公司和德國漢莎航空的機位。

 

從加拿大出發到法國里昂,加拿大航空公司班機直飛,而從羅馬返程因沒有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航程,所以就使用德國漢莎從羅馬經慕尼克直飛溫哥華的航班。

 

值得注意的是奧地利的代碼共用「歐翼」屬於廉價航空,不具備星空聯盟會員資格。一開始就不應該在加拿大網頁上公開出售這樣的代碼共用機票。

 

由於「歐翼」航空不是星空聯盟成員,即使如筆者等乘客為星空聯盟金卡會員,卻無法得到這家廉價航空的認可,導致要支付托運行李的費用。而且因為換乘廉價航空班機,所持的登機卡無法進入機場的星空聯盟會員休息室,會員的權力由此被剝削。

 

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歐翼」航空在登機卡上,將起飛的時間印成為登機時間,從而造成提早起飛令筆者和妻子錯過班機的困擾。

 

在發生對待旅客這樣不負責任的粗枝大葉安排後,我們立即著手查詢「歐翼」航空公司的歷史背景,果不其然,這家當前隸屬於德國漢莎的廉價子公司,從1993年創立以來,經過數度的改組合併,有著劣跡斑斑的記錄。2015年每四次的航班中,就有一架航班平均延誤5.8小時,而有些航班居然延誤有20個小時。該公司航班的不準時引起了旅客的不滿,該公司曾有過從古巴瓦拉德洛飛往德國科隆航班六十個小時破紀錄的延誤。

 

有近百年歷史的奧地利國家航空公司 (創立於1923年),自1957年創辦以來,曾經在歐洲名列前茅,但由於經營不善,與其他航空公司合併,以及財務的空虛,使其聲譽一落千丈,最後經過歐盟組織的調查及批准,奧地利航空公司最終歸屬於德國的漢莎航空公司旗下。但這並不表明其今後的經營能一帆風順。也許它最後的命運有可能和「歐翼」相結合。所以國內的旅客,在去歐洲之前,如果要預訂奧地利航空公司的機位,必須三思而後行,以免墮入筆者曾經遭遇到的尷尬。

 

在歐洲旅程途中,筆者給「歐翼」航空發了三封抗議郵件後音信全無,於是在結束全部歐洲旅程後,筆者向蒙特利爾的奧地利航空公司提出抗議,他們卻厚顏地強辯責任不在他們一方。

 

為此,筆者撰寫這篇報導,目的就是要提醒國內的旅客,在計畫外出旅行時,就預定機票一事必須小心謹慎。當前全球各地航空公司的經營存在不少盈虧問題,廉價航空業如雨後春筍,主要航空公司和廉價航空雖然有合作關係,但隱含著各自利益的驅使,由此在國際旅遊中往往罔顧乘客的利益。

 

尤其是旅客在選擇航空公司時,必須要仔細瞭解「代碼共用」的資訊,要深入弄清楚這家「代碼共用」的航空公司,是否具備與其合作的主要航空公司對乘客所提供的福利和優待,尤其是持有航空公司會員資格的乘客,如星空聯盟 (Star Alliance)、一個世界 (Oneworld) 等會員,更應要訊問清楚,不然結果就會遇到類似筆者曾經的遭遇,既要支付額外行李托運費,還有被拒絕使用休息室的權力等。

 

走筆至此,又看到另一則令人哭笑不得的新聞,即六月二十八號,溫哥華一位李姓旅客,和他的未婚妻計畫前往外地探視父母,原來訂好的航班居然被取消,為了節省臨時購買機票的高昂票價,他們只得取消行程,犧牲了探視父母的機會。

 

出門旅行原本是興趣盎然調節身心的愉快活動,卻因為當今太多的廉價航空充斥市場,使用既不完善又不負責任地經營手段,導致諸多旅客不僅浪費時間,還要承擔經濟和心理上的雙重損失及負擔。

 

除非如本文中提到的乘客,因為有媒體的介入,才得到廉價航空的賠償,不然,廉價航空有一套心理攻防策略,假如發生乘客的投訴,他們採取的是不聞不問,或者是拖延的方式來對付。日子一久了要麼忘的一乾二淨,要麼就懶得再去抗爭了。

 

然而這樣的航空市場其國際地位不可能在近期消失。他們仗著財大氣粗的優勢,個別旅客無論用什麼手段都難以抗衡,乘客唯有自己多加防禦,細心分析,才不至於墮入廉價航空的貓膩。

(2019年8月5日完稿於溫哥華)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正在撰寫外交耆宿劉師舜的傳記。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