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美重量人士聯名上書 中國非美敵人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大話天下
百名美重量人士聯名上書 中國非美敵人
2019-07-05 23:28:00
A+
A
A-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自川普Twitter)
 

優傳媒採訪中心/綜合報導

包括前美國駐華大使苪孝儉及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等百名美國各界重量級學者及官員,日前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封名為「中國不是美國敵人」的聯名公開信,給川普總統及國會議員;文中以七點理由,表達美國目前所中國大陸所採取的舉措,與美國想要達到的目的適得其反,對中美關係表達高度憂慮,並呼籲美國停上「反中」才是最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作法。


公開信全文如下:

川普總統與國會議員:

我們是學術界、外交政策界、軍界和商界的成員。我們絕大多數都來自美國,其中許多人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自始至終都在關注亞洲地區。我們對於中美關係的惡化深感憂慮,相信有關情況並不符合美國或是全球的利益,儘管對於北京近來的行為深感不安,並認為對此需要作出強有力的回應,但我們同樣相信,美國的許多舉措是中美關係的下滑的主要原因。


接下來的七點主張代表我們對於中國、美國對華戰略的問題以及更加有效的美國對華政策的基本要素的集體看法。列出我們的工作機構只是為了表明我們的身份。


第一、近年來中國那些令人感到不安的行為——包括在國內加大管制力度,加強國家對於民營公司的控制,未能兌現多個貿易承諾,加強對外國意見的控制,以及更加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對世界很多國家構成嚴峻的挑戰。面對這些挑戰,需要美國作出堅決和有效的應對。然而,美國政府目前的對華政策根本是適得其反。


第二、我們認為北京不是一個經濟敵人,也沒有對美國的生死存亡構成威脅,沒有必要在所有領域與其抗爭。中國也不是鐵板一塊,領導人的看法也不是一成不變。儘管其經濟與軍事實力的迅速增長促使北京在國際舞台上扮演起愈發咄咄逼人的角色,但許多中國官員及其他精英知道,對西方採取克制、務實和真誠合作的態度,符合中國利益。華盛頓對待中國的敵對態度削弱這些聲音的影響力,使得咄咄逼人的民族主義者更加受到青睞。如果在競爭與合作之間達成恰當的平衡,美國的行動將有助於強化那些希望中國在世界事務中發揮更具建設性作用的領導人的地位。


第三、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並試圖解除中國與全球經濟聯繫的做法,可能會破壞美國在國際舞台的形象與聲譽,並損害所有國家的經濟利益。美國的反對將無法阻止中國經濟繼續崛起,無法阻止中國公司佔據更大的全球市場份額,也無法阻遏中國在世界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此外,美國要想極大地延緩中國崛起的步伐,就勢必會傷害自己。如果美國向自己的盟國施壓,要求將中國視為經濟和政治上的敵人,就會削弱美國與盟國之間的關係,有可能導致自己,而不是北京,陷入孤立的境地。


第四、害怕北京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袖的情緒被誇大。這樣的結果不符合大多數其他國家的利益,北京自己是否認為這一目標是必要或可行的也不得而知。此外,一個限制國家公民獲得資訊和機遇的自由和打壓少數群體的政府既不會獲得強有力的國際支持,也無法成功地吸引全球人才。對於這些做法,美國最好的回應方式就是與盟國和夥伴一道,開拓更加開放與繁榮的世界,而中國也將獲得參與開拓這一世界的機會。試圖孤立中國的做法,只會起到削弱那些希望中國變成一個更加人道和寬容的社會的中國人的作用。


第五、儘管中國制定在本世紀中葉之前成為世界級軍事強國的目標,但要想成為一個在全球範圍內佔據主導地位的軍事強權,中國還面臨巨大的障礙。不過,北京不斷增長的軍事實力侵蝕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長期以來的軍事主導地位。在這一方面,最好的回應方式不是與中國公然展開以開發進攻性、深度打擊武器為核心的軍備競賽,也不是確立美國在直抵中國邊界的地區奪回全方位的主導地位這一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目標。更加明智的政策是與盟國加強合作,一同維持威懾力,加強防禦性的區域阻遏能力、培育韌性以及提高挫敗對於美國或其盟國發動的襲擊的能力。


第六、北京正在試圖削弱全球秩序內部西方民主規範的作用,但北京並不試圖推翻秩序中至關重要的經濟及其他成分。數十年來,中國本身就從秩序中獲得重大利益。實際上,中國對於國際體系的參與對於這體系的存續,以及在氣候變化等共同問題上採取有效的行動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美國應該鼓勵中國參與新的或是修正後的全球機制。在這些機制中,新興國家將能夠發出更大的聲音。以「零和博弈」的方式對待中國,將只會鼓勵北京退出體系,或另起灶爐、創立另外一套全球秩序,而這些做法都有損西方利益。


第七、總而言之,成功的美國對華政策必須專注於與其他國家一道,創造一個支援其經濟與安全目標的持久的聯盟。對華政策必須建立在這樣的基礎之上:現實地評價中國的感知、利益、目標和行為;準確地調度美國及其盟國的資源,令其匹配各種政策目標與利益;再度致力於強化美國作為其他國家模範的能力。最終,恢復美國在一個動盪的世界中展開有效競爭的能力,並且與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一道合作,而不是推行一套旨在阻撓或是遏制中國與世界接觸的適得其反的做法,才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


我們相信,這封公開信有這麼多人聯署明確表明,有些人所謂華盛頓各界對中國同仇敵愾的共識其實並不存在。
信件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級研究員斯溫(Michael D. Swaine)、前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署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A. Thornton)和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榮譽退休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發出。

