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事件是中共扭轉形象的大好時機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反送中事件是中共扭轉形象的大好時機
2019-08-20 09:13:00
A+
A
A-

反送中事件是中共扭轉形象的大好時機。(圖/由Felix Lam@HK.Imaginaire提供)

 

/主筆室

中共政權正面臨著港澳回歸以來最大的政治麻煩,香港反送中事件嚴厲挑戰了它的智慧和抉擇,但卻也是它建立新形象、邁向新道路的大好時機。

 

一個好好的香港説亂就亂,誰會想到它會出現今天這個局面?原本令人稱羨的富裕繁榮、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金融中心、揚名一個世紀以上的東方明珠,如今被形容為鬼域,被以「出現了恐怖主義的苗頭」看待,被擔心甚至被論斷「香港將不再是香港」,「往日的香港已經回不來了」。

 

在有如風起雲湧般、一波接一波、綿綿無絶期的示威行動中,參與者對於香港的今天與未來豈會無憂,但他們連己身遭遇的風險都不顧了,哪管外界的瞎操心。幾乎可以相信,這個態度即使中共果真出動解放軍,也未必會動搖得了。

 

兩個多月來香港人的表現,可看出香港人向過去告別的決心。不論這是源於險詐的英國人臨去埋下的民主地雷,或是駑鈍的香港政府總是昧於民情、遠離地氣,以及在朝在港的大小「京官」祇知迷信政策、不知與時俱進、把「五十年不變」的有利面奉若至寶、不利面視如敝屣……,它就是要爭取政治制度的改變,為此犧牲經濟都似在所不惜。因此這時候再去追究或議論它的原因已經意義不大,更非急務。重要的是,這一事態發展至今,絶不能以膝蓋式反應諉過於港人,也不能如鴕鳥式作風究責於外邦 ; 而若要求得問題之解決,掌政掌權者之必須多所承擔恐怕已是逃不掉的事。

 

中共並非鐵板一塊不知變通的政權,否則也不會從四十年前那樣一個阮囊羞澀的窮措大變成今天富甲天下的多金郎,這在經濟上經歷了多少思想和政策的轉變。即便在政治上,撇開教條轉趨務實的作法,早年就是從國民黨手上取得政權的法寶,後來更是逼得英國從口袋裡拿回香港的高招。「一國兩制」的發明,雖與中共建政當時相去久遠,仍足以顯示它的靈巧。

 

可惜中共一旦政策定調,就以為天下太平,從此便停了思想。最明顯的就是,任憑「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尤其當它在香港被具像化後更成了票房毒藥,毒死了一幫台灣政客,也毒得台灣的親中政黨一個個東倒西歪,一直搞到兩岸關係走進了死胡同,都死不改口。其死板與僵硬的表現,令人極為詫異,怎麼看都不像個「統戰大國」!

 

這就是它今天富了卻總贏不得敬重的原因,它絶對顧到了從歷史屈辱中揚眉吐氣的心理滿足,但也絶對做到了對反彈心理的不加聞問,以至於輕易在國際嫉視中遭到嫌惡。中共對台灣的態度一向是國際的觀察指標,時受非議 ; 如今香港已有後來居上之勢,刻正取代台灣而躍居國際評鑑焦點。

 

反送中事件既已迫使香港成為中共的國際櫥窗,且又不得不有所解決,倒也提供了中南海一次亮亮本事的機會。關鍵在,這個本事究竟該是「亮劍」還是「亮智」?是要讓全世界驚嘆中共數一數二的軍事力量,還是讚嘆它對待人民的文明和雅量?誰都知道「亮劍」是下下之策,若從有形無形的後果看的話,亮劍根本算不上是個策。既然如此便祇能亮智。

 

若要亮智,便避免不了與溝通、對話、退讓、接納、包容、寬大這些字眼有關的作為。這些字眼在一向講究「面子」的中國人身上往往成為難題,何況是已經變得有些財大氣粗的中共政權。其實這些字眼無不和「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正相關。因為那個「制」創造了「天安門事件」,那麼這個「制」就不能把反送中變成另一個天安門事件。這既是歷史經驗和發展應有的進步,也是「兩制」精神下當然的實質才對。若要説到做到,那就不能不好好咀嚼那些字眼。

 

