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怡華專欄》聰明育兒別緊張 讓孩子懂得做自己 - umedia 優傳媒 

新聞 / 另一種視角
鄭怡華專欄》聰明育兒別緊張 讓孩子懂得做自己
2019-06-07 09:42:00
A+
A
A-

吳季剛母親的書籍—《讓孩子做自己》。(圖/翻攝自Yvonne Cheng臉書)

 

作者/鄭怡華

因為替出版社潤書的緣故,我偶爾會收到一些上市的新書,它們像警鐘,適時在我耳邊響來一記,但無論如何,都沒有現場演講來得震撼。

 

螢幕上的投影,是吳季剛手繪的畫,那是他五歲時切蛋糕的照片,這張畫,是吳媽媽五年前新書的封面,但,《讓孩子做自己》豈是那麼容易?它強烈挑戰父母的信心與抗壓能力。

 

從瑞士搬回台灣後,大女兒在公立國小待了兩年,各方面她都適應得很好,但我就是為她焦慮。二年級下學期換了四五個班導;三年級期末考前,老師出了五張考卷,晚上10點還沒寫完,我關了燈催促她上床,結果她摸黑溜下來寫功課;聽說別人都在寫評量,我認為維持平常的閱讀習慣比較重要,結果她把自己關在房間,寫了兩大張滿満的生字。

 

對一個乖孩子來說,接受體制內的教育,既安全又危險。安全在於他不會出什麼亂子;危險在於他永遠長不出自己。加上為了保持原有的法語能力,於是她離開公小。

 

唸了一年沒有期中、期末考,功課也10分鐘做完的歐洲學校,別說數學遠遠落後、自學的中文有斷層,連英文考試可能都沒有補習班學生的高分。

 

但,我喜歡他們的哲學課,老師常帶著同學討論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我也喜歡他們活潑的功課,今天她用同一紙箱做了喜馬拉雅的夏天和冬天。他們知識性的東西偏少,甚至沒什麼正規的教科書,多在思考方法和獨立人格的養成。

 

我常覺得,她不是去上學,而是去練功。

 

前幾天在家看聖母院的新聞,她看到川普出現,居然問我「關川普什麼事」「妳認識川普哦?」「我們學校每天都會看10分鐘的Arte journal junior」(法語兒童新聞)。因此,她知道一些歐洲難民、美國洪災、國際環保的議題,這些看似沒有用的東西,其實是在張大孩子的視野。

 

但正在萎縮的中文和數學能力,讓我對於是否轉回公立學校,舉棋不定。吳媽媽昨天的演講,給了我很大的信心。

 

她說她剛搬去加拿大,鄰居孩子的音樂表演,大家看了都拚命鼓掌大喊「very good, very good」,她私下問這些媽媽,結果朋友回她,「正因為不夠good, 所以才說very good 」。

 

聽完的當下,我熱淚盈眶,這真是國內外最大的不同思維。外國父母好當孩子的啦啦隊,但我們習慣當孩子的教練,而且嚴格苛刻設立高標,因為「好,還要更好」。在這樣的文化下,我們常只看到孩子的缺乏,而沒看到他的擁有。

 

「不斷充實自己,才能成為孩子學習的對象」,這是吳媽媽在演講中的提醒。當我們責備孩子不唸書,只沈迷電動,是否自己也做了好榜樣,不斷上進,還是只低頭滑手機?

 

對於這一點,我忍不住替外子按讚,原本愛看電影,有了孩子後便關了電視。客廳的大書桌亂歸亂,卻是我們家現在最真實的生活,相信,也會是未來最美好的回憶。

 

作者簡介

鄭怡華在新聞界衝鋒陷陣13年後,加入自由撰稿人的行列,游走在電子與平面媒體之間。期間曾跟隨夫婿旅居倫敦、馬尼拉和日內瓦,那八年的旅外歲月,深受不同文化的衝擊,體悟不同的生活經驗。

目前舉家遷回台灣,白天創作學習當義工,晚上燒飯洗衣帶小孩,期待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凡生活中,調出不平凡的生命滋味。

