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癩痢的漂亮只有他媽才會欣賞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潮起香江》癩痢的漂亮只有他媽才會欣賞
2019-09-09 07:50:00
A+
A
A-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鄭漢良

林鄭月娥如同香港過去其他三個特首一樣,都是透過富有中式社會主義特色的方法選出來的,前後四個北京在港代理人都是開口閉口『一國兩制』,幹的卻只是遵照北大人的旨意行事。

 

之前有董建華的『腳痛』提早下台,也有梁振英只勉強撐完一任之後因『家庭』問題不再連任。貪點小便宜的曾蔭權更慘,遭到梁振英政府的律政司司法追殺,不但嘗過鐵窗歲月,官司還要打足四年,花了幾乎三千萬元港幣的律師費,最後香港終審法院才還他一個清白。至於當今的林鄭月娥,已有足夠的民意顯示,她是迄今最差的一個。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特首的任期雖是五年一任,但董建華的提早下台臨時換上曾蔭權,及至梁振英成為一任『絕代』特首,人事更變往往與北京的改朝換代相互配合。董建華成為首任特首,毫無疑問是得到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欽點,還記得當年上海幫鋒頭的一時無兩嗎?好花不常開,胡錦濤登上權力峰頂之後,江派的董建華對胡來說難免是如芒在背,加上2003年香港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胡於是在2004年年底召見董和他的政府班子上京,當面訓斥董在處理香港問題時要『查找不足』。三個月後,董的第二任任期一半不到,卻突然宣稱因為腳痛需要立即辭職。北京然後在左挑右選下,將之前備受董建華『折騰』、甚至一度需要手執掃把充當SARS疫情過後香港清潔大隊長的曾蔭權,捧上特首位置。

 

曾蔭權和跨越回歸後首任政務司的陳方安生,同被香港左派視為『港英餘孽』,港左成功將陳方安生轟下台,但另一個餘孽卻攀上香港權力高峰,港左陣營顯然有點不知所措,甚至要找藉口支持曾蔭權。身兼全國人大代表的香港左派工聯會頭子鄭耀棠,在灣仔修頓球場一次支持曾蔭權競選行政長官的活動時,彆彆扭扭的向台上的曾蔭權說:『我以前看錯了你。』

 

曾蔭權做完了一任半(半任是董的餘下任期)之後,梁振英在2012年的登台,剛巧也配合了習近平在北京上位。值得一提的是,梁當時的對手唐英年一度被視為特首的當然人選,香港商界也紛紛表態支持這位本身也是大商賈第二代的候選人,其中一個具有分量的支持者就是長實集團的掌門人李嘉誠。

 

可問題就是出在習近平對江派上海幫和商界的猜疑。籍貫江蘇無錫的唐英年,父親唐翔千多年前就在中國大陸投資針織製衣工廠,甚至為了上等的羊毛帶著唐英年遠赴新疆考察。唐翔千與江澤民關係匪淺,也算是江派上海幫一員。至於李嘉誠與江澤民之間的交往,眾所周知非比尋常。江澤民每次訪問香港,都住在李家旗下的海逸酒店,不但如此,江還特別安排時間與李家三父子在酒店內共進早餐,相互暢所欲言。

 

唐英年這些本來的優勢到了習近平元年卻成為了票房毒藥,在北京一聲令下,香港左派和鑒貌辨色特有本領的商家們,紛紛棄唐撐梁,但李嘉誠罕有地仍是不動如山。根據南華早報當時一篇報導,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北京召見李嘉誠,希望他能夠顧全大局改而支持梁,但李表示難以遵命,結果有點不歡而散。大概因為如此,習近平登位迄今,商人李嘉誠頭上的那頂紅帽子一直不斷褪色。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去年中共為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決定表彰一批對改革開放有傑出貢獻人士,名單上港澳人士有霍英東、曾憲梓、馬萬祺等富商,甚至前港府衞生署長陳馮富珍也上榜,但光是創辦汕頭大學就已經投下超過一百億元的李嘉誠卻榜上無名。

 

梁振英應運坐上特首寶座,但運氣幫不了一個被指底子不乾不淨而又志大才疏的人。澳洲傳媒踢爆,他在當上特首之前曾經收取澳洲UGL公司5000萬元(折合港幣算)的臺底費,而UGL之前收購了梁振英本身是合夥人的地產測量行。然而對曾蔭權以低於市價行情租住一名富商在深圳的房子這等雞毛蒜皮的小貪,都查得無孔不入的廉政公署,竟對梁振英的指控視而不見。

