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說故事》台北最黑暗的一天──531台北大轟炸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談古論今
陳婉真說故事》台北最黑暗的一天──531台北大轟炸
2019-06-10 07:00:00
A+
A
A-

5月31日的台北大空襲造成包括總督府、龍山寺、台大醫院等重大建築物的毁損,死傷超過三千人。圖為台北大空襲後的總統府。(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陳婉真

1945年,二戰終結前不久,日本軍已經毫無空防能力,以美軍為首的盟軍發動對日本本土的大空襲,最著名的有東京、大阪及名古屋的大空襲;而殖民地台灣因為是日本南進基地,也曾遭受數不清的大小空襲,其中以5月31日的台北大空襲更造成包括總督府、龍山寺、台大醫院等重大建築物的毁損,死傷超過三千人。

 

那是一次無差別大轟炸,連古蹟、寺廟、教堂也無法倖免,第一高女(今北一女)、台北一中(今建國中學)都被炸;靜修女中旁的天主堂防空壕躲了很多人,全被炸死;龍山寺中雕塑家黃土水的作品「釋迦出山」被毁,是台北市有史以來死傷最慘的一天。

74年前台北大轟炸紀念日,照片最後一張是家母(後排中)擔任台大醫院護士時和同事合照。(圖/陳婉真提供)

那次轟炸,總督府剛好調動醫師集訓後正要派往南洋各戰場,很多醫師被炸死。

 

據來自苗栗的一位徐先生表示,從小常聽祖母談起戰爭期間兩位叔叔的故事。其中一位是工程師,在南洋戰死;另一位是醫師,因為戰爭末期海外日本兵死傷慘重,總督府特別徵召各地的醫師到台北集訓,準備派赴南洋戰地。據聞有人向美軍通風報信,因此,趁這次轟炸總督府的行動,連台大醫院也炸,齊聚一堂受訓的醫師多被炸死。

 

徐先生指著懷寧街面對總統府二二八公園的一個小門附近說,空襲過後,被炸死的外縣市醫師全都暫時埋在那兒,有家屬前來認屍時,負責人就把淺淺覆蓋屍體的泥土撥開,確認身分無誤之後,再由家屬以草蓆包好,雇用牛車載到火車站,轉乘火車運回各自家中。

 

徐先生從小常聽祖母告訴他許多家族故事,每次談到兩個戰爭中死去的叔叔,眼眶永遠是紅的。徐先生的姑姑告訴他,因為他是家中長孫,祖母要他記住這些家中大事,但他始終不知道叔叔是在哪一天死亡的,直到近年開始有人談到「531台北大空襲」,他才終於把這兩件事連結起來。

 

徐家當年應是家境十分優渥的家族。徐家女主人為了讓兒子好好在台北唸書,特別買了房子,還雇了一位女傭為他們打理三餐及一切家中瑣事,想不到父母苦心栽培的好人才,都在戰爭中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原本幸福和樂的一家,從此過著悲慘悽苦的日子。

 

叔叔過世沒幾年,嬸嬸獨自撫養家中幼兒,其中一個堂弟不幸得重病,嬸嬸特地抱著小孩到台大醫院求診,結果還是沒能救活,嬸嬸抱著小屍體回家,全家人抱頭痛哭的場景,徐先生說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台大醫院那批早期的護理人員成立「台大睦會」,經常定期聚會,陳婉真的母親生重病往生前不久,還特別抱病前往參加。(圖/陳婉真提供)

家母在戰爭中任職於台大醫院擔任護士,從小常聽她談起,轟炸當天他們照常上班,中午準備用餐時,突然一陣敵機前來轟炸,餐廳旁邊有建築物被炸毁,整個餐廳煙塵彌漫,大家趕緊躲到桌下隨即疏散,那是戰爭中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由於有這種戰爭中生死與共的情誼,台大醫院那批早期的護理人員成立「台大睦會」,經常定期聚會,家母生重病往生前不久,還特別抱病前往參加,也珍藏幾張當年聚會的照片。

 

據後來解密的文件顯示,當天轟炸台北的任務,是由駐菲律賓蘇比克灣的美國第五航空隊,共派出4支航空大隊,計117架B-24轟炸機前來轟炸台北。駐菲美空軍以三架B-24為一編組,從上午10點到下午1點,對台北實施無間斷轟炸。

 

雖然早在轟炸前,包括總督府等殖民地重要機關早已實施疏散(疏開),但還是有部分人士留守,因此,總督府被炸時,傳說府內炸死不少人,以致直到今日,總統府鬧鬼的傳聞始終未曾間斷。如果依民間習俗,是應該要辦理一些諸如慰靈祭或安魂之類的活動,但從來沒有,因為,不久日本戰敗,連日本方面都很少人知道此事。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5月31日的台北大空襲造成包括總督府、龍山寺、台大醫院等重大建築物的毁損,死傷超過三千人。圖為台北大空襲後的總統府。(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作者/陳婉真

