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美中貿易戰」與「阿拉伯之春」!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富陽話中東》「美中貿易戰」與「阿拉伯之春」!
2019-09-03 07:00:00
A+
A
A-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程富陽

從美國川普總統於2017年就任不久,即掀起一場已持續2年的「中美貿易戰」,迄今方興未艾,一點都看不出有「熄火」的跡象。但縱使敵我針鋒相對,戰火持續增溫,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川普總統的口中,總還保留那個「偉大的」,「英明的」,「我的好朋友」⋯等稱呼語彙,直到今年8月23日突轉改口稱之為「敵人」。但更讓我們訝異的是,這次他索性把現任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也拉進來陪襯,說出:「真不知聯準會主席鮑爾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誰才是美國的更大敵人。」這番讓世人瞠目結舌的話來。

 

這當然跟鮑爾遲遲不宣布降低美元利率政策,以配合川普主導跟大陸實施這場「貿易戰」的籌碼有關;但只要熟悉美國歷來習慣於應用「貨幣」及「匯率」升降,來主宰全球經濟動向及維持其「世界經濟霸主」的地位,大家自然也就理解為何川普要氣急敗壞警告這個經由自己提名,卻以「經濟專業」為考量,而拒絕配合他這個「老闆」政治策略的「財政CEO」了。

 

照理,只要美國景氣一好,美國聯準會會適度調升利率,讓外資回流,活絡並刺激國內消費市場;如今因美國川普大喊「美國優先」,更已令世界各大企業不得不投資美國,擴增其境內就業機會,讓美國經濟一時若似榮景。但川普因要跟大陸打「貿易戰」,那就得「反其道而行」,不僅要求美國聯準會利率要「不升反降」,增加其外貿競爭力,以擊潰大陸的廣大市場。可惜,遑論一時不僅難以撼動大陸這頭大獅,連自己的聯準會對其此等「一意孤行」行徑,都持反對立場;難怪,個性剛愎的川普要「敵友不分」,一起罵將起來了。

 

歷史總是不會騙人的,回顧2010年底那場燒遍中東的「阿拉伯之春」,整個中東22個阿拉伯國家,除了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科威特3個國家,幾無倖免。很多國際評論都歸咎於渠等內政不修、民生凋敝、民主意識抬頭、媒體自由開放和恐怖活動頻繁等諸原因所肇生;卻咸少有人析論此係因美國礙於境內發生「金融危機」,投資環境不利,於是乎把國內過剩資金轉向境外投資,而造成中東全面性的政經社會動盪,迄今仍無法收拾。

 

事實上,亞洲各國早有慘痛經驗,1997年亞洲一場「金融風暴」,就是肇因於美國索羅斯(George Soros)者流,把過剩資金結合美國公債,匯集成一隻「大禿鷹」,大肆向外投資,且一股腦兒投入以泰國曼谷為中心的亞洲新興市場的「股市」、「基金」。等到獲利了結,他卻又把資金轉回美國繼續「愛國」去了,徒留下一堆「通膨」爛帳,讓原以為受益的國家「苦不堪言」,這當然也包括了咱們當時的臺灣。

 

因此,當自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想再「重操舊業」把過剩資金轉移時,亞洲國家學乖了,如臺灣的前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就悍然拒絕其「入境」。於是這隻「大禿鷹」飛到中東及北非等國家,這些窮國家看到「金主」自動上門,自是樂開了懷,卻不知苦頭正要開始。

 

當2010年底,美國再次「獲利了結」,轉撤資金回美國,這些中東國家卻因股市驟然崩潰,通膨問題無法制止,政府因資金外移收不到稅,又怕大企業撤離,只好舉起「税刀」向普羅大眾「開鍘」,卻引起了一股幾乎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 「阿拉伯之春」。

 

如果大家不健忘,當年除了首當其衝的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外,向來號稱美國在中東最佳盟友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阿拉伯語:محمد حسنى سيد مبارك)就是宣佈「小麥」增稅,而讓「小麵包」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殊不知,買得起「麵包」,正是埃及約一半處於貧窮線下的生活「底線」。政府增稅了,百姓沒辦法過活,自然起來暴動;看看歷史所有的「揭竿而起」,不總是為爭那一張是否可以填飽的「肚皮」嗎?