一個像樣的政府,要以承擔為習慣,苦民之所苦。今日的香港狀況發生在回歸22年之後,港人一切的不滿,當然都是中共政府的責任,有這個認識就是承擔,要視港人的主張為當然。而根據兩個多月的觀察,固有人處心積慮把香港事件往港獨方向導,然而並未成為主流,漸漸主軸趨明,從近期五項訴求所反映的最大公約數看,不過是進一步維繫原來的不送中,確保不追究示威中的過激行為,以及特首直接民選等。説到底,香港人這回是吃了秤鉈鐵了心,就要為能選擇特首。

 

若要説這是個錯誤的追求和非份的嚮往,恐怕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贊成。就算港英時代不行,都不能今天拿來當作現在也不行的理由。特別是,既已早早標舉著「兩制」,就有成其有別於大陸而為「制」的發展空間。何況,這一回香港蔚為較之去年「占中」事件更加壯闊的示威遊行,顯示已是香港社會各個階層,尤其年輕世代,不可逆轉的心情和趨勢。因勢利導,理平則事順 ; 逆勢操作,必多扭曲而致變亂。

 

任何政策的原創必有初心,目的都在要能垂諸久遠,因此高瞻遠矚肯定是設計者反覆琢磨的境界,後繼者尤要在細啜慢品中發揚光大。如今港人的籲求説不定與鄧小平的原始設計更為合拍,一一用「兩制」讓香港在它原來的路上行走,讓大陸有個標的漸漸跟上。經濟固是主要著眼點,基於社會發展的動態性,連動到政治也就是自然而必然的事,而目前顯然已到了這個時候,則「兩制」裡香港這邊的「制」就有了深化和充實的必要。

 

既然是「兩制」,自要揚棄「一制」思維而有對待「兩制」的方法,乃就有順應時勢的必須。通常順應時勢最好採取主動 ; 一旦發現被動了,也要能儘快敏銳因應、即刻轉為主動,才不致失了面子,丟了鋭氣。最壞的情況就是既不主動,又不被動,甚至反其道而行,最後被看成「負隅頑抗」的將不是人民,而是政府,面子裡子兩失,那就怨不得天尤不得人了。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已歷四十年,為因應大陸經濟成就而帶來的社會變動,大陸內部那個「制」都有必要做好在政治上如何進行計畫性調整的準備,何況已成箭在弦上的香港?何不乘勢以香港直接票選特首為試點,讓反送中事件歡喜落幕,也讓大陸本身的政治改革逐步啓動,豈非天大的好事!

反送中事件是中共扭轉形象的大好時機。(圖/由Felix Lam@HK.Imaginaire提供)

 

/主筆室

中共政權正面臨著港澳回歸以來最大的政治麻煩,香港反送中事件嚴厲挑戰了它的智慧和抉擇,但卻也是它建立新形象、邁向新道路的大好時機。

 

一個好好的香港説亂就亂,誰會想到它會出現今天這個局面?原本令人稱羨的富裕繁榮、世界上數一數二的金融中心、揚名一個世紀以上的東方明珠,如今被形容為鬼域,被以「出現了恐怖主義的苗頭」看待,被擔心甚至被論斷「香港將不再是香港」,「往日的香港已經回不來了」。

 

在有如風起雲湧般、一波接一波、綿綿無絶期的示威行動中,參與者對於香港的今天與未來豈會無憂,但他們連己身遭遇的風險都不顧了,哪管外界的瞎操心。幾乎可以相信,這個態度即使中共果真出動解放軍,也未必會動搖得了。

 

兩個多月來香港人的表現,可看出香港人向過去告別的決心。不論這是源於險詐的英國人臨去埋下的民主地雷,或是駑鈍的香港政府總是昧於民情、遠離地氣,以及在朝在港的大小「京官」祇知迷信政策、不知與時俱進、把「五十年不變」的有利面奉若至寶、不利面視如敝屣……,它就是要爭取政治制度的改變,為此犧牲經濟都似在所不惜。因此這時候再去追究或議論它的原因已經意義不大,更非急務。重要的是,這一事態發展至今,絶不能以膝蓋式反應諉過於港人,也不能如鴕鳥式作風究責於外邦 ; 而若要求得問題之解決,掌政掌權者之必須多所承擔恐怕已是逃不掉的事。

 

中共並非鐵板一塊不知變通的政權,否則也不會從四十年前那樣一個阮囊羞澀的窮措大變成今天富甲天下的多金郎,這在經濟上經歷了多少思想和政策的轉變。即便在政治上,撇開教條轉趨務實的作法,早年就是從國民黨手上取得政權的法寶,後來更是逼得英國從口袋裡拿回香港的高招。「一國兩制」的發明,雖與中共建政當時相去久遠,仍足以顯示它的靈巧。

 

可惜中共一旦政策定調,就以為天下太平,從此便停了思想。最明顯的就是,任憑「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尤其當它在香港被具像化後更成了票房毒藥,毒死了一幫台灣政客,也毒得台灣的親中政黨一個個東倒西歪,一直搞到兩岸關係走進了死胡同,都死不改口。其死板與僵硬的表現,令人極為詫異,怎麼看都不像個「統戰大國」!