1945年,二戰終結前不久,日本軍已經毫無空防能力,以美軍為首的盟軍發動對日本本土的大空襲,最著名的有東京、大阪及名古屋的大空襲;而殖民地台灣因為是日本南進基地,也曾遭受數不清的大小空襲,其中以5月31日的台北大空襲更造成包括總督府、龍山寺、台大醫院等重大建築物的毁損,死傷超過三千人。

 

那是一次無差別大轟炸,連古蹟、寺廟、教堂也無法倖免,第一高女(今北一女)、台北一中(今建國中學)都被炸;靜修女中旁的天主堂防空壕躲了很多人,全被炸死;龍山寺中雕塑家黃土水的作品「釋迦出山」被毁,是台北市有史以來死傷最慘的一天。

74年前台北大轟炸紀念日,照片最後一張是家母(後排中)擔任台大醫院護士時和同事合照。(圖/陳婉真提供)

那次轟炸,總督府剛好調動醫師集訓後正要派往南洋各戰場,很多醫師被炸死。

 

據來自苗栗的一位徐先生表示,從小常聽祖母談起戰爭期間兩位叔叔的故事。其中一位是工程師,在南洋戰死;另一位是醫師,因為戰爭末期海外日本兵死傷慘重,總督府特別徵召各地的醫師到台北集訓,準備派赴南洋戰地。據聞有人向美軍通風報信,因此,趁這次轟炸總督府的行動,連台大醫院也炸,齊聚一堂受訓的醫師多被炸死。

 

徐先生指著懷寧街面對總統府二二八公園的一個小門附近說,空襲過後,被炸死的外縣市醫師全都暫時埋在那兒,有家屬前來認屍時,負責人就把淺淺覆蓋屍體的泥土撥開,確認身分無誤之後,再由家屬以草蓆包好,雇用牛車載到火車站,轉乘火車運回各自家中。

 

徐先生從小常聽祖母告訴他許多家族故事,每次談到兩個戰爭中死去的叔叔,眼眶永遠是紅的。徐先生的姑姑告訴他,因為他是家中長孫,祖母要他記住這些家中大事,但他始終不知道叔叔是在哪一天死亡的,直到近年開始有人談到「531台北大空襲」,他才終於把這兩件事連結起來。

 

徐家當年應是家境十分優渥的家族。徐家女主人為了讓兒子好好在台北唸書,特別買了房子,還雇了一位女傭為他們打理三餐及一切家中瑣事,想不到父母苦心栽培的好人才,都在戰爭中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原本幸福和樂的一家,從此過著悲慘悽苦的日子。

 

叔叔過世沒幾年,嬸嬸獨自撫養家中幼兒,其中一個堂弟不幸得重病,嬸嬸特地抱著小孩到台大醫院求診,結果還是沒能救活,嬸嬸抱著小屍體回家,全家人抱頭痛哭的場景,徐先生說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台大醫院那批早期的護理人員成立「台大睦會」,經常定期聚會,陳婉真的母親生重病往生前不久,還特別抱病前往參加。(圖/陳婉真提供)

家母在戰爭中任職於台大醫院擔任護士,從小常聽她談起,轟炸當天他們照常上班,中午準備用餐時,突然一陣敵機前來轟炸,餐廳旁邊有建築物被炸毁,整個餐廳煙塵彌漫,大家趕緊躲到桌下隨即疏散,那是戰爭中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由於有這種戰爭中生死與共的情誼,台大醫院那批早期的護理人員成立「台大睦會」,經常定期聚會,家母生重病往生前不久,還特別抱病前往參加,也珍藏幾張當年聚會的照片。

 

據後來解密的文件顯示,當天轟炸台北的任務,是由駐菲律賓蘇比克灣的美國第五航空隊,共派出4支航空大隊,計117架B-24轟炸機前來轟炸台北。駐菲美空軍以三架B-24為一編組,從上午10點到下午1點,對台北實施無間斷轟炸。

 

雖然早在轟炸前,包括總督府等殖民地重要機關早已實施疏散(疏開),但還是有部分人士留守,因此,總督府被炸時,傳說府內炸死不少人,以致直到今日,總統府鬧鬼的傳聞始終未曾間斷。如果依民間習俗,是應該要辦理一些諸如慰靈祭或安魂之類的活動,但從來沒有,因為,不久日本戰敗,連日本方面都很少人知道此事。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