吳季剛母親的書籍—《讓孩子做自己》。(圖/翻攝自Yvonne Cheng臉書)

 

作者/鄭怡華

因為替出版社潤書的緣故,我偶爾會收到一些上市的新書,它們像警鐘,適時在我耳邊響來一記,但無論如何,都沒有現場演講來得震撼。

 

螢幕上的投影,是吳季剛手繪的畫,那是他五歲時切蛋糕的照片,這張畫,是吳媽媽五年前新書的封面,但,《讓孩子做自己》豈是那麼容易?它強烈挑戰父母的信心與抗壓能力。

 

從瑞士搬回台灣後,大女兒在公立國小待了兩年,各方面她都適應得很好,但我就是為她焦慮。二年級下學期換了四五個班導;三年級期末考前,老師出了五張考卷,晚上10點還沒寫完,我關了燈催促她上床,結果她摸黑溜下來寫功課;聽說別人都在寫評量,我認為維持平常的閱讀習慣比較重要,結果她把自己關在房間,寫了兩大張滿満的生字。

 

對一個乖孩子來說,接受體制內的教育,既安全又危險。安全在於他不會出什麼亂子;危險在於他永遠長不出自己。加上為了保持原有的法語能力,於是她離開公小。

 

唸了一年沒有期中、期末考,功課也10分鐘做完的歐洲學校,別說數學遠遠落後、自學的中文有斷層,連英文考試可能都沒有補習班學生的高分。

 

但,我喜歡他們的哲學課,老師常帶著同學討論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我也喜歡他們活潑的功課,今天她用同一紙箱做了喜馬拉雅的夏天和冬天。他們知識性的東西偏少,甚至沒什麼正規的教科書,多在思考方法和獨立人格的養成。

 

我常覺得,她不是去上學,而是去練功。

 

前幾天在家看聖母院的新聞,她看到川普出現,居然問我「關川普什麼事」「妳認識川普哦?」「我們學校每天都會看10分鐘的Arte journal junior」(法語兒童新聞)。因此,她知道一些歐洲難民、美國洪災、國際環保的議題,這些看似沒有用的東西,其實是在張大孩子的視野。

 

但正在萎縮的中文和數學能力,讓我對於是否轉回公立學校,舉棋不定。吳媽媽昨天的演講,給了我很大的信心。

 

她說她剛搬去加拿大,鄰居孩子的音樂表演,大家看了都拚命鼓掌大喊「very good, very good」,她私下問這些媽媽,結果朋友回她,「正因為不夠good, 所以才說very good 」。

 

聽完的當下,我熱淚盈眶,這真是國內外最大的不同思維。外國父母好當孩子的啦啦隊,但我們習慣當孩子的教練,而且嚴格苛刻設立高標,因為「好,還要更好」。在這樣的文化下,我們常只看到孩子的缺乏,而沒看到他的擁有。

 

「不斷充實自己,才能成為孩子學習的對象」,這是吳媽媽在演講中的提醒。當我們責備孩子不唸書,只沈迷電動,是否自己也做了好榜樣,不斷上進,還是只低頭滑手機?

 

對於這一點,我忍不住替外子按讚,原本愛看電影,有了孩子後便關了電視。客廳的大書桌亂歸亂,卻是我們家現在最真實的生活,相信,也會是未來最美好的回憶。

 

作者簡介

鄭怡華在新聞界衝鋒陷陣13年後,加入自由撰稿人的行列,游走在電子與平面媒體之間。期間曾跟隨夫婿旅居倫敦、馬尼拉和日內瓦,那八年的旅外歲月,深受不同文化的衝擊,體悟不同的生活經驗。

目前舉家遷回台灣,白天創作學習當義工,晚上燒飯洗衣帶小孩,期待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凡生活中,調出不平凡的生命滋味。

加入好友
優傳媒 版權所有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 / 隱私權政策 / 著作權與轉載授權 / 合作夥伴 / 法律顧問