 

梁任內值得大書特書的大事,當然是2014年為期79天的雨傘運動(又名佔中行動)以及2016年農曆新年的魚蛋革命(又名旺角暴動)。香港政論家李兆富這樣評論梁:『梁振英既是志大才疏,為人個性亦好鬥;他擔任特首,肯定促使香港的矛盾惡化。』評論又指出『香港亂,梁振英才有足夠理由,去收緊權力,推出廿三條』。文章還一語中的指出,『假如不正視處理香港社會深層次的缺陷,說不定下一個當行政長官的人,破壞力比梁振英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香港反送中的示威者明白,他們過去視為當然的自由(今天當你選擇穿黑衣上街坐地鐵,都可能遭到警察刁難甚至亂棍毆打以及逮捕),以及他們過去對警察幾乎無條件的信任,原來禁不起林鄭月娥為討好北京而毀於一旦。如此脆弱的自由證明,一國兩制弱不禁風。其實,示威者的要求一開始只是為爭回失去的自由,但北京硬要撐起林鄭政府,曝露了問題的癥結恰恰就是一個沒有得到民意授權的特首和政府。

 

現在的習近平不像之前的江澤民和胡錦濤,他是一個沒有任期限制的領導人。換言之,他既可以無視港人的不滿而支撐梁振英做完一任安全下壘,自也可以不理港人的憤怒而繼續支持林鄭月娥。她與過去的董建華、曾蔭權和梁振英一樣,都是偉大和永遠正確的領導人欽點的,有哪個媽媽會嫌自己的癩痢兒子醜?

 

然而,中國近代政治的發展也不盡然是灰暗一片,擁有最高權力的領導人也可以在歷史的骨節眼上做出一個『一念之仁』的抉擇。畢竟今後歷史的評價,絕不可能只由勝利者執筆,否則今天為何鄧小平在深圳的雕像和語錄告示板都被移走?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圖/翻攝自網路)

 

作者/鄭漢良

林鄭月娥如同香港過去其他三個特首一樣,都是透過富有中式社會主義特色的方法選出來的,前後四個北京在港代理人都是開口閉口『一國兩制』,幹的卻只是遵照北大人的旨意行事。

 

之前有董建華的『腳痛』提早下台,也有梁振英只勉強撐完一任之後因『家庭』問題不再連任。貪點小便宜的曾蔭權更慘,遭到梁振英政府的律政司司法追殺,不但嘗過鐵窗歲月,官司還要打足四年,花了幾乎三千萬元港幣的律師費,最後香港終審法院才還他一個清白。至於當今的林鄭月娥,已有足夠的民意顯示,她是迄今最差的一個。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特首的任期雖是五年一任,但董建華的提早下台臨時換上曾蔭權,及至梁振英成為一任『絕代』特首,人事更變往往與北京的改朝換代相互配合。董建華成為首任特首,毫無疑問是得到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欽點,還記得當年上海幫鋒頭的一時無兩嗎?好花不常開,胡錦濤登上權力峰頂之後,江派的董建華對胡來說難免是如芒在背,加上2003年香港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胡於是在2004年年底召見董和他的政府班子上京,當面訓斥董在處理香港問題時要『查找不足』。三個月後,董的第二任任期一半不到,卻突然宣稱因為腳痛需要立即辭職。北京然後在左挑右選下,將之前備受董建華『折騰』、甚至一度需要手執掃把充當SARS疫情過後香港清潔大隊長的曾蔭權,捧上特首位置。

 

曾蔭權和跨越回歸後首任政務司的陳方安生,同被香港左派視為『港英餘孽』,港左成功將陳方安生轟下台,但另一個餘孽卻攀上香港權力高峰,港左陣營顯然有點不知所措,甚至要找藉口支持曾蔭權。身兼全國人大代表的香港左派工聯會頭子鄭耀棠,在灣仔修頓球場一次支持曾蔭權競選行政長官的活動時,彆彆扭扭的向台上的曾蔭權說:『我以前看錯了你。』

 