 

這就是它今天富了卻總贏不得敬重的原因,它絶對顧到了從歷史屈辱中揚眉吐氣的心理滿足,但也絶對做到了對反彈心理的不加聞問,以至於輕易在國際嫉視中遭到嫌惡。中共對台灣的態度一向是國際的觀察指標,時受非議 ; 如今香港已有後來居上之勢,刻正取代台灣而躍居國際評鑑焦點。

 

反送中事件既已迫使香港成為中共的國際櫥窗,且又不得不有所解決,倒也提供了中南海一次亮亮本事的機會。關鍵在,這個本事究竟該是「亮劍」還是「亮智」?是要讓全世界驚嘆中共數一數二的軍事力量,還是讚嘆它對待人民的文明和雅量?誰都知道「亮劍」是下下之策,若從有形無形的後果看的話,亮劍根本算不上是個策。既然如此便祇能亮智。

 

若要亮智,便避免不了與溝通、對話、退讓、接納、包容、寬大這些字眼有關的作為。這些字眼在一向講究「面子」的中國人身上往往成為難題,何況是已經變得有些財大氣粗的中共政權。其實這些字眼無不和「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正相關。因為那個「制」創造了「天安門事件」,那麼這個「制」就不能把反送中變成另一個天安門事件。這既是歷史經驗和發展應有的進步,也是「兩制」精神下當然的實質才對。若要説到做到,那就不能不好好咀嚼那些字眼。

 

一個像樣的政府,要以承擔為習慣,苦民之所苦。今日的香港狀況發生在回歸22年之後,港人一切的不滿,當然都是中共政府的責任,有這個認識就是承擔,要視港人的主張為當然。而根據兩個多月的觀察,固有人處心積慮把香港事件往港獨方向導,然而並未成為主流,漸漸主軸趨明,從近期五項訴求所反映的最大公約數看,不過是進一步維繫原來的不送中,確保不追究示威中的過激行為,以及特首直接民選等。説到底,香港人這回是吃了秤鉈鐵了心,就要為能選擇特首。

 

若要説這是個錯誤的追求和非份的嚮往,恐怕世界上沒有幾個人贊成。就算港英時代不行,都不能今天拿來當作現在也不行的理由。特別是,既已早早標舉著「兩制」,就有成其有別於大陸而為「制」的發展空間。何況,這一回香港蔚為較之去年「占中」事件更加壯闊的示威遊行,顯示已是香港社會各個階層,尤其年輕世代,不可逆轉的心情和趨勢。因勢利導,理平則事順 ; 逆勢操作,必多扭曲而致變亂。

 

任何政策的原創必有初心,目的都在要能垂諸久遠,因此高瞻遠矚肯定是設計者反覆琢磨的境界,後繼者尤要在細啜慢品中發揚光大。如今港人的籲求説不定與鄧小平的原始設計更為合拍,一一用「兩制」讓香港在它原來的路上行走,讓大陸有個標的漸漸跟上。經濟固是主要著眼點,基於社會發展的動態性,連動到政治也就是自然而必然的事,而目前顯然已到了這個時候,則「兩制」裡香港這邊的「制」就有了深化和充實的必要。

 

既然是「兩制」,自要揚棄「一制」思維而有對待「兩制」的方法,乃就有順應時勢的必須。通常順應時勢最好採取主動 ; 一旦發現被動了,也要能儘快敏銳因應、即刻轉為主動,才不致失了面子,丟了鋭氣。最壞的情況就是既不主動,又不被動,甚至反其道而行,最後被看成「負隅頑抗」的將不是人民,而是政府,面子裡子兩失,那就怨不得天尤不得人了。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已歷四十年,為因應大陸經濟成就而帶來的社會變動,大陸內部那個「制」都有必要做好在政治上如何進行計畫性調整的準備,何況已成箭在弦上的香港?何不乘勢以香港直接票選特首為試點,讓反送中事件歡喜落幕,也讓大陸本身的政治改革逐步啓動,豈非天大的好事!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