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選的人,沒有闖入的資格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百家爭鳴
敗選的人,沒有闖入的資格
2019-07-20 12:27:00
A+
A
A-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圖/郭台銘競選辦公室提供)

 

/主筆室

國民黨初選結束,韓國瑜以多達17%的領先比例勝出,他將代表國民黨角逐下一任總統,已無、也不容懸念。

 

大姑娘上花轎,破題兒第一遭,國民黨歷來首次以初選方式提名總統人選,在飽受懷疑中辦得戰戰兢兢。所幸一番雲雨,水波未興,連民調進行期間還駡聲連連的郭台銘,面對結果都為之封條上口,未聞初選之疑,真要為國民黨賀,為承辦者撃掌!

 

雖然,由全民調決定,以及僅取市話而盡棄手機,曾引起影響公正性或難以反映真實之議 ; 但支持比例之計算不以電訪人數為基礎,而以成功受訪人數為分母,僅此一端,在民調專家眼中,即已察覺制度設計者力求公允之用心。至於資訊公開、過程公開甚而搞直播等等超越民進黨初選之作法,更在在可見心所謂危的謹慎戒懼心態了。

 

據説,有人曾想在民調進行過程中,同步另以民調測問民調辦法之是否公正?似乎動念在初選之後引為相駡本。光是有這樣的想法就可見,國民黨首次舉辦的總統民調經歷了何等險惡。所幸那樣的餿主意被有識之士擋下 ; 即使沒被擋下,一俟面對大幅差距的結果,恐怕也不敢發布,否則必因超級輸不起淪為賭界大笑話。

 

好不容易走過了這個坎兒,擾嚷了半年有餘的這齣提名連續劇總算可以落幕了。不過,事情似乎還沒了,其他敗選者接受了事實,但郭台銘沒那麼乾脆,玄虛當中好像還想“未完待續”,他的支持者(真假難辨)也似力拱他搞“未完待續”。

 

“未完待續”的劇情被推斷為脫黨參選或另組政黨。不管是哪個,在今日情勢之下,明擺著,祗要是國民黨還另有他人參選,國民黨就休想重返執政 ; 而祇要是郭台銘參與其事,他便極可能是壞黨好事的主因,可想而知,這全台首富顛覆大局的作派,將如何被人瞧到扁!

 

若他真想這麼做,就還是意味著對民調結果的否定,以及反射內在的不甘心。亦即如他所說,它是綠營操作加韓粉串連的產物,並不能準確反映民意,所以他不得不另起爐灶,“自行徵召”。

 

但是在做這個「不得不」之前,他要想清楚 :

 

★下一任總統大選國民黨的戰略總目標是什麼?

★如果戰略總目標是重新取得政權,那麼國民黨背景的人出來一組人參選比較有機會,還是出來一組以上的人比較有機會?

★既然韓國瑜贏得初選是無可改變的事實,若韓國瑜以外具國民黨背景的人也投入選舉,是否極可能相互抵銷而雙雙落選?這個“闖入者”的出現是否容易受人厭惡?

★郭台銘若要做這樣一個受人厭惡的人,所為何來?最終損人又不利己並因而破壞戰略總目標,將會受到怎樣的歷史對待?

 

郭台銘有一萬個理由參加初選,也有一萬個理由責怪韓國瑜不夠意思——視「大哥的拜託」如糞土,死不退讓。但結果既已出爐,眾目睽睽之下,就由不得任何人耍賴。再不高興也要接受,再不服氣也要認命,這是風度,也是顧全大局。做為在總統初選中敗選的人,郭台銘該學學賴淸德,幹別的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選總統,一個選總統的理由都沒有。

 

尼釆説 : 「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説 : 「奪權的黨沒有分裂的條件」。尤其,「敗選的人沒有闖入的資格 」; 真要這麼做,簡直就是厚臉皮!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圖/郭台銘競選辦公室提供)

 

/主筆室

國民黨初選結束,韓國瑜以多達17%的領先比例勝出,他將代表國民黨角逐下一任總統,已無、也不容懸念。

 

大姑娘上花轎,破題兒第一遭,國民黨歷來首次以初選方式提名總統人選,在飽受懷疑中辦得戰戰兢兢。所幸一番雲雨,水波未興,連民調進行期間還駡聲連連的郭台銘,面對結果都為之封條上口,未聞初選之疑,真要為國民黨賀,為承辦者撃掌!

 

雖然,由全民調決定,以及僅取市話而盡棄手機,曾引起影響公正性或難以反映真實之議 ; 但支持比例之計算不以電訪人數為基礎,而以成功受訪人數為分母,僅此一端,在民調專家眼中,即已察覺制度設計者力求公允之用心。至於資訊公開、過程公開甚而搞直播等等超越民進黨初選之作法,更在在可見心所謂危的謹慎戒懼心態了。

 

據説,有人曾想在民調進行過程中,同步另以民調測問民調辦法之是否公正?似乎動念在初選之後引為相駡本。光是有這樣的想法就可見,國民黨首次舉辦的總統民調經歷了何等險惡。所幸那樣的餿主意被有識之士擋下 ; 即使沒被擋下,一俟面對大幅差距的結果,恐怕也不敢發布,否則必因超級輸不起淪為賭界大笑話。

 

好不容易走過了這個坎兒,擾嚷了半年有餘的這齣提名連續劇總算可以落幕了。不過,事情似乎還沒了,其他敗選者接受了事實,但郭台銘沒那麼乾脆,玄虛當中好像還想“未完待續”,他的支持者(真假難辨)也似力拱他搞“未完待續”。

 

“未完待續”的劇情被推斷為脫黨參選或另組政黨。不管是哪個,在今日情勢之下,明擺著,祗要是國民黨還另有他人參選,國民黨就休想重返執政 ; 而祇要是郭台銘參與其事,他便極可能是壞黨好事的主因,可想而知,這全台首富顛覆大局的作派,將如何被人瞧到扁!

 

若他真想這麼做,就還是意味著對民調結果的否定,以及反射內在的不甘心。亦即如他所說,它是綠營操作加韓粉串連的產物,並不能準確反映民意,所以他不得不另起爐灶,“自行徵召”。

 

但是在做這個「不得不」之前,他要想清楚 :

 

★下一任總統大選國民黨的戰略總目標是什麼?

★如果戰略總目標是重新取得政權,那麼國民黨背景的人出來一組人參選比較有機會,還是出來一組以上的人比較有機會?

★既然韓國瑜贏得初選是無可改變的事實,若韓國瑜以外具國民黨背景的人也投入選舉,是否極可能相互抵銷而雙雙落選?這個“闖入者”的出現是否容易受人厭惡?

★郭台銘若要做這樣一個受人厭惡的人,所為何來?最終損人又不利己並因而破壞戰略總目標,將會受到怎樣的歷史對待?

 

郭台銘有一萬個理由參加初選,也有一萬個理由責怪韓國瑜不夠意思——視「大哥的拜託」如糞土,死不退讓。但結果既已出爐,眾目睽睽之下,就由不得任何人耍賴。再不高興也要接受,再不服氣也要認命,這是風度,也是顧全大局。做為在總統初選中敗選的人,郭台銘該學學賴淸德,幹別的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選總統,一個選總統的理由都沒有。

 

尼釆説 : 「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説 : 「奪權的黨沒有分裂的條件」。尤其,「敗選的人沒有闖入的資格 」; 真要這麼做,簡直就是厚臉皮!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