 

歸根究底,中東諸多國家的動亂不止,美國的「經濟」策略,未必不是那個「始作俑者」的主兒;如今,我們總算曉得為何川普面對中共「利率」下修,而他不能與之「同步」以獲得「貿易戰」優勢時的「焦慮」了吧!他大概也知道,亞洲、中東都上過美國「貨幣戰」的大虧;想想歐盟這些「老奸巨猾」的經濟大國,自然也不會上他的當。您說此刻,無論習近平或鮑爾,川普總統能不一視同仁的對他們「火力全開」嗎?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程富陽

從美國川普總統於2017年就任不久,即掀起一場已持續2年的「中美貿易戰」,迄今方興未艾,一點都看不出有「熄火」的跡象。但縱使敵我針鋒相對,戰火持續增溫,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川普總統的口中,總還保留那個「偉大的」,「英明的」,「我的好朋友」⋯等稱呼語彙,直到今年8月23日突轉改口稱之為「敵人」。但更讓我們訝異的是,這次他索性把現任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也拉進來陪襯,說出:「真不知聯準會主席鮑爾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誰才是美國的更大敵人。」這番讓世人瞠目結舌的話來。

 

這當然跟鮑爾遲遲不宣布降低美元利率政策,以配合川普主導跟大陸實施這場「貿易戰」的籌碼有關;但只要熟悉美國歷來習慣於應用「貨幣」及「匯率」升降,來主宰全球經濟動向及維持其「世界經濟霸主」的地位,大家自然也就理解為何川普要氣急敗壞警告這個經由自己提名,卻以「經濟專業」為考量,而拒絕配合他這個「老闆」政治策略的「財政CEO」了。

 

照理,只要美國景氣一好,美國聯準會會適度調升利率,讓外資回流,活絡並刺激國內消費市場;如今因美國川普大喊「美國優先」,更已令世界各大企業不得不投資美國,擴增其境內就業機會,讓美國經濟一時若似榮景。但川普因要跟大陸打「貿易戰」,那就得「反其道而行」,不僅要求美國聯準會利率要「不升反降」,增加其外貿競爭力,以擊潰大陸的廣大市場。可惜,遑論一時不僅難以撼動大陸這頭大獅,連自己的聯準會對其此等「一意孤行」行徑,都持反對立場;難怪,個性剛愎的川普要「敵友不分」,一起罵將起來了。

 

歷史總是不會騙人的,回顧2010年底那場燒遍中東的「阿拉伯之春」,整個中東22個阿拉伯國家,除了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科威特3個國家,幾無倖免。很多國際評論都歸咎於渠等內政不修、民生凋敝、民主意識抬頭、媒體自由開放和恐怖活動頻繁等諸原因所肇生;卻咸少有人析論此係因美國礙於境內發生「金融危機」,投資環境不利,於是乎把國內過剩資金轉向境外投資,而造成中東全面性的政經社會動盪,迄今仍無法收拾。

 

事實上,亞洲各國早有慘痛經驗,1997年亞洲一場「金融風暴」,就是肇因於美國索羅斯(George Soros)者流,把過剩資金結合美國公債,匯集成一隻「大禿鷹」,大肆向外投資,且一股腦兒投入以泰國曼谷為中心的亞洲新興市場的「股市」、「基金」。等到獲利了結,他卻又把資金轉回美國繼續「愛國」去了,徒留下一堆「通膨」爛帳,讓原以為受益的國家「苦不堪言」,這當然也包括了咱們當時的臺灣。

 

因此,當自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危機」,想再「重操舊業」把過剩資金轉移時,亞洲國家學乖了,如臺灣的前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就悍然拒絕其「入境」。於是這隻「大禿鷹」飛到中東及北非等國家,這些窮國家看到「金主」自動上門,自是樂開了懷,卻不知苦頭正要開始。

 

當2010年底,美國再次「獲利了結」,轉撤資金回美國,這些中東國家卻因股市驟然崩潰,通膨問題無法制止,政府因資金外移收不到稅,又怕大企業撤離,只好舉起「税刀」向普羅大眾「開鍘」,卻引起了一股幾乎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 「阿拉伯之春」。

 

如果大家不健忘,當年除了首當其衝的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外,向來號稱美國在中東最佳盟友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阿拉伯語:محمد حسنى سيد مبارك)就是宣佈「小麥」增稅,而讓「小麵包」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殊不知,買得起「麵包」,正是埃及約一半處於貧窮線下的生活「底線」。政府增稅了,百姓沒辦法過活,自然起來暴動;看看歷史所有的「揭竿而起」,不總是為爭那一張是否可以填飽的「肚皮」嗎?

 

歸根究底,中東諸多國家的動亂不止,美國的「經濟」策略,未必不是那個「始作俑者」的主兒;如今,我們總算曉得為何川普面對中共「利率」下修,而他不能與之「同步」以獲得「貿易戰」優勢時的「焦慮」了吧!他大概也知道,亞洲、中東都上過美國「貨幣戰」的大虧;想想歐盟這些「老奸巨猾」的經濟大國,自然也不會上他的當。您說此刻,無論習近平或鮑爾,川普總統能不一視同仁的對他們「火力全開」嗎?

 

作者簡介

程富陽,退役上校,先後畢業於政戰學校、約旦民間「穆塔爾大學軍事教育研究所」、中華民國「國防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 」,及約旦皇家軍事陸、戰院。曾任國防大學共教中心主任,目前仍於該中心任教。著有《現代戰爭軍事新聞趨勢》、《從非傳統安全看兩岸安全戰略的演變與展望》、《中東情勢暨國防安全專書》,及《富陽隨筆第一~三冊》等。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