曾蔭權做完了一任半(半任是董的餘下任期)之後,梁振英在2012年的登台,剛巧也配合了習近平在北京上位。值得一提的是,梁當時的對手唐英年一度被視為特首的當然人選,香港商界也紛紛表態支持這位本身也是大商賈第二代的候選人,其中一個具有分量的支持者就是長實集團的掌門人李嘉誠。

 

可問題就是出在習近平對江派上海幫和商界的猜疑。籍貫江蘇無錫的唐英年,父親唐翔千多年前就在中國大陸投資針織製衣工廠,甚至為了上等的羊毛帶著唐英年遠赴新疆考察。唐翔千與江澤民關係匪淺,也算是江派上海幫一員。至於李嘉誠與江澤民之間的交往,眾所周知非比尋常。江澤民每次訪問香港,都住在李家旗下的海逸酒店,不但如此,江還特別安排時間與李家三父子在酒店內共進早餐,相互暢所欲言。

 

唐英年這些本來的優勢到了習近平元年卻成為了票房毒藥,在北京一聲令下,香港左派和鑒貌辨色特有本領的商家們,紛紛棄唐撐梁,但李嘉誠罕有地仍是不動如山。根據南華早報當時一篇報導,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北京召見李嘉誠,希望他能夠顧全大局改而支持梁,但李表示難以遵命,結果有點不歡而散。大概因為如此,習近平登位迄今,商人李嘉誠頭上的那頂紅帽子一直不斷褪色。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去年中共為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決定表彰一批對改革開放有傑出貢獻人士,名單上港澳人士有霍英東、曾憲梓、馬萬祺等富商,甚至前港府衞生署長陳馮富珍也上榜,但光是創辦汕頭大學就已經投下超過一百億元的李嘉誠卻榜上無名。

 

梁振英應運坐上特首寶座,但運氣幫不了一個被指底子不乾不淨而又志大才疏的人。澳洲傳媒踢爆,他在當上特首之前曾經收取澳洲UGL公司5000萬元(折合港幣算)的臺底費,而UGL之前收購了梁振英本身是合夥人的地產測量行。然而對曾蔭權以低於市價行情租住一名富商在深圳的房子這等雞毛蒜皮的小貪,都查得無孔不入的廉政公署,竟對梁振英的指控視而不見。

 

梁任內值得大書特書的大事,當然是2014年為期79天的雨傘運動(又名佔中行動)以及2016年農曆新年的魚蛋革命(又名旺角暴動)。香港政論家李兆富這樣評論梁:『梁振英既是志大才疏,為人個性亦好鬥;他擔任特首,肯定促使香港的矛盾惡化。』評論又指出『香港亂,梁振英才有足夠理由,去收緊權力,推出廿三條』。文章還一語中的指出,『假如不正視處理香港社會深層次的缺陷,說不定下一個當行政長官的人,破壞力比梁振英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香港反送中的示威者明白,他們過去視為當然的自由(今天當你選擇穿黑衣上街坐地鐵,都可能遭到警察刁難甚至亂棍毆打以及逮捕),以及他們過去對警察幾乎無條件的信任,原來禁不起林鄭月娥為討好北京而毀於一旦。如此脆弱的自由證明,一國兩制弱不禁風。其實,示威者的要求一開始只是為爭回失去的自由,但北京硬要撐起林鄭政府,曝露了問題的癥結恰恰就是一個沒有得到民意授權的特首和政府。

 

現在的習近平不像之前的江澤民和胡錦濤,他是一個沒有任期限制的領導人。換言之,他既可以無視港人的不滿而支撐梁振英做完一任安全下壘,自也可以不理港人的憤怒而繼續支持林鄭月娥。她與過去的董建華、曾蔭權和梁振英一樣,都是偉大和永遠正確的領導人欽點的,有哪個媽媽會嫌自己的癩痢兒子醜?

 

然而,中國近代政治的發展也不盡然是灰暗一片,擁有最高權力的領導人也可以在歷史的骨節眼上做出一個『一念之仁』的抉擇。畢竟今後歷史的評價,絕不可能只由勝利者執筆,否則今天為何鄧小平在深圳的雕像和語錄告示板都被移走?

 

作者簡介

鄭漢良從事新聞工作近40年,余紀忠時代曾服務美洲中國時報和台灣中國時報,退休前是中時副總編輯以及駐港特派員。目前是香港電台節目客座主持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