美國總統川普。(圖/翻攝自川普Twitter)
 

優傳媒採訪中心/綜合報導

包括前美國駐華大使苪孝儉及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等百名美國各界重量級學者及官員,日前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封名為「中國不是美國敵人」的聯名公開信,給川普總統及國會議員;文中以七點理由,表達美國目前所中國大陸所採取的舉措,與美國想要達到的目的適得其反,對中美關係表達高度憂慮,並呼籲美國停上「反中」才是最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作法。


公開信全文如下:

川普總統與國會議員:

我們是學術界、外交政策界、軍界和商界的成員。我們絕大多數都來自美國,其中許多人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自始至終都在關注亞洲地區。我們對於中美關係的惡化深感憂慮,相信有關情況並不符合美國或是全球的利益,儘管對於北京近來的行為深感不安,並認為對此需要作出強有力的回應,但我們同樣相信,美國的許多舉措是中美關係的下滑的主要原因。


接下來的七點主張代表我們對於中國、美國對華戰略的問題以及更加有效的美國對華政策的基本要素的集體看法。列出我們的工作機構只是為了表明我們的身份。


第一、近年來中國那些令人感到不安的行為——包括在國內加大管制力度,加強國家對於民營公司的控制,未能兌現多個貿易承諾,加強對外國意見的控制,以及更加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對世界很多國家構成嚴峻的挑戰。面對這些挑戰,需要美國作出堅決和有效的應對。然而,美國政府目前的對華政策根本是適得其反。


第二、我們認為北京不是一個經濟敵人,也沒有對美國的生死存亡構成威脅,沒有必要在所有領域與其抗爭。中國也不是鐵板一塊,領導人的看法也不是一成不變。儘管其經濟與軍事實力的迅速增長促使北京在國際舞台上扮演起愈發咄咄逼人的角色,但許多中國官員及其他精英知道,對西方採取克制、務實和真誠合作的態度,符合中國利益。華盛頓對待中國的敵對態度削弱這些聲音的影響力,使得咄咄逼人的民族主義者更加受到青睞。如果在競爭與合作之間達成恰當的平衡,美國的行動將有助於強化那些希望中國在世界事務中發揮更具建設性作用的領導人的地位。


第三、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並試圖解除中國與全球經濟聯繫的做法,可能會破壞美國在國際舞台的形象與聲譽,並損害所有國家的經濟利益。美國的反對將無法阻止中國經濟繼續崛起,無法阻止中國公司佔據更大的全球市場份額,也無法阻遏中國在世界事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此外,美國要想極大地延緩中國崛起的步伐,就勢必會傷害自己。如果美國向自己的盟國施壓,要求將中國視為經濟和政治上的敵人,就會削弱美國與盟國之間的關係,有可能導致自己,而不是北京,陷入孤立的境地。


第四、害怕北京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袖的情緒被誇大。這樣的結果不符合大多數其他國家的利益,北京自己是否認為這一目標是必要或可行的也不得而知。此外,一個限制國家公民獲得資訊和機遇的自由和打壓少數群體的政府既不會獲得強有力的國際支持,也無法成功地吸引全球人才。對於這些做法,美國最好的回應方式就是與盟國和夥伴一道,開拓更加開放與繁榮的世界,而中國也將獲得參與開拓這一世界的機會。試圖孤立中國的做法,只會起到削弱那些希望中國變成一個更加人道和寬容的社會的中國人的作用。


第五、儘管中國制定在本世紀中葉之前成為世界級軍事強國的目標,但要想成為一個在全球範圍內佔據主導地位的軍事強權,中國還面臨巨大的障礙。不過,北京不斷增長的軍事實力侵蝕美國在西太平洋地區長期以來的軍事主導地位。在這一方面,最好的回應方式不是與中國公然展開以開發進攻性、深度打擊武器為核心的軍備競賽,也不是確立美國在直抵中國邊界的地區奪回全方位的主導地位這一幾乎不可能實現的目標。更加明智的政策是與盟國加強合作,一同維持威懾力,加強防禦性的區域阻遏能力、培育韌性以及提高挫敗對於美國或其盟國發動的襲擊的能力。


第六、北京正在試圖削弱全球秩序內部西方民主規範的作用,但北京並不試圖推翻秩序中至關重要的經濟及其他成分。數十年來,中國本身就從秩序中獲得重大利益。實際上,中國對於國際體系的參與對於這體系的存續,以及在氣候變化等共同問題上採取有效的行動而言,都是至關重要。美國應該鼓勵中國參與新的或是修正後的全球機制。在這些機制中,新興國家將能夠發出更大的聲音。以「零和博弈」的方式對待中國,將只會鼓勵北京退出體系,或另起灶爐、創立另外一套全球秩序,而這些做法都有損西方利益。


第七、總而言之,成功的美國對華政策必須專注於與其他國家一道,創造一個支援其經濟與安全目標的持久的聯盟。對華政策必須建立在這樣的基礎之上:現實地評價中國的感知、利益、目標和行為;準確地調度美國及其盟國的資源,令其匹配各種政策目標與利益;再度致力於強化美國作為其他國家模範的能力。最終,恢復美國在一個動盪的世界中展開有效競爭的能力,並且與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一道合作,而不是推行一套旨在阻撓或是遏制中國與世界接觸的適得其反的做法,才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


我們相信,這封公開信有這麼多人聯署明確表明,有些人所謂華盛頓各界對中國同仇敵愾的共識其實並不存在。
信件由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級研究員斯溫(Michael D. Swaine)、前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署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A. Thornton)和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榮譽退休